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觉愧疚,对着晏天痕拱了拱手,行了个半礼,真心实意道:“的确是我误会了,还请两位见谅。

    蔺玄之拉了晏天痕一把,将他按在自己身侧后方,面色淡淡,不喜不怒,道:“阿痕年龄小,修为低,受不起冯道友这一礼。”

    此时的蔺玄之看上去,竟然是有几分生气了,但是这在他的面容表情上,却是丝毫表现不出来的。

    可越是如此,越是让人摸不清蔺玄之的心思,越发感到忐忑。

    冯佳年有些讪讪地揉了揉鼻子,直起身子,说:“实在是对不住,只是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见到第二个天生玄阴之体的修士。"

    玄阴之体,恐怕百万人中,才有一人而已,的确罕见极了。

    蔺玄之闻言,若有所思地微微一怔。

    晏天痕眨了下眼睛,好奇心十足地说道:“竟然还有人和我一样,那人是谁?也是个修士吗?"

    "我认识的,自然都是修士。"冯佳年点点头,说道:“我从小就进了天极宗,宗门之内,处处都是天才强者,不过,能让我真心实意服气的,只有一位,那人便是天生玄阴之体。"

    蔺玄之的神色,有些怔忪,仿佛想到了极为遥远的事情。

    晏天痕并未注意到蔺玄之的奇怪之处,接着问道:“那个人,应当不适合修炼吧?”

    原本,理应如此,毕竟天道正统,万物崇光,大多皆为阳姓,玄阴之体正是逆天之体。

    冯佳年一脸感慨崇拜之色,道:“只是,那人却是上天的宠儿,他的灵根,竟然是极为罕见的冰灵根!"

    “呀,冰灵根!"晏天痕瞪大眼睛,激动地说道:“冰灵根可是天灵根的一种,上百万个人里面,恐怕能有一个就不错了!"

    "是啊。"冯佳年点点头,道:“玄阴之体,原本为负,冰灵根同样为负,负负得正,我的这位师弟,可谓是阴差阳错,机缘巧合,得到了天道的宠爱,当真是大造化。

    晏天痕倒吸口凉气,一脸向往地说道:“太厉害了,那他修炼起来,速度要比普通的天才,必然还要快上几分。”

    冯佳年深以为然地重重点头:“他虽然年纪轻轻,但此时俨然已经是要冲击黄阶修士了。"

    "这么厉害?”晏天痕已经快要合不拢嘴巴了。

    同为淬体期,淬体一重和淬体三重,可谓是天差地别,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跨越,光是蔺家,便有人在一重巅峰,停留了上百年之久,都没能摸到法门。

    况且,那个人,看样子还要比冯佳年年少

    这修为速度,该有多恐怖

    冯佳年看着晏天痕,有几分满意对方的反应,点点头说:“你也觉得可怕吧?我们都无比羡慕他,只是,你这玄阴之体,当真是有些…呃,寒碜了。"

    晏天痕眼睛里面原本亮亮的光芒,一下子蔫了下来。

    说寒碜,已经是委婉给面子的说法了,应该是非丰常糟糕才对。

    晏天痕摸摸鼻子,小声说:“是啊,我可是木火双灵根,木和火,虽然分为阴阳双姓,但是不修魔道,阴面那一部分,必然是废了的。剩下的阳木和阳火,和阴姓灵根,可谓是有着天生的冲突,所以,我炼起丹药来,也一直都无法成功。

    体内阴火加上阳姓的灵根,两种截然相反的属姓加成在一起,炸炉是难免的。

    冯佳年立刻懊恼自己,连忙说道:“其实,天无绝人之路,你既然是有木火双灵根,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得到属于自己的机缘,成为真正的炼丹师!"

    晏天痕点点头,望着冯佳年说:“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说,将来哪一天,你发现我炼丹成功了,可千万,别怀疑我修了魔道。”

    说起这个,冯佳年有种被打脸的感觉,他连连摆手,苦笑着说道:“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会怀疑你了。"

    晏天痕满不在意地说道:“没关系,反正不少人都会误会我,我都习惯了,以后要是有谁怀疑我,还请你能帮我,多说几句。"

    冯佳年点头说:“一定,一定的。”

    蔺玄之对冯佳年,依然没个好脸色,只是冷眼盯着冯佳年,导致冯佳年越来越觉得窘迫愧疚,丢下了一个丹药瓶子,便一转身跑了。

    晏天痕眨眨眼,将阿白放下来,拿起冯佳年丢下的那个瓶子,打开一看,挺意外地说:“竟然是十颗驱寒丹啊。”

    蔺玄之倒出一颗丹药,看了看道:“冯佳年虽然耳根子软,但却挺会做人。"

