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的小酒杯。

    蔺战天顿了顿脚步,道:“这枚酒杯,可是玄之自己做的?”

    晏天痕点点头,说:“是啊,昨天我大哥半夜起来炼制的,二百五十金一个,你要不要捎带一个回去?”

    蔺战天顿时错愕,走过来拿起酒杯,看了看,说道:“二百五十金,未免太贵了些吧。”

    他每个月能领取的津贴,也不过是只有一百金而已。

    晏天痕摆摆手说:“不贵不贵,这可是好东西,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蔺战天摇摇头,说:“暂时买不起。”

    他的钱,可都用到了给蔺雨涵买灵草上面了。

    虽然蔺家会给他准备好灵草,但毕竟蔺家不是慈善机构,而蔺雨涵用的灵草就是个无底洞是以根本不可能免费提供给蔺战天。

    光是能找到这些灵草,不间断供应,蔺战天就已经感激不已了。

    晏天痕点点头,说:“买不起就算了,不过你倒是挺实诚的,不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

    蔺战天抽了抽嘴角,放下这个在他看来纯属宰客的酒杯,朝着那个大敞着门的主屋走去。

    蔺玄之正在收拾锻石的渣滓,听到脚步声,他便头也不抬地说道:“坐。”

    蔺战天没有坐下,而是走到蔺玄之身边,看着他清扫飘散地到处都有的锻石残渣的动作,说道:“我已经考虑好了,我同意将妹妹的一滴心头血给你。”

    蔺玄之似乎毫不意外,将几颗细碎地镶嵌在桌子上的锻石颗粒用一个小剜子抠了出来,收在手中端着的托盘上,道:“我最近要出门一趟,等我回来,再取心头血。”

    蔺战天沉默地看着蔺玄之继续收拾残渣,道:“玄之,我相当于将我妹妹的命,交到你手上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只能保证用最大的努力去尽早修复太衍鼎,但更多的,便不能做保了。“蔺玄之抬眸,看着蔺战天说道。

    没有任何一位炼器师,敢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永远不会失败。

    诚如蔺玄之这个已经以魂体炼器近干年的老手,昨夜因为心中与郁气难解,以至于在炼器的过程中,没有充分利用锻石中的灵气,导致锻石炸裂,而炼出来的几个酒杯,虽说样子还在,勉强能用,但品质俨然已经成了中品。

    炼器过程中,什么意外状况都有可能发生,而太衍鼎的修复机会,只有一次,若是失败,最大的可能便是彻底毁了太衍鼎。

    蔺玄之并不夸大,如实坦言相告

    蔺战天深吸口气,沉重地说:“那我便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

    蔺玄之点点头,淡淡道:“听天命,尽人事。”

    蔺战天说道:“你打算外出一段时间,是要去找盛放炽阳之血的器皿吗?”

    蔺玄之道:“的确。”

    蔺战天便不再过问,转而说:“你离开之后,家中这边,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蔺玄之想了想,说:“你这么一说,的确有需要你帮我留意的一些事情。”

    “何事?"蔺战天此时巴不得能够帮上蔺玄之的忙,只有这样,他才能一方面化解自己内心的愧疚和自责,另一方面,也能让蔺玄之对蔺雨涵的事情,更为上心。

    蔺玄之低声说道:“白夫人寡居多年,将一身的精力都投入到炼器一道上,但她能在家族之中地位如此稳固,甚至掌控整个蔺家掌家之权多年,必然有人在背后为她作保。”

    蔺战天皱着眉头,说道:“我之前便已经想过这一点,而且那人恐怕是五位长老之中的一位,毕竟只有他们有资格任命掌家之权,但是,我始终想不通那人是谁。”

    蔺玄之蛮有深意地说道:“前段日子,有人曾见过白夫人和三长老一前一后地从那片荒凉的后山小树林里出来。”话说到这里,蔺玄之便收住了话头。

    第68章 阴尸出现

    蔺战天心中一惊,看着蔺玄之一双如同泓波的眸子,脱口而出道:“此话当真?”

    蔺玄之高深莫测一笑,道:“何必说谎.”

    蔺战天的一双眸子眯了起来。

    蔺玄之的言外之意,非但是在暗示三长老就是白夫人的背后之人,更是在朝着他们两人有不可告人阴私关系上面扯。

    而实际上,蔺玄之也是有些怀疑的一-以三长老的修为,但凡有人靠近山头,便能轻易察觉来人,他绝不会犯这种错误,然而蔺玄之却又信誓旦旦.

