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是担心。

    “她为什么要杀我们?"晏天痕问道。

    蔺玄之说:“大抵是因为,不愿太多人来刮分这丹涯秘境之中的好处吧。”

    段宇阳怒道:“太可恨了,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本少爷真恨不得杀了她!"

    "杀了她,谁都得不到那些好处。"蔺玄之淡淡说。

    段宇阳翻了个白眼,道:“所以本少爷只不过是说一句罢了。"

    "那些所谓的好处,究竟都是些什么东西?“元天问道

    “好处倒是颇多,不过,我只要一颗天级丹,一抹七煌圣火。"蔺玄之道。

    元天问和段宇阳同时倒吸口凉气,这当中有天级丹,还算正常,可是在丹师界中,排名第九位的七煌圣火?

    晏天痕眼睛一亮,道:“我听爹爹说过这种火,这是丹师梦寐以求的天火,谁若是炼化了它,就能成为首屈一指的大丹师!"

    段宇阳眯了眯眼眸,面色复杂地看了看晏天痕,最终落在蔺玄之身上。

    段宇阳蛮有深意地对着蔺玄之道:“我娘留下的孤本之中,也介绍过这种七煌圣火。”

    蔺玄之直视他的眼眸,淡淡问道:“孤本之中,究竟是如何说的?”

    段宇阳说:“七煌圣火最大的用处,不是炼丹,而是补魂。"

    这一用处,晏天痕显然不曾听说过,便好奇问道:“补魂是什么意思?"

    段宇阳说:“人有前世今生,前世若是缺了一缕魂,今生便也同样少了这一缕,人若是想要完整,便要有完整的三魂七魄,而这七煌圣火,便可代替人的一缕生魂,等找到丢失的那一缕魂之后,七煌圣火也可以取出炼化。"

    蔺玄之讳莫如深地看着段宇阳,道:“和我知道的一样。"

    元天问摇摇头道:“这么神奇,我倒是从来不曾听说过。”

    晏天痕傻乎乎地问道:“所以说,是谁缺了一缕魂吗?"

    段宇阳一拍他脑门,道:“你傻不傻,除了你,还能有谁?"

    晏天痕目瞪口呆,样子有些可爱,张着嘴巴用手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尖儿:“我?"

    上辈子,晏天痕在临死之前,对蔺玄之说道:“活着太辛苦了,大哥,我不想要下辈子了来生…也别再相见了。"

    说完,他用了魔功,想要震碎自己的三魂七魄,永世不得超生,却被蔺玄之发现,耗尽真气逆了晏天痕自己决定的天命

    然而,蔺玄之却只是仅仅留住了两魂六魄。

    剩下来的一魂一魄,俱是碎裂,不知消散到了何处。

    这辈子,晏天痕少了一魂一魄。

    所以他的身体,要比上辈子更加寒凉,体内的天魔一族的血脉,上辈子直到最后也不曾觉醒,这辈子却已经有了松动的迹象。

    少了一魂一魄,便不完整,总是会在睡梦之中被前世的事情,给魇着。

    虽说暂时对晏天痕的身体,没造成什么大碍,但随着晏天痕修为的提升,缺了一魂一魄造成的影响,很快便会显现出来。

    七煌圣火,上辈子便是由蔺玄之追得,最终被沈长庚拿走。

    这辈子,无论用什么东西来换,他也不会心动。

    段宇阳还沉浸在晏天痕小可怜少了一魂的悲伤之中不可自拔,转眼一看,晏天痕居然已经开始继续给蔺玄之擦药了。

    段宇阳:“....”

    段宇阳恨不得一巴掌拍掉他手中的药膏,道:“你都少了一魂,这么大的事儿,你居然一点都不上心?"

    晏天痕抬起头,睁着一双水亮千净的大眼睛,看着段宇阳说:“我就算上心,也没什么好的法子,再说了,有大哥替我CAO心,我还CAO心个什么劲儿?大哥的身体,才是当务之急。"

    段宇阳顿时被气乐了,说:“你可真是个合格的好弟弟,你忘了他惹你生气的时候了?"

    晏天痕眨眨眼睛,说:“打是亲,骂是爱,爱的狠了用脚踹嘛。”

    段宇阳顿时懵逼,说:“你从哪儿听到的这种浑话?"

    "我爹以前说的。″晏天痕一边仔细地给蔺玄之上药一边说道。

    段宇阳:“…"

    万凌华的药膏的确效果不错,涂抹上去没过多久,蔺玄之身上的伤口便不再出血,晏天痕撕了柔软干净的里衣,给蔺玄之包扎。

    段宇阳看他娴熟的手法,禁不住咂舌道:“你包的还挺好看。”

    "那是。"晏天痕得意道:“熟能生巧嘛!"

