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蔺玄之,天生有种不爽的感觉,这种人,合该是他们们天魔的天敌。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晏天痕清清嗓子,说:“那个,我拿到这个火种了。”

    他举着手,手心中有一团火种在幽暗地跳动。

    沈长庚:“...”

    段宇阳:“....”

    烈焚空:“...”

    沈如冰突然发难,一掌朝着晏天痕的后背拍了过去。

    晏天痕反手便是一掌,还没和沈如冰对上,沈如冰便被一道更凌厉的风,给哗啦地一下子拍飞出去,“嘭"地撞在了山壁上。

    "啊一-!"沈如冰惨叫一声,四周又一次安静下来。

    烈焚空成了瞩目的焦点,他甩了甩手,冲着晏天痕抛了个眉眼,说道:“其他人,你们要杀要剐随便,不过晏天痕,你们得留给我,他是我的。”

    晏天痕一脸尴尬,道:“别随便说话,我和你不太认识。"

    烈焚空哈哈一笑,挤眉弄眼道:“以后就认识了,早晚的事儿,别介意嘛。”

    蔺玄之抓住了晏天痕的手腕,盯着烈焚空,道:“我们走。"

    烈焚空眯着眼睛看着蔺玄之。

    沈长庚心急火燎的,他来这里的目的,便是为了那团七煌圣火,如今七煌圣火被晏天痕拿走,整个丹涯秘境最大的好处,也是已经没有了!

    沈长庚突然沉了脸,从背后发难,一只雀灵镶嵌在了剑柄上,乍然之间寒光四起,他当头便朝着蔺玄之和晏天痕劈了过去

    "大胆!"烈焚空面色一冷,挥袖抽出长剑拦截沈长庚的招数,然而雀灵之势,不可抵挡,烈焚空的剑竟然被直接劈断了

    "雀灵。"烈焚空拧起眉头,阴森着一张艳丽的脸,道:“沈家和上界,竟然也有联系。"

    轰-----

    整个石室都在摇晃,气贯长虹,乱石穿空,像是快要崩塌似的,让人站不稳身子。

    第230章 秘境主人

    沈长庚趁着蔺玄之的注意力全在保护晏天痕的时候,趁乱飞飞身上去一把抢过了晏天痕手中的幽火。

    晏天痕没保住七煌圣火,气得就要冲过去揍人。

    正在此时,只听“沈长庚啊一!"地一声惨叫,竟然一下子主动将火种扔了出去。

    他的手心已经被烧出了血泡,幸亏他扔的快,否则此时整只手恐怕都烧着了。

    "子星,快去拿火种!"沈长庚痛的难耐,仍然不忘大吼。

    不必他多说,苏子星自然马上就去抢夺。

    就在苏子星即将触碰到火种之时,突然被一只伞给打开了手。

    苏子星手中的攻器朝着蔺玄之打了过去,蔺玄之拿出防器抵挡,这样你来我往地过了数招.

    蔺玄之捡了个空,将七煌圣火收入囊中。

    苏子星暴怒,刚要动用杀招,拿出灭魂钉,忽而之间,整个石室的长明灯逐个熄灭。来了。

    蔺玄之暗道。

    一阵风席卷而来,夹杂着些许海腥味儿,一个身穿青衫法袍的清俊男子步伐轻盈地走了过来,他的身边,还盘着那只小化骨龙。

    "沈家后代,扰人清眠。”男子的声音有几分尖锐,他勾着唇,似笑非笑,又像是狠厉,道:"来拿你那个狗祖宗留下来的七煌圣火?”

    "前辈……"沈长庚有种古怪的感觉。

    沈如冰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出。

    这小化骨龙,分明就是之前见到的那一只啊,那这个男人,十有八九是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的。

    "我可担不起你这声前辈。"男子走到石门处停下,幽幽看着沈长庚,道:“沈家的狗祖宗,都不敢来碰我的七煌圣火,哪怕后来走了狗屎运,去了上界,也没将圣火带走,沈家的后人,又是哪里来的勇气,敢来偷盗七煌圣火?"

    沈长庚皱眉说道:“这七煌圣火,本身就是我沈家的,何来偷盗一说?”

    青年呵呵笑道:“我倒是看不出来,你这小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自己。"

    沈长庚刚想开口辩解,那只小化骨龙吼了一声,将他立刻吓退回去。

    青年看向蔺玄之,又朝着晏天痕看了看,顿时有些了然。

    他行至蔺玄之面前,打量着他,道:“你拿了这东西,便要替我杀一个人。"

    蔺玄之道:“可以。”

    青年道:“你知道我让你杀何人么,便随口答应。"

    蔺玄之说:“将你困于此之人。"

    青年眸中风起云涌,他定定看着蔺玄之好一会儿,才哈哈笑道:“你小子,不错,既然如此,你便与我立誓吧。"

    "等等!"晏天痕皱着眉头道:“你让我大哥替你杀人?"

