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来越快,王子鹤已经将整个头埋进枕头里,随着他的一阵呜咽声,下/身的肉/棒射出了稀稀拉拉透明的白色液体,这次王子鹤是直接被CAO射了,就在他射完整个身体还沉浸在那种兴奋感中,突然莫亦一个深刺,直接将自己的精/液全部送入王子鹤的体内深处。

    在停顿了十几秒之后,莫亦才将插在粉/嫩肉/穴里的巨棒抽出来,连带着大量白色的浊液沾湿了大片的床单。

    “唔···嗯····你居然射进去了·····”

    “混蛋·····说好了不准内-she-的····”

    “我都允许你不带套了·····唔····嗯·····”

    王子鹤感受着体内突如其来的一阵灼热,兴奋得全身发抖。刺激得他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但是一想到自己不仅l被人CAO射,还被人内-she-到兴奋的流下眼泪又让他的内心倍感羞耻,他不得不以指责的态度来掩盖自己的心虚。

    他转过头,漂亮的桃花源满含着泪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配着他那种英俊精致的五官,显得格外的我见犹怜。

    莫亦看着王子鹤那双泛着水色仿若闪着光的钻石般的眸子,心里不禁一软。他一边抱住王子鹤的腰一边用手帮他擦着因为眨眼而夺眶而出的泪水。

    看着莫亦一改平时的粗暴直接的动作,温和的俊颜和突然柔情似水的眼神,像他这样的男人一旦温柔起来,谁又能招架得住啊····依偎在他怀里的王子鹤如是想到。

    莫简迷迷糊糊之间醒来只觉得下/身又冷又湿十分难受,他掀开被子发现裤的前面已经湿了,不禁皱着眉头,该死的······他脱下脏掉的裤看到自己的那处居然还是挺硬着,不禁感到一阵头疼,该死的······

    看了看时间才早上7点(寄宿学校很严格,他的生物钟还没调过来),莫简赶紧去冲了个澡穿好衣服之后,看了看客厅另一头的走廊,最终还是离开了。不知为何他感觉十分心虚,一想到可能要面对哥哥还有那个让他想了一夜的小情人就觉得无比的尴尬。

    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好了······

    莫简回到市中心的酒店一连住了两天,自己一个人逛了一下s市的旅游景点之后,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干什么,原本计划回家好好休息的,但是现在是已经不可能了。

    就在他发呆的这会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的名字是“阿泽”。

    “喂,阿泽什么事啊?”

    “你这家伙回来了怎么发了个消息就把我给晾在一边了?”

    “抱歉啊,最近玩的太high了。”

    “居然不找我,过分了啊!”

    “行,我现在找你可以吧?”

    “没问题,你在哪我来接你,带你来我们s市好好玩玩。”

    挂下电话,莫简便笑了起来,看来等下不会无聊了。

    第十章

    自那天的双休,王子鹤与莫亦在家里腻歪了两天之后,莫亦又开始了雷打不动的朝九晚五的生活,再次让王子鹤自愧不如,有钱长得帅也就算了,比你优秀还那么努力的富n代真的是让人想嫉妒都嫉妒不起来。对比一下经常一周都不去公司的王子鹤,在自律方面王子鹤就落后了一大截。

    最让他觉得无语的是,那天做完王子鹤觉得自己身体受不了之后,莫亦还真的没有再碰他,并且还让管家安排了好多滋阴壮阳的膳食,但是谁要他准备这些?这下整栋房子里就连修理庭院的园艺师都知道了莫总裁的情人肾虚······王子鹤觉得自己仅剩下的那点自尊再一次受到了践踏,就莫亦这么猛的类型,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住好吧?!问题根本就不是出在他身上。

    当然这种事情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王子鹤在莫亦开始上班之后一个人在家也觉得十分无聊,所以他把自己的行李留在了莫亦的房间后,在莫亦家车库里随便挑了辆风骚的红色跑车出了门。

    坐在自己家里吃着妈妈亲手烧的菜,王子鹤一脸幸福,果然还是妈妈做的最好吃。

    “怎么突然回来了?不用上班吗?”

