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朝他脑袋上扔过去,就像之前大哥砸死那个口无遮拦不知死活看门人时候一样,千万别手软。”

    晏天痕拿过小锤子,眨眨眼睛,脸上露出了笑容,笑嘻嘻地说道:“好啊大哥,我看张管事就挺不顺眼的,明明自己是条走狗,还非得学着说人话,但我听着,他还是在犬吠嘛。”

    蔺玄之挑挑眉,想不到,他家软绵绵乖巧巧的阿痕,竟然还是个伶牙俐齿的小刺猬。

    不过,他正是喜欢阿痕这样。

    蔺玄之越发觉得上辈子让阿痕说不出话来的那两个贱人无比可恨了。

    蔺玄之悠然一笑,道:“那就砸死他,出了什么事,大哥替你担着。”

    张管事在见到裂地锤的时候,一张老脸已经吓得苍白,双腿都在发抖,在听到蔺玄之之后的话时,整个人都恨不得一翻白眼晕死过去,显然他没想到蔺玄之手中还有这样的宝物。

    虽说他是白夫人带过来的人,他若是死了,白夫人必然会追究蔺玄之的责任,但那有什么用?

    强者为尊,张管事当即就眼珠子一转,闭上嘴巴开始装死。

    蔺玄之见状,冷冷一勾唇,暂时不与此人计较。

    他对晏天痕叮嘱了几句,态度坚决地禁止他跟着自己进去,还招来了两只白虎一左一右地陪着他,这才整了整衣服,闲庭信步般地朝执法堂里面走去。

    执法堂从大门口到殿堂尽头足足有二百丈远,朝上望不到头,俨然是施了法,有了压制境界的阵,这是为了防止有人反抗或者劫狱。

    执法堂森寒阴郁,两侧具是高大粗壮的警示柱,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纹雕刻着蔺家的家规族规,并记载着历代蔺家触犯这些规矩的子弟们所遭受的刑罚,以示警告。

    执法堂中有不少人,其中大部分是堂中的侍卫,其余的有来看热闹的,也有几位家中长辈。

    执法堂中有几人一看到蔺玄之,便开始嚎啕大哭——

    “就是他这个天杀的刽子手,杀了我丈夫,我丈夫从小就给蔺家当仆人,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一直没出过差错,他居然就这么杀了我丈夫,呜呜呜呜……”

    “爹爹,哇啊啊啊爹爹死了,我和阿妹活不了了!”

    “我可怜的儿子啊,原本以为你来这修仙世家,是得了大机缘,没想到你居然被害死在这里,连你老娘活的岁数都不如啊!”

    第56章 捧高踩低

    旁边站着的蔺家弟子,也禁不住纷纷窃窃私语。

    蔺雨柔叹了口气,说:“这可怜啊,这一家子,也就出了一个有点道缘之人,全家上下老老少少的都靠他吃饭,这一下可好,全家的生机差不多都要断了。”

    旁边的蔺泽之看着下面那哭成一团的人,再看看那正在朝这边走过来的蔺玄之,心中一片畅快。

    嘴上说道:“是啊,真是可怜,虽然我们是修仙武者,但是我们更是要心怀慈悲,善待凡人,遵从人间律法。”

    白素素点点头,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蔺泽之,满是痴迷地说道:“表哥,你说的真是太对了,像你这般极有天赋又努力,还心怀慈悲之人,真是世间少有了。”

    蔺泽之谦逊一笑,说道:“不敢当,我只是和大多数修士一样,只是不喜持强临弱罢了,这当是我辈修道之人所恪守的基本底线。”

    白素素对蔺泽之更加肃然起敬,眼里面的粉色泡泡都要溢出来了。

    站在周围的蔺家子弟,纷纷对蔺泽之投来敬佩的目光,恭维道:“还是泽之堂兄有大胸怀,当为我辈楷模。”

    蔺泽之心中高兴,表面却不断推脱:“哪里哪里,比起玄之堂弟,我还差的远了。”

    “噗嗤——”

    “泽之堂兄是在说笑吗?当年的见而忘仙的玉华容,早就已经成了个徒有其表的空壳子了好么?”

