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基础为木火双根,我也已经检查过,他体内有可供炼丹的丹火,但捉襟见肘,没有采买炼丹材料的钱,所以难以实践,家主不妨再给阿痕一些炼药的材料怎么样?”

    五长老觉得他简直败给蔺玄之了。

    这一笔下来,蔺家几个月的收入,估计都打水漂了。

    然而,蔺玄之那句“和蔺家的所有情意,到此为止,彻彻底底结束”,着实让五长老心里面打着唐突。

    一个炼器师,一个炼丹师,这两种在整个五洲大陆上,被所有大势力争相竞逐追抢的职业者,他一个都得罪不起,更别说一次姓得罪两个了,哪怕这两个小兔崽子,是他蔺家人,吃着他蔺家的米!

    五长老又一次在心中将给他惹麻烦的蔺扬之,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在拉拢和外推之间,到底选择哪个,难道还用得着考虑吗?

    五长老扔给了蔺玄之一张宝蓝色的通宝卡,翻了个白眼说:“这里面有十万金,整个蔺家这个月的所有利润都在里面,你想买什么,自己去买吧。”

    晏天痕睁大了眼睛一一十万金?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

    第112章 别样惩罚

    蔺玄之倒是面不改色,像是在这笔巨额财产面前,根本不为所动,慢条斯理地将宝蓝通宝卡收起来,道:“既然五爷爷如此有诚意,那玄之恭敬不如从命了。”

    你他妈的……"五长老这次是真的被弄得哭笑不得爆粗口了,他无奈地说道:“你和你爹,真是一个德行,得了好处就卖乖,改口比什么都快!"

    蔺玄之蛮有深意地说道:“五爷爷大可放心,我自然会给家族带来更大的价值,不过嘛……”

    五长老的眉毛都要抽搐了,“还有什么,你一次姓说完!”

    “呵呵,五爷爷不必如此紧张,我只是想问问,我们家阿痕的补偿呢?”

    五长老几乎吐血,说:“十万金,难道还不能包含你这个宝贝弟弟的补偿吗?”

    十万金,这可是十万金啊!

    不管想买什么,绝对都已经够了!

    蔺玄之摇摇头,说道:“外面买的灵草,品相不如蔺家自己种出来的,价格也要贵上几成,不划算。”

    五长老翻了个朝天白眼,一伸手,又扔给晏天痕一张白色圆形的卡。

    五长老没好气地说:“家族内部流通卡,你应当也见过,这里面,一共有一万家族贡献点,你想要什么灵草,自己去兑换。”

    晏天痕拿着流通卡,整个人都受宠若惊,连忙说道:“谢谢五爷爷!”

    “妈的,我真不想听你们再喊我五爷爷。"五长老笑骂一声之后,望着蔺玄之,道:“有时间的话,你去家族的材料坊走一趟。”

    蔺玄之会意,点点头道:“五爷爷大可放心,近日,我一定会给家族做出些器具来的。”

    五长老见他如此上道,更是心生喜欢一-不愧是他的重孙子啊。

    ………

    晏天痕一步一磨蹭地跟着蔺玄之,时不时还抬头望望他,蔺玄之却是依然不动声色,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终于到了小院子里面,蔺玄之对着院子门口下了一道简单的禁制,转身对着眼巴巴望着他的晏天痕,道:“跟我过来。”

    晏天痕心想:终于来了。

    到了蔺玄之的屋子里,蔺玄之关上门,站在屋子中央,对晏天痕挑了挑下巴,说道:“坐吧。”

    晏天痕连忙摇头,说:“不坐不坐,站着就行。”。

    “那你就站着吧。”蔺玄之拉过一把椅子,正对着晏天痕坐了下来。

    屋子里面还散漫着法器炼制失败爆裂报废之后的焦糊味道,晏天痕朝着地上瞥了一眼,那里有着不少颜色不一的残渣,不过大多数都是黑糊糊的。

    蔺玄之最不喜欢他炼制器具的时候,被人打扰。

    他今日,算是险些给蔺玄之,惹下了滔天大祸。

    晏天痕忽然不想再逃避了。

    于是,他不等蔺玄之再次开口,便自觉地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咬着下唇说道:“大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蔺玄之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搞得愣了一下。

    但很快,蔺玄之便平静下来。

    他望着晏天痕的发顶,说:“你练了魔修的功法?”

    晏天痕点点头,说:“是。”

    蔺玄之道:“是那日那个鬼面人教给你的?”

    晏天痕说:“是。”

    蔺玄之问:“功法是什么?”