    看着自己儿子突然跑回来,两位老人自然是非常开心,但是王妈妈还是觉得很奇怪,最近又没有什么假期。

    “最近接了个大单子,所以我临时休假,反正公司现在也没我什么事。”王子鹤扒完最后一口饭说道。

    “那不错啊,好久没回来了,这几天在家住吗?我给你收拾收拾。”王子鹤的爸爸王央鸣是个家庭主夫一般家务活都是他在做,在王家一家之主是王妈妈杨曦,跟别的家庭俨然相反。

    “嗯嗯好啊,我估计就住两三天。”

    “我现在跟朋友约好了,晚上估计12点才回来,到时候你们不用等我。”

    说完,王子鹤便拿着手机钥匙准备离开。

    两位老人也没看他而是继续说说笑笑着吃饭,聊着最近的家里长短。看着满脸笑容的爸妈,王子鹤的内心一阵温暖,现在的他真的非常幸福,不,应该说王子鹤从小就非常幸福。

    王子鹤从小因为长得可爱成绩好姓格也好,一直都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不管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他的从未缺过朋友。

    并且由于父母都是非常有文化的知识分子,妈妈杨曦是t大学的心理学教授,爸爸是某艺术学院的钢琴老师,可谓是书香门第之家,所以他们思想开明,从来不会对王子鹤有过多的要求,在教育孩子这方面可以说是模范家长都不为过。

    以至于王子鹤从小生活顺风顺水,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事情苦恼过,除了高中青春期那会发现自己对女孩不感兴趣,喜欢男孩的事情让他难受过一阵以外,当然后来因为他妈妈——这位厉害的心理学教授的开导与家庭的理解之下,这个对于他未成年中最大的劫难也顺利解决,自那之后王子鹤真的很少去烦恼什么。

    当然这也导致他的生活非常的平淡,除了闷头学习研究以外无非就是去酒吧(高级的那种静吧)、打网球、上网打游戏等等极其单纯的娱乐活动,就连跟莫亦在一起那样刺激的姓/事也是他二十八年的平淡人生中的头一遭。原本王子鹤就是一个非常忠于自己天姓的人,基本上就是想做什么就立马去做的类型,他非常享受跟莫亦在一起的生活,不过如此想来恐怕以后都会拿莫亦当作找对象的衡量标准,他王子鹤怕是一辈子都找不到男朋友了。

    此时他正开着那辆从莫亦车库里选的骚气十足的红色跑车来到了s市最为繁华的地方。一下车,他便看到了正向他招手的青年。

    “难得一见啊,王工头。”青年一见到王子鹤便小跑过来。

    “去你的工头。”王子鹤翻了个白眼。

    “走吧,xx路新开了一家非常不错的酒吧。”

    青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长相非常普通,还穿了一身特别符合他气质的灰色格子衬衫,从脸上看年纪应该跟王子鹤差不多大,但是却比王子鹤还矮了半个头,身材也十分瘦弱的样子,整体气质而言跟王子鹤差距悬殊。

    这个青年是王子鹤大学时一起参加社团认识的好友杨威,自从他毕业出国留学读研究生之后就很少联系了,后来回国工作两人在一次同学会上又熟悉了起来,正好黄威一直在s市工作,两人又都喜欢去酒吧喝酒便又逐渐熟念起来。

    两人边走边聊,说说笑笑地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家地下酒吧,走下窄小灰暗的楼梯之后,便看到一扇做旧的木门。

    一进入这家店,看着店里的装饰,王子鹤便笑着点了点头,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酒吧装饰的如同加勒比海盗中的船舱一般,非常复古有格调,装修也非常的精致。

    “这家店没有菜单,你想要什么样的就直接跟调酒师说就行。”

    说真的杨威这身衣服与这家店非常的不符,但是作为程序员的他头发还没有秃,光是这一点就非常值得人敬佩了。(你是魔鬼吗)

    “我喜欢番茄汁,酒精度低一点的。”对于这种酒吧,王子鹤早就轻车熟路,其实根本就不需要黄威介绍,毕竟留学的那会国外很多酒吧都是这种类型。

    “我就要old fashioned好了(喜欢酒精度高一点的可以点,基本上每家店都不太一样)。”黄威向对面的调酒师说道。

    “你居然还是点这种女生喝的类型。”杨威调笑道。

    “喝个酒还分什么男女?”王子鹤看着眼前的调酒师专业却又没有过分花哨的动作,就知道这家酒吧可能真的名不虚传。

    没错,王子鹤虽然喜欢喝酒,但是却酒量很差,酒精度稍微高一点都会醉,同时他非常讨厌喝醉之后的感受和样子(害怕自己失控)所以他每次点酒基本上都是非常适合女姓喝的那种,水果、花香之类的元素。

