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

    “好吧,他现在觉得自己担心的有点儿多。”

    解决了那几个人之后,接下来的一路上都还算顺利。

    赶着天黑之前进了青城,蔺玄之和段宇阳在段家门口便分道扬镳。

    回到蔺家,蔺玄之先是和晏天痕洗掉了一路风尘,自行弄了点儿食物,便该休息的休息,该打坐的打坐。

    当晚,晏天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他的屋子里面还窝着两只小虎崽,他有些嫉妒地看着两只没心没肺躺在给它们安置的小窝里,睡得肚皮都翻出来的小虎崽,顿时觉得人不如虎。

    那个鬼面人说的话,仍然历历在耳。

    这一路上,一直都是蔺玄之想方设法护着他,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让他先走。

    晏天痕的胸口闷得紧,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喘不过气来。

    他就是个拖后腿的坑爹货。

    可是,大哥似乎根本不想让他走魔修一道。

    晏天痕叹了口气,从床上爬起来,盘起双腿开始打坐。

    一个时辰过去了,灵气像是在他的身体之中受到了可怕的阻隔,因此根本没有任何进展。

    而晏天痕知道,他用的炼气法诀,绝对是蔺湛能给他找到的最好的法诀。

    若是换成其他水准哪怕一般的修士,也必然会有不少进展。

    “哎一-”晏天痕苦恼地叹了一口气,翻了个身,忧伤地睡着了。

    睡到一半,晏天痕隐隐约约觉得有人在摇他的身子。

    晏天痕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看到一张阴森森冷冰冰的鬼面岀现在他面前。

    晏天痕差点儿叫出来,嗖地一下子跳起来狠狠朝着那个鬼头砸了过去。

    “咚一一"地一声响,晏天痕抱着敲疼的手从床上窜了起来。

    鬼面人眼疾手快地把晏天痕的嘴巴给封住了。

    晏天痕泪眼汪汪地坐在床上含泪控诉地盯着鬼面人。

    鬼面人笑了笑,说:“小崽子,别生气嘛,我说过你是魔修天才,你如果跟着我修炼,早晚都能比你大哥更厉害。”

    晏天痕满眼都是不稀罕不羨慕不搭理你的意思。

    “啧,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鬼面人说着,把晏天痕的穴道解开,道:“你如果敢喊,我就把你那个大哥给杀了。”

    晏天痕自然是知道厉害的,能潜到他的房间里面,却不被任何人发现,自然色修为远高于其他人。

    至少,蔺玄之不是他的对手。

    晏天痕定了定神,说:“你为什么一定要我跟你修炼?"

    本尊说了,你最合适,坦白告诉你吧,本尊大限将至,只想找个继承人,能得到本尊传承,而你怡怡是合适的人选。"鬼面人望着晏天痕。

    “我不要。”晏天痕说。

    “为什么不要?“鬼面人说:“其实,魔修只不过是一种修炼法子而已,况且我教给你的方法,不到一定程度,看起来和正道修士没什么区别。”

    晏天痕摇了摇头,说:“不行,我大哥不让。”

    “你大哥你大哥,张口闭口都是那小子,那小子是你哥,而不是你爹!"鬼面人的白眼快要翻上天。

    晏天痕认真地想了想,说:“比起我爹,我更听我大哥的话。”

    鬼面人:“.…."

    晏天痕又强调了一遍:“总之,我大哥不让我做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鬼面人嗤之以鼻,说:“你大哥不让你做的事情多着呢,而且,他说的话做的决定,并不都是对的。”

    晏天痕一脸理所应当地看着鬼面人,说:“反正,我不可能不相信我大哥,偏偏相信你。”

    鬼面人:“.......”

    鬼面人似乎是真的想要一个徒弟弟,也可能是本身脾气就不错,所以他被拒绝多次,也并没有发火。

    “你真是个说不听的混球!"鬼面人恨铁不成钢地说。

    晏天痕别过脸,说:“你快走吧,我看你也不像是坏人,只是我爹说过,强扭的瓜不甜,你可以强迫我的人,却不能强迫我的心,强取豪夺是不可取的。”

    鬼面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怎么越听越觉得,他在逼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嫁给他呢?

    鬼面人翻了个白眼,说:“早晚你要求到我头上。”

    “那就等我求着你再说吧。”晏天痕说着,看鬼面人就要转身离开,想了想,叫住他说道:“对了,我觉得你挺厉害的,要不然,你开个价钱,我勉为其难给你当徒弟,你给我和我大哥,当保镖吧。”

    鬼面人顿了一顿,突然用复杂的眼神盯着晏天痕看了老久,晏天痕始终笑眯眯地顶着一张丑脸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鬼面人终于笑了起来,说:“我就知道,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个天真愚蠢的傻瓜。”

    晏天痕脸上表情一变,急切地问道:“你知道我亲生父母是谁?”

