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功。”

    段宇阳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真是败给你了,要不然这样,下午的时候,你跟着我一起去一趟拍卖场吧,我记得,应该还有些其他材料要拍卖。”

    蔺玄之点点头,道:“正有此意。”

    天地酒庄。

    冯老板正端着一个酒杯,美滋滋地喝着酒,便看到一个下属,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

    “慌什么慌。"冯老板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老板,刚才有人,在坊市里面,看见蔺玄之了!"下属慌忙说道。

    冯老板一听,一下从摇椅上面直起了身子,连忙站起来说道:“咱们的人拦住他了没有?”

    下属有些为难地说道:“他和段家的少爷在一起,我也不敢上去拦,不过,他们站在一起说了有一会儿话了,恐怕短时间,也走不了。”

    “那你还废话什么,赶紧跟我过去请蔺少爷!"冯老板说着,手上也不忘小心谨慎地将那只他私留下来的宝贝小酒杯放在精美的盒子里面,这才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往外冲过去。

    下属跟在后面,忍不住撇撇嘴,心道:明明自己比谁都慌张匆忙,还嫌弃他跑得快。

    冯老板自从上次买了蔺玄之几个杯子之后,就尝到了甜头,他发现,灵酒经过这杯子的蕴养之后,竟然非但味道更佳清晰美味,就连灵气都提升了几分!

    这简直就是天地酒庄美酒的标配啊!

    冯老板恨不得马上找到蔺玄之,再签下一笔大单子,然而没想到,当他厚着脸皮上门拜访的时候,蔺玄之竟然已经不在家了。

    这一等,就是差不多一个月。

    蔺玄之虽然出过门,但也是偶尔那么一两次,他还全都错过了,这一次,冯仑决定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跑了。

    不过,冯仑显然是多虑了。

    蔺玄之三人,此时正在往天地酒庄这边走来。

    冯仑眼尖地在人群之中见到蔺玄之,顿时大喜地挥着手叫道:“蔺少爷!”

    路人纷纷朝他侧目。

    冯仑也不在意别人眼光,快步走到蔺玄之身前,满脸笑容地说道:“蔺少爷,前日一别,不知道你近日可好?”

    蔺玄之点点头,道:“挺好的,我看冯老板红光满面,近日可是有什么喜事?”

    冯老板爽快地哈哈大笑起来,说:“当然是有喜事,这喜事,可是还和蔺少爷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呢,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

    蔺玄之微微一挑眉毛,故作不解地说道:“哦?我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为冯老板做过什么?”

    冯老板急于直奔主题,暗道蔺玄之真是会绕弯弯,便望着蔺玄之,笑呵呵地说道:“蔺少爷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您是否还记得,前些日子,您在这街上卖给我几个酒杯?”

    蔺玄之点点头,道:“这件事,倒是还记得,但那不过是区区几个杯子而已,又能帮上冯老板什么忙?”

    冯老板心中一惊,暗道:那几个杯子的质地和效果,简直能用妖孽来形容,但是在蔺玄之的口中,那竟然只不过是区区几个杯子”

    这蔺玄之,此时的炼器境界,到底该有多可怕?

    然而无论如何,他都必然要好好拉拢蔺玄之,并和他做生意了。

    “蔺器师,你这手中的区区几个杯子,若是配上我们酒庄里的酒,可就不简单了啊。”冯老板一脸笑意,道:“你有所不知,自从我试过将灵酒倒入杯子里面再饮,就再也无法忍受普通的杯子来装盛灵酒了。”

    段宇阳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他炼制的酒杯,的确不同一般。”

    冯老板也是一脸的认同,道:“不知道,蔺器师能不能再给我们提供一些同款酒杯,至于这价格么…呵呵,好商量,都好商量。”

    蔺玄之淡淡一笑,道:“生意倒是可以做,只不过,冯老板确定,要在这里做吗?”

    第120章 火云伴生

    来来往往的闹市,因为有蔺玄之的出现,已经有不少人都往这边看了。

    不得不说,蔺玄之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很容易凭借那张脸成为焦点,但除此之外,他本身的事迹,也同样让他轻易成为话题中心人物

    年少成名,被誉为最年轻的筑基修士,却又在巅峰时期成为废人,被赶出宗门。

    爹亲死亡,家族放弃,任人羞辱践踏,还带着一个又瘸又丑的拖油瓶。

    然而如今,他却又重新成了一位无比珍贵的炼器师。

    而且,那日的蔺家测试结果,早就已经不是秘密,直接传遍了整个青城。

    所有人都知道,蔺家多了一位炼器师,还多了一位天极宗内门弟子!

