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或者是邪来评判,因为能够修这本书中所记载的功法之人,必然是有特殊体质之人。

    比如,丹火极阴极阳之人,炼器魂火俱全之人,毫无炼阵天赋之人才可使用。

    而里面记载的丹药、器具、阵法,也和正统的大相径庭,可以用奇奇怪怪来形容一能让人长出鸟翅膀的丹药、吃了之后持续百年都是孩童外形的丹药、能够捕捉灵兽的困兽夹等等。

    《偏一门》由于自身的局限姓,因此流传的广度并不够大,再加上不少正道人士对于这类非正统的功法嗤之以鼻,一向都看不上,因此,时至今日,《偏一门》除了某些大世家亦或者是大宗门能够看到存留孤本之外,市面上已经很难再看到了。

    甚至,绝大多数的修士,根本不知道这本书。

    蔺湛是个喜欢收集各种功法的人,他的这种特殊收藏癖好,让他手中有不少藏本。

    蔺玄之在很小的时候,见过这本《偏一门》,只不过他也只是随便看看,却并未想过会成为丹师之类的辅助型修士。

    即便是如今,蔺玄之也不打算修炼《偏一门》。

    当然了,他非乍常支持晏天痕能够通过这本书,悟出真正属于他的修仙大道。

    “阿痕是极阴之体,丹火也同样是极阴,《偏一门》刚巧合适。”蔺玄之欣慰极了,笑着说道:“果然,天无绝人之路,我昨天还在琢磨该怎么让阿痕打起精神来修炼,没想到阿痕自己就已经摸到了窍门。”

    晏天痕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说:“我觉得,这本功法修炼起来,提升的速度特别快,我该早早就修炼它的。”

    第90章 打个照面

    “现在也不晚。"蔺玄之说:“每个修道之人,只要有恒心,总是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大道的。”晏天痕点了点头。

    看着蔺玄之欣慰高兴的模样,晏天痕的心中止不住的发虚暗道:幸亏他从小博览群书,过目不忘,所以才从那些犄角旮旯的囤货里面,好容易找到了一本表现形式和《御尸术》非常相似的功法书。

    若是蔺玄之将来发现他练得竟然不是《偏一门》,而是《御尸术》…

    晏天痕偷偷看了蔺玄之一眼,决定不再做这种假设。

    没过多久,蔺玄之就得到了五长老的召见,五长老还特意叮嘱,要带上晏天痕一起过去。

    在前去的路上,蔺玄之和从对面而来的蔺泽之、白素素、蔺雨柔一行人,打了个照面。

    他们三人身后跟着长长一串的蔺家子弟,有说有笑,后面的那些人脸上,都带着讨好的笑容。

    蔺雨柔原本还在说笑,在她见到蔺玄之的那一刻,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以往,她一直都把蔺玄之当成自己的榜样,甚至还对蔺玄之心生爱慕,也总是对他多有奉承,只是后来蔺玄之成了废人,被送了回来,她也只不过去看过蔺玄之一次一一还是为了确定蔺玄之到底能不能恢复。

    得知了答案之后,蔺雨柔便在父母的要求之下,离蔺玄之远了很多,不想让自己这一脉,受到蔺玄之的连累。

    如今的主脉,俨然已经从蔺湛这一脉,变成了以百灵和蔺泽之为主了。

    只是,谁也没能想到,蔺玄之竟还能重新修炼,竟然还是以器入道!

    这可是一件让人绝对意向不到的意外,蔺玄之在白灵和蔺泽之独霸蔺家的路上,可谓是横插一脚。

    白素素仍是露岀了一抹不屑的表情,反正炼器师他们白家多得是,根本不稀罕什么,更何况,蔺玄之是半路出家的炼器师,比起他们白家那些从小就炼器的人而言,还差了远了。

    再加上,白家是五洲大陆唯—一个超一流的炼器世家,白素素本就有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谁让平日里,随随便便一个白家弟子走在街上,都会有人来巴结奉承呢。于是,三人之中,便只有蔺泽之主动和蔺玄之打了个招呼。

    “玄之堂弟。"蔺泽之脸上带了一抹得体的笑容,他以往并扌非丰如此,始终心高气傲,但是三长老叮嘱他要沉得下心,沉得住气,放才能来日将人狠狠踩在脚下,不给人留下把柄。

    蔺玄之随意地嗯”了一声,算是应了。

    蔺泽之的脸色一下子就显得有些难看了。

    白素素抢先表达她的不满,拦住蔺玄之的去路,蛮横地说道:“蔺玄之,我表哥给你说话呢,你这是什么态度?”

    她就是见不得任何人敢欺辱蔺泽之!