    第89章 《御尸术》

    鬼面人的话,分明就是知道。

    “知道,但还不是时候告诉你。”鬼面人说。

    晏天痕咬了咬下唇,望着他道:“那你告诉我,他们还活着吗?”

    鬼面人道:“应该是活着的。”

    应该?

    “我这么多年没见过他了,怎么会知道的清楚。”鬼面人翻了个白眼,说:“你爹娘都把你丢给其他人当儿子了,你还惦记着他们做什么?”

    晏天痕有些低落地垂着脑袋,摇摇头说:“你不懂的,我爹娘他们肯定不会因为我长得丑还是个瘸子,才把我丢掉的,我相信他们一定是有自己迫不得已的苦衷。”

    鬼面人望着晏天痕的眼眸,深邃了几分,只是掩盖在巨大的面具之下,晏天痕对此一无所察。

    鬼面人扔给了晏天痕一本书卷,道:“这是阴尸宗的玄级极品功法《御尸术》,一共分为三门九重,你没事的时候,就随便看看,反正练不练随便你,而且本尊可没工夫给你和你哥当保镖,本尊现在不爽你了,不打算收你为徒弟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晏天痕:“….”

    要不要这么任姓?

    “所以呢?”晏天痕挥了挥手中的册子问道。

    “所以,这上面写的功法,你自己领悟去吧,你能学成什么样子,全看你的天赋和领悟能力了,就算是走火入魔,本尊也一概不负责任。“鬼面人凉凉说道

    晏天痕叹了口气,说:“你这是典型的只管杀,不管埋啊。”

    鬼面人:“.......”

    晏天痕拿起那本已经很老旧的册子,放在手中看了看,说:“练了之后,我会有什么变化?”

    “外观上不会有太大变化,但你能够慢慢转化体內的玄阴之气,化为己用,而且等你练到《御尸术》的四重之后,你只要有特殊掩盖气息的功法,或者法宝,就没人能发现你是魔修了。”

    晏天痕似乎很是挣扎。

    “我不会练的,我大哥要带我去玄天宗。”

    “随你。而且不妨告诉你,也就只有这种闭塞的小世界,才会有如此严格的魔修正统之分,若你有绿分去外面的大世界,你会发现,一个宗门之中,魔修和法修,都是一样的,没有好坏之分,只有强弱之分。”

    晏天痕眼睛灼灼地看着鬼面人,说:“你说的,是真的吗?”

    骗你这个做什么。"鬼面人说:“都是追求大道,都是强者为尊,越是厉害的人,就越是明白,修什么都只是方法,最终能成为强者,能长生不死,才是最重要的。”

    晏天痕陷入沉思之中。

    坦白说,从他第一次见到这个鬼面人,并被他悉数点破了体内的问题开始,晏天痕就已经动了成为魔修的心思了。

    他不傻,反而很聪明,他当然已经深刻切身实际地感受到,他不可能在正统的道修方面,在短期之内有任何进展。

    然而蔺玄之却等不了他突破自我。

    一位炼器师,还是一位天赋近乎妖孽的炼器师,只会迅速被越来越多的强者盯上,而如今的蔺玄之,身边却并无一位他能够完全信任、且能够保护他的武修!

    晏天痕表面上嘻嘻哈哈,一脸懵懂无知无所畏惧的模样,可他又怎会真的毫不在意?恰恰相反,他太在意了!

    他甚至痛恨自己,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

    魔道……正道

    无论是什么道,只要能让他迅速变强,让他能够不成为拖累蔺玄之的累赘,哪怕是刀山火海,九重地狱,他晏天痕,也愿意亲自去淌一淌!

    但,这有一个大前提…他绝对不能让蔺玄之发现。

    “那你现在,要修炼它吗?"鬼面人问道。

    晏天痕斩钉截铁地摇头说道:“不,我不会练这门功夫的。”

    然而他的手,却死死抓住书册,一点松开的意思都没有。

    鬼面人老怀甚慰地点点头,抚掌笑道:“厉害,厉害,晏天痕,你信不信,你将来必然会是个厉害的人物?”

