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作品:《重生之至尊仙侣【完结】

    不起来吧?”

    “你在胡说什么。”韩玉然一挥袖子,对着段宇阳怒目而视,道:“少在这里挑拨离间,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够了,少来招惹我。”

    “惹不起惹不起。”段宇阳哈哈笑着,冲着躲在韩玉然身后的韩嫣然猥琐地挤眉弄眼一番,才转身大大咧咧地走了。

    段宇阳走远之后,韩嫣然黑着脸说道:“大哥,我们能不能想个办法,把他给弄死啊?他居然盯着我的胸看,还敢向父亲求娶我,太恶心太不要脸了!”

    韩玉然沉着脸说道:“父亲已经拒绝了段家的求婚,这个段宇阳,虽然看起来疯疯癫癫的,但他绝不是个傻瓜。”

    直到现在,韩玉然的心脏都在难以自持地砰砰直跳,因为刚才段宇阳所说的那些话,基本上都是事实——的确是他有意无意煽动着急需找存在感和认同感的蔺玄之,去霸天武道场比武,而那些和他比试的人,都是他找过来的。

    一方面,韩玉然想要将蔺玄之身上的所有家底压榨干净,另一方面,韩玉然也未尝不想蔺玄之能够彻底死在武道场上。

    虽然他即便退婚,也是情有可原,但毕竟人言可畏,必然会有人私下评论他自私自利,不够厚道。

    若是蔺玄之自己作死,丢了姓命,他韩玉然不仅有个好名声,还能彻底摆脱这个废物的纠缠。

    只是,韩玉然做的这些事情,一直都是非常隐秘,就连挑选武者,韩玉然都从未出面,他却是没想到,一个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段宇阳,竟然会突然跳出来,将他彻底拆穿!

    韩玉然当然心里面不痛快,甚至梗得慌。

    这若是让有心之人听到了,他的名声就败坏光了!

    “大哥,那怎么办啊?”韩嫣然皱着眉头,担心地说道:“他好像知道是我们在背后CAO纵废物的比赛结果,若是他出去乱说的话……”

    “他不会出去乱说。”韩玉然眯了眯眼睛,说:“他若是要说,早就说出去了,恐怕今日私下来警告我们,是想讨来一些好处,若是如此,他便还会再来找我。”

    第28章 兄妹算计

    韩嫣然愤怒地跺脚,骂道:“不要脸的贱人,也不知道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他肯定是想要娶我,做梦去吧!”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呵。”韩玉然冷笑着,慢条斯理道:“放心吧小妹,你将来是要像大姐一样嫁给一方霸主当正夫人的,大哥绝对不会让你被这个家伙给耽误了。”

    韩嫣然也拍了拍胸口,一脸惊魂未定地说道:“大哥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算命的说,我可是天生的凤命,将来必然是要嫁给大人物的。”

    韩玉然点点头,算是默认。

    没过一会儿,韩玉然便看到两个侍从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

    “少爷!”一个侍从紧张地说道:“小的刚才去问过了,那个昨日买了妖兽虎崽的人,已经乘着穿云梭离开了。”

    “穿云梭?”韩玉然听到这个法器的名字,顿时心头有了不好的预感。

    能够用得起穿云梭的修士,绝对是不缺钱的,恐怕他准备的千八百金,即便是追上了那个修士,也绝对换不回两只灵兽。

    韩嫣然急得跳脚,脑子却是没韩玉然想的那么多,问道:“人跑了,那两只虎崽呢?”

    另一个侍从说:“两只虎崽子,据说是被蔺家的少爷给弄走了!”

    韩玉然猛然眯起了眼眸,道:“蔺玄之已经赎回去了?”

    “是的。”侍从点点头道。

    韩嫣然长长松了口气,对韩玉然说道:“大哥,既然落在了蔺玄之这个废物手里面,还算是幸运,我们现在就找上门去,他为了讨大哥欢心,绝对会二话不说就把虎崽给你,说不定我们现在回家,蔺玄之就主动带着两只虎仔送上门了呢——他那么一大早就来赎回虎崽,肯定是因为惦记着大哥呢。”

    韩玉然被韩嫣然给捧得心里面极为舒坦,虽然他觉得蔺玄之除了那一张脸之外,其他的一无是处,根本配不上他,但是谁不喜欢身边有个没脑子又穷大方的簇拥者。

    韩玉然微微点了点脑袋,说:“没错,他之前便答应过,将虎崽送给我当生辰礼物,眼看我的生辰也快要到了,蔺玄之大概没有其他能送的东西了。”

    韩玉然心中已经将韩嫣然的话信了八九分,心道:蔺玄之是个喜欢打肿脸充胖子的,毕竟从小到大都是被众星拱月地捧起来的世家少爷,出门非妖兽不用、吃饭喝水非最昂贵精致的不食,就算现在落魄不堪,也绝对不会在未婚夫已经邀请了各方有头有脸大人物的生辰宴上面丢人。