    华容便是蔺玄之的字,当初蔺玄之风头最盛的时候,被外界称为华容剑仙,只因他的武器虽是从北境之北极寒冰域的冷湖之中炼成的一把剑,但他本人,却是和这柄冷锋,截然相反。

    那把剑的名字为止戈,一旦现世,便会寒冰万里,大雪肃杀。

    而蔺玄之轻易不会抽出止戈剑,哪怕是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之时,他也只用包裹着止戈剑的剑鞘对战。

    正因他为人温润如玉,颇有君子之风,因此世人赠他“玉公子”的雅称,加之其字为华容,蔺玄之又有一个比他原本姓名更广为流传的别称,便是玉华容。

    见而忘仙玉华容,当初不知吸引了多少善男信女的追随,曾有大能者断言,玉华容乃是整个五洲大陆修仙界的天启之星,也同样是与他同时代之人的悲哀。

    有了玉华容,哪怕他人的光彩再亮,也无人能够记住。

    然而过钢易折,如今这世界上,哪里还有玉华容?有的只是一个唯有风姿和容颜尚在,却没有其他任何令人痴狂之处的废人蔺玄之。

    蔺泽之闻言,皱起了眉头,略带严肃地训斥道:“你这话说的太没道理,玄之堂弟如今虽然已经成了个废人,但是他曾对我们蔺家有过贡献,外人可说这种话,你身为蔺家人,决计不能这么随口编排。”

    之前捧高踩低的蔺家弟子,立刻一脸羞愧地认错,并感慨说道:“泽之堂兄的胸怀,真是令我自愧不如。”

    “是啊。”另一人点点头,说:“想当初蔺玄之那般高调,打压同辈子弟,还屡次抢夺泽之堂兄的资源,可泽之堂兄也不做任何计较,这要换成是我,我可做不到一笑了之。”

    “那当然了。”白素素仰着脸,侨声笑着,极为自豪地说:“我泽之表哥哪儿会和那种废物一般见识?”

    “表妹。”蔺泽之皱眉。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难道你不说他是废物,他就不是废物了?明眼人都看着呢,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真以为自己已经成仙了啊?”

    白素素一向厌恶蔺玄之,不光是因为他总是处处都打压蔺泽之一头,还长得男女通吃,只要他在的场合,所有人的眼睛都得被他吸引过去,这让白素素嫉妒地心脏都快炸了。

    “你啊。”蔺泽之故作无奈,宠溺地看着白素素,摇了摇头。

    第57章 你可知罪?

    几位蔺家的长辈,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纷纷对蔺泽之的表现赞赏不已。

    坐在五张主位之上的白夫人,宛若冰霜的面容也多了几分的暖意。

    白夫人左侧,是蔺家掌权人之一蔺如海,蔺湛的四弟。

    蔺如海也对着白夫人轻轻一点头,说道:“大嫂好福气,泽之有如此胸怀,又是蔺家这一辈最出彩的修士,将来必然会是蔺家的下一代少主掌门人。”

    白夫人挺直了胸脯,看了眼坐在她对面的三长老,清冷的嗓音不悲不喜道:“哪里的话,阿泽虽然天赋卓绝,但若是和当年的玄之相比,可还差得远了。”

    蔺如海看了眼正朝着这边走来的蔺玄之,露出了一抹不悦,道:“这小子,越来越不上台面了,前些日子混迹在那种三教九流的武道场里面,还屡战屡败,不知道败了多少钱,给我们蔺家丢了多大的人,他就算曾经再怎么厉害,如今也只是个弃子废物了。”

    白夫人摇了摇头,冷冷一勾唇,说:“这可不见得,二弟留给他儿子的法宝可是数不胜数,谁知道他有着法宝丹药傍身,会闹出怎样的幺蛾子,今日他用裂地锤杀了一个守门人,明日他就敢杀其他宗族子弟,也不过是因为那些人说了句实话罢了。”

    蔺如海一听这话,便心知肚明,他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心头有了计较。

    坐在主位置上的是蔺家的真正的家主、如今的五长老蔺润如。

    蔺润如算起来应当是蔺玄之爹亲的爷爷,也就是太爷爷,他虽然一直都是蔺家家主,但是一向不太管事,成日沉浸在修仙之中不可自拔,轻易不会出关。

    然而自打一年多前,蔺家管事的家主蔺湛出了意外,蔺玄之又成了废人,蔺家内部的各有心思的人都蠢蠢欲动,眼看人心不稳,蔺润如迫不得已,只得提前出关回来主事。

    这一年的时间观察下来,蔺润如却是看谁都不顺眼,总觉得每一个人能担当起肩负整个蔺家的重任,便也暂时放缓了闭关的事情,主持大局,并挑选蔺家下一任家主。

    蔺润如闭着眼眸,一动不动,像是已经入定,周围的人也没有一个敢打扰他的。

    蔺玄之在议论纷纷之中,走到了五个高高在上的大座椅的下方,站定之后,他对着蔺家五长老蔺润如行了个礼,便直起腰背,道:“蔺玄之见过家主,五长老。”

    议论纷纷的嘈杂声音落了下来。

    趴在地上的一个女子,见到蔺玄之,立刻扑了过来,想要去抓蔺玄之的脸,而蔺玄之却只是轻轻一挥衣袖,那个女人就又摔了回去。

    “哎呦呦……杀人啦杀人啦!他这个魔鬼,杀了我的丈夫还不行,还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这是杀人灭口啊!”王五的媳妇儿立刻趴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好不凄惨。

    她这一哭,跟着她过来的一大家子男女老少也都开始哭,呜呜咽咽的哭声在整个执法堂里面回荡,还带着回声的效果。

    蔺润如睁开了眼睛,道:“蔺玄之,你可知罪?”

