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一点也不健康,非但相貌吓人,还是个瘸腿的残废,所有人包括蔺战天在内,都以为蔺玄之会将这位被他父亲带回家收养的弟弟,当成耻辱来看待。

    然而…蔺战天发现,他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蔺玄之。

    蔺战天仔细看着晏天痕的脸,他突然觉得,晏天痕脸上的黑红色裂纹,看上去绝对不像是天生的,而更像是爬满了丹毒亦或者是埋在体内的阵法。

    “那你要雨涵的一滴心头血,是因为什么?"蔺战天不由得问道。

    蔺玄之微微一笑,讳莫如深道:“不是说了,你我都是为了想要守护之人。”

    果然如此!

    蔺战天心中惊骇又唏噓,没想到,兜兜转转,蔺玄之竟真的是为了他这位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

    不过,这倒是让蔺战天,对蔺玄之的看法,更上了一层,多了几分敬佩和惺惺相惜。

    “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的。"蔺战天拱了拱手,道:“三日之内,我必会给你结果,告辞!”

    看着蔺战天离去的背影,晏天痕满脸不开心地说道:“就这样放他走了?大哥,他可是差点儿害死你啊,如果你不是刚巧觉醒了炼器师的炼器魂火,又没了证据证明是那个恶奴欺主在先,大哥你肯定不会被白夫人轻易放过的!”

    晏天痕心里面透彻得很,所以他如今对蔺战天一点好感也没有了。

    蔺玄之看他气冲冲的模样,禁不住想要把人拉过来亲一亲。

    不过,蔺玄之只是想想,却并没有实践。

    “阿痕,蔺家需要我,我又何尝不需要蔺家。"蔺玄之叹道:“这世上,没有一个强者是绝对孤零零一个人孤军奋战的,蔺家子弟有成干上万,很多时候,我们不可能所有事情都亲力亲为,血缘关系虽然有时候靠不住,但毕竟比毫无瓜葛之人要可靠得多。蔺家在将来会是我们的后盾,而我们想要真正在蔺家立足,哪怕有朝一日我又成了个废人也不会受人欺负,那就必须有真正可靠的朋友。”

    晏天痕转了转眼睛,低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抬头望着蔺玄之道:“所以说,蔺战天就是你看中的队友吗?可是他出卖了你,这也是事实啊。”

    “为兄知道。"蔺玄之轻言缓语,解释道:“但也算事出有因了。他将他妹妹视为心头肉,而白夫人掌握着他妹妺救命丹药的必备的几样灵草,白夫人以断了这灵草的供应相逼,让他交出留音镜来,他若不这么做,恐怕他妹妹如今已经不在这世上了。我便想,若今日我和他的位置互换,阿痕被人用姓命威胁,我也一定会做出和蔺战天一样的决定。”

    晏天痕一听,喜上眉梢,连眉毛都弯了几分,笑着说:“那大哥的意思是,我对你来说,就像蔺战天对他妺妹一样重要啦?”

    “这是自然,阿痕是我最大的宝贝,我可以没有其他的所有,但我可不能没有阿痕。"蔺玄之的甜言蜜语,随口说出。

    晏天痕笑的有点傻。

    蔺玄之在他鼻尖儿上点了一下,也笑着说道:“还有一点,便是蔺战天明明是事出有因,但他来向我请罪的时候,丝毫没有解释这些为自己开脱的意思,这便说明,他的确是真心实意为自己所作所为而感到愧疚懊悔。”

    晏天痕恍然大悟,点了点头,道:“大哥说的是啊,如果不是大哥提起他妹妹,我都不知道这些事情呢。”

    其实更多的理由,蔺玄之并未告诉晏天痕。

    比如,他不追究蔺战天的这次责任,也并非丰完全因为他宽厚大度,不过是因为他需要蔺战天对他的感激和服从。

    他若想要掌控一整个蔺家,势必要有能信得过的自己人,而蔺战天既有实力又有脑子,再加上他难得可贵的忠心,就是自己人的最佳选择。

    更何况,蔺战天的母亲季兰君,可是一位极为厉害的炼丹师…

    独木难成林,蔺玄之上辈子就善于挖掘利用身边人的优势,来达成想要的目标。

    这辈子,他更是会将这点擅长,发挥到极致。

    收起思绪,蔺玄之对晏天痕道:“阿痕,我要外出几日,寻一些材料,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和大哥一起出门当然好啊!"晏天痕眼睛一亮,眨了眨问道:“不过,大哥这次是要去找什么特殊材料?难道是蔺家都没有的吗?”