    韩玉然这么想着,顿时舒坦极了。

    “那大哥,我们要不要现在就上门讨要?”韩嫣然问道。

    韩玉然摇摇头,说:“上门讨要显得太急躁了,那两只虎崽既然已经被赎回,就跑不出青城,我们只等着半月之后的生辰宴上,蔺玄之主动拿出来送给我当礼物吧。”

    韩嫣然也点了点头,笑道:“还是大哥聪明。”

    韩玉然说:“是蔺玄之太容易被看穿了。”

    没钱,又死要面子,肯定要送些与众不同的礼物。

    那一对罕见的紫晶白虎,就是他现在最能拿的出手的东西了。

    当然了,韩玉然还惦记着那根玄冰碧玉簪,不过,这根簪子他可要好好谋划一下,不能急于一时。

    第29章 阿痕挨打

    蔺家,蔺玄之的小院子中。

    已经月上中天,晏天痕还没回来。

    蔺玄之修炼结束之后,喊了晏天痕几声,才发现这孩子竟然这么晚都不在家,顿时心中担心起来,他便在院子里面等着晏天痕回家。

    可是,晏天痕这么晚了,会去什么地方?

    一更之时,蔺玄之才听到了外面传来脚步声,而且细细听来,并非一人,但其中一人的脚步一边深一边浅,必然是属于晏天痕的。

    “天痕,要我说啊,你还是离开蔺家吧。”一个叹着气的声音说:“你每天做这么多工,就为了赚那可怜巴巴的几两银子,你的身体早晚会垮了。”

    “不妨事,我的身体壮着呢!”晏天痕说。

    “你这小身板,叫什么壮实?”段宇阳捏了捏晏天痕的胳膊,啧啧两声道:“没有二两肉,就算论斤称,都卖不了仨核桃俩枣的,有这功夫,你还不如去修炼呢,说不定哪天就突破了呢。”

    晏天痕被段宇阳的形容给逗笑了,说道:“我肯定比仨核桃俩枣值钱,仨核桃俩枣才几个板子而已,我今天一天就赚了五银呢!”

    突破什么的,晏天痕可是从来都不抱什么希望。

    从他被蔺湛收养的时候起,蔺湛就用尽了方法来帮助他修炼,什么灵丹妙药都吃过了,什么厉害的功法也都学过了,然而晏天痕的丹田气海就像是个无底洞,怎么都填不满,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他还不过是个刚刚入门的练气期一重的门外汉。

    “哎——你怎么就这么不上道呢。”段宇阳无奈的长叹口气,道:“你那个大哥,不是我故意抹黑他,他真不是个好东西,成天用一张冰块脸对着你,却去捧韩玉然的臭脚,还像个傻瓜一样被人忽悠着去打什么武道馆,我真怀疑他脑子是怎么长的,就这样的人,你对他好,他根本记不到心里去,你又是何必呢?”

    “才不是这样呢。”晏天痕甩开了段宇阳的手,呲了呲牙,说道:“大哥没你说的那么坏,他对我也很好,他给我做饭,还帮我打死骂我的人,更是把阿白和琥珀赎了回来。”

    “呸,本少爷这才叫对你好。”段宇阳唾弃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根本看不见哥哥的好。”

    “哈哈哈,宇阳哥也是好人嘛!”晏天痕眯着眼睛笑道。

    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说段宇阳不好,晏天痕只相信自己见到的。

    以前要不是段宇阳在他被欺负的时候刚巧经过,他肯定早就被人给打死了。

    段宇阳摇摇头,说:“我是说真的,那个蔺家灵药种植园的活儿,根本不是人干的,他们还故意打压你,欺负你,把所有的脏活累活重活都给你,还他娘的打你——!”

    “什么人打了阿痕?”一道带着怒意的声音从院内传来。

    段宇阳先是一愣,没想到这么晚了蔺玄之竟然还没睡觉。

    而晏天痕则是精神立刻紧绷起来,加快脚步腿脚利索地朝着院内冲了过去。

    “大哥!”晏天痕看到月光下披着长发容颜如仙……哦不,如鬼的蔺玄之。

    晏天痕大吃一惊,同时心里面打了嘀咕,蔺玄之长得好没错,但任何一个长得好的人,冷着一张脸,再映衬着惨白的月光,看起来都不会像是仙人,而像是准备勾魂的鬼使。

    蔺玄之可顾不得晏天痕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他一把将晏天痕拉到身前,一眼便看到了他额头上破了的一块。

    蔺玄之顿时怒火盛旺,声音却是带着几分抑制,尽量平稳地问道:“这伤是怎么弄的?身上其他地方还有吗?”

