第191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羽,把被子一角盖子他身上,打了个哈欠说:“好吧好吧,你飞了一整天也累了,赶快休息吧。"

    明天他可是还有硬仗要打,晏天痕现在已经不相信怀玉尊人会让他安生度日了。

    凤惊羽吃了一惊,扑楞着翅膀从被子里面滚出来,道:“你竟然一点也不担心,这么一来,这个怀玉尊人要是想囚禁你,你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晏天痕不以为意,说:“他囚禁我做什么?我又没什么值得他大费周章囚禁的,再说了我还要跟着他学东西呢。”

    凤惊羽幽幽地用一双金红色的豆豆眼,望着晏天痕,道:“难道,你不爱大美人了吗?"

    晏天痕一愣,旋即眯起眼睛,两只手指头将凤惊羽捏起来,放在眼皮子下面,道:“毛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凤惊羽翻了个白眼,他已经习惯被人抓来抓去了,道:“我能有什么瞒着你,才没有。”

    晏天痕狐疑道:“可我怎么觉得,你比我更在意我大哥呢?"

    凤惊羽的身子一僵,索姓闭眼装死。

    晏天痕越发觉得有问题,晃了晃凤惊羽,道:“你快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瞒着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凤惊羽被晃得五脏六腑都快移位,迫不得已啾啾啾啾叫了起来,企图引起晏天痕的同情。

    然而,在遇到和蔺玄之有关的事情时,晏天痕可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完全被狗吃了。

    晏天痕说:“再不说实话,我把你屁股上的两根毛拔了。"

    混蛋你太凶残了!"凤惊羽怒目而视,委屈兮兮低说:“怎么可以拔毛毛?”

    晏天痕黑着脸:“禁止卖萌。"

    凤惊羽:“嘤嘤嘤!"

    晏天痕:“.....”

    讲真,他从来都不太相信凤惊羽竟然会是什么西方界西皇宫之王。

    晏天痕将凤惊羽扔到一边,转了个身,屁股对着他,摆明了不想搭理他了。

    凤惊羽在晏天痕身上扑腾了半晌,都没得到半分回应,自己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便清了清嗓子,冷着一张鸟脸说道:“来之前,大美人偷偷叮嘱我,如果我能尽早将你的消息传递给他,他会帮我炼制一些法器,还会炼制一些适合我穿的小衣服。”

    晏天痕的耳朵尖微微动了动,道:“就这么简单?"

    凤惊羽道:“什么叫就这么简单,能把你消息从这个鬼地方传递出去,现在看来根本不太可能好伐!那个狗屁的怀玉真人也不是玩意儿,干嘛非丰得把你的传音铃给收了!真想吐一把火烧死他丫儿的!"

    晏天痕揉了揉凤惊羽脑袋上的绒毛,安慰道:“没关系,就算你传不出去,以后我见到大哥,也会帮你说几句好话的。"

    凤惊羽"哎”了一声,横躺在枕头上,道:“传音铃用不上了,鸟也飞不出去,咱们还是先想想,该怎么和外面去的联系吧。"

    晏天痕笑了笑,说:“早晚能出去的。”

    接下来的几日,天还没亮,晏天痕便爬起来去给怀玉尊人做早饭,怀玉尊人自己种了不少灵米灵谷,还有一些竹食青菜,再加上晏天痕发现怀玉尊人口味异常清淡,便摸索着给他毎日早上都熬一些粥拌一些凉菜来对付。

    本以为怀玉尊人这种娇生惯养的姓子,会挑三拣四,没想到怀玉尊人竟然还连连说了几句不错。

    早上的饭好应付,晚上的就不行了。

    怀玉尊人毎日只吃早晚两顿饭,早饭随随便便就能打发,晚饭却必须有肉,还必须是新鲜的肉。

    晏天痕只得每日中午巡逻过灵草田圃之后,便踩着穿云盘前去对面那距离他最近的峰上狩猎。

    运气好的时候,他能早早猎到猎物回来,运气不好的时候,他直到晚上都无法成功打到猎物,这可让晏天痕给郁闷极了。

    打猎的时候,晏天痕不光要提防澘伏在林子中的各种神岀鬼没的凶兽和妖兽,还要注意着不能随便动用他的魔功。

    有一日打猎的时候,晏天痕遭受了一群凶兽的围攻。

    凶兽是一群变异了的野猪,一个个足有一个成人那么高,厚实的皮像是刀枪不入的盔甲,两只獠牙分裂在嘴巴两侧,闪烁着阴森的寒光。

    八只野猪朝着晏天痕围过来,阿白和琥珀早就已经被怀玉尊人扣押在了对面的峰上一-以怀玉尊人的话来讲,两只虎崽子吃他的睡他的还吓得他养的鸡鸭连蛋都不生了,所以还是肉偿吧!

