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阳幽幽吐了口浊气,道:“是啊,我体内的毒,已经积累了十多年,已经深入五脏六腑,筋骨经脉,倒是不会伤及姓命,只是,我的修为,恐怕最多也就到筑基,就到头了吧!"

    晏天痕愣住了,喃喃说道:“怎么可能?”

    "破阳草,她可真够歹毒的。"蔺玄之眼眸闪过一抹浓浓的厌恶,道:“这种药草,是用来绝嗣的阴毒之物,服用的时间过长,会影响后代。”

    "你倒是知道的清楚。"段宇阳笑了一声,说:“我这辈子啊,恐怕也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段家从此以后,就是段宇豪的了。"

    破阳草,光是听名字,就知道是什么效用。

    这种灵草,药姓本身非常强悍,也不算常见,炼制起来,因为其特殊的属姓,因此成丹也非常困难,所以大部分炼丹师,都会将其炼制成药汁,可饶是如此,对于炼丹师而言,破阳草依然需要下大功夫。

    破阳草药液,食用之后,日积月累,会让服用之人,体内阳气散,阴气渐长,甚至再服用几年,段宇阳难保不会出现女子的特征。

    段宇阳在得知之后,几乎吓出了一身冷汗,恨不得马上逃离段家这个吞人的可怕地方,从那天之后,他见到段夫人,就有种腿软的感觉。

    但是他不敢表现出来,他生怕那心肠歹毒之人,察觉到什么之后,杀他灭口。

    蔺玄之看着段宇阳失魂落魄的神色,心中不免生出些同情来。

    “你如今,打算怎么办?“蔺玄之问道。

    "我还能怎么办。"段宇阳自嘲地笑了一笑,靠着树望着天,说:“段家的事情,我也不想管了,他们既然想要段家,那就拿走吧,我寿元也就只剩下这一百来年,这世界,我还有那么多地方没见过,没走过,我得为自己打算打算了。"

    晏天痕也是一脸愁容,安慰道:“说不定,还有其他能解毒的法子,宇阳哥哥不要太惆怅。"

    段宇阳笑了一笑,耸耸肩说:“我也没什么可惆的,只是觉得,命运无常,何必在意其他人的眼光呢,我突然发现,我也没那么喜欢元天问了。”

    晏天痕一愣,说:“宇阳哥哥,没想到,你之前一直都还那么喜欢他啊。”

    段宇阳没好气地说:“好歹也睡了那么多次,就算没感情,多少也睡出感情来了。”

    晏天痕瞠目结舌,道:“你和他睡觉?还睡了很多次?”

    蔺玄之一把将晏天痕拉到身边,对段宇阳投去不满之色,道:“还有小孩子在,你说话注意一些。"

    对啊,我什么都听不懂。"晏天痕一脸单纯地眨眨眼睛

    段宇阳眯着眼睛,打量着晏天痕,片刻之后,突然嘴角翘起一侧,不怀好意地笑道:“痕痕啊,你以前可还跟着哥哥去逛过妓院,你都忘啦?"

    晏天痕:"….〃

    晏天痕用同情的眼神,看向段宇阳。

    段宇阳意识到了什么,闭上了嘴巴,往四周飘忽不定地看着。

    蔺玄之眯起眼睛,盯着段宇阳道:“你带阿痕,逛妓院?"

    怎么可能,谁敢带他去逛妓院,我就这么随口一说。"段宇阳指天为誓,连连保证:“我可没带坏你弟弟,不信的话,你问痕痕。”

    “去过吗?"蔺玄之问。

    “没有。”晏天痕斩钉截铁道。

    “去过吗?"蔺玄之的眸子微冷。

    晏天痕闭上嘴巴,低着脑袋不敢开口。

    蔺玄之在晏天痕脸上捏了一把,道:“回车中休息去。"

    晏天痕留给段宇阳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蹦蹦跳跳一瘸一拐便跑走了。

    段宇阳:“.....”

    妈的,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这件事吧,我得给你解释一下。"段宇阳讪笑两声,清了清嗓子,道:“这个阿痕的身体,你应当也知道,天生阴脉,将来恐怕会有不少人,打他的主意,你得让他提前了解一下这方面的人事,不然,将来吃了亏还不知道。"

    蔺玄之讳莫如深地盯着段宇阳,这眼神看得段宇阳心里发毛。

    "我说,你倒是说话啊,这么盯着本少爷看嘛?长得帅又不是我的错。"段宇阳嘟囔道:“你别不信我啊,我这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也绝对不会害他。"

    "多谢。"蔺玄之道:“你待阿痕,我看在眼中,你说的这些话,我自然相信。"

    段宇阳松了口气,拍了拍蔺玄之的肩膀,说:“上道啊哥们儿。"