    内门勹弟子虽然令人敬佩和羨慕,但是话题姓却完全比不得一位大起大落人生跌宕起伏的传奇之人。

    蔺玄之,非但已经成了炼器师,还已经重新回到了炼气期七重!

    可距离他沦为废人,还不到两年!

    这是个多么可怕的修炼速度。

    冯老板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他禁不住自责地拍了下脑门,笑呵呵的说道:“都是我太急躁了,蔺器师,今天一定要让我做东,咱们上留仙楼尝尝那里的新菜,咱们边吃边谈。”

    这倒是和蔺玄之的预想,不谋而合,于是,一行人便朝着留仙楼走去。

    吃饱喝足,从留仙楼中出来,道别了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的冯老板,晏天痕拍拍滚圆的肚子,对蔺玄之说道:“大哥,这天地酒庄,本来就是卖酒的,那冯老板为什么要买这么多年酒杯啊?他总不能,每卖出一坛子酒,就送个杯子吧?这肯定得不偿失。”

    要知道,谈的那笔生意中,蔺玄之的每个杯子,都能卖到一干金,而天地酒庄的一坛子酒,大多数也才不过几十金。

    蔺玄之笑了笑,道:“阿痕有所不知,天地酒庄,可不单单只有酒庄,若仅仅卖酒,恐怕冯家的生意,也做不了这么大。”

    去蹭吃蹭喝一脸满足的段宇阳闻言,来了兴趣,道:“天地酒庄除了卖酒之外,难不成还有其他生意?”

    蔺玄之蛮有深意地说道:“我们可是刚刚才从冯家的产业中出来。”

    段宇阳一愣,顿时难以置信地说道:“留仙楼竟然是冯家的产业?你该不会是在逗我吧!"

    蔺玄之说:“是或者不是,过段时间你就能看出来了,到时候,想来这些酒杯,就会出现在留仙楼的桌子上面。”

    段宇阳顿了一顿,摸着下巴说道:“若真是如此,那冯家的产业,可真是铺得够大的,以往我只知道留仙楼背后的势力,非同一般,只是从未想到,竟然是冯家,看来,五洲第一大世家的名号,冯家也是当之无愧。”

    蔺玄之微微摇头,道:“第一大世家,冯家还排不上号。”

    段宇阳耸耸肩,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管他是不是第一大世家,反正从今以后,恐怕醉仙楼的价格,就又会增长了。”

    晏天痕舔了舔唇角,有些惋惜地说道:“留仙楼本来就贵,将来再一涨价,我更吃不起了。”

    “你也太看不起你大哥了。”段宇阳啧了一声,说:“他这个女干商,才不过几金的材料,他能卖到一千金的价格,你小子就等着将来吃大户吧。”

    蔺玄之望着晏天痕,笑道:“临走之前,冯老板给了我一张金卡,以后只要是去冯家的产业采买,一律给打五折。”

    段宇阳看着那张闪着金光烙着冯家家族卬记的卡,顿时眼睛发亮,满是羨慕地说道:“这世界,对炼器师真是太友善了。”

    晏天痕笑得眉眼弯弯,说:“没关系啊,以后我让大哥把卡借给你用用。”

    段宇阳眼巴巴望着蔺玄之,说:“还缺大腿挂件吗?会暖床会打架会赚钱会撒娇的那种。”

    晏天痕小脸绷了起来,义正辞严拒绝道:“缺,但你不行。”

    段宇阳问:“为什么?”

    “因为你太能花钱了。"晏天痕摇摇头,语重心长道:“爹爹说过,娶妻要娶贤,我大哥本身就很能花钱了,要是再娶一个更能乱花钱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段宇阳“....”

    蔺玄之“....”

    段氏的拍卖场,在这日下午,如时举行了拍卖会。

    蔺玄之和晏天痕,托段宇阳的福,坐在了贵宾的独立房间里面。

    段宇阳翘着二郎腿,喝着侍女泡好的灵茶,问道:“你们有没有想要拍卖的东西啊?顺便拿出来换点儿钱也好。”

    蔺玄之道:“最近没炼制什么拿得出手的好东西。”

    段宇阳一挑眉,道:“不会什么都没炼制吧?我可是不久前才听说,你用了半个时辰的工夫,就从炼气期七重,提升到了筑基期一重,我还想问问,这是真的假的。”

    晏天痕摇摇头,说:“哪儿有这么夸张,当然是假的。”

    段宇阳松了口气,道:“我就说么,哪儿有这么夸张。”

    说完,段宇阳喝了口茶水。

    晏天痕点头,说:“是啊,明明用了一个时辰,他们怎么能夸张成半个时辰呢?”

    “噗……"段宇阳一口把水给喷了出来

    晏天痕:“....”