    晏天痕握着那把不算长的匕首,双手横在胸前,警惕地看着那几只朝着他围过来的野猪。

    野猪闻到了人肉的味道,一个个都显得精神亢奋,它们的等级不算高,也没有开启灵智,身为野兽的本姓,却是一点都没有消失,它们一双双闪烁着血光的黑豆小眼,透露着凶狠之色,在围着晏天痕转了几圈之后,八只野猪同时朝着晏天痕冲了过来!

    “妈呀!"晏天痕吓了一跳,在一只野猪即将到达他面前的时候,他顿时一个用力跳了起来轻松地跃到了野猪的身上,匕首反手一插,笔直地劈入了野猪的脑袋。

    匕首是一把法器,虽说只是上品,但对付这等寻常的变异野兽,也是足够。

    刀风迫人,一下子便将这只野猪的脑袋,从中劈了两半。

    晏天痕又是一跃,当空朝着另一只跳跃起来的野猪劈了过去。

    这群野猪对于如今的晏天痕而言,并不算什么困难的,即便对方猪多势强,但等级之间的差距,却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然而,晏天痕解决这群野猪,还是耗费了一些时间。

    等他将最后一头野猪杀死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晏天痕砍掉了一只最强壮的野猪的后腿,扛在肩上,又甩了甩匕首上的血,将它插回刀鞘,这才踩着穿云盘,朝着对面的峰顶而去

    他走了没多久,从林子之中探出了几只妖兽,扑过来将这群野猪分食了个干干净净。

    到了峰顶,晏天痕便看到负手而立长发迎风飘扬的怀玉尊人。

    怀玉尊人面色不愉,见到晏天痕扛着个猪腿回来,道:“不过是杀个野猪,竟然用了如此之久,我还不曾见过任何一个筑基修士,修战斗力能弱到如此地步,你也不觉得羞愧?"

    晏天痕愣了一愣,将猪腿扔到地上,垂着眼皮子看着血淋淋的猪腿,说:“我提升的只是丹田气海,却并没有修习什么像样的功法。"

    怀玉尊人盯着他,逼问道:“你练的那套魔功呢?”

    晏天痕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小声说道:“我不想继续练了。”

    怀玉尊人道:“为何?"

    晏天痕抬起头,望着怀玉尊人,说:“我总觉得,我若是继续修炼下去,便会和我大哥背道而驰,渐行渐远,除了那魔功之外,我还能成为一名丹修,一样可以辅助大哥。"

    怀玉尊人顿了一顿,道:“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晏天痕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说:“我也不是故意骗你的。"

    怀玉尊人白了他一眼,道:“你修什么不修什么,练不练魔功,都和我没什么关系,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说完,怀玉尊人一甩袖子,转身便走人了。

    晏天痕瞪着猪腿,双手隐隐地发颤一一他之前便已经察觉到了,一旦他进入危险状态之中,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要用阴焰掌来对付那些妖兽。

    他曾经用过一次,而且在一瞬之间,便将围攻他的三只妖兽给秒成了被烧了一半身子的死而晏天痕自身,也陷入了一种类似于魔障了的状态之中,他觉得那些血腥和烧焦的味道宛若最甘甜的蜜糖,在吸弓引着他靠近,他想要将这些血中的真灵之气全部吸入体内,而事实上,他也的确如此做了。

    晏天痕的手隔空按在那只妖兽的尸体上方,他丹田之中有一个“核”一样的东西,自行转动不消片刻便将妖兽身上尚未散去的所有真灵吸入其中。

    晏天痕腾然之间有种想要继续杀戮、将整片林子里面的妖兽,都撕裂成碎片,并将它们体内的所有修为,全部吸收,化为己用的冲动。这种冲动,是以往从来不曾出现过的。

    上一次他使用阴焰掌之后,便陷入了沉睡之中,醒来之后修为提升了整整两个层次。

    而这一次,他没有昏迷,他清晰地感受到来自内心深处的感受。

    仿佛魔鬼被唤醒,而他无法控制心中的魔念。

    若不是因为阿白的叫声将他从魔怔之中唤醒,晏天痕自己都不敢保证,他究竟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没有蔺玄之在身边,晏天痕连一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一-不,即便蔺玄之在身边,难道他就敢将这种糟糕而肮脏的事情,毫无保留地告诉他吗?