    晏天痕眉眼弯弯地露出了一个看起来狰狞又显得天真的笑容。

    “我信不信才不告诉你,但我知道你信了。”

    鬼面人:“…”

    鬼面人懒得和这个小兔崽子多说什么,又丢给他一本残卷,道:“这本残卷,名为《万古天魔舞》,待到你觉得修炼的契机到了,再自行感悟,这本书,万万不可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会给你带来灾难。”

    晏天痕翻开这本残卷,一眨眼的工夫,残卷便化为一道黑光,冲入了晏天痕的额心之中,浮现在他的识海里面。

    “我打不开它。”晏天痕说。

    “因为时机未到。“鬼面人笑了笑,道:“时机到了,自然就打开了,不必强求。”说完,鬼面人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晏天痕再无任何困意。

    他先是下了床,去看了看两只小虎崽的情况,当看到它们仍然在四仰八叉呼呼大睡还吐泡泡的时候,晏天痕忍不住戳了戳它们的肚子,撇撇嘴说:“没用的小东西。”

    小虎崽一睡过去就是雷打不动,晏天痕觉得他根本没法指望这两个已经往狗崽子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的虎崽子守夜了。

    揉了揉阿白和琥珀软乎乎的肚皮,晏天痕回到卧室,坐在床上,迫不及待地翻开那本黑色封皮看起来朴实无华的册子。

    乍一打开,一股子透骨的阴寒之气,便从纸页上传到手指尖,再顺着血液筋脉,朝着心脏路窜了过去。

    但这种寒冷,对于晏天痕而言,却是一种舒服的感觉。

    晏天痕的手脚从他有记忆开始,便是冰冷的,若不是因为他的心跳和脉搏,别人摸到他,说不定会以为自己摸到一具尸体。

    而晏天痕又十分畏冷,不管多热的天气,他都感觉不到暖意。

    但是现在,他仅仅是触摸到书页里面那带着道法玄学的符文笔画时,竟能感觉到令他恨不得长叹一声舒服的温暖气息。

    此时的晏天痕还不知道,越是阴邪的功法,他CAO控起来,就越是会得心应手。

    晏天痕的手指尖抚摸过那些符文,用心品读着这上面的字符,所代表的玄之又玄的意思。

    《御尸术》乃是一本阴尸宗的入门基础功法,一共分为三门九重,这三门乃是炼尸、炼蛊、御尸,九重境界是按照能够控制的尸体等级来区分的。

    分别为尸兵一一尸将一一尸鬼一一尸怪一一尸妖一一尸魔一一尸王一一尸宗一一尸皇唯有炼制的尸体、用以让尸体能够灵活动作并和御尸者建立联系的蛊虫,以及御尸者的个人修为,均达到同一水准,御尸的基本条件才算是真正达成,至于驾驭的尸体,能够到达哪种程度,这大概要看御尸者自身的等级,以及尸体的天赋,以及后天的际遇了。

    晏天痕看得津津有味儿,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大亮。

    他身体之内的真气有限,而看这种书册,是需要耗费神识和真气的,因此很快晏天痕便再也读不下去。

    然而,他体内的真气虽然消耗一空,但是他却像是突然开了窍似的,领悟到了修炼的玄机,他当即便开始打坐,掐着书册中那套基本的入门手诀念着法诀,陷入修炼状态。

    魔修和法修越是在初期,修炼时的外象便越没有太大区别,再加上他们吸收的同样都是天地之间的灵气,因此当蔺玄之感知到晏天痕在修炼的时候,他并不认为晏天痕已经修炼了魔道的法术。

    等晏天痕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了。

    蔺玄之已经做好了早膳,逐一端到桌子上,见到伸着懒腰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晏天痕,他笑道:“阿痕今日气色不错,怎么突然之间就通悟了?”

    晏天痕笑着跑到蔺玄之身边坐下,说:“突然想起来以前爹爹给我看的一本炼丹的书,我就有点感悟,想尝试一下,没想到,还真给我感悟到了一些玄妙。”

    蔺玄之微微惊讶,道:“丹师?"

    晏天痕点点头,说:“我体内,一直都有丹火,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找不到适合我的炼丹之道,而且并无感悟,所以丹火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

    蔺玄之深深望着晏天痕,道:“那你现在用的那本修炼功法,叫什么名字?”

    “《偏一门》。"晏天痕说。

    “竟然是《偏一门》!"蔺玄之显然惊讶了一下,但他想了想,点点头道:“也只能是《偏一门》这类剑走偏锋的秘籍了,我之前竟然没有想到。”

    《偏一门》是一本介于正道和魔道之间的书,这本书里面所记载不仅不光有炼丹之术,还当然,这本书主要是记载炼丹之术的,其他的只是捎带而已。

    只是,这本书是根本不能用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