    “没了没了。”晏天痕连忙摇了摇头,想要伸手去摸脑袋,别蔺玄之抓住了手。

    “别随便碰伤口,我给你上药。”蔺玄之说。

    段宇阳被这一幕给搞的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甚至有些不明所以搞不清楚状况。

    第30章 被吓傻了

    “蔺玄之,你这是在做什么?”段宇阳忍不住问道。

    蔺玄之专心致志地拿出药粉给晏天痕上药,在伤口在灵药之下立刻愈合消肿之后,他才将视线投到自觉地站在旁边的段宇阳身上。

    “多谢段公子这么晚了,还把家弟送回来。”蔺玄之说。

    段宇阳脑门上带着问号,一头雾水地皱着眉头,打量着蔺玄之,道:“你这是在搞什么鬼?”

    “你认为我在搞什么鬼?”蔺玄之反问。

    段宇阳噎了一下,毫无遮拦地说道:“你是想等本少爷离开之后,再欺负天痕?本少爷告诉你,我早就看穿了你的阴谋诡计,我今儿还就赖在这儿,不走了!”

    晏天痕生怕蔺玄之生气,连忙说道:“宇阳哥,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你还是快点回家吧,不然你爹都该担心了。”

    “你小子……”段宇阳快被晏天痕给气笑了,他好心好意地帮晏天痕渡过难关,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帮着蔺玄之赶他走。

    段宇阳也是个少爷脾气,他才不会用热脸贴别人冷屁股,当即嗤笑一声,说:“走就走,等会儿你被人揍了卖了欺负了,别指望本少爷来帮忙。”

    说完,段宇阳转脸就往院子外头走去。

    “段少爷。”蔺玄之的声音清冷响起。

    “干什么?想打架啊?”段宇阳停住脚,扭头冲着蔺玄之翻了个白眼,趾高气昂地说:“本少爷可从来不恃强凌弱,像你这种炼气期二重打顶的废柴,本少爷可不屑于和你动手,不过你要还是像去武道馆讨打那样,本少爷也不介意给你松松筋骨。”

    晏天痕有些生气,黑着脸刚想替蔺玄之说几句话,便听到蔺玄之带着几分感激之意,道:“段少爷对家弟屡次相帮,华容感激不尽,日后若有所需,势必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说罢,蔺玄之还对着段宇阳行了一礼。

    段宇阳吓得差点儿魂飞魄散,他往后面蹦了一步,满目震惊道:“你你你——你这是在发什么疯?”

    他不过是举手之劳随手相帮而已,对他而言根本不算是什么事儿,可居然还得了蔺玄之这么大的一个礼,还有一句类似诺言的话!

    要知道,这个人可是蔺玄之啊!

    虽然以前段宇阳和蔺玄之并无交集,但是只要是青城之人,势必听过蔺玄之的各种溢美之词。

    什么傲骨铮铮,什么君子如玉,什么当世第一人……

    总之,蔺玄之绝不会是个轻易能对人行礼道谢还如此郑重其事之人。

    段宇阳吓傻了。

    晏天痕也吓傻了,他手足无措地站在蔺玄之身后,下巴都快要掉在地上了。

    他大哥,不是一直都很看不上段宇阳的吗?

    以前段宇阳也送他回过家,也被蔺玄之撞见过,蔺玄之当时还冷着一张脸,嘲讽他说:“你就和这种货色混在一起?”

    可这才过了几天,蔺玄之居然就对段宇阳以礼相待了,这太说不过去了!

    蔺玄之却是不管他带给这两人多大的震撼,一礼之后,他直起腰身,又成了那个如松如柏傲骨铮铮之人。

    蔺玄之道:“天色已晚,就不留你喝茶了。”

    “谁想喝你的茶啊,什么毛病,吓死本少爷了!”段宇阳生怕蔺玄之是被什么给附身,脑子不正常了,用狐疑带着警惕的眼神看了他片刻,给晏天痕抛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刺溜一下子就溜走了。

    第31章 恩重如山

    蔺玄之将晏天痕带到了主屋之中。

    晏天痕回过神,忐忑地望着长明灯光下面容谪仙的蔺玄之,说:“大哥,你是不是生气了啊?”

    蔺玄之放下手中的茶盏,道:“怎么会这么问?”

    晏天痕搓了搓手,说:“大哥以前不让我和他混在一起的,而且也不让我回来太晚。”

    蔺玄之隔了好一会儿,才道:“你和段宇阳是怎么认识的?”

    晏天痕想了想,说:“我在蔺家的灵草种植园里面做工,宇阳哥有次去挑选灵草,看到我和人在打架,就帮了我一把,我们便认识了。”

    “阿痕和谁打架?”蔺玄之问道。

    “和几个总是嘴巴不干净的小屁孩打的。”晏天痕摸摸已经愈合的脑袋,吐了吐舌头,说:“别看我今天脑袋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