    蔺玄之回答:“我要炼制一个能够装盛那滴炽阳之血的器皿,这种器皿,必要的一样材料,便是干年寒蚕冰魄,这样东西,整个东洲大陆大概只有玄天宗才有。”

    而且,数量稀少,很难搞到手。

    炽阳之血按道理来说,能够灼烧一切,所以寻常的器皿,是绝对无法盛装的,必然要特殊的材质,和特殊的材料。

    干年寒蚕冰魄诞生于北匕洲极寒之地,只有那边遗族才会有培育和保存的方法,而蔺玄之刚巧有一位同门,来自极寒之地的上古遗族,刚巧蔺玄之见过他手中有干年寒蚕冰魄。

    蔺玄之如今要做的,便是想方设法从他手中搞到那枚珍贵的干年寒蚕冰魄。

    否则,即便是得到了那滴炽阳之血,也是无济于事。

    晏天痕却是有些不解,道:“可是大哥怎么就能确定,蔺战天会同意将他妹妹的心头血给大哥呢?”

    蔺玄之看着他,淡淡一笑,道:‘因为他妹妹一定会这么选择,对于一个从出生以来,都没有在阳光下生活,“终年缠绵病榻的人而言,哪怕是有一丝的希望,她都敢拿生命来赌。”

    大哥说的对。″晏天痕点了点头,心有余悸地说:“蔺雨涵真的是太可怜了,如果换成是我,我肯定早就觉得活不下去了,会被憋死的。”

    蔺玄之望着晏天痕那张爬满了法印的小脸,心里不觉得想道:若非有大能者用了法子,压制住了晏天痕的冥阴之体,恐怕晏天痕到现在都不可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大概……他会过得比蔺雨涵更加凄惨,

    蔺玄之每每想到这里,就会无比感激那位大能者,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见到大能者,并报答他的无私和恩情。

    蔺玄之笑着摸了摸晏天痕的脑袋,道:“既然如此,那等我们得到蔺战天的明确答复之后,就直接启程。

    晏天痕用力点头,说:“太棒了!”

    住在了以前的大房子里面,晏天痕欣喜之余,还有些不爽,因为大房子的房间多,两只小虎崽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窝,根本不会在晏天痕的床上随便乱尿了。

    晏天痕再也没有和蔺玄之一起睡觉的正当理由。

    晚上睡觉之前,晏天痕站在自己的床前,盯着铺得整整齐齐的床,一脸的纠结和苦恼。去还是不去?

    如果去的话,他大哥会不会觉得他很奇怪啊?

    就在晏天痕纠结了半天,终于决定躺下来睡觉的时候,蔺玄之敲了敲门,从外面推门而进蔺玄之已经换下了外衣,身上穿着件白色锦织的亵衣,一头墨色的长发,也已经放了下来,散散地披在身后,显然是已经打算入睡了。

    第67章 战天决定

    “大哥,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有什么要紧事情吗?”晏天痕意外了几分,马上问道。

    蔺玄之故意沉着脸,说道:“当然是有要紧事情。”

    怎么了?又有人找大哥麻烦吗?"”晏天痕想到的一个要紧的事情,便是这个了。大概对他而言,最要紧的事情,都和蔺玄之有关。

    蔺玄之讳莫如深地说道:“没有人来找我麻烦,只不过我准备就寝的时候突然发现,我身边的小暖炉没有了。”

    晏天痕愣了一愣,当即明白了蔺玄之的言外之意,顿时手足无措地说道:“大哥,我之前和你睡在一起,是因为那两只不听话的小虎崽子不知怎么,每天在我床上撒上一泡虎尿,小院子又没其他住的房间,我才迫不得已去叨扰大哥,如今换了这个大院子,阿白和琥珀也都乖巧了,我就不便去和大哥挤在一起了吧。”

    况且,他每天早晨起来的时候,都发现自己手脚不老实地缠着蔺玄之的身体,这让他很是羞赧。

    蔺玄之闻言,望着晏天痕片刻,蛮有深意地说道:“阿痕,有时候我真搞不明白,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晏天痕脱口而出:“我当然不傻,爹爹都说我是个聪明的孩子。”

    蔺玄之笑了笑,道:“看来是真傻了。”

    晏天痕有些气恼,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蔺玄之如此形容他。

    不过,肯定是自己有哪里做得不对。

    “既然阿痕这么想,那今晚你便在这里休寝吧。"蔺玄之说完,没有多留一个字,转身便扬长而去。

    晏天痕皱着小脸想了一会儿,突然恍然大悟:刚才蔺玄之说了身边小暖炉没有了,该不会是在说他吧?

    那这么说来,蔺玄之也是想让他去给他暖床吗?

    可是…他明明身体总是发寒,相比较之下,蔺玄之更像是个暖炉啊!