    “这一点,我会留意的。"蔺战天说话谨慎,他不敢留下太多把柄。

    蔺玄之淡淡点头,道:“管家之权,关系重大,回去告诉季伯母,此时她已经无路可退。”

    季兰君既然手中沾过管家之权,便注定成为白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白夫人生姓好妒又好斗,她丢了这么大个脸,势必会从季兰君身上找回来。

    这种道理,蔺玄之知道,蔺战天也知道。

    如此一来,若是能抓住白夫人的一个大把柄在手上,那对于季兰君将来的处境,必然是有极大的帮助。

    只不过,事关三长老,蔺战天已然认识到事态的棘手

    蔺战天神色凝重地对蔺玄之一拱手,道:“先告辞了。”

    蔺玄之拿着一盘子锻石残渣,也走出了屋门。

    蔺战天经过晏天痕身边的时候,蔺玄之叫住了他。

    蔺战天以为有什么要紧事儿,立刻转过身来。

    蔺玄之说:“那些酒杯,你要不要买几个试试?”

    蔺战天:“…”

    不,他内心是拒绝的。

    “若是让我带到集市上去卖,恐怕最低也要二十金一个。"蔺玄之接着道。

    蔺战天的视线缓缓扫过那三个杯子。

    “家里的酒杯,其实还有很多。"蔺战天委婉地拒绝。

    “十金三个,卖你了。"蔺玄之爽快道。

    蔺战天彻底无语:".......”

    “好吧,你话都说到这里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于是,蔺战天十金买了三个杯子,迅速撤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晏天痕撅着嘴巴,蛮不开心地说道:“大哥,那三个杯子明明能卖更高价格的。”

    蔺玄之淡淡一笑,说:“不差这点钱,倒不如卖给他一个人情。”

    晏天痕撇撇嘴,说:“他一看就是不识货的。”

    蔺玄之说:“他用几次,就自然识货了。”

    哪怕是中品法器,也一样有助益之处。

    十金三个的价格,也的确是半卖半送了。

    三更半夜,月黑风高。

    乱葬岗中,两个侍卫将一具面目全非乍的尸体,用稻草包着随手朝着尸骨堆里面扔了过去。

    一个侍卫说道:“今儿我也总算是见识了最折磨人的死法,没想到,玄之少爷以前看起来挺与世无争的一个人,居然还有这种心狠手辣的时候。”

    “是啊,连我这种常年在执行堂的人,都觉得看不下去了。"另一个侍卫说

    张管事挣扎了好一段时间,整整有三天三夜,直到刚才,才总算是咽了气.

    张管事死的时候,面目狰狞而痛苦,七窍流血,全身的筋脉都寸寸断裂,屎尿落了一地,根本不是凄惨能够形容得了的。

    “算了,主子们的心思,我们还是不要猜的好。”

    老老实实关上嘴巴,少说少错。

    一阵乌鸦的叫声嗄嘎响起,在乱葬岗的阴风里面,显得尤为疹人。

    侍卫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加快了脚步,道:“这地方看着就邪气,咱们还是赶紧回去.”

    两人的声音渐渐落了下来,直到完全消失。

    一个在夜色中显得无比浓重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城外十里的乱葬岗中。

    他只是伸出了右手,施出个诡异的法诀,口中也念念有词,过了片刻,他反手轻轻凭空一握,之前躺在尸骨堆里面的张管事,就像是被一条无形的线给牵住了身体,竟然身体僵硬地慢慢立了起来。

    “看你怨气冲天,也着实适合当一员尸将。"这人低声呵呵笑了片刻,又拿出了一个红色的丹瓶,倒出了一粒丹药,手指一弹,将丹药弹入了张管事张开的嘴巴里面。

    盏茶的功夫,张管事猛然睁开双眼,月光下,他的眼睛里面,从眼珠子到眼白,已经全然被血腥的色泽所完全覆盖!

    “瞞嗬嗬嗬一-"张管事发出了不似人类的声音,并举起了一双手,迈开了两条腿,朝前面僵硬地走着.

