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白无涯问。

    "一个冷字。"白逸尘说。

    白无涯一下子跳了起来,瞪大眼睛,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这是…不会是平白无故猜的吧?"

    "他知道了,而且确信。"白逸尘拿着那只酒壶,用手指摩擦了几下,他眯了眯眼眸,道:"你说,一个从未离开过东洲,年仅十七岁的少年,到底能有多大能耐,竟然能发现我身上的秘密,还有胆子出现在我面前,让我知道这件事情?"

    白无涯觉得他的大脑已经罢工,根本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来思考蔺玄之这个人了。

    白无涯沉了沉眸子,道:“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杀了他,你怎么就知道,他没有后手?"白逸尘放下酒壶,冷淡地笑了笑,道:“况且,好不容易有人送上门来,准备帮我重返九界,又拿出了诚意和能力,我自然要给他这个机会。”

    白无涯艰难地说:“他.…他能帮少主回到九界?他竟然敢如此狂妄?"

    “说不定。"白逸尘道:“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白无涯有些郁闷,道:“那我要当成不知道吗?"

    白逸尘扫了他一眼,道:“他必然知道你是我的心腹,没必要装什么了,不过,他那个弟弟面前,你还是尽量不要露出马脚了。”

    "是。"白无涯点点头,心中却是思绪万干。

    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地将白逸尘和冷寂雪这两个人,牵扯在一起,除非那个人知道白逸尘和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冷寂雪之间,不为人知的联系。

    这种联系,就连每日和冷寂雪凑在一起的皇甫晋,都根本毫无察觉。

    蔺玄之的那个极品酒壶,是用来养魂的。

    里面的各种材料,也都是难得一见的宝贝,恐怕价值不会低于那只被他拿走的神木梧桐锻刻笔。

    但是,他的材料从何而来?他炼制的器方和手法,又是从何而来?

    蔺玄之就是一个巨大的谜团,他全身上下,都是令人猜不透的秘密。

    白逸尘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道:“蔺玄之那边,暂且不用查了。

    白无涯皱起眉头,道:“他这种全身都是问题的,不查能行吗?"

    “他敢让我知道,就敢保证我们查不出什么来,亦或者就算查出来点儿什么,于他而言并无什么大碍。"白逸尘道:“不要浪费时间,该露出马脚的时候,自然会露出马脚。”

    白无涯虽然恨不得把蔺玄之身上的秘密全部扒出来,但白逸尘已经说话了,他也只好点点头,道:“好,只有他不会伤害到少主,我这边单凭少主吩咐。”

    "他要和我当盟友,自然不会伤害我。"白逸尘笑了笑,说:“其实这样也好,至少,我们可是平白多了个天才炼器师。"

    想想,好处可真是要比坏处多

    蔺玄之回到蔺家的观赛席位,左看右看,没看到段宇阳和晏天痕。

    蔺玄之问旁边专心致志观赛的蔺泽之,道:“阿痕和段宇阳呢?

    萑泽之回神,道:“不清楚他们去什么地方了,不过,晏天痕说他很快就会回来。"

    蔺玄之刚打算通过传音铃和段宇阳联系,便看到一起朝这边走来的段宇阳和晏天痕。

    ‘玄之,这么快就回来了啊!"段宇阳有些意外,他还以为,蔺玄之恐怕得等到今天的比赛结束。

    蔺玄之的视线落在晏天痕身上,道:“去什么地方了?"

    晏天痕老老实实地说:“去看了看阿骨。"

    蔺玄之看向段宇阳。

    段宇阳一脸无辜地说:“这可不是我非要带他去的,痕痕说他放心不下阿骨,就要去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

    蔺泽之现在旁边,闻言问道:“阿骨是什么人?”

    蔺玄之:“…"

    晏天痕:“…"

    段宇阳:“..."

    他们似乎有些肆无忌惮了。

    做人要低调,还是收敛一些的好。

    晏天痕想了想,说道:“阿骨,就是我家琥珀在天极城新找的一个野生的小伙伴,是一只小母老虎。"

    小母老虎陵赤骨平白打了个喷嚏:“.....”

    蔺玄之和段宇阳同时看向晏天痕。

    蔺泽之一头雾水,问道:“这种事情,你能去做什么?"