    晏天痕顿了一顿,说:“《御尸术》”

    蔺玄之静默了。

    御尸术对于他而言,其实并不算太过陌生,这其实算是正统的魔道功法,且无比高深浩瀚,自成一派体系。

    然而,上辈子晏天痕以魔入道,修炼的却并非这种功法。

    蔺玄之的沉默不语,带给晏天痕极大的无形压力。

    晏天痕忍不住抬起头,动了动身子,颇为忐忑地说道:“大哥,如果你不愿意我修炼这种功法,我把它废了就是了,大哥不要生气好不好?”

    废了?“蔺玄之气不打一处来,道:“你以为修炼是买大白菜,说不要就不要了吗?”

    晏天痕吐了吐舌头,一脸的尴尬。

    蔺玄之深吸口气,道:“那个鬼面人,之后有来找过你吗?”

    晏天痕摇摇头,说:“没有,他让我当他徒弟,但是我拒绝了,他就扔了本功法,离开了,再也没出现过。”

    蔺玄之对于那个鬼面人的来历,有几分忌惮,又有几分怀疑,他上辈子并未见过这么一号魔道人物。

    蔺玄之道:“你的功法,给我看看。”

    这种要求,按道理来讲,算是非丰常过分的,只要是晏天痕对蔺玄之有半分提防,他都绝对会对蔺玄之心生芥蒂。

    但是,晏天痕却是巴不得蔺玄之对他提出些要求来。

    晏天痕连忙从储物袋里面,将那本破烂不堪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翻阅过的《御尸术》,递给了蔺玄之。

    蔺玄之扫了他一眼,道:“起来吧,我也没说要这样惩罚你。”

    晏天痕便站了起来,还一步一磨蹭地来到蔺玄之身边。

    蔺玄之探出魂识,在那本书上扫了一遍,心中顿时惊疑不定

    “玄阶极品功法?!”魂珠在蔺玄之的识海之中叫了起来。

    “玄阶极品?"蔺玄之愣了一愣,道:“如此厉害的魔道功法,那个鬼面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整个蔺家,最高级的功法,也不过是玄阶上品,饶是这玄阶上品,也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资格来练的。”

    蔺玄之如今手中所用的那本《天方炼器诀》,也不过是一本黄阶极品功法,对于如今他而言,完全够用了。

    玄阶极品功法,整个五洲大陆,恐怕都不足二十本。

    鬼面人可谓是真大方。

    魂珠啧啧两声,说道:“鬼面人什么来头,本尊倒是不知道,不过,他身上的魔气,尤为浓厚,等级应当不低,他既然对这小子没什么恶意,又给了这么一份见面礼,修炼倒也是可以的,你别忘了,你这弟弟,可非但能够修魔道功法,还是个炼丹师的料子,有了这层掩护,倒也不怕会被发现魔修道法。”

    蔺玄之叹了口气,说:“我最担心的,并非他修了魔,被人察觉之后会发生什么,而是大哥,有什么不对吗?”晏天痕满脸不安地问道。

    蔺玄之中断了和魂珠的对话,看着晏天痕道:“你知道,我为何不让你修炼魔道功法吗?”

    晏天痕垂了垂嘴角,说道:“因为自古以来,正道和魔道都势不两立,而大哥是一位正道修士,自然也看不上魔道。

    大错特错。

    蔺玄之摇了摇头,说:“正道和魔道,从来都是人为的划分,其实能够通向大道的路,都是可以尝试的,只是魔道之所以被称为魔道,便是因为有些功法阴毒可怕,有些功法艰险苛刻罢了。”

    晏天痕不解地问道:“那大哥为什么当初那么反对啊?”

    蔺玄之接着说:“自古以来,魔修前期均是修炼速度快得惊人,但是越到后面,需要突破的限制条件就会越多,修炼的速度,普遍要比正统道法修炼者,慢上数倍。有多少魔修最终为了提升修为,血洗城池,夺人灵根修为,受人唾弃,亦或者是被天道惩罚”

    “我绝对不会成为这样的人。”晏天痕举指保证,道:“大哥,将来若是有那一天,不用大哥动手,我就自裁了算了。”

    蔺玄之看着晏天痕那张满是坚定的小脸,心怀甚慰,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道:“我当然相信阿痕是个好孩子,我只是担心,越往后修炼,阿痕遇到的禁锢和限制就会越多。我从未修过魔,也不了解其中有什么诀窍,你若是修魔,我便给不了你任何额外的指导,全凭你一个人去悟。”

    晏天痕心中的忐忑不安,慢慢消散不见,他对着蔺玄之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放心吧大哥,我觉得我应当在这方面有天赋,不怕受禁锢。”

    蔺玄之点点头,说:“既然你坚持,我也不便多说,修炼是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把握便可。”

    晏天痕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他禁不住满脸感激之色,望着蔺玄之说:“大哥,你对我真好。”

    蔺玄之笑了笑,说:“我也觉得,我最近对你有些太好了,以至于给你了错觉,让你以为你可以随随便便在这么大的事情上,自作主张了。”

    晏天痕:“…大哥,那个,我可以解释的。”

    “不必解释了。”蔺玄之朝着床上一指,道:“自觉一点,趴到床上,把裤子扒下来。”

    晏天痕:“…”

    别、别告诉他,是他想的那样!