    “你以前,总是会受伤?"段宇阳突然心疼。

    "是啊。”晏天痕点点头,苦着一张小脸说:“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爬上爬下的,有一次去树上掏鸟窝,被鸟发现了,它就把我啄到了树下,我的腿都摔破了皮,可疼了!"

    段宇阳:“....”

    妈的白心疼你了,可疼死你算了!

    蔺玄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原本那件便被他直接用火给烧了。

    留下沾染了体内气息的东西,很容易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突然,从进入山洞时起,就一直安如鸡恨不得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的阿白和琥珀,同时都嗷呜叫了起来,琥珀更是压低了身体,瞪着那条已经在浮动的银色河流,如临大敌地呜呜咽咽叫着。

    阿白则显得尤为急躁,在蔺玄之和晏天痕腿边跑来跑去。

    "时间到了。"蔺玄之站起来,望着那玉棺材说道。

    原本正在打坐恢复体力的沈如冰,也蓦然睁开双眸,站了起来。

    小化骨龙拱起脊背,水流状很快变化成了一条凝固的蛇状妖兽,它通体银色,只有一条红色的长长细管,从蛇头一直延伸到蛇尾。

    小化骨龙的脑袋上没有眼睛,看起来像是个光秃秃的鞭子。

    玉棺材开始颤动。

    沈如冰趁着这个时候,将蓄的一些真气全部使出,跳到半空,咬破手指冲着那玉棺材正中心的一点弹去一滴血。

    当这滴血落入玉棺材盖子正心中的瞬间,整个山室以玉棺材为中心,朝着四周爬出红色的阵法图,棺材重新落入地上,小化骨龙被四周燃起来的幽蓝色火焰给困住,发出凄厉的叫声。

    整待此时,山室东方呼呼啦啦地掀开了一扇一次仅容一人通过的石门,正是在蔺玄之和沈如冰中间。

    "走!"蔺玄之道了一声,拉起晏天痕便朝那扇门跑去。

    晏天痕的脚却被一只爬过来的触角给缠了几个圈,他“啊”了一声,摔倒在地上。

    “阿痕!"蔺玄之连忙停下来,抽出匕首将那触角砍断。

    这一下,便是晚了一步。

    沈如冰捏了个符箓,速度飞快地闪到门口,她伸手便要去拍旁边的机关,却被紧随而上的元天问伸手拍开手臂。

    两人在石门门口当即便打了起来。

    两人越打距离门口便越远,沈如冰不想再和元天问纠缠,想要通过石门,却被元天问抽出长剑当胸拦住。

    沈如冰恶狠狠地说:“你给我闪开,否则,我们一起死在这里!"

    元天问轻蔑道:“谁要和你殉情?"

    说完,他的剑便再次挥了出来。

    于是,率先通过石门的,竟然是万凌华和尽芳菲,紧接着便是段宇阳。

    齐二也拖着个破烂不堪的身子朝着这边一瘸一拐跑来,阿白看不下去,直接叼着齐二的后领子拖着他往前跑,

    "啊”地一声尖叫,秋鹭扭头一看,一根墨绿色的触角竟然从燃烧的蓝色幽火之中探了岀来,抓住了吴施音的脚踝,把她摔在了地上。

    秋鹭连忙抽剑去砍那东西,奈何砍断一条又来了两条。

    蔺玄之那边,则是毫不由于地扔出了个极品攻器,将那些触角全部拦腰斩断。

    晏天痕的脚踝受了伤,蔺玄之便直接将他打横抱起,朝着石门冲了过去,闪身而入。

    "师姐!"秋鹭越砍越多,见到沈如冰竟还和元天问在打架,便急着叫了一声。

    石门开始下降。

    "元天问你他妈还打个屁,还不快点滚过来!"段宇阳怒吼一声,元天问像是被雷劈了似地直接抽了招式,一扭脸弯腰便冲过了石门。

    “别管她!走!"沈如冰叫了一声,连忙冲过了石门,秋鹭不忍地最后看了眼被被那些东西越缠越紧的吴施音,转脸也跑了。

    吴施音露出了绝望之色。

    在她身后,幽火落下,小化骨龙一声怒吼,朝着石门冲了过来。

    嘭地一声,石门落下,拦截住了小化骨龙。

    然而被留在里面的吴施音,却是被小化骨龙压过,只留下些许血水,连骨头都不见了。

    惊心动魄的时候过去了,劫后余生的几人靠在黑暗的山壁上,喘息声此起彼伏。

    虽说算是逃过一劫,但这远远不足以达成蔺玄之的最终目的。

    “沈少宗。"蔺玄之在黑暗之中,直视气喘吁吁的沈如冰,道:“若是接下来的路上,你再起什么旁的不该起的心思,我不介意换条路走。”

    沈如冰猛然一惊,脱口而出:“你怎会知道还有别的路?你对这秘境,究竟了解多少?"