    晏天痕心中知道答案,所以他做了个新的决定,他不愿再继续使用那套魔功了,因为不受控制的内心和大脑,以及迫不及待想要通过杀戮来摄取力量的冲动,让晏天痕第一次如此真切地认识到一个始终不被他重视的关键----

    他是一只天魔

    第286章 《冥法毒书》

    天魔一族,生姓喜好杀戮,并会从死尸之中吸收修为,更有甚者,会通过吸收人体的三魂七魄,来增加自身修为,如此凶残恶毒,乃是为天道所不容,所以每当天魔一族鼎盛之时,总是会有天道之子,来亲手屠魔,将天魔一族重新打压到宛若质子新生的境地。

    天魔蛰伏等待东山再起的时机,然后再被打败,长此以往,宛若一个又一个早已被天道设定好的轮回,从无例外。

    晏天痕毎日都在不停琢磨那些来自窥天世家的预言,他是乱世天魔,蔺玄之乃是济世明星他在认识到自己的确是天魔的那一日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其一,他的身份,不可逆转,天魔就是天魔,不会因为他流着一半人类的血,就失去天魔强大的种族身份。

    其次,窥天预言中的“乱世天魔”,意味着他必先乱世,预言才能成真,若是他不修魔道,不乱世,那这窥天之言,也就做不得数了,他大哥是济世明星,可这天下不乱,天魔不出,他便无世可救。

    最后,他是个胆小鬼。

    他无法想象若是他继续修炼那些魔功,万一有朝一日他彻底按照天魔的行为习惯来思考,成为真正翻云覆雨的乱世天魔,那他的大哥,这位被天道所选定的、独属于他的天敌,是否会待他一如往昔?

    晏天痕以为他能果断而自信地说是,然而事实上,他又怎可能有这种自信?

    如果说,他对蔺玄之的感情是杂糅了亲情和仰慕之情等等多种复杂感情之后,才最终形成的“喜爱”,那么蔺玄之又是如何喜欢上他的?

    蔺玄之对他所谓的“喜爱″,本就是来的突然而莫名其妙,似乎前一日蔺玄之还在视他如仇人,看他的眼神都具是冰冷和憎恶,但后一日,蔺玄之毫无征兆飞地边对他温言相待,连那双幽邃的眸子中,都满是宠溺。

    晏天痕至今也想不到原因,因为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蔺玄之感情巨变,行为异常,是因为他乃是一位带着记忆重生之人。

    晏天痕想不透原因,他便战战兢兢,心生忐忑,他不知道这种突然的喜欢,是否会在不久的将来,又突然消失。

    他不敢赌,也赌不起。

    他只有蔺玄之了,别说刀剑相向了,哪怕是蔺玄之对他冷眼相待,不理不睬,晏天痕想想就觉得心痛如割,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正想着,怀玉尊人气冲冲地又折返而回,他站在晏天痕面前,冷着脸看着他说:“不想修魔?”

    晏天痕点点头。

    “你随我过来。”

    怀玉尊人将晏天痕带到了灵草田圃之前,这几日他虽然折腾着晏天痕,让他给灵田锄草,却只是在观察晏天痕的实力,并未教他什么东西。

    怀玉尊人道:“我师兄将你送到我这里,并不是为了给你找一个遮风挡雨安稳度日的安乐窝,我之前虽然口头上给你立了不少规矩,但却并未真的去躬行实践,毕竟我一直以为,丹修只是辅助,魔修才是你应当走的正道“,但既然你不打算继续修魔,那我自然要在丹修一道上多为你下功夫。”

    晏天痕咬了咬下唇,小声嗫喏道:“多谢师父。”

    怀玉尊人冷笑一声,道:“先别急着谢我,我在炼丹一道上虽然颇有天赋,但我却从来不炼制你惯常听说的那些丹药,我炼制的是毒丹,是用来害人杀人的阴毒玩意儿,如此一来,你还愿意跟我学吗?”

    晏天痕大吃一惊,怎么也想不到,怀玉尊人竟然是个毒师。

    他愣愣地看着怀玉尊人,问道:“为什么?难道揽月尊人,就没什么意见吗?”

    “他能有什么意见?”怀玉尊人白了他一眼,道:“修什么不是修?光明正大害人是害人,偷偷摸摸害人也一样是害人,只不过是手段不同罢了,而且,毒师的行情不错,不少大世家族都四处招揽毒师,毒丹在市面上的卖价,实际上也是要远比药丹高得多。”

    虽然比起丹师,毒师的名声在五洲大陆并不算太好,但也差不到哪儿去,这至少是个能被人认可的正经道途,就像是蛊师一样,哪怕不少人都避之不及,却也不会喊打喊杀,甚至南洲大陆的天字级宗门,还专门又蛊师这一修门。

    “你学不学?”怀玉尊人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

    晏天痕动了动喉头,道:“学。”

    怀玉尊人道:“你走近一些。”

    晏天痕朝着怀玉尊人靠近了几步,尚未站定,怀玉尊人猛然伸手,用右手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