    蔺玄之用力握了握晏天痕的手心,道:“不必担心。"

    "可是----"

    "磨磨唧唧,再说下去,我就反悔了。"青年一脸不耐烦,连带着旁边的小化骨龙,也嗷嗷地叫了起来。

    蔺玄之伸出右手,反掌朝上。

    青年也伸出右手,离了几寸,和蔺玄之的覆盖在一起。

    他口中念念有词,话音落下,蔺玄之的识海之中,多了一道誓言。

    “我蔺玄之,来日若去九界上界,必要将沈启年此人,挫骨扬灰,灭魂碎魄,令他永世不得超生,如违此誓,必生不如死,来生为畜!"

    青年又道:“你拿这个,似也无用。”

    蔺玄之说:“别人另有他用。"

    青年道:“那你应当给他。”

    蔺玄之点了点头,主动将七煌圣火交出来。

    青年接过圣火,眸中闪过淡淡的怀念之色,随即他一反手,将那团七煌圣火竟然直接拍在了晏天痕的额心!

    晏天痕:“!!!"

    他的全身都像是被烧着了似的,突然有股强烈的疼痛感席卷而来,晏天痕惨叫一声,几乎痛晕过去,撕心裂肺。

    沈长庚见状,顿时大怒,想要再用一块雀灵将这些人一起杀了,然而青年只不过是一挥手在场所有人,便全都晕了过去。

    "我可是这丹涯秘境真正的主人。”青年勾了勾唇,有些无奈地说道:“非要挑战权威,不自量力。"

    他走到了那具挂着和他身上相同衣服的森森白骨面前,伸出手来抚摸着那具白骨的面颊。

    他低声笑道:“你死的,真是窝囊,冤有头债有主,你便去找那沈启年偿命吧,至于他的子孙后代,不妨暂且放过。"

    小化骨龙叫了一声,声音似悲似泣,最终发出了“嘤嘤嘤"的声音,宛若哭泣的婴儿孩童。

    青年转身,伸手在小化骨龙的脑袋上摸了摸,眸色温柔。

    他叹了口气,轻声说道:“辛苦你这么些年都守在我身边,怕是这丹涯秘境,也没什么意思。你若是想走,待我彻底寂灭之后,丹涯秘境要不了多久便会被毁,届时,你也可以重获自由,离开这个秘境了。"

    说完,他的身子变得透明,倾身而上,和那具骨架重合在一起。

    骨架附上了肉身,不多时,骨架便有了青年的模样。

    只是,他唇角含笑,闭着双眸,早已没有呼吸。

    小化骨龙悲伤地大声哀嚎,它本想把那些人给杀了,然而石室之中空无一物,小化骨龙嘤嘤地哭了起来,一会儿用脑袋拱一拱那个青年的脸,一会儿又围着他绕个圈。

    它从出生时候起,就陪在主人身边。

    它还记得,自己是被困在阵法之中,奄奄一息,在快要被磨光了妖气的时候,主人出现了把它从阵法之中救出来。

    它全身都可腐蚀活物,然而鲜少会有人知道,它是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若是用最柔软的皮肤,覆盖在腐蚀层外面,就能像是正常的妖物一样,被人触摸。

    它还记得这个人抱着它的感觉。

    小化骨龙绕着青年的身体转了好久,才终于接受了青年已经彻底死去的事实。

    它缩小成一团,将自己塞到了青年的怀中,用看不到眼睛的圆亮脑袋,蹭了蹭青年的下巴最终,小化骨龙身上的银色渐渐暗淡下去,最终变成了一具僵硬的灰色石雕。

    主人已死,它自是不会苟活。

    晏天痕醒来的时候,外面夜朗星稀,远处的群山重重叠叠,树影婆娑。

    晏天痕懵了一会儿,爬起来朝四周看了看,发现身边不远处还有几只已经死了的妖兽,这显然是在攻击的时候,被人给干掉的。

    "饿了吗?"蔺玄之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

    晏天痕眸子里面溢满了悲伤和历经沧桑之后的沉寂。

    蔺玄之和他对视着,微微一顿,已经看穿了始终,便说道:“阿痕,那是别人的人生,不是你的。"

    晏天痕揉了揉眼镜,说:“但是,陆青璃真的好可怜。”

    那个青年,便是陆青璃。

    而晏天痕得到了本属于陆青璃的七煌圣火,也同样看到了他的全部记忆。

    蔺玄之揉了揉晏天痕的脑袋,道:“他遇人不淑,天道不公,但万事万物天道有常,因果轮回,姓沈的总会遭报应的。"