    "你有所不知,我家琥珀,从头到脚都被那只小母老虎嫌弃了,所以我作为它的领养人当然要去帮它说说好话。″晏天痕眼睛都不眨一下,随口胡说。

    蔺泽之:“好吧,你可真是个好主人。”

    晏天痕笑着点头:“是吧,我也这么觉得。”

    蔺泽之觉得这话题有点奇怪,又对虎崽子之间的爱恨情仇并不感兴趣,所以他并未继续问下去,而且继续观看吸引着他的比斗。

    段宇阳把胳膊搭放在晏天痕的肩膀上,凑到他耳朵边,说:“我就喜欢你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小模样。”

    晏天痕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说:“就是觉得,有点对不起琥珀。"

    “琥珀和阿白在什么地方?“蔺玄之问道。

    他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注意到这两只虎崽子了。

    晏天痕说:“它们这段时间,喜欢去西山上找本地土著妖兽打架。"

    蔺玄之挑了挑眉毛,道:“打得过吗?"

    "有一些是打不过的。"晏天痕说。

    "怎么没见它们来告状?"蔺玄之对两只虎崽子的尿姓,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打不过就撒腿丫子回来撒娇哭诉,倒也不让人给它们撑腰,而是非得让蔺玄之喂几颗妖喜果才行。

    晏天痕眨眨眼,道:“因为它们还拉拢了阿骨当靠山,阿骨打起架来,罕逢对手。”

    蔺玄之:“....”

    意料之中。

    毕竟陵赤骨本身修为就高的离谱,即便成了尸体,有一部分修为直接消散,底子却也还在再加上此时已经属阴姓,又是被晏天痕的血液喂养的,体内还没有和晏天痕相似的法阵来控制,自然而然修为就变得极为可怕。

    西山的那群所谓的土著妖兽,大概也碰到刺儿头了。

    段宇阳有些不解,道:“我这次见到阿白和琥珀,怎么突然觉得,它们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以前它们走到哪儿,都要粘着痕痕,也不喜欢打架的。”

    "你这么一说,我也这么觉得。"晏天痕皱眉道:“它们最近每天都在找妖兽打架,从妖兽学院出来,就成这样了。"

    "好歹是妖兽,不是家猫,总要长大的。"蔺玄之淡淡说道。

    他才不会说,那两只虎崽子是在妖兽学院里面,被带坏了。

    段宇阳叹了口气,道:“长大了,就不好玩儿了。"

    他看了看晏天痕,道:“阿痕还是不要长大的好。"

    晏天痕:“....”

    所以他对于段宇阳而言,就是用来玩儿的吗?

    蔺玄之蛮有深意地望了晏天痕一眼,道:“还是快些长大吧。”

    "为何?"段宇阳问道。

    他以为蔺玄之应当和他一样,希望晏天痕永远是个单纯可爱的少年才对。

    "这样才能做很多年少之时不能做的事情。"蔺玄之轻描淡写地说道

    段宇阳一不小心就想到了不太对劲儿的地方,比如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段宇阳瞪着蔺玄之,骂道:“禽兽!"

    蔺玄之笑道:“承让。"

    晏天痕没听明白这两人话中的玄机,不解地说道:“宇阳哥哥,你为什么要骂我大哥?"

    段宇阳抽了抽嘴角,道:“他活该!"

    晏天痕又问:“可是大哥,他骂你禽兽,你为什么不反驳?"

    蔺玄之:"…”

    他觉得段宇阳说得很对,该怎么反驳?

    段宇阳一把拉过晏天痕,谆谆教诲道:“痕痕,以后离你大哥远一点。”

    "为什么?"晏天痕不解。

    “…"段宇阳觉得难以启齿,他总不能告诉晏天痕,蔺玄之对他有所图谋吧?

    看段宇阳半天道不出个所以然来,蔺玄之将晏天痕拉回身边,道:“阿痕继续看比试,不必理会他。”

    第172章 两次提亲

    晏天痕仍是有些不开心,道:“可是宇阳哥哥…."

    "他今日见了不该见的人,所以受了些刺激,说话颠三倒四莫名其妙也是意料之中,我们要学会理解包容他人。"蔺玄之语重心长道。

    晏天痕立刻恍然大悟,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段宇阳。

    黑着脸的段宇阳:“……"妈卖批!这个专挑别人心头刺来拔的混蛋玩意儿!

    第一日的比试,在太阳最后一缕余晖消失的时候宣告结束。

    这一日,除了蔺家有了不小的排位变化之外,其他几个三流世家,也有了新的排位变化,不过变动都没有蔺家大。

    回去的路上,蔺泽之说道:“蔺雅儿虽然说话难听,但是她的势力,的确是板上钉钉地放在那里。"

    能将蔺家直接带到第五十二位,绝对不是蔺家随便一个人都能做到的。

    蔺玄之道:“的确,她若是没有实力,云瑶宗也不至于看上她了。"

    下了山,还未走出去太远,蔺玄之便听到有人叫他。

    回头一看,却是个他意想不到的人。

    "元少峰,许久不见了。"蔺玄之停下来,和元天问礼貌姓地打了个招呼。

    元天问并未和玄天宗其他人一起,而是单独一人前来,他望着蔺玄之,又扫了眼站在蔺玄之身边从见到他起,就朝着别处看去的段宇阳,走上前来,道:“我有些事情,想要向你请教。"

    蔺玄之有些意外,道:“我?"

