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站在你这一边。”

    晏天痕满心感动,然后望着蔺玄之那张惊为天人的容颜,说:“大哥,我怎么觉得,其实你才是那个想要血洗九界,有点危险的人啊?”

    蔺玄之:"..”

    蔺玄之问道:“阿痕,你是不是屁股又痒痒了?”

    晏天痕立刻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屁股蛋,拼命摇头说道:“没有没有,我刚才脑子不清,胡言乱语,大哥干万别放在心上。”

    蔺玄之看着晏天痕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也彻底没了继续追究的心思,伸手在他的屁股蛋上捏了一把,觉得手感极好。

    “行了,穿上裤子,去洗把脸。”

    晏天痕满脸通红,刚才他大哥捏他的那一下,可是比扒了裤子被抽屁股,要羞耻多了。

    晏天痕红着脸提上裤子蹦下床,去找了个脸盆接水洗脸。

    就在这时,窗子响起了"咚咚咚”的敲击声。

    晏天痕顿时警惕起来,望着窗户。

    蔺玄之将一道魂力一弹而出,窗子打开,一个穿着一身红衣的少年便轻盈地从外面跳了进来。

    晏天痕瞪大眼睛,望着满脸笑嘻嘻的少年,说道:“蔺焰,你怎么来了?”

    蔺焰拍了拍巴掌,说:“这种事情,得问你大哥了。”

    晏天痕转脸看向蔺玄之。

    蔺玄之说道:“尸体藏在什么地方了?”

    蔺焰眨眨眼睛,说:“放到你弟弟的屋子里面了。”

    晏天痕愣了一愣。

    蔺玄之蛮有深意地看了眼蔺焰,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

    蔺焰打着哈哈解释道:“放在眼皮子下面,心里也放心嘛。”

    他心里想的是:刚才别以为小爷我没听见你把晏天痕给翻来覆去弄得呻吟哭泣不断,两个人什么关系,想都不用想,不言而喻,反正是要睡同一张床的,晏天痕那屋子,就算腾出来放尸体,也没什么的。

    晏天痕百思不得其解,看看今天才认识的蔺焰,再看看蔺玄之道:“大哥,你和蔺焰以前难不成是认识的吗?”

    “算是有过几面之缘。”蔺玄之道。

    “不不不,那可是救命之恩。"蔺焰连忙摆手,解释道:“我们家算是蔺家的旁支偏系,前些年,我爹娘无意中得到了一本玄阶极品功法,不小心被人透漏出去,所以引得不少人觊觎,我爹娘无奈,只得向族中发出了求助信,并愿意将功法交给宗族。之后,是玄之大哥的父亲,前去相助,不过那时已经晚了一步,他只来得及救下我。”

    说到这里,蔺焰脸上表情明显低落了一些,但很快收敛起来。

    “我原本想着,爹娘留下来的东西,肯定保不住了,没想到,家主却是让我把功法收好,自己偷偷修炼,对外只说已经被仇家给抢走了,他还把我带回蔺家主宗,直到我家那边已经风平浪静,我才离开。”

    蔺焰说着,满是感激地望着蔺玄之。

    蔺玄之说道:“我爹在世的时候,也曾经不止一次后悔过,他去的太晚了。”

    蔺焰却是已经看开了,摆摆手说:“生死有命,我爹娘当初也是为了保护我,才错过了逃命的机会,我只要好好活着,他们就放心了。”

    晏天痕恍然大悟,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所以,蔺焰你是来报恩的吗?”

    蔺焰摸着下巴,说:“这么说也没错,反正,我肯定是会站在玄之大哥这一边的,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咯.…哎,就是没想到,他让我干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去搬一具尸体!”

    晏天痕心虚地摸摸鼻子,说:“那个尸体是我的。”

    “知道是你的。"蔺焰说:“我也听过你的事情,明明是个废物,却如此短暂的时间之内,蹦到了炼气期五重,你要是不修魔道,就见鬼了。”

    魔功一向是前期进步飞快,越到后面,速度越是缓慢。

    晏天痕对着蔺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蔺玄之说道:“我看你那本《御尸术》里面,炼制尸体的过程需要多种材料,既然现在有钱,那就去买一些吧。”

    晏天痕点点头,深吸口气说:“好。”

    晏天痕和蔺玄之,再加上一个非要来青城的街坊上开开眼的蔺焰,三人趁着天还没黑,市还未闭,一起来到专供修道者采买的坊市中。

    蔺玄之按照晏天痕的要求,一口气买下了三百年份毒蝎尾巴、二百年份霸王毒军的根茎、三件墓葬中常年不灭已经燃烧至少千年的长明灯内的尸油,等等共计十二样物品。

    当然,这些东西分开买还好,若是合起来买,很容易引起某些人不必要的怀疑,因此,其中几样不容易搞到手的东西,蔺玄之还特意通过段宇阳搞到手。

    段宇阳只问了一句这些东西是谁用的,在蔺玄之说是晏天痕需要之后,便什么都不再多问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内,就把东西搞齐送到了蔺玄之手中。

    效率之快,让蔺焰忍不住津津咂舌。

    天色已晚,蔺玄之站在坊市口,道:“还差什么?”

