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了极大惊吓的表情,望着三位长老,瑟瑟发抖地说道:“我、我不知道啊,我只是听了大哥的话,把酒搬到酒窖里面,其他的,什么都没做啊!"

    三位长老相互对视了一眼,二长老开口说道:“扬之,今日是你发现的情况,你自己下地窖看看吧。”

    “是!"蔺扬之点了点头,对着蔺玄之露出了一抹志在必得的冷笑,在后者淡漠的注视下,打开地窖的门,直接跳了下去,道:“你们看这里,便是一具.尸体呢?”

    一道充满了惊异的吼叫声从地窖中传出,三位长老立刻来到地窖口,打开一颗夜明珠,照亮了整个地窖。

    只见,地窖里面摆放了不少酒坛子,除此之外,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蔺扬之大受打击,呆立在原地,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说得尸体呢?”五长老面色不悦地问道。

    “明明就在这里!"蔺扬之指着挂了件衣服的架子,面色骤变,立刻叫道:“一定是蔺玄之提前转移了地方!”

    蔺玄之也已经跳了下来,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尸体?你在我这地窖之中,竟然见到了尸体?我且问问,尸体究竟在什么地方?”

    蔺扬之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涨得满脸通红。

    没有尸体,也没有任何能证明他所说的话语,这种场面,极为尴尬可怕。

    蔺扬之一个健步上前,将那个挂在架子上的衣服掀开,又在整个地窖里面找了一遍,连一个暗格都没发现。

    他不可置信地看向站在地窖中央的蔺玄之,看到了蔺玄之对他露出的一抹微不可查的讽笑。

    蔺扬之瞬间明白了悟了什么,他猛然指着蔺玄之的脸,说:“一定是他!三位长老,他定把尸体藏在了别的地方,不信的话,便派人在这院子里面,好好找找!”

    三长老给人使了个眼色,几个下属,立刻出了地窖,在院子的其他屋子里面,翻箱倒柜。

    晏天痕站在地窖口,身上还被特质的锁仙绳给绑得结结实实。

    晏天痕垂着脑袋看着地窖,和抬头往上看过来的蔺玄之四目交接,顿时红了眼眶。

    蔺玄之对他露出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便转过了脑袋。

    是谁做的,不言而喻。

    晏天痕只想嘶声呐喊,他此时的心跳,竟然比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即将被彻底拆穿的时候跳得更快。

    他的大哥…这是他的大哥!

    他没想到,这种时候,他大哥竟然会站在他这边,帮他隐瞒,帮他做手脚!

    不消片刻,几个出去检查的侍卫,便全部回来。

    一个侍卫长在三长老耳边耳语几句,三长老面色一沉,阴着脸望着满脸期待的蔺扬之,厉声喝道:“你竟然敢诬告陷害?你是何居心?”

    蔺扬之整个人都如遭雷劈,他慌了神,连忙说道:“三长老,就算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诬告陷害啊!我若不是亲眼见到,又怎么敢让你们移驾前来?”

    蔺玄之不疾不徐说道:“扬之堂兄,捉奷要捉双,捉贼要捉赃,你空口白牙无凭无据地便说我在这地窖里面藏了个尸体,我可是不服的。”

    “你分明就是炼了魔功,在这地窖里面养尸!”蔺扬之双目猩红,恨恨说道:“否则,你和你这个邪门弟弟,修为怎么可能提升如此之快?”

    蔺玄之道:“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

    “呵,你敢不敢,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功法?"蔺扬之咄咄逼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我的功法,是由我个人机缘得到,并非来自蔺家,没有随便给人看的道理。”蔺玄之漠然说道。

    “不敢让人看,便是有问题。"蔺扬之有几分肯定,他认为蔺玄之一定是炼了魔功,才不敢拿出来,他越是隐藏遮掩,便越是可疑。”

    蔺玄之眉头微微一皱,看向五长老和二长老,只见二长老依然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而五长老,却是皱着眉头,显然也生起了怀疑之心

    蔺玄之顿时满脸失望,眼眶因愤怒而微微泛红,痛心疾首道:“我好不容易才得了机缘,始终安分守己,哪怕沦为废人,被家族抛弃之时,也从未憎恨家族半分,可是如今,你们却是硬要逼我……以我看,这里面有尸体是假,你们想要搞到我的功法,才是真的!"

    作者闲话

    晏·懵逼天痕:咦,我家阿骨去哪儿了?

    蔺腹黑·玄之:你猜?

