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草。

    蔺玄之体内聚不起真气,所以他并无可能挖出灵草,便站在旁边看着。

    沈如冰此时已经对蔺玄之一点想法都没有了,她对此人抱有一定程度的警惕和恐惧感。

    沈如冰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满脸都是丧气。

    她在等人。

    蔺玄之也知道,她在等人。

    丹涯秘境之中,一共有三条通路能够到达同一个地方,就是此处,沈家不可能只派沈如冰一人到这里,沈如冰怕也是清楚自己处于劣势,因此便要等沈家的援助到达。

    蔺玄之看破却并不在意,毕竟单单沈如冰一人,以她如今的功力,恐怕也打不开真正的密室大门。

    过了一会儿,沈如冰也许是觉得太过无聊,便抬头对蔺玄之道:“难道你就不怕出了这秘境,就被沈家追杀?"

    蔺玄之道:“沈家先解决自己的麻烦,再去找别人的麻烦吧。”

    想到还有个齐家在外面等着,沈如冰就黑了一张脸。

    她虽然不怕齐家,但谁都不想被麻烦找上门来。

    两人没什么话说,沈如冰便也不再没话找话。

    没过一会儿,一处山壁忽然发出了轰隆的响声,沈如冰一下子站了起来,满怀期待地望着入口。

    一前一后两个人,走了进来。

    其中一人,正是沈长庚。

    蔺玄之在看到沈长庚和他身旁的苏子星时,眸子冷了几分,旋即便恢复正常,让人看不出情绪来。

    沈长庚远远看到了沈如冰,还意外地发现不少闲杂人等也在场。

    他先是一愣,才闲然淡定地走了过来,毫无侵略姓地打量了蔺玄之一番,摇了摇手中的折扇,风流俊彩地一笑,道:“想来这位便是百家际会上风头大盛的蔺器师,在下沈长庚,沈家行二,你叫我沈二便可。"

    他这副模样,倒是像极了温润恭谦的翩翩佳公子,然而蔺玄之却知,这只不过是表面上看起来罢了。

    毕竟,若是真将自己放置于和对方一样的地位,心生结交之意,便会自报山头一一哪个宗,哪个峰,而并非单纯只说自己是沈家人。

    蔺玄之也不以为意,道:“沈公子。"

    沈长庚旁边的苏子星一脸冷肃之色,一双眉细长如柳,眼睛也略显狭长,嘴唇削薄,有种凌厉之感,组合起来看,给人一种天高云远难以亲近的孤高傲然之气,让人难以对他生出亵玩之心。

    这么个人,便是日后名震五洲的第一器师苏子星。

    西洲苏家人,嫡脉,西洲御天宗下一任少宗主。

    苏子星微微眯起眼眸,肆意打量着蔺玄之,道:“小冥阴火,如今在你手中?"

    那日蔺玄之在白家的鉴宝大会上,拿走了几样珍宝的事情,早已传遍了整个天极城。

    苏子星在听说白家鉴宝大会上,竟然出现了小冥阴火这种孤绝炼器天火,暗自懊恼了许久。若是早知有这种孤品,他必然不会自持身份,拒绝参加鉴宝大会。

    蔺玄之淡淡说道:“在我手中。"

    苏子星直接说:“开个价,我买了。"

    蔺玄之笑了笑,道:“不卖。"

    苏子星眸子顿时一冷,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蔺玄之道:“卖或不卖,和你是谁毫无关系。"

    即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绝对寸步不让。

    苏子星只是盯了蔺玄之一会儿,没再提买小冥阴火的事情,只是说道:“听说你很是狂傲自负,我倒要看看,你护不护得住小冥阴火。"

    蔺玄之轻描淡写道:“打小冥阴火主意之人,怕是会有不少,不过我至今可以确定的,只有阁下一人,若是他日我丢了小冥阴火,想来天下都会知道,那是被阁下给抢走的。"

    怀璧其罪,如今小冥阴火在蔺玄之手中,他已经遭受到不下十次暗杀,只是被蔺家暗卫和天极城城主府派来的人给护住了,毕竟,在百家际会期间,若是蔺玄之在天极城出了什么事情,便会有人趁机指责皇甫家没什么本事,伺机发难,皇甫晋虽然不喜欢蔺玄之,也不愿意吃这个闷亏。

    若是之后蔺玄之丢了小冥阴火,再让人知晓是苏子星拿走的,那苏子星,恐怕再无安宁之日。

    苏子星当然明白其中关节所在,顿时动了怒气,道:“你敢威胁我?"

    "不敢。"蔺玄之道:“实事求是罢了。"

    沈长庚马上出来打圆场,道:“能在这里遇到,便是缘分,况且你二人都是炼器师,更是可以切磋交流,何必伤了和气?”