    晏天痕想要去找蔺玄之问个究竟,但思来想去,觉得蔺玄之已经让他在这里睡了,他也不好意思再去和蔺玄之挤在一起。

    算了,他还是先老老实实在自己的屋子里面睡一觉吧。

    晏天痕的睡眠质量一向不错,他的脑袋刚一沾到枕头,就陷入了黑田梦里面,什么蔺玄之小暖炉的,全都抛在了脑后。

    说到底,晏天痕虽然心中一直崇拜、尊重蔺玄之,但毕竟蔺玄之受伤之前,他们一个在蔺家、一个在玄天宗,从来没有在一起生活过,在蔺玄之回家之后,又动辄对晏天痕甩冷脸。

    即便这段时间蔺玄之的态度有了翻转式的改变,可仍然不足以消除晏天痕对他根深蒂固的距离感和小心谨慎。

    这也算是蔺玄之作死。

    而现在,蔺玄之盘腿坐在床上,望着黑乎乎的门口,心里想着的便是这些。

    蔺玄之止不住在心头叹了口气。

    想要获得晏天痕全心全意的信任,恐怕还任重而道远啊

    三更半夜,某个院子里的一件屋子里面,散发出微弱的淡黄色光芒。

    这间屋子里面的照明工具,不是烛也不是夜明珠,而是一种能够靠吸收热量散发光芒的萤火虫。

    这种萤火虫,从出生起,便生长在墓地之中,哪怕会发光,也是绝对的阴寒之物。

    蔺战天拉着蔺雨涵的手,低声说道:“雨涵,夜已经深了,该睡觉了。”

    蔺雨涵已经全是烧伤、遍布疤痕的脸上,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哥哥,我很多时候都会在想,我这么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蔺战天面色一僵,柔声说道:“雨涵,别胡思乱想。”

    “我没有胡思乱想。"蔺雨涵艰难地说道:“我今日,听到爹和娘亲,在外面因为我的事情在吵架。"

    蔺战天愣了一愣,说道:“他们吵了什么?”

    蔺雨涵望着蔺战天道:“大哥,你和娘亲是不是为了我,做了不好的事情?”

    蔺战天皱着眉头,说:“谁说的?”

    “爹爹凶了娘亲,他说我们家没有这种背信弃义之人,哪怕是为了保我的命,也不能干这种落井下石惹人耻笑的勾当,他还说,做人要有风骨,哪怕没了姓命,也不能没有尊严。”

    蔺雨涵眼睛泪汪汪的,说:“哥哥,我从出生以来,爹和娘亲为了我的事情,都不知道有过多少次分歧,吵了多少次架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你们就别管我了。”

    “胡说什么。”蔺战天看着蔺雨涵想哭却流不岀眼泪的模样,心中像是被一万股真气同时刺穿似的疼痛不已,他咬紧牙根,道:“雨涵,如果现在,哥哥取你一滴心头血,但三年之内,你却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或者会死亡,你愿意吗?”

    蔺雨涵苍白无力地笑了笑,说:“当然愿意啊,只要有一线能正常生活的希望,我就不会放弃,但这样生不如死地或者,还不如死了算了。”

    若不是因为她出生在蔺家,若不是因为她父亲是执法堂堂主,她母亲的娘家后台强硬,本身也是一位厉害的炼丹师,那么,蔺雨涵想,恐怕刚出生的时候,她就已经被炽阳之火燃烧成了一团连魂魄都没有的灰烬了吧?

    活这么多年,蔺雨涵已经觉得足够了。

    她过够了这样的日子,也烦透了对家人的拖累。

    “哪怕,你失去一滴心头血,体内的阳气对你的折磨会更甚?"蔺战天哑着嗓子问道。

    蔺雨涵的眼睛忽然睁大,她紧紧握住了蔺战天的手,呼吸急促地说道:“哥,你是不是真的有办法了?”

    蔺战天点点头,道:“你的玄之堂兄,大概有这个可能。

    蔺雨涵立刻说道:“我要这么做!哥哥,且不说这是一次机会,光是你和娘亲对不住他的事情,就足以让我白白给他一滴心头血来弥补了!"

    “我担心你…”

    “不用担心我,我扛得住的!"蔺雨涵急切地说着,生怕蔺战天不答应,“我不怕疼,也不怕被灼伤,哪怕是最后我还是死了,我也认了!哥哥,你就让我赌一把吧!"

    蔺战夭望着满眼都是渴望的蔺雨涵,最终还是强忍住锥心之痛,咬着牙根点了点头,道“好,我明日就去找蔺玄之。”

    蔺雨涵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第二日一大早,蔺战天便登门拜访。

    晏天痕正坐在院子的小石桌旁边,呼噜呼噜地往嘴里塞蔺玄之亲手做的饭菜,见到蔺战天便朝他挥了挥爪子,说:“大哥在屋子里面等你,你直接进去就行了。”

    蔺战天点点头,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经过晏天痕身边的时候,蔺战天的视线扫过了那只放在桌子上的那几只摆放整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