    第111章 敲诈勒索

    五长老顿时老脸一红,觉得自己被侮辱轻视了,禁不住破口大骂:“混小子,谁惦记着你那三瓜俩枣?老子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过,会看得上这些东西?你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们了。这些功法,本就是个人所有,若是放在外面,有人想要抢夺他人功法,这可是要命的大事儿。”

    一个搞不好,两人就结了深仇大恨!

    五长老身为家主,自然是极其避讳这种事情,而且……妈的他又不是炼器师,也不是炼丹师,惦记他们有个鬼的用啊!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蔺玄之根本就没有私藏尸体,哪怕是他们心中已经有所怀疑,但在没有拿到切实证据之前,没人能下定论!

    三长老却是还在煽风点火,说:“话不能这么说,你如今的修为,一日千里,家族可是有不少人,都怀疑你炼了什么邪门歪道的魔功,你拿出秘籍,刚巧也能堵住悠悠之口,让人更加心服口服。

    “呵,说白了,还是想要功法而已。"蔺玄之失望冷笑,道:“功法也不是不能给你们,只是,这炼器功法,对蔺家恐怕并无太大作用,三位长老,难不成是真打算因为这一本功法,让玄之和蔺家的所有情意,到此为止,彻彻底底地断绝结束吗?”

    “说什么胡话!"五长老顿时心头一紧,暗骂自己一时间脑子不转弯,他连连说道:“我们绝无此意,既然玄之已经被证明是无辜清白的,那此事便到此为止,不得再提!”

    二长老也知道其中利害,笑呵呵地充当和事佬,心平气和道:“玄之啊,此事倒是我们唐突了,单凭一些人的三言两语,就怀疑到你头上,不过你也应当理解,蔺家一向是道法正统的大世家族,和魔道势不两立,乍一听有人说家族有人修魔道,我们身为长老,自然会心焦了”一蔺玄之等的便是这个台阶,他知道好歹,顺阶而下,缓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几位长老可还有其他事情?”

    五长老苦笑着说道:“没什么别的事情了。”

    蔺玄之冷冷扫了眼呆若木鸡的蔺扬之,道:“若是对我的功法有疑问,直说便是,我可以解释,但是背地里搞这种不入流的小动作,未免太过分了些。”

    蔺扬之面红耳赤,一阵青一阵白,咬着牙根道:“一定是你把尸体搬走了,你今日下午,怎么证明一直在屋子里面?”

    “你不提此事,我倒是还差点忘了。”蔺玄之悠悠然一勾唇角,道:“我一下午都在炼器,若不是被你们突然砸门而进,迫不得已中断,此时恐怕就能炼成一个上品法器。几位长老若是不信,大可差人去把残渣收起来,让懂行之人看看,这种法器,究竟要用多长时间,连续不断地炼制,才能到那种程度!"

    蔺扬之对五长老说道:“家主,我带人去检查残渣!”

    "够了!"五长老一张脸都彻底黑了下来,厉声说道:“你不搞清事实真相,就随意妄下结论险些污蔑了蔺玄之,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家主…."蔺扬之全身一僵。

    污蔑这个词,用的未免太重了些。

    从今日开始,接下来的两个月,你都别再出门了,好好去思过崖上面反思自己的行为。

    五长老一言下了定论,道:“马上去执行!”

    蔺扬之面色巨变,满心都是不服气一一他的的确确,是亲眼见到、亲手摸到了尸体!

    可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毫无证据来证明他所说是真的!

    不对,他还有一只通天鸟,这只谍者妖兽,也同样看到了晏天痕在地窖里面摆弄尸体!

    “我有通天鸟可以作证!"蔺扬之急中生智,从储物戒中释放出那只和苍蝇差不多大的通天鸟。

    通天鸟嗅过那具尸体的味道,就很容易凭借它自身的物种秉姓和天赋,将那具尸体再找寻出来。

    蔺扬之将那只通天鸟放了出去,通天鸟一飞冲天,直接朝着后山扑楞着翅膀飞了过去。

    三长老脸色骤然一变,像是一只秃鹫似的,从地窖中飞身上天,一只手捏出了一个冷峻的气刃,朝着只有点滴大小的通天鸟,便毫不留情面地杀了过去!

    嗖地一声破空之音,通天鸟竟然被气刃绞杀成了碎片!

    蔺扬之脸色刷白,血色全失,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好大的胆子!"三长老顿时冷声喝道:“你竟然敢用这种龌龊手段,对付自己家人,蔺扬之莫以为你已经被天极宗收为弟子,我蔺家就管不住你了!”

    眼看着心爱的通天鸟被杀,蔺扬之被气得全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他不明白,为何一直看蔺玄之不顺眼的三长老,竟然在这个时候,抢先第一个发难,还杀了通天鸟!