    苏子星冷冷一甩袖子,道:“高攀不起。”

    蔺玄之也微冷地勾了唇角,道:“彼此彼此。”

    这场景,和上辈子截然不同。

    前世两人相识,是因一个偶然的机会,蔺玄之救了被妖兽追杀的苏子星,那时苏子星带人虽也是一贯冷淡,心高气傲,但对蔺玄之却是真诚相待,引为知己。

    然而,就是这么个“真诚相待,引为知己”,才是真正让蔺玄之引狼入室一一便是苏子星将晏天痕是个绝世炉鼎的秘密,告诉了他的上峰,为晏天痕引引来了杀身之祸。

    苏子星非但争强好胜,还嫉妒心强,经常自诩为器道第一人,不屑于和普通炼器师为伍,蔺玄之早就已经预见到,一旦自己的名气压过苏子星一头,便会引得他的极大不满,所以如此一来,他连与苏子星虚以委蛇都不必了。

    这正是合了蔺玄之的心意。

    苏子星想要小冥阴火,而上辈子,他也是的确从白逸尘手中得到了一一说是得到,不如说是威逼利诱弄到手中的。

    这辈子,小冥阴火已经提早被蔺玄之拿到手,他苏子星,想都别想。

    两方剑拔弩张,但有沈长庚这“老好人”尚在,也是打不起来也骂不起来。

    第229章 各凭本事

    沈如冰开口喊道:“二哥,你可算是来了。"

    沈长庚给蔺玄之露岀了一个充满歉意的表情,拉过沈如冰,来到一旁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沈如冰将她自大进入丹涯秘境的际遇,给沈长庚三言两语地低声说了一说。

    沈长庚当即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他先是说道:“你可知道,那外面的雨,是难得一遇的药雨。丹涯秘境每年的入口都会变换位置,只有运气好的,才能碰上药雨倾盆,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你居然就这么用一只伞给挡着了!"

    沈如冰也是一愣,焦急地说道:“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沈长庚气不打一处来,咬着牙根说道:“只是少和你说了几句,你便错过了这么个好机会,而且我又怎能想到,你还能专门搞来个能遮挡住这种药雨的法器!"

    沈如冰一咬牙,道:“都怪蔺玄之!"

    沈长庚皱眉道:“蔺玄之不是什么善茬,听你的意思,他似乎是知道这丹涯秘境,和我们沈家的关系。"

    沈如冰点点头,道:“我可以肯定他知道。"

    沈长庚禁不住感到费解:这蔺玄之,又是如何得知沈家的秘密?就连沈如冰这个嫡系长女都尚且没有绝对的资格,来了解丹涯秘境。

    不过,此时并非丰追究这个的时候,沈长庚道:“过一会儿,我去将门打开,你与我一起将那东西拿到手。”

    沈如冰皱着眉头说道:“那其他人呢?岂不是也要跟着我们一起进去?"

    “见者有份,一起进便一起进吧。"沈长庚也没办法,他惯会做人,总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将蔺玄之等人给打出去。

    沈如冰虽然不乐意,但事已至此,人是她引过来的,她也只能吃这个哑巴亏了。

    "不过你可以放心。"沈长庚露出了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道:“七煌圣火,必然会在我们手中。"

    沈如冰这才面色好了几分,道:“没错,这些目光短浅之辈,在挖这些灵草的时候,真气已经耗费地差不多了,自然不会是我们的对手。"

    沈长庚微笑着点点头。

    沈长庚带着沈如冰回去,和几位已经采了灵草回来的人打了个招呼。

    沈长庚是天极七星之一,自然名声响亮,又见他谦逊亲和,众人纷纷对他印象不错。

    沈长庚说:“待会儿,我便要打开这丹涯秘境最大的一个宝库大门,里面有什么,我并不清楚,大家便见机行事吧。"

    众人纷纷道好。

    段宇阳冲着蔺玄之挤眉弄眼,用眼神示意他提早做好准备。

    沈长庚走到山壁一侧,用匕首割破手指,在凹凸不平的山壁上,画了一个解阵符眼图,只听“轰”地一声,灵草田的正中央,蓦然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

    这便是那扇藏宝室的大门。"沈长庚广袖一挥,道:“诸位请。"

    沈如冰率先一甩袖子飞身而上,跳了进去。

    晏天痕原本有些害怕,但见到沈如冰都敢跳下去,他自然不愿意输给这个对他大哥曾经心有觊觎的女人,便看向蔺玄之。

    蔺玄之点点头,晏天痕紧随其后第二个跳了下去。

    段宇阳给了元天问一个眼神,元天问会意,立刻单手护着段宇阳,带着他一起跳了下去。

    蔺玄之捏碎了一颗锻石,借着其中的灵气,也平稳地顺着大洞落到了地上。

    随后,秋鹭、万凌华、尽芳菲等人也都一起下来。

    洞外,苏子星冷眸看着沈长庚,道:“你放了这么多人下去,生怕没人和你争抢七煌圣火吧!"