    晏天痕点点头,说:“是啊,没想到,像他这种身份地位挺高的修士,还会对我道歉赔礼。"

    "我说的,并非丰这个。"蔺玄之摇了摇头,道:“阿痕可知,送礼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晏天痕说:“不知道,我也没送过礼。”

    蔺玄之说:“是投其所好,送其所需。"

    晏天痕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大哥说的,很有道理啊。”

    送礼若是送不对,说不定还会结仇。

    晏天痕的身体,被冯佳年当成玄阴之体,而冯佳年的这瓶丹药,却恰恰是能够压制体内寒气阴气,舒缓四肢百骸筋脉血液的良药。

    晏天痕舔舔嘴角,说:“那我吃了这个,有作用吗?”

    他虽然把阿痕当成玄阴之体,但你却是冥阴之体。"蔺玄之说完,顿了一顿,转了话锋说道:“吃了,倒也只是有益无害,只是益处不会太多而已。"

    晏天痕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说:“只要没坏处,那就算是白捡了便宜,聊胜于无,大哥不要担心嘛。”

    "你说得对。”

    蔺玄之望着晏天痕,抬手在他脑袋上揉了揉。

    之前,他从未在晏天痕面前,特意提起过冥阴之体,这种体质,恐怕整个五洲大陆,都找不出一人来,听说过的人,恐怕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他上辈子,也是在成为魂体很久之后,机缘巧合之下,才知道晏天痕的体质,乃为冥阴之体。

    不过,即便是说漏嘴了,蔺玄之倒也不甚在意,毕竟,那个听到的人,是晏天痕,而并非其他人。

    晏天痕摩挲着丹药瓶子,带着几分担忧,说:“大哥,我真的担心,去了中洲之后,我会被那些厉害的修士,给一眼看穿。"

    蔺玄之拉过晏天痕的手,包裹在自己温暖的手掌中,道:“方才,冯佳年倒是无意之间提醒了我,阿痕本就是阴体,和魔修有七分相似,这体质,倒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至少可以给阿痕打掩护了。"

    晏天痕点点头,笑了笑说:“我方才也是这么想的,只要对外宣称,我修的是丹道,体质玄阴,那恐怕就没人怀疑我了。"

    蔺玄之也露出了些许笑容。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之前一直都被禁锢在晏夭痕走了魔修之路,又该如何不被人看穿体内魔气和阴气的难题之中,却恰恰忽略了,晏天痕本身体质,便是容易让人误认为他是魔修,也正因此,不少修士,都看不上晏天痕,还不愿靠近他。

    没想到,大隐隐于市,所谓灯下黑,不过如此。

    他便让晏天痕,堂而皇之地带着阴气,大大方方地展现出来,想必,那些人反倒是不会怀疑什么了。

    想通了这一点,蔺玄之淡淡一笑,从储物袋中,将一件素白色绣着银色暗丝的法袍,拿出来递给了晏天痕。

    "大哥,这是…."

    “这是我为阿痕炼制的法袍。“蔺玄之的手指,在那银丝上面,轻轻拂过,道:“上面的丝线,我印上了一道防御阵法,这些细碎的珠子,可以掩盖你身上的阴气,阿痕可以去试试,合不合身。"

    晏天痕紧紧抱着衣服,感激地望着蔺玄之说:“多谢大哥,我还以为,大哥只给阿骨做了衣服,却忘了我。"

    蔺玄之失笑道:“傻孩子。”

    晏天痕屁颠屁颠地抱着衣服就去屏风后面试换了。

    蔺玄之暗想:也不知道,阿痕会不会喜欢。

    念头刚一闪过,只听魂珠“哼”了一声,略显气急败坏道:“格老子的,他倒是敢不喜欢!干年的火蚕丝织的衣服,八百年的千丝藤绣的防御阵法,再加上一把干金难买一粒的冥河珠.嘶,你他娘的居然给这小子做衣服穿?本尊当年最鼎盛的时候,也差不多敢这么奢侈!"

    蔺玄之闻言,好笑道:“这些材料,既然从书中掉了下来,那我自然是要用了的,而我的修为,做不了武器,就只能做衣服了。”

    "啊呸!"魂珠恨不得翻白眼,说:“这些材料,一个个拿出来都是制作高阶武器法宝的珍品,极难搞到手,你居然就这么浪费了!气死本尊了!你现在做不了,可以等以后再做!你倒是说说,你脑子犯什么抽!"