    蔺玄之道:“华容不知何罪之有。”

    蔺润如说:“今日清晨,这一家子来到我蔺家门口,击鼓鸣冤,说是你因为区区几句口角之争,就用法器击杀了王五,可有此事?”

    蔺玄之身姿玉立,如松如柏,声音清淡,不疾不徐道:“我前些日子的确杀了一个人,若那人不巧名叫王五,那我自是承认的,但口角之争并不存在。”

    “不存在?”蔺润如说。

    “没错,只是那个人单方面对我和我阿弟出言侮辱,我并未回他哪怕一个字。”

    站在蔺润如身边的小童差点儿没忍住抽搐嘴角,蔺玄之这话的意思是,他没有那么不入流地和王五对骂?

    第58章 警示共鸣

    蔺润如却觉得有点儿意思,端详着蔺玄之那张脸,道:“若是没有口角之争,单凭对方几个字,就能把你激怒,进而杀人,你的道心未免太不稳定了。”

    “的确。”蔺玄之坦然承认,道:“家主慧眼如炬,玄之道心不稳,自然逃不过家主的眼睛。可那人明知玄之自从受了伤之后心情郁郁不快,道心不稳,精神不振,还偏偏要故意出言挑衅,甚至侮辱家弟,这岂不是自找苦吃?”

    “你胡说!”王五的媳妇儿立刻伸手指着蔺玄之,尖声说道:“我家相公不过是见到一辆马车停在门口,让马车往侧门去,你就直接杀了他,他根本没有说什么侮辱你的话!”

    “是,我儿子对蔺家的各位道爷一向尊重,在我们乡里乡亲面前也都没说过半句坏话,你说这种话,是要讲求证据的!”王五的老娘也立刻接了上来。

    证据?

    蔺玄之想到了那一面已经交给蔺战天的镜子,他抬头朝着上面的主座望去,只见白夫人那张颇有艳色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志在必得尽在掌握的笑容,再看立在旁边的蔺战天,却是闪躲着目光,不敢和他对视,蔺玄之便知道那记录了当时情况的留音镜,恐怕已经被人毁了。

    证据是没有了,不过,蔺玄之倒是仍然不见慌张。

    “那以你们看,我若是拿不出证据,又该如何处罚我?”蔺玄之勾了勾唇,冷笑问道。

    五长老看了看旁边的几人,道:“依你们看,是要如何处置?”

    白夫人站了起来,对五长老说道:“家主,王五是由奴家选入蔺家当守门侍卫的,如今却因玄之的一时之怒而丧命,以奴家看,不如就将玄之交给奴家,好好调理一番,也免得有人说我们蔺家子弟不懂规矩。”

    三长老眯了眯狭长的眼睛,说道:“我倒是觉得,蔺玄之有辱我蔺家门风,按照规矩,应当直接打入冰狱之中,让他在里面面壁反思十年八年的,再放出来。”

    “这也应该。”蔺如海也点点头,说道:“我听说,蔺玄之侄儿这段时间,在霸天武道场上被人打得落花流水,闹得人尽皆知,还往里面扔了足足一万金有余,这也未免有些过分了。”

    坐在最右边那张座位上面的执法堂堂主,蔺战天的父亲蔺不败,也凝眉说道:“我的确听说了蔺玄之在外的骂名,的确疏于管教了。”

    白夫人叹了口气,一脸痛心疾首,道:“自从二弟凄惨死去,就没人再管教玄之了,玄之又没有母亲,年龄还小,又成了废人受了打击,自然会走上歧路,我身为他的大伯母,自然有责任来管教他、照顾他。”

    蔺玄之听的几欲作呕,他上辈子也以为白夫人对他还算不错,然而事实上,白夫人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蛇蝎女人!

    管教?照顾?呵,恐怕要不了几天,他就会伤势加重,不治身亡吧!

    “你们说的也有道理。”蔺润如点点头,看着蔺玄之说:“关上门,任凭你们如何胡闹,都不成问题,可是你在外面丢尽我蔺家的脸,败坏我蔺家的名声,这可就不好了。”

    蔺玄之垂眸说道:“是玄之一时糊涂,玄之知错,霸天武道场那种地方,玄之再也不会去了。”

    他认错,是真心实意的,他简直是猪油蒙了心,才会去那种地方找存在感,又被人狠狠羞辱!

    三长老在心中冷笑,凉凉说道:“既然认错,那你还是先把蔺湛留下来的那些傍身之物交给家族管理,诚信悔过,待到以后,再原物奉还。”

    原物奉还?

    呵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