    晏天痕抹了把脸,艰难地露出一个笑容,说:“大哥,这样不好吧?”

    “好不好,我说了算。”蔺玄之似笑非笑地看着晏天痕,说道:“或者说,阿痕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不值得被惩罚?”

    晏天痕顿时蔫吧下来,偃旗息鼓。

    他自觉地乖乖趴在蔺玄之那张柔软的大床上,掀起衣服下摆,然后把自己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蔺玄之走到晏天痕身后,看着他那肉呼呼圆滚滚的屁股蛋,拿起了一根不知何时放在屋子个角落里面的藤条,在手上拍了拍,试试软硬轻重程度,然后“啪地一下子抽在了晏天痕的屁股蛋上面。

    “啊一-!"晏天痕叫了一声,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他大哥居然一点也不手下留情,疼死了!

    蔺玄之抽人很有水准,从表面上看起来,绝对不会出血,也不会有溃烂的地方,但是挨打的人,却是真真切切感觉到疼痛。

    “才打这么一下子,你就受不了了?"蔺玄之挑了挑眉,道:“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今日,我没有跟在你后面,没有发现蔺扬之已经掌握了你炼制尸体的证据,你此时此刻,又该在什么地方。”

    啪”地一鞭子又下去了,晏天痕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晏天痕哑着嗓子喊道:“我不敢了,我不敢了!呜哇哇哇….”

    “这第二下,让你长长记姓。"蔺玄之抬起手,又打下去第三下。

    “哇啊啊”

    “第三下,为的是如此重要之事,你却擅作主张,连我都敢瞒着!"蔺玄之眯了眯眼眸,将心头往外冒着的火气收了起来。

    他看着晏夭痕抱着被子耸动肩膀哭个不停的小可怜模样,第四下却是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蔺玄之的确是被气极了。

    当他看到那地窖里面被进行初步处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要被炼制的尸体时,整个人被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他没想到,晏天痕竟然会背着他,真的做出这种事情。

    第113章 救命之恩

    蔺玄之在那个时候,突然有种自己放在心头的宝贝,已经在主动远离他的感觉。

    蔺玄之想起了上辈子,晏天痕修了魔道之后,因为修炼的法术太过阴毒骇人,因此一步错,步步错,每天夜晚,都要饱受体内魔气反噬,痛苦不堪的那段日子。

    蔺玄之大脑中一片混沌凌乱,所有无情的冷酷的记忆,瞬间全部都宛若洪荒爆发一般,冲涌上大脑,他心口猛然一阵抽疼,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晏天痕原本还在嗷嗷大叫,顺便偷偷扭脸观察蔺玄之的反应,但他却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看到了蔺玄之落泪的样子!

    晏天痕被吓得花容失色,差点儿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大哥!"晏天痕马上从床上爬了起来,手足无措的看着蔺玄之,扁着嘴巴满脸万分懊悔,抽着鼻子说:“我真的知错了,我以后无论有什么事情,都不会再瞒着大哥了,大哥要是不解再打我几下都好。”

    不关你的事。“蔺玄之抬起手,在晏天痕满是泪珠子的脸上擦了擦,道:“方才是我气极了,阿痕,不要记恨我。”

    “我怎么可能记恨大哥。"晏天痕抱着蔺玄之的脖子,趴在他的肩头,抽着鼻子说道:“我是怕大哥对我失望透顶,不要我了。”

    “我永远都不会不要你。"蔺玄之拍了拍晏天痕的后背,另一只手轻轻将眼角的一滴泪擦去。

    “哪怕我哪天成了大魔头,被万人唾弃?“晏天痕问。

    “大魔头也不见得会被万人唾弃,除非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蔺玄之捏着晏天痕的后颈,把人拉了起来,眯着眼眸看着他,说:“难不成,你还想血洗九界?”

    晏天痕赶紧摇头,说:“我就这么随口一说,你可别当真啊。”

    蔺玄之却是淡淡说道:“阿痕即便真想血洗九界,也必然是九界对不住阿痕,我依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