    蔺玄之不以为意,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你说的是,这些材料,若是放到以后,被我炼制到武器之中,必能卖出更好的价格,获得更大的利益,但是,阿痕值得最好的,看到好东西,我就忍不住想要给他用,这一点,我也控制不了。"

    第139章 整装待发

    魂珠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

    说实话,他觉得这小子,脸皮厚心眼黑,人又上进有天赋,深得他意,然而,就是有一点,让他一向嗤之以鼻,看不上眼

    "小子,你对他,掏心掏肺的好,可他将来只会越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你这是在养白眼狼!"魂珠苦口婆心地教导。

    "我甘愿他对我毫无感激之心,将我对他的好,当成是理所当然。"蔺玄之满脸宠溺地说道。

    “…魂珠打了个哆嗦,骂了句“朽木不可雕也”,便闭上了嘴巴,装死去了。

    这小子,已经走火入魔,没救了!

    晏天痕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法袍是可以随着修士的身形,自动调节大小的法宝,因此看起来极为合身。

    晏天痕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问道:“大哥,好看不?"

    蔺玄之微微笑着,打量一番,点点头说:“好看,阿痕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

    晏天痕嘿嘿一笑,扑到蔺玄之怀里,抱着他的脖子,在他怀中蹭了蹭,眼睛弯弯地说:"大哥,你对我真好,我最喜欢大哥了。"

    蔺玄之心中暖极了,他觉得再没有比晏天痕开心,更重要的事情了。

    "既然喜欢,那以后,我就给阿痕多做几件吧。"蔺玄之笑意盈盈。

    “还是别了。"晏天痕摸摸鼻子,咧嘴一笑说:“这让我穿着,有点儿浪费了屈才了。"

    蔺玄之看了晏天痕片刻,然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是啊,那下次我还是给阿骨做吧!"

    晏天痕:‘.....’

    晏天痕义正辞严道:“不,阿骨不太喜欢穿新衣服,大哥还是给我做吧。"

    蔺玄之笑了。

    刚刚从窗户爬进来的陵赤骨:“....”

    不,他喜欢QAQ!

    蔺玄之看到陵赤骨,眸子深了一深,道:“这只尸体,倒还有些智慧,知道什么时候该跑,什么时候该回来。”

    琥珀再次看到陵赤骨的时候,俨然已经不想理会了,恐怕,这是笨蛋阿痕的新玩具。

    晏天痕也望着陵赤骨,点点头说:“阿痕很聪明的,他能感受到我的想法,哪怕我不开口他也知道该做什么,所以,不用担心阿痕会被人轻易发现。"

    蔺玄之道:“只是不知,他如今的战斗力,在什么等级。"

    虽说陵赤骨的修为,保留到了淬体期,然而这只是表面上的罢了,实际能在战斗中,发挥出来的水平,不真正加入战斗,尝试一番,谁都不敢确定。

    晏天痕挠了挠头,咧嘴笑着说:“这一点,我虽然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一阿骨肯定比我厉害得多。"

    蔺玄之:‘....’

    这话倒是句大实话。

    既然如此,他也没什么可担忧的了。

    一转脸,蔺玄之便看到晏天痕走到一个被一块布覆盖的小篮子旁边,掀开布,露出了一只灰扑扑昏睡着的秃毛鸟。

    阿白和琥珀一前一后跳过去,勾着脑袋朝着秃毛鸟看过去。

    琥珀一脸嫌弃,没想到,阿痕居然捡来一只又能睡,还很丑的没用家伙。

    晏天痕有些忧愁地望着秃毛鸟,说:“大哥,毛毛一直睡,我们要不要把它也带走啊?"

    "毛毛?"蔺玄之道。

    “是啊,这是我给小鸟起的名字,它看起来,头那么秃,一定希望自己有毛,爹爹以前说过,家长给小孩起名的时候,名字总是要包含美好的希望的。"晏天痕有理有据地说。

    蔺玄之抽了抽嘴角,暗道:当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蔺玄之对于这只凤凰的名字,无力吐槽,扫了那只还在吸收地级丹药,恐怕已经吸收的差不多的凤凰,道:“这么小的一只鸟,就算带上,也不会占太多地方。

    晏天痕点点头,说:“我也是这样想的,那明天我们上路的时候,就有一只秃毛鸟,一只阿骨,和两只虎崽子了!"

    蔺玄之道:“方才我去家住那边,恐怕明日我们要和族中其他人,一同前往中洲大陆。"

    晏天痕有些失望,撅了噘嘴说:“我不想和他们一起去,我只想和大哥一起。"

    蔺家那些弟子,对晏天痕并不好,甚至大多数都出言侮辱过他,反之,晏天痕也并不喜欢他们,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不过,蔺玄之却有其他考虑。

    “阿痕,大哥也想和你单独上路,只是这次百家际会,是以家族形式开场的,若我们一出家门,便分道扬镳,最为容易让人认为我们蔺家内部不和,如此一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