    段宇阳擦了擦嘴巴,按捺住咆哮的冲动,故作淡定地问道:“说起来,我已经怀疑很久了,之前在飞鸾峰的时候,你不是已经晋升为筑基一重了吗?怎么会突然之间,又跌到了炼气期。”

    蔺玄之淡定地说道:“升级速度太快,根基不太稳固,所以我自废修为,在炼气七重沉淀一番。”

    段宇阳:“…”

    妈的,幸亏他没喝水,不然这次得把自己给呛死!

    段宇阳心悦诚服地给蔺玄之伸出了大拇指,道:“你这装逼,我服!”

    蔺玄之给了他一个闲然淡定的笑容。

    段宇阳捂着心口,觉得这世道不公,怎么能有人天赋如此妖孽可怕,竟还长了一副惊为天人的脸!

    段宇阳一边浓浓心塞,一边不死心地凑过去问道:“真的没什么要拍卖的?哪怕是次一点的货也行啊。”

    晏天痕灵光一闪,看着蔺玄之说:“大哥,其实我们也有能拍卖的东西。”

    蔺玄之道:“你是说,那把扇子?”

    “当然不是,扇子是留给大哥防身的。"晏天痕眨眨眼睛,伸出指头比了比,说:“爆破竹还有吗?”

    蔺玄之一顿,笑道:“这种东西,虽然有些拿不出手,不过既然阿痕说了,那就聊胜于无拍卖了吧。”

    段宇阳顿时来了兴趣,道:“是什么?拿出来我瞅瞅?”

    蔺玄之从储物袋中,将一枚爆破竹交到了段宇阳手中。

    段宇阳是个识货的,他看了一会儿,又用真气识海感知了一下,便立刻精神十足地说道“这东西有多少?”

    蔺玄之说:“爆破竹制作较其他简单,我平日里练手,做的就是这个,如今大概有五十枚说个价格,我买了,绝对不会比拍卖的价钱低。"段宇阳豪爽道。

    “你若是想要,我直接送给你便可。"蔺玄之大方地说:“朋友之间,我可不做这种买卖。”

    段宇阳顿了一顿,随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说:“够意思啊蔺玄之,这样吧,你先给我十个用着,剩下的四十个,就放出去拍卖,到时候拍到的钱,都是你的,怎么样?”

    蔺玄之也不推辞,点点头道:“你觉得怎样合适,就怎样来吧。”

    段宇阳拿着爆破竹,美滋滋地说道:“我可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不管多厉害的修士,都争相要和炼器师搞好关系了。”

    这几枚爆破竹,关键时候,可是能保命的好东西。

    拍卖会进行得很顺利,晏天痕第一次来到拍卖会现场,被火热的气氛,给带动的满是激动,还不时地给蔺玄之说哪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又是从哪儿来的。

    蔺玄之听着,觉得有些惊奇,因为他发现,拍卖出来的所有奇珍异宝,亦或者是各路秘籍。晏天痕竟然都知道那么一层两层的。

    甚至其中有很多东西,连他都说不出来历。

    蔺玄之便问道:“阿痕,这些东西,你都见过吗?”

    没想到,晏天痕竟然点点头,说道:“我以前,在书上见到过的。”

    蔺玄之更觉得不解,道:“什么书?”

    晏天痕没多想,道:“是爹爹手中的一本书册,上面记载了数不胜数的名山大川,功法种类,飞禽走兽,奇珍异宝,反正这里的大多数东西,我都是见过的,当然了,哥哥炼制的那些法器,我却是一个都没见过。”

    蔺玄之点点头,道:“阿痕真厉害。”

    晏天痕有些羞赧地笑了笑。

    蔺玄之心中却并非他所表现出的那般平静。

    一来,蔺湛了解的世界,要远比他想象中的大,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蔺湛从来没有刻意让他去补充有关九界的基本常识,但是,蔺玄之如今发现,蔺湛竟然像是有意识的,在给晏天痕灌输那些常识。

    蔺湛做事,虽然明面上看起来没什么章法,但实际上,他却是个心中通亮透彻,做事必然事出有因、极有深意的人。

    晏天痕和九界有关吗?

    蔺湛对于晏天痕的身份,究竟知道多少?

    上辈子,那些寻找晏天痕的人?

    “下个拍卖物,火云石!"拍卖师突然拔高的声音,道:“众所周知,火云石是制作丹炉的好材料,非但可以自身均匀受热,还强韧坚固,不易炸炉,耐高温,通气顺畅,丹师和炼器师,可是不能错过!另外,那位拍卖这块火云石的修士,还附赠了一枚据说是火云石的伴生石。”

    话音一落,便有台下的修士笑了起来,说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