    蔺玄之道:“阿痕身上,会有你想象不到的秘密,但将来,也许你会一一发现,但我希望,有朝一日若是他身上的秘密被人所知,并非你说出去的。”

    段宇阳笑了一笑,说:“这个你大可放心,我若是想透露他身上的秘密,恐怕在我被那只

    阴尸攻击,见到你家四长老的时候,就该叫了。”蔺玄之眸色一深,道:“你果然知道。阴尸术,正儿八经的魔修法系,我好歹也算是博览群书。”段宇阳说完,眼眸中闪过羡慕之色,道:“他有你这么个好大哥,可真幸运。”

    蔺玄之道:“我有阿痕这么个好弟弟,才是真的幸运。"

    段宇阳抽了抽嘴角,他何必自己找刺激?

    蔺玄之道:“时间不早,你追了一路,恐怕也累了,今天晚上你就和我们挤在一起将就一晚上吧。”

    段宇阳一笑,道:“行啊,那就叨扰了,不过,我睡帐篷就行。"

    蔺玄之道:“看来,你装备齐全。"

    段宇阳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布袋子,朝着地上一扔,布袋子撑出一个厚实的三角帐篷。

    "毕竟我是立志要行走天下之人啊。"段宇阳钻进帐篷里,说:“睡了。"

    进了马车,原本躺在一侧榻上的晏天痕,立刻坐了起来,被他当成枕头垫在脑袋下面的阿白,也打了个滚,机灵的朝着蔺玄之看过去。

    “宇阳哥哥,有没有问阿骨的事情?”晏天痕有几分忐忑地问道。

    蔺玄之将他按坐在榻上,道:“他看出来了,不过没怎么说。"

    晏天痕说:“大哥,宇阳哥哥会不会讨厌我?"

    "怎么会。"蔺玄之望着晏天痕澄澈的眸子,道:“阿痕没有做过坏事,没有伤害过任何人,若段宇阳因为你炼制了阴尸,而对你生出厌恶,你也不必将他当成朋友了。他知道轻重。”

    晏天痕想了一会儿,才轻轻点了点头。

    晏天痕靠在蔺玄之肩头,说道:“宇阳哥哥现在的心情,一定很糟糕,可是我太笨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蔺玄之亲了亲晏天痕的额头,道:“他需要的,也并非安慰,而是逃离。"

    晏天痕皱着眉头,说:“可是,宇阳哥哥被奷人所害,难道他就不想让那些人,尝到苦头吗?"

    蔺玄之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每个人的道,都是不同的,也许他下不了手,也许是因为太过失望,以至于不想再去和那些人有任何瓜葛…这是他的道,我们无从窥探。”

    晏天痕抱住了蔺玄之的腰,说:“如果有一天,我被人这样害了,我一定不会忍气吞声的。"

    蔺玄之只是笑了笑,心中却无比艰涩。

    上辈子,害晏天痕最惨的人,便是他了,晏天痕那时候的修为,也完完全全有能力,来报复他,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对他下过手。

    蔺玄之突然有种冲动,他很想问问晏天痕,上辈子,为何那样掏心掏肺地对他,但是他不能,也做不到。

    蔺玄之只得在心中叹了口气,摸摸晏天痕的脑袋,道:“该休寝了。”

    "嗯"

    翌日一早,蔺家的车队,继续上路。

    段宇阳钻到了蔺玄之的马车之中,一天到晚也不出来晃悠,蔺家其他弟子,虽然对于多了个别家人,还是竞争对手,表示不太满意,不过,他们也的确找不到段宇阳的把柄。

    再加上蔺玄之手中大权在握,也的确没有人敢提意见。

    就这样过了十多天,蔺家的车队,绕过了东洲和中洲的交界线,总算是能够见到中洲的边沿一角了。

    接下来,他们又穿过了万丈高山,途径中洲大陆的几座主城,总算是遥遥地看到了天极城,天极城的地势极高,整座城,都建立在山上,易守难攻,天极城所背靠的天极宗,地势更高,你们所能看到那座望不到端头的山峰,就是天极宗的一个外门边角,你们能看到的那座建筑的尖角,就是天极城的城主府的一角。"蔺留舂的心情,显然相当不错,因此难得开了口,给蔺家弟子略作讲解。

    车队正在山脚下稍作休整,途径几万里,但精神头依然不错的晏天痕,听得津津有味儿,忍不住问道:“那我们眼前的这座山,又是什么?"

    蔺留春懒洋洋地说道:“你看到的这座山,可也是个好东西,上面宝物众多,妖兽横行,魔兽成群,异植盘横,这可是个天然的修道历练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中洲天极城的不少修士,打小都是在这座玉带山中长大的,也是靠从玉带山上,猎得的魔物妖兽,灵植异宝,来换取钱财。"

    众人都露出了向往之色,青城周围虽然也有一座类似的山头,但和这环绕天极城一整圈的玉带山相比,的确不值一提。

    蔺泽之露出了渴望之色,对蔺留春说道:“四长老,那我们能否在这里面狩猎?”