    那可是他师父送给他的谍者!

    二长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扬之,蔺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独木难成林,你的修为虽高,但是道心并不稳固,你还是回去,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吧,否则以后修炼的时候,很容易出现茬子的。”

    说完,二长老便率先离开了此处,留下脸色苍白难看的蔺扬之。

    三长老给了蔺扬之一个警告的眼神,也离开了,临走之前,他对着蔺玄之盯了好一会儿,

    留下一句“别让我抓住把柄",便一脸怒气地走了。

    至于蔺扬之,他直接被执法堂的侍卫给带走了,前去思过崖反省。

    身为家主,五长老只得一个人留下来进行扫尾工作。

    蔺玄之和五长老对视着,旁边还站着抹眼泪一副小可怜模样的晏天痕。

    蔺玄之微微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五长老一看这笑容,顿时头皮发麻,在心中苦笑一番,说道:“玄之,此次之事,算是我们对不住你。”

    蔺玄之笑了笑,不以为意地说道:“这种对不住,我倒是已经习惯了,毕竟蔺家一贯如此,若是哪天没人费尽心思找我麻烦,我反倒是不习惯了。”

    被这么不软不硬地讽刺了一通,五长老也觉得颜面无光。

    他咳嗽了一声掩饰尴尬,颇为不自在地说道:“这其实也算不得全是我们的错,毕竟,你和天痕的修为提升速度,有些快得吓人了,刚巧又有蔺扬之如此信誓旦旦地说,在这地窖里面见到尸体,所以,我们才会一时之间,忘了求证。”

    “家主不必解释什么,玄之自认倒霉就是了。"蔺玄之淡淡地说:“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为什么有人会突然说我这个挺久不用的地窖之中,有一具被炼制的尸体,又浩浩荡荡带人前来之后,却又发现,尸体凭空消失了。家主该不会真的以为,是蔺扬之在自导自演,全然编造谎言吧?”

    任凭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今天蔺扬之是被人给耍了。

    但问题是,究竟是谁耍了蔺扬之。

    说实在的,五长老之前始终以为,是蔺玄之设计了个圈套,故意引诱蔺扬之中了圈套,然后让他难堪,亦或者是蔺玄之的确在练魔道的功法,但反应迅速,和蔺扬之玩儿了一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游戏,但是蔺玄之的表现,着实不像是知情者。

    五长老顿时生出了更多的疑惑。

    皱了皱眉,五长老道:“你有什么想法,可以给我说说。”

    蔺玄之看了眼靠在他身边像是一只霜打茄子似的晏天痕,将他单手搂在了怀中,道:“家主,我和阿痕都没有见过尸体,但是蔺扬之却见到了,还一口咬定是我们的,那么我们不妨推测一下,的确有人曾经把尸体放在地窖中,也的确被蔺扬之见到了。”勾了勾唇,蔺玄之接着说道:“但是,他却提前得到了消息,知道那具尸体已经暴露,所以提前派人将尸体弄走,只等蔺扬之带着你们]到了这里之后,扑了个空。”

    “如此一来,你们一来仍然会怀疑我暗做手脚,将视线从那个暗中CAO作之人身上转移到我

    身上,二来嘛….呵呵。”

    蔺玄之轻笑一声,朝着后面的珞珈山望了过去,眯了眯眼睛道:“那具被炼制的尸体,仍然在那个人手中,安然无恙。”

    五长老的面部表情顿时一片肃然,他看起来年轻俊逸的面孔,忽然扭曲了一瞬,但很快便平息下来。

    五长老蛮有深意地看了蔺玄之一眼,道:“今日之事,都是蔺扬之栽赃陷害,至于其他,我和你都不曾多想。

    蔺玄之笑了笑,说道:“我炼器被打断,损失颇多,我这个平日里一直都很胆小、总是受欺负的弟弟,也被人押了一路,还被恐吓了,家主认为,这种情况之下,我会不多想吗?”

    五长老一个没忍住抽了抽嘴角,瞪着蔺玄之道:“你就直说吧,这次又想敲诈什么?”

    “家主,用敲诈这个词,就有点过分了。“蔺玄之云淡风轻道:“最多只不过是些许必要的补偿。”

    五长老:“……"

    蔺玄之接着道:“既然家住这么大方,让我开口,那我也就不好意思客气了,上次那张紫晶通宝卡里面,已经没钱了,我全部用来采买炼器的锻石和材料,可惜刚才一锅全毁,至于阿弟,家主今日也看到了,他的灵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