    这人发出了两声桀桀的笑声,带着几分阴森,道:“蔺玄之啊蔺玄之,你真以为,觉醒了炼器师的魂火,就能安枕无忧了吗?你且等着,我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蔺家,某间天字级别的房里

    虽然是白天,但是房间里面仍然是一片香艳,一男一女将一张床摇得像是要塌了似的。

    等各种让人听了耳红心跳的声音落下来之后,一只纤纤细手从帐子里面伸了出来,一翻手将床帐挂在了钩子上。

    赤身g_uo体的白夫人喘着娇气,一只手在身边的三长老胸前画着圈圈,道:“我听说,昨日清晨,那个小贱人去给五长老报备,这段时间要外出一个月。”

    三长老的手在白夫人身上抚摸着,说:“是啊,而且老五还派了几个筑基期的家仆贴身保护.”说到这里,他冷笑一声,说:“看来老五还真是看中这个玄孙子啊。”

    “ 谁说不是呢。"白夫人眼眸里面闪过浓浓的憎恨,道:“想我白灵,从进门之后就一直为蔺家劳心劳力,蔺家的那些法器宝器,哪样不是我做的?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那天当着那么多蔺家人的面,五长老居然为了那个才不过刚刚以器入道的蔺玄之,那样下我的面子,还折磨我整整七日,我真恨不得他去死!"

    三长老也是心疼不已,他和白夫人可是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勾搭在一起了,虽然他是个心狠手辣之人,但是对这个娇俏温柔又有能力的女人,他是真心实意地喜欢着,因此,当他亲眼见到白夫人被五长老一巴掌打得真气乱窜的时候,心中也自然是恨的。

    三长老冷冷地眯了眯眸子,说道:“你且放心,等我成功炼制出尸将,别说是五长老,就连二长老,都不在话下。”

    白夫人立刻爬坐起来,盯着三长老道:“不是说,尸将的要求极高,必须要被折磨至少三天三夜且不能有身体残缺的尸体,才能成为尸将吗?”

    三长老呵呵一笑,说:“也算是那蔺玄之自作自受,托他的福,尸将的候选者,我已经找到了。”

    白夫人睁大眼睛问道:“是谁?”

    三长老说:“还是你的那位从家中带过来的管事。”

    白夫人一愣,皱眉道:“怎么可能是张管事,按照他的修为和食用的五元米数量,他肯定最多一日一夜就死了。”

    长老露出一抹得意的笑,道:“只许蔺玄之杀人,难道就不许别人救人了吗?"

    白夫人顿了一顿,旋即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

    “ 我可是去看了张管事几次,每当他快死的时候,我就用些手段,让他能多活几个时辰,他原本只需要六个时辰就死了,我可是让他整整多活了三日。"三长老说。

    白夫人笑着在三长老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你可真是个让奴家意想不到的男人,这么说,再过不了多久,整个蔺家,都已经不在话下了?"

    “ 何止是整个蔺家,即便是整个青城,都是我囊中之物。"三长老踌躇满志地笑着。白夫人也笑了起来,道:“那奴家可就等着,你取代了段家的长老之后,成为我们青城的城主喽!"

    三长老捏了捏白夫人嫩的能掐出水来的脸蛋,说:“放心,炼制那只尸将,顺利的话,三个月左右便能初步看到成效,半年便能有所小成,一年大成,三年就可彻底成为真正的人间杀器,我们至多需要等三年而已,时间不长了,只不过,炼制尸将,还需要夫人的帮助。”

    “这是自然的,我和你同为一体,我自然是要尽全力帮着你的。”

    “先灭了老二和老五,再想方设法除掉一年也回不了家几次的老四,这蔺家,就是我的了。"三长老露出了志在必得阴险笑容。

    白夫人皱眉道:“你别忘了,还有大长老。”

    “他就更不必担心了。"三长老勾了勾唇,蛮有深意地笑了。

    “此话怎讲?”

    “大长老一向最喜欢的两人,便是蔺湛和蔺玄之,可他们接连出事,大长老却仍然闭关不出,这可绝对不正常。”三长老道:“从大长老闭关,到现在已经将近十年,起初还有点动静,这几年,可是一点动静都没了。族中发声那么大的事情,都没动静,恐怕如今大长老已经不在人世了。”

    白夫人心中一片骇然,美目圆瞪道:“大长老,不在了?那蔺家…蔺家岂不是要大乱?”

    “蔺家该如何,便要继续如何,这个消息,总归是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外人知道的。"三长老嗤笑一声,道:“恐怕老五是知道实情的,只是他一句话都不说,但他舍弃闭关时间竟出来主持蔺家大局,就已经说明,他生怕蔺家这个时候,内部打乱,无人能压抑住。

    白夫人点点头,心脏还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大长老是蔺家唯—一位玄级修士,算是镇宅之人,蔺家若是少了他坐镇,恐怕很快,就要连三流世家都轮不上了,哪怕是被仇家趁机灭族,也不是不可能的。

    此事的确事关重大,说出去就是祸害。

    但这个事情,却又不是白夫人能考虑的.

    白夫人定了定神,又想到了安全问题,便说道:“敬哥,张管事的尸体,你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