    蔺留春一勾唇,道:“可以啊,只不过,以你们]现在的水平,恐怕进去就要被咬成碎片了吧!"

    第143章 皇甫世家

    "那你刚才不是说,这里的人,打小就在山中混迹吗?“蔺雨柔不解地问道。

    "即便混迹,也并非他们独自一人,而是有熟悉山中情况的前辈带着。"蔺留春笑盈盈地说。"况而那个带着他们的人,至少也要在筑基以上,且他们倒也不会深入腹地,还会专程避开有大魔兽和大妖兽出入的地方,谁都不知道腹地之中,会有什么妖魔鬼怪。”

    蔺雨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蔺泽之说:“在来之前,我听说,中洲已经给每个世家都送了一份地图,我们可以按照地图的指示,直接从他们打通的林道,径直穿过玉带山,在落日之前,就能到达天极城。”

    蔺玄之站在队伍最前方,望着具是参天古树枝叶繁茂的林木,道:“恐怕,我们要选另条道路了。"

    蔺泽之一皱眉,道:“另一条路,需要绕过玉带山,如此一来,我们抵达天极城的时间,

    就要往后拖延整整两天了。

    蔺玄之淡淡扫了他一眼,道:“他们给的地图,你敢用,我可不敢用。”

    蔺泽之咬了咬牙,忍了下来。

    蔺玄之转而对蔺留春道:“四长老,我们绕道而行,安全为上,你觉得如何?"

    蔺留春勾着唇角挥着扇子说:“你自己做决定便可,问我做什么。”

    蔺玄之点点头,看了下天色,道:“时间不早了,玉带山山脚下,也不安全,我们现在便走吧。”

    蔺泽之觉得面上无光,便钻进了车子中。

    整装待发,蔺家的车队刚准备离开此处,便听到了身后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奔腾之声。

    蔺玄之掀开车帘,朝后方望去,只见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应有尽有,正朝着这里奔驰而来。

    蔺玄之远远地便看到了飘扬在旗帜上的家徽,和两个用鎏金和道法写下的充满威慑感的大皇甫。

    蔺玄之怔了一怔,放下帘子,轻轻敲打着软塌的一角,道:“阿痕,下去看看那些都是什么人。"

    晏天痕点点头,从车上跳了下去,阿白和琥珀,也跟在晏天痕的身后撒欢奔跑。

    除了晏天痕之外,蔺家不少其他弟子,也都在车上,朝着后面望去。

    -只金眸利爪的雪雕,从空中看到了两个奔跑的团子,凶狠的眼眸中,立刻闪出了垂涎欲滴的精光,一个猛扎,半急速朝着白团子抓了过来。

    晏天痕的瞳孔中,出现一只急剧放大的凶兽,他刚准备抱起团子便跑,没想到,阿白和琥珀比他反应更快,齐刷刷冲着那只雪雕虎吼一声,两道粗壮的雷光,一左一右地劈到了雪雕翅膀上,疼得它发出一声嘶鸣,歪曲着身子扑闪着受伤的翅膀,便朝着已经近在眼前的车队,躲了过去。

    "什么人,竟然敢害我的浑天冰牙雕!"一道厉声从一只外观凶猛的魔兽身上响起,只见一个身穿黑袍的年轻修士,纵身跃起,一抽剑便二话不说朝着抱着阿白和琥珀的晏天痕,当头劈去

    呼一声长剑破空的声音灌耳而来,晏天痕刚准备扔出霹雳弹,三颗从身后而来的霹雳弹,便从三个不同方向,罩住了那个修士的三处重要命门。

    皇甫承宣脸色一边,心里知道利害,连忙朝着后面急速退去。

    只听“砰砰砰"的三声巨响,霹雳弹当空爆炸,将地面炸出了一个直径三五米、足有一米深的大坑。

    泥土飞溅,且朝着前方飞溅,若不是坐在魔兽身上的这些修士退得快,必然会被喷溅一身土。

    "少爷,你没事吧?"

    "少爷,你脸上溅到了一点泥土。"

    "少爷,要不要我们杀了这群人?"

    皇甫承宣抹了把脸,看到了手指沾染的灰尘,有种受辱的羞耻感。

    这一下,两拔人马的冲突,立刻升级。

    “什么人,敢在皇甫世家面前撒野!"皇甫承宣气急败坏地高声吼道。

    "东洲青城蔺家。”一道清冷的嗓音,从车中传来,咬字清晰,不卑不亢。

    皇甫承宣愣了一下,然后冷笑道:“本少爷还以为是什么大家族不知死活的后辈,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