    那日在执法堂,蔺玄之三言两语便挑拔地五长老对白夫人动了手,白素素是清楚的,白夫人被动手,分明就是家主在打整个老大一脉的脸,并踩着给蔺玄之面子!

    白素素心里面快要恨死蔺玄之了!

    蔺玄之淡淡扫了她一眼,像是在看一团空气。

    “你又想如何?”蔺玄之反问道。

    白素素愤怒道:“你至少也要停下来,给我表哥面带笑容问好,这样才算是尽了礼数!"

    蔺玄之内心险些笑了出来,还停下来面带笑容问好?

    坦白讲,蔺玄之没有打算讨好任何人,哪怕是已经代替他的位置,成为蔺家小辈之中第一人的蔺泽之!

    晏天痕好笑地说道:“你说这话,也太有意思了,你一个从白家来的外人,有什么资格对我哥哥指手画脚?你见了我哥哥,什么时候都没有停下来行过礼,甚至刚才还没有礼数地对指责质问我大哥,谁给你的资格?"

    白素素立刻回击,指着晏天痕的鼻子尖,道:“你又有什么资格,竟敢来质疑我?我是炼器师,是蔺家的贵客,你非但不姓蔺,还是个丑陋的废物!"

    晏天痕不怒反笑,点点头说道:“是啊,人就是要有自知之明,你看我就算看蔺泽之不顺眼,也不会把他拦下来对他说教,你也一样,少对我大哥指手画脚的,你没这个资格,况且,你就算是个炼器师,也没什么真本事,你用了蔺家那么多资源,我可还没见过任何成品。”

    “你…”

    白素素被他说得一张小脸赤红一片,蔺雨柔皱了皱眉头,走上来说道:“晏天痕,你怎能用这种刻薄的话说女孩子?素素虽然有些地方做得不对,但她是我们家的客人,而且她年龄还小,你对她要宽容一些。”

    宽容?宽容了白素素,谁又来宽容当初的晏天痕?

    蔺玄之不禁想道,上辈子,在他得到了一枚天级丹药,恢复了丹田气海,并立刻离开了蔺家之后,晏天痕便成了蔺家人泻火的对象,他处处被刁难,时时被折辱,最终堕入魔道,心思扭曲,也绝对有这些人的极大推力。

    蔺玄之便冷冷说道:“阿痕今年十二岁,尚且不到十三岁,而白素素已经十五岁,谁大谁小,一看便知。况且阿痕是我弟弟,你们]谁又有资格,对他指手画脚?”

    蔺雨柔温婉漂亮的小脸白了一白,眼睛里面很快蓄满了泪水,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蔺玄之说完,便拉着晏天痕道:“阿痕,我们走。”

    晏天痕点点头,跟上去说道:“我才不打算和他们说太多,我们还要去见五长老呢!”

    这些话,落入三人耳中。

    三人顿时心中都不太是滋味儿。

    尤其是蔺泽之,他更是从心底就生出了对蔺玄之的一股子畏惧一一这种畏惧,来自于蔺玄之从小便始终能狠狠压他一头,让他望尘莫及的天分。

    而如今,这种天赋,似乎又回来了。

    蔺雨柔顿了一顿,道:“五长老叫他?”

    白素素眼眸中闪过一抹不甘和嫉妒,跺了跺脚道:“五长老看中他又有什么用?丹田气海破碎,无法聚集真气,要不了多久就会对他的修炼造成影响,他一样根本无法突破淬体三重!”

    白素素的话,像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让蔺雨柔和蔺泽之,同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是啊,虽然炼器师对于修士本身的丹田真气,要求不高,但绝对不代表没有任何要求!

    无论是炼丹还是炼器,都需要修土有绝对充沛的精力和体力,越是炼制等级高的器具,对身体的要求就越是严苛。

    毕竟,有些器具,在炼制的过程中,需要炼器师集中注意力炼制上百年,若是修土体内亳无真气,炼到一半很容易出现睡着了或者是精疲力竭爆体而亡的可能。

    没有丹田气海的炼器师,淬体三重便是极限,绝无可能再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不过,若是到了淬体三重,这炼器师,也已经足够厉害了,但是,这绝对不足以一个家族,都将其当成宝贝来看待

    思及此,蔺泽之脸上重新露出了踌躇满志的笑容。

    他故作大方地摆摆手道:“素素,不必和玄之堂弟计较。”

    白素素捏着拳头,满脸怒色,道:“蔺玄之倒还罢了,他毕竟是嫡脉,又觉醒了炼器师魂火,可那个晏天痕,算是个什么东西?

    蔺雨柔也皱着眉头道:“也不知道为何二伯一定要收养一无是处的晏天痕,如今玄之堂哥对他也是言听计从,像是受了蛊惑似的….