    晏天痕说:“还差尸气。”

    蔺玄之道:“怎么取来?”

    晏天痕顿了一下,说:“只能从死人的身上搞到手了。”

    蔺玄之闻言,并没有表现出丝毫不适,他点点头,轻描淡写道:“那今天晚上,我们往乱葬岗走一趟吧。”

    蔺焰闻言,抽搐着眼皮子说道:“那种地方,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

    他虽然对于晏天痕要用尸体来修炼,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他对于那种弥漫着腐烂尸体味道、满是阴气的乱葬岗,可一向是敬谢不敏。

    傍晚,妖兽学院中。

    阿白和琥珀惨兮兮地给蛇妖收拾窝。

    阿白嘴巴里叼着一根柔软的羽毛,放在窝里,然后呸了一口,说:“琥珀,你说它一只蛇妖,为什么不睡树上,偏偏要睡在这么大的洞穴里面啊?”

    琥珀也吃了一嘴毛,没好气地说道:“它愿意呗,你管得着吗?”

    阿白点点头,接着说:“这只蛇,该不会是有强迫症吧?给它铺窝的羽毛,还都要纯白色的。”

    琥珀说:“我怎么会知道。”

    “琥珀,我还觉得..”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十万个为什么啊?"琥珀吼了一声。

    阿白愣了一下,顿时有些委屈地说道:“琥珀,我觉得,你最近的脾气越来越差了,尤其是对我,特别的不耐烦。”

    琥珀满心烦闷地说:“我又不是针对你。”

    “你就是针对我。"阿白难过地扁了扁嘴巴,趴在了地上。

    琥珀看着阿白有气无力一脸可怜的模样,顿时心中生出了些许愧疚之情。

    琥珀走过去,伸出一只前爪在阿白的身子上碰了一下,说:“喂,真生气啦?”

    阿白用紫色的大眼睛控诉地看了琥珀一眼,别过脑袋,朝着山壁,并不理会琥珀。

    琥珀愧疚之心更重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凶你的,我只是……只是每天都给他们铺窝,还要挨揍,饭都吃不饱,所以心情郁闷,没地方撒气,就对你撒火了。"琥珀低声下气地发出了呼噜呼噜的讨好声音,说“哥哥,不要生气嘛。”

    阿白站了起来,走到琥珀身前,用额头抵住了琥珀的额头,说:“琥珀,你要是不愿意做这些事情,我来做就好了,我只希望,你能每天都高高兴兴的。”

    琥珀垂下了脑袋,丧气十足地说:“高兴不起来,我觉得,我真的是太弱了。”

    “你的确是弱得很啊。"蛇妖扭着身体蹭了进来,凉凉地靠在山壁上,摆出一个妖娆的姿势,吐着红芯子说:“明明是个老虎,却成日像个哈巴狗一样,姑奶奶我都看不下去了。”

    琥珀立刻全身汗毛倒竖,用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充满敌意地瞪着蛇妖。

    蛇妖嗤嗤两声,嘲笑说道:“呦呦呦,还敢瞪我,给你们一顿饭的时间把我的窝收拾好了,要是我吃完饭,这里还是一团糟,那今天晚上,你们就不用吃饭了。”

    “吼一—"琥珀怒气冲冲地冲着蛇妖虎吼了一声。

    蛇妖眯了眯狭长的眸子,道:“你有什么不满?”

    琥珀怒道:“你凭什么不让我们吃饭?”

    蛇妖好整以暇,说:“就凭我比你们厉害啊,妖兽之中,强者为尊,谁管你血脉是不是厉害高贵。”

    就在这时,那只熊妖挺着个像是怀胎十月的大肚子,一摇一晃地走到了山洞门口,呵气如雷地说:“两个崽子,这边收拾好之后,立刻马上到你们熊爷爷那边去收拾。”

    阿白隐隐露出了绝望之色。

    第114章 饱受摧残

    第一天来到这里的时候,阿白和琥珀就被迫去给熊妖收拾洞穴。

    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只熊妖,身上自带浓重的体味,还是因为它不良的生活习惯所造成的必然结果,所以,当天收拾下来,阿白和琥珀被那气味给熏得第二天一整日都没吃下饭,还不停地在湖水中洗澡一一它们总觉得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那只熊妖的臭味儿!