    元天问点点头,道:“和韩玉然有些关系的事情。”

    蔺玄之:“…."

    蔺玄之顿时失笑,道:“他早就已经是我的前未婚夫了,除此之外,我和他的交集已经不存在,你若是想问我他喜欢什么、排斥什么,我可是不容易说出来。"

    "不,和这些无关…"元天问在和蔺玄之说话的时候,总是闪烁其词,欲言又止,蔺玄之发现,他的眼睛还不停地朝着段宇阳身上瞟,可惜段宇阳一直都在往别处看,注意不到而已,这可就有点儿意思了,看来是和段宇阳分不开关联的。

    蔺玄之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不妨找个安静的地方。"

    元天问连忙点头,道:“正有此意。”

    段宇阳望了眼晏天痕和蔺玄之,道:“既然你们]有客上门,那我就先走了。

    元天问刚想开口,大概是想要和段宇阳打个招呼,段宇阳便留给他一个潇洒远去、没个正行的背影。

    等段宇阳肖失在人海之中,蔺玄之才清了清嗓子,对目送段宇阳消失的元天问道:“元少峰,人已经没有踪影了,你若是找宇阳有事情,刚才应该叫住他的。"

    元天问回过头来,脸上闪过一抹窘迫之色。

    他定了定神,道:“不,暂且不必了。走吧,我知道东城有一处茶室,很是幽静雅致。"

    晏天痕眨眨眼睛,说:“我不喜欢喝茶,我就不去了。”

    蔺玄之肯定不喜欢元天问,自然也不会给他太好的脸色看,所以他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蔺玄之摸了摸晏天痕的脑袋,对蔺泽之一行人道:“你们将他带回去,别让他半路乱跑。”

    蔺泽之点点头,道:“玄之大可放心。”

    蔺玄之和元天问走后,蔺冬挠挠头,看着前方一蹦一跳开开心心的少年,不解地说道:"晏天痕这都多大的人了,难不成还能不认识路?蔺玄之怎么就非得把他当成个宛若智障的儿童一样对待?还专门让我们照看他,我也真是服气了…”

    蔺泽之却是有些羡慕,道:“大概是因为,晏天痕不在他视线里,所以他不找几个能照看晏天痕的人,就放心不下吧。"

    蔺冬唏噓不已,也禁不住有些羡慕了。

    他什么时候,也能有真么个好大哥,还不是亲生的!

    若说不嫉妒晏天痕,这是不可能的,谁让这段时间,已经有人传遍了,晏天痕身上的法宝,全都是数一数二的好东西,这好东西,还全都是他那位没有血缘的大哥给炼制的。

    元天问请客的地方,绝对不会是档次低的路边街铺。

    东城一家高档的茶室里面,两人在小隔间里,相对而坐,元天问点了一些灵茶和茶点,蔺玄之倒是对口腹之欲没有什么特殊要求,便是元天问点什么,他吃什么,只是要求上两份。

    元天问扫了他一眼,道:“你是给你弟弟带的?"

    蔺玄之点点头,道:“当然,家弟喜欢美味佳肴,这段时间我忙着闭关,都没时间带他来玩乐,所以心中深感不安愧疚,自然是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我这个做哥哥的,都要想着他,给他带回去一份。"

    这些话听在元天问耳朵里,其实已经在他心脏上面插了两刀。

    蔺玄之只不过是因为修炼大事而没有带着晏天痕吃喝玩乐,竟然就感到不安了,那他这种直接认错了人,误把鱼目当明珠的白痴,是不是该直接去死一死了?

    元夭问嘴巴里面苦涩极了,道:“你可真是个好大哥。"

    蔺玄之蛮有深意地看着他,勾了勾唇角,道:“你将来,也会是一个好丈夫。"

    元天问:“....”

    讲真,他不是胡扯的,他真觉得蔺玄之这些话,是话中有话,故意说出来吐槽他的。

    可惜他还偏偏不能反驳。

    元天问绷着脸,说道:“我当然会是一个好丈夫。”

    蔺玄之笑了笑,道:“不知元少峰,准备什么时候和韩玉然举办结侣大典?"

    元天问沉默了片刻,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