    "可是,陆青璃也再也活不了了。"晏天痕红着眼睛,说:“他本就已经魂飞魄散了,是这抹七煌圣火,帮他稳固了一魂,他才能挺到现在。如今七煌圣火却给了我,他连最后一魂都没了…即便那个坏人死了,永世不得超生,陆青璃也还是无法活过来。”

    蔺玄之想到了前生。

    七煌圣火经过苏子星之手,最终落入了沈长庚手中。

    那枚天级丹,几经辗转,被沈长庚做了人情送给了蔺玄之,从此之后,蔺玄之便对沈长庚放下了戒心。

    至于苏子星是否帮陆青璃达成了愿望,报仇雪恨,蔺玄之却是不清楚的。

    但----

    蔺玄之想,其实陆青璃给他订立的约定,并非一个完整的约定。

    因为陆青璃并未限制时间和条件。

    陆青璃还是太过善良了。

    上辈子,恐怕也是如此。

    蔺玄之淡淡说道:"“这世上一切都是相互平衡的,有多少人得到幸福,就有多少人遭受苦厄,总不会所有人都能得道成仙,也并非所有人都能善始善终。"

    晏天痕有些怅然若失地点点头,他也算是幼年丧父,命途坎坷了。

    只是如今有蔺玄之在身边,幸福的时候总是要比难过的时候多的。

    为了不影响晏天痕休息,段宇阳和元天问插着打来的山鸡在不远处做烧烤。

    晏天痕醒来之后,便坐在了他们身边。

    段宇阳问起了陆青璃的事情,晏天痕亳无保留地把在七煌圣火留下的残存记忆中,看到的过往,说了出来。

    陆青璃是一位阵法师,他少年时便和沈启年相识,两人情投意合,很快便从朋友变成了情侣。

    谁成想,沈启年接近陆青璃,本就是惦记着他祖传的一处生长着灵草的秘境,以及他祖传的一抹七煌圣火。

    沈启年一步一步诱骗陆青璃将秘境的秘密告诉了他。

    后来,沈启年反客为主,将这后来的丹涯秘境的主人,强行变成了自己,还因为害怕陆青璃报复,而直接将他杀了,用阴毒的法器让他魂飞魄散。

    没想到,陆青璃留下了一招后手,七煌圣火代替一抹魂,让他不至于彻底寂灭在人世间。

    只是,陆青璃也不算活着,且永远也出不得丹涯秘境。

    沈启年娶妻生子,靠着这丹涯秘境带来的好处,步步高升,以至于最终成功飞升离开五洲大陆。

    沈家水涨船高,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奠定了之后成为超一流世家的根基。

    这段历史对于沈家来说,未免太过丢人,沈家自然不会告诉后辈这些黑历史,而是颠黑为白,将一切都美化到极致。

    第231章 宇阳态度

    听完之后,段宇阳一巴掌狠狠拍在地上,愤慨地说道:“沈家那个老不死的,未免太不要脸了!这种阴险毒辣之人,竟然没有受到天道惩罚,还成功飞升,难道他就不怕半夜鬼敲门吗?"

    元天问道:“别因这种人生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种损阴德的事情,早晚会遭报应的。"

    晏天痕点点头,说:“等我和大哥,将来若有机会离开五洲大陆,飞升九界,一定要把这个混蛋揪出来,杀了他给陆前辈谢罪!"

    说完之后,晏天痕又叹了口气,说:“我们真的能离开五洲大陆吗?”

    蔺玄之道:“只要你想,就可以。"

    段宇阳问道:“阿痕想要去外面看看吗?"

    晏天痕点点头,道:“以前爹爹在的时候,他总是给心中,我讲五洲大陆之外的世界,那里国家和道宗林立,处处都是珍宝,还有无数风云人物。"

    蔺玄之眸色温柔地看着他,道:“无论想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

    晏天痕眼睛亮亮回看着蔺玄之,重重点头。

    段宇阳羡慕地看着他们。

    元天问问道:“你想去外面看看吗?”

    "我嘛……"段宇阳挺无所谓地耸耸肩,道:“我自己是什么水平,我心里可是很有数的,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元天问的手覆盖在段宇阳放在膝盖上的手背上,道:“无妨,你想在这里,我便也陪着你在这里。"

    段宇阳一脸惊悚表情,抽出自己的手,道:“我这种废柴,可耽误不起你这种天之骄子,你还是找别人去吧,你的人生,我就不参和了。”

    "怎么能说耽误。"元天问望着他,急切地说道:“阳阳,我知道我大错特错,对不住你,但这些日子,已经为我的错误受到了惩罚,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说出来,我全都会改的,我不求你原谅我,只求你别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