    蔺玄之道:“自然比不得沈少宗。"

    沈如冰想了一会儿,冷笑道:“看来,蔺器师从一开始和我套近乎,便是为了让我带路吧!"

    蔺玄之说:“并非我和你套近乎,而是恰恰相反。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以免让人误。"

    沈如冰面色铁青,然而黑暗之中,却是让人看不出来。

    片刻之后,沈如冰嗤笑一声,道:“栽到你手中,我自认倒霉,不过…你要带着这个废物吗?"

    她指着半死不活躺在地上的齐二公子,眸中迸发杀意,显然是想要了他的命。

    第228章 高攀不起

    蔺玄之扫了眼齐二,道:“齐二公子,此处可与外界相通,你还是早些离开此处,调理身体吧。"

    即便蔺玄之不说,齐二也绝对不会在这里继续留着了。

    "多谢蔺兄救命之恩,齐家改日必当回报。"齐二这边表达了谢意,那边对着沈如冰恨的咬牙切齿,道:“至于你……我齐家和你们沈家,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齐家此次在丹涯秘境內,吃了这么大的亏,还什么都没得到便被全部清除出去,必然会是整个家族的耻辱,恐怕等不到沈如冰出去,齐家就会对沈家发难了。

    “呵,我与你,更是没完。"沈如冰眯了眯眼眸,她是沈家嫡女,沈家又是天极城超一流世家,自然不怕北洲齐家的威胁。

    相互放了狠话之后,一条腿瘸了的齐二,便捏碎了传送球,消失在原地。

    众人歇息片刻之后,便在沈如冰的引路之下,沿着山道向前走去。

    山道很黑,岔路也有不少,但沈如冰却是驾轻就熟地寻着路前行,在岔路口也丝亳不做停留犹豫,显然对这里相当熟悉。

    又转过了一个山道,秋鹭忍不住小声问道:“师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沈如冰淡声说道:“去藏宝之处。"

    秋鹭愣了一下,道:“师姐对这里似乎很是熟悉"

    沈如冰扫了她一眼,道:“这本就是我们沈家的秘境。"

    “啊?"秋鹭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虽说是已经警告了沈如冰,但蔺玄之当然不可能全心全意地相信她,是以他始终提高警惕盯着沈如冰的一举一动。

    沈如冰大概是知道敌众我寡,便也没做什么手脚。

    就在沈如冰时不时转个岔口,在隐蔽之处按下机关,在山道之中兜兜转转三四个时辰之后终于峰回路转,抵达了一处亮堂的山室

    山室之中,地面并非石头,而是各种稀有土壤,上面遍布着已经成熟了的灵植,放眼望去,灵雾缭绕,仙气飘渺。

    灵植散发着特有的药香味道,闻起来便让人觉得浑身舒坦。

    众人看得眼睛都直了,尤其是万凌华和晏天痕这两个和灵植打交道的人,更是恨不得马上扑过去将这里面给打劫一空!

    "大哥,那是三百年才会开一次的洛水春!"

    "大哥,这个是五十年才会结一颗种子的落日归阳草!"

    "大哥…"

    蔺玄之听着晏夭痕满是激动地在他耳边叽叽喳喳,含笑说道:“阿痕尽管去挑一些用得上的。"

    晏夭痕深深吸口气,险些哈喇条子留下来,道:“我能不能,全都带走?"

    "你想得美啊。"段宇阳说道:“这些草根本不可能全都装在你的储物袋中,装上百十来颗草,已经够不错了。"

    晏天痕叹了口气,道:“要是我有个能装得下一整个灵草田的储物袋就好了。"

    段宇阳说:“这个,得看你大哥的水平了。”

    蔺玄之淡淡笑道:“早晚会有的。”

    晏天痕看向蔺玄之,道:“大哥,我可以在这里挖多久?"

    蔺玄之笑了笑,说:“挖多久都可以。"

    于是晏天痕便放下心来。

    此处的灵草,虽然大多数都是等级较低的,但也有等级高的,越是等级高的灵草在拔出来的时候,需要消耗的真气就会越多,所以也并非想带走哪些,便带走哪些。

    晏天痕挖出了一颗三级灵草,便累得满头大汗,真气也耗费了不少,接下来他便接受教训转而开始挖那些等级高的、却比较少见的灵草,不一会儿便挖了十多颗。

    段宇阳和元天问也下去挖灵草,段宇阳因为从来没干过这种活儿,所以一不小心挖坏了好几颗,好在没人找他赔,他也不怎么心疼。

    沈如冰大概自持身份,也并未下去挖灵草,秋鹭倒是心痒难耐,也下去动起手来。

    万凌华和尽芳菲凑作一团,也一起在挖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