    “对对,那个晏天痕,他一定是会巫术!"白素素立刻点头。

    我倒是觉得,二叔和玄之堂弟,一定是因为可怜他才会这么做的。“蔺泽之一副已经看穿切的表情,道:“晏天痕在修炼一道上,没有任何能力,又相貌丑陋,被二叔带回来的时候也才不过几岁,身上穿的还破烂肮脏,保不准是被家人给抛弃了,二叔这个人,一向都心软,收养他也是情有可原,意料之中。”

    “表哥,你还是这么心善啊。”白素素点了点头,讥笑道:“我要是将来能生出这样的小孩,一定在他出生的时候,就把他给直接掐死,省的活在世上,也是污人眼睛。”

    蔺雨柔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议事厅之中,蔺玄之和晏天痕见到了坐在主位上的五长老。

    五长老相貌和善,尤其是当他见到蔺玄之的时候,更是脸上带了几分笑容,因此显得尤为亲切。

    “玄之,天痕,本想昨晚就把你们叫过来,只是想着一路劳顿,便推迟到了今日。"五长老笑着说。

    蔺玄之也勾了勾唇,道:“原本是并不劳顿的,只是家主派过来的几个修士,非但没有保护我们,还突然反水,所以我们就劳顿了。

    五长老心中禁不住苦笑,他怎会不知道蔺玄之在飞鸾峰时遇到的糟心事?

    但是,知道也已经晚了。

    五长老打着哈哈,说道:“这算是我的疏忽,是我之过,不过你们能安全回来,我也不至于太过自责了。

    晏天痕叹了口气,望着五长老说道:“五长老,我大哥为了活命,可是把全身的家底都掏空了呢。”

    五长老顿时抽了抽嘴角,谁说这小子傻?分明就是个人精!

    五长老摆摆手,道:“损失了多少,给我报上来,我给报销。”

    “这还差不多。"晏天痕眨眨眼睛,欣慰地说道。

    “这小子…啧啧,真是有点儿意思。”

    魂珠在蔺玄之的识海之中啧了一声,对于晏天痕,他一直都是相当感兴趣,一来是因为他的特殊体质,二来则是因为他的口无遮拦、喜欢瞎说大实话,丝毫不怕得罪人的姓子。

    蔺玄之摸了摸晏天痕的脑袋,蛮有深意地说道:“阿痕,这种事情不用你提醒,家主心里就清楚,绝对不会让我们吃亏。”

    晏天痕摇了摇头,一脸担忧地说道:“都说年龄大了,就容易得健忘症,我是担心五长老健忘症又厉害了,才提醒一下。”

    五长老的嘴巴止不住狠狠抽动了几下,咳嗽一声,不爽地说道:“你这臭小子,我什么时候有健忘症了?口无遮拦!”

    晏天痕撅了撅嘴巴,说:“之前我大哥被人扔到小破屋里面,每天吃不吃饭,穿不暖的时候,你都健忘了嘛。”

    五长老:“.......”

    这小子,居然还记仇。

    他不说这事儿,他都已经快要自行遗忘了!

    魂珠哈哈笑了起来,戏谑地说道:“小子,你这个便宜捡过来的弟弟,可真是不简单啊!而且比你自己对自己都要上心。”

    第91章 百家际会

    蔺玄之也是自豪之中带着淡淡的感动,无论什么时候,晏天痕心中想的第一个人,一定是

    他。

    五长老给晏天痕飞过去一个白眼,说道:“小家伙,你不就是惦记着我当初没给你大哥,

    打抱不平么,用得着这样埋汰老人家吗?

    家主,阿痕只是太过关心我,并非是刻意针对家主。“蔺玄之解释。

    五长老无所谓地摆了摆手,道:“本尊如果不给你些补偿,恐怕你这个弟弟,得念叨我个

    十年八年的。

    说着,五长老的手指一捏,手中便出现了一张紫色的卡片。

    他将这张卡片飞到蔺玄之的手中,老神在在地说道:“这张通宝卡之中,一共有两万金,

    这已经抵得上一个蔺家核心弟子十年的家族补贴了。

    蔺玄之笑了笑,将卡片随手递给眼巴巴看着通宝卡的晏天痕,道:“多谢家主。

    晏天痕眼睛亮亮的,笑成了月牙形状,对着五长老说道:“多谢五爷爷,其实我发张您一

    点儿都不老,还特别帅

    五长老绕是对这两个晚辈没什么脾气,现在也被晏天痕给搞的哭笑不得:“你小子,脾气

    不好的人,会被你给气死。

    所以说,五爷爷的脾气,是最好的嘛!"晏天痕毫不心虚地说。

    哎。“五长老叹了口气,心道:心满意足之后,这称呼都变了,再想想以前,晏天痕可是

    看见他,就黑着脸绕着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