    如今,熊妖又让它们去收拾,两只虎崽子内心,全然都是拒绝的。

    琥珀压抑着怒气,它很想说个不字,拒绝这只熊妖,奈何这妖兽学院里面,这只熊妖的等级,是最高的,已经到了幼崽期九星,只差半步,就到聚灵期了。

    熊妖吼道:“你们是哑巴了吗?”

    阿白顿时怂怂地说:“知道啦。”

    熊妖心满意足地走了。

    蛇妖嗤笑一声,道:“小崽子们,好好干活,晚餐的时间到喽。”

    蛇妖走后,琥珀黑这一张小脸,一声不吭地从洞穴外面叼着散落在地上的鸽子羽毛,朝着洞穴里面继续铺窝。

    外面,妖兽们都在进餐。

    “今天,竟然有妖喜果!"

    “真好吃,这种美味佳肴,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吃一次呢。”

    “说不定,今天阿清又遇上了什么好事吧。”

    妖兽们边陶醉地吃着妖喜果,边讨论外面的事情。

    它们当中,并非所有妖兽都是被主人送过来的,也有一些是被人类修士打伤,无处可去,

    被金曈豹和清越歌捡回来,亦或者是因为身体某些缺陷,而被主人给丢弃的。

    一只狼妖看到了皮毛油亮的琥珀和阿白,绿幽幽的眼睛里面,顿时多了几分妒意。

    它将篮子里面的两枚妖喜果,拿了出来,直接朝着琥珀丢了过去。

    “虎崽儿,这是你们狼爷爷赏你的。"狼妖昂着头颅,眯着眼睛盯着琥珀。

    琥珀被妖喜果砸了一下,它忍了忍,死死咬着两排牙齿,别开头,没有去看已经沾了泥土的妖喜果。

    其他妖兽都兀自吃着自己的晚饭,在旁边看着热闹,还有妖兽添油加醋起哄道:“人家琥珀可是灵兽,它绝对看不上这种食物。”

    “是啊,它们可是血统高贵的灵兽呢,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给别人当仆人的灵兽。”

    只喜鹊妖落在树上,叽叽喳喳地说着,语气却是实打实的嘲笑。

    “这两只,竟然会是灵兽吗?"狼妖眯着眼睛,说:“我还以为,这是两只最低级的野兽。”

    琥珀全身都被气得颤抖,从它出生的时候起,就从来没受到过这种侮辱讽刺,它心中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胸腔之中,鼓鼓囊囊的有什么在发热。

    “嗷呜!"琥珀一声怒吼,从地上弹跳而起,朝着狼妖扑了过去。

    狼妖也一跃而起,直接一巴掌把半空之中的琥珀,给拍了下去。

    琥珀砸在了地面上,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了起来,用满是警惕的眼神死死瞪着轻巧落地的狼妖。

    狼妖鄙视道:“这种程度,还敢找我麻烦,你还是回娘胎重造吧。”

    琥珀又一次冲上去,又一次被拍在地上。

    接连被拍了十多次,终于蛇妖看不下去了,说:“独眼,你何必和一个小崽子过不去,你要是把它给打坏了,以后谁给我们收拾窝啊?”

    狼妖得到了满足,于是心满意足地晃着尾巴走了。

    阿白凑过来,舔了舔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的琥珀,它心疼地低声安抚道:“琥珀乖乖别生气,这些妖兽,等我们变得厉害了,把它们一个一个揍过去,痕痕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琥珀还未开口,站在不远处的蛇妖便笑了起来,道:“你这话说的,未免太满了些,就以你们如今的等级,想来十年八年,也不可能有什么大的提升。”

    “不过,再过十年八年,它们混得肯定比现在要好。"妖猴用尾巴吊在树上,吱吱叫了几声说:“毕竟,铺窝这种事情,做上个十年半载的,它们就熟练了嘛。”

    哈哈哈!

    嘎嘎嘎!

    吱吱吱!

    各种妖兽都笑了起来,琥珀满脸都是羞辱之色,它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埋在地底下。

    它已经感受到了它和狼妖的差距,可是,它却根本提升不了。

    阿白也是一脸的无奈,它并非卡不生气不羞辱,但是它却是明知,此时它和琥珀越是表现出愤怒,越是会让这些妖兽,生出心满意足的喜悦。

    月上中天,妖兽们都回自己的窝休息了。

    阿白走到琥珀旁边站定。

    琥珀面前,就是悬崖峭壁,它凝望着深渊,面无表情。

    它们已经好几日都没吃饱饭了,今天好不容易有妖喜果,却被狼妖用那种带有挑衅和侮辱的方法,砸在了身上地上

    这段时间,它们每日清晨睁开眼睛,就要给那些妖兽收拾窝,一直持续到晚上月亮都出来的时候。

    琥珀望着月亮,过了片刻,问道:“阿白,我们真的是灵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