    沈长庚眸色温柔,看着苏子星的眼睛,缓声说道:“阿星别生气,七煌圣火哪儿是他们能轻而易举地给弄走的?这东西,可是我们沈家世世代代的传家宝,只有拥有沈家的血,才能真正驾驭的了。"

    苏子星眯了眯眼眸,道:“但愿如此。”

    "必然如此。"沈长庚说。

    藏宝室中,并无什么太多的好东西,虽然有几个药瓶,但看品相,还不如蔺玄之炼制的,因此段宇阳和晏天痕,都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蔺玄之却是知道,这当中并非没有好东西,而是好东西都已经被沈家之前来的人给挖空了,否则,沈家怎可能舍得将这么个厉害的洞天秘境,拿给天极宗做人情?

    丹涯秘境面积不小,然真正称得上是宝贝的地方,却是不多。

    此处算是一地。

    转了几个石室,过了几条隧道,一行人来到了一处毫无任何雕琢的石室之中。

    这里面,有一具骷髅盘膝而坐,手指呈现出拈花之状,中指和拇指之间,还夹着一颗玉润珠圆的红色丹药,红丹上面散发着类似于猫眼石的金色光泽,光彩耀目,俨然已经成了这间古朴无华的石室当中,唯一的色彩。

    沈长庚对着这位男子,拜了一拜,道:“沈家后人沈长庚、沈如冰,今日叨扰前辈,还望前辈见谅。"

    秋鹭问道:“这具…前辈,沈公子知道是什么人吗?"

    沈长庚点点头,道:“这是我家那位飞升老祖的至交好友,这丹涯秘境,便是我家老祖在他死后,特意为他做的,这丹药,也是我家老祖为他炼制的。”

    说着,沈长庚便伸手要去拿那枚朱金色丹药。

    "等等。"段宇阳的扇子“啪”地一下子拍在了沈长庚的手背上,他挑着眉梢对着沈长庚道:"你空口白牙的,说这是你家的东西,难不成就真是你家的东西了?我还说这是我段宇阳的孙子为了孝敬老子,专门搞出来的秘境,你信还是不信?"

    沈长庚饶是再能装,此时脸上也挂不住了。

    他沉着脸,道:“段少主,你这是何意?"

    段宇阳收起扇子笑了笑,说:“自然是凭本事拿到手。"

    苏子星道:“和他们废话什么!"

    话音未落,苏子星便伸手去抢。

    蔺玄之也早已有所准备,出手的动作丝毫不慢。

    和苏子星在那只拈花骨旁边狭路相逢,蔺玄之凭借着他以往的法修练岀来的手法,几个转圜便将苏子星的手给灵巧地撞在一旁,稳稳地将那枚丹药捏在了手中,

    另一侧,元天问已经代替段宇阳,和沈长庚“砰砰乓乓"地打了起来。

    苏子星气得刚想骂人,忽然看到了一团蓝色的火种从旁边一闪而过,朝着别的地方跑去了!

    苏子星眼睛一亮,道:“快追!"

    不用他说,沈长庚也已经看到了,立刻放下了元天问的纠缠,撒腿便朝着那团幽火追了过去。

    晏天痕也想追,却被蔺玄之一把拉住。

    "大哥,不追吗?"晏天痕问。

    蔺玄之道:“还会回来的。”

    片刻之后,那团幽火竟然转了个弯,蹦蹦跳跳地落在了那只骷髅的手指上,位置恰怡便是之前捏着丹药的地方。

    沈长庚和苏子星等人追了回来,和蔺玄之打了个照面,沈长庚脸上有过一瞬的尴尬,但更多的是疯狂之色,他眸中杀意浓重,视线落在蔺玄之身上。

    "有好东西,竟然不叫我。”一个红衣少年一脚踹开石室的门,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

    他凤眸黑目,水光潋滟,一颦一笑都有种勾魂的意思。

    几个女子一时间被他晃了眼,禁不住脸红了几分。

    "你是什么人?"沈长庚警惕地盯着他,道:“你怎能来到这里?"

    "我叫焚空。"少年对着晏天痕眨眨眼,道:“痕痕,你可以叫我空空。”

    晏天痕:“.....”

    "为什么对我说,我明明不认识你的啊!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叫痕痕?"

    蔺玄之面色却是难以自持地变了一变,他不动声色地将晏天痕挡在了身后,淡漠地和烈焚空对视。

    烈焚空的眸子,也是冷了几分。

    他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