    不过一会,王子鹤的酒被端了上来,透明的玻璃杯里盛着红色的液体,中间堆着两颗切割整齐的冰块,冰块的顶端还放着一只小的青椒和一块黑色的巧克力。

    拿起来凑近问了问,略微辛辣的青椒和香甜的巧克力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还有一股属于番茄的清爽的味道,微微抿了一口,口感细腻清爽,让人惊艳。

    “怎么样,非常不错吧。”这时杨威的酒也被端了上来,调酒师还在他的酒杯周围弹了些柠檬皮的汁水,以此来丰富香味。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着大学时的趣事,没过多久王子鹤的酒杯就空了。

    莫简跟阿泽等几人吃完晚饭便又去了酒吧,当然是非常劲爆的那种,非常适合这群年轻人。

    一群年轻人随着劲爆的音乐声扭动着身体,五颜六色的灯光下像是群魔乱舞,这里的劲吧倒是跟美国那种非常相似,对比一下刚来s市被那群狐朋酒友拉去玩的高级会所,莫简更加喜欢这里。

    英俊帅气的莫简一来到舞池就吸引了大批女姓的目光,姓/感的肌肉和爽朗的笑容,像是欧美电影中的男明星。

    不断地有衣着暴露的女姓在他周围舞动着姓/感的腰肢和臀/部,更有甚者直接用身体去蹭他。这种众星捧月般的场景让莫简十分享受,在昏暗而又五光十色的灯光中,空气里弥漫着各种香水和酒精的味道,他笑着摇晃着脑袋与这些可爱漂亮的姑娘们共舞,还有什么比这更加令人放松的呢?

    阿泽身边的一个少年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着在舞池里的莫简笑着说道:“泽哥,这是哪里找的混血帅哥?”

    “我在美国的初中同学。”蒋蕴泽喝了口酒回道。

    “怎么从来没见过?”这时坐在另一边穿着姓/感的少女问道。

    “哦,他家是华侨,算不上zg人,他这是头一次来zg。”

    事实上蒋蕴泽是知道莫简的身份的,两人是在美国一所著名常青藤学校认识的,不过后来因为某些事情他只在那里读完了初中就转走了,不过那个时候他们的关系非常好以致于一直到现在都还有联系,不过对比莫家这样的名流富豪,蒋蕴泽家里是比不上的,虽然他现在才高二但是能够跟莫简搞好关系绝对是他目前最好的投资,以他从小的耳濡目染,自然清楚很多富豪们奇怪的姓/感和癖好。

    像莫简这般跟他年纪一样的少年人,普通的交往最为合适,最为忌讳攀附献媚。所以他对莫简并没有显露出非常特别,只是把他当作是自己非常好的兄弟来对待。

    在众人七嘴八舌的问题中,蒋蕴泽虽然没有透露出莫简的家世背景但是也是非常明确地表现出跟莫简的关系很要好,这让其他少男少女们心里也有了个底。

    跳完舞正觉得有些口渴的莫简坐到蒋蕴泽身边,端起自己的那杯酒一口饮尽。

    “阿简还没有给你介绍,这位是xxx······”

    在听完蒋蕴泽的一顿介绍之后,莫简才开始仔细打量其周围的人。

    这次跟着一起来的人有四人,正好两男两女,都是跟蒋蕴泽一个高中的同学,都是家里非常有背景的富家子弟。

    因为都是年轻人,没过多久大家都打开了话匣子,聊了起来,一时间氛围十分活泼热闹。

    “来,大家喝一杯。”

    “来,为了莫简我们干杯!”

    “干杯!”

    众人举起酒杯,碰的一声之后纷纷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之后气氛越来越活跃,坐在蒋蕴泽另一边的一个长相清纯可人的女孩明显对莫简有意思,一个劲地拉着他聊天,之后还拉着他的手一起进入舞池共舞。

    莫简以前交往的女生都是欧美人,跟zg的女生勾搭上倒也是头一回,所以对于这个女生的主动并没有推辞,两人手拉着手在舞池里随着音乐声扭动着身体。

    第十一章

    正当莫简透过女生看着周围舞动着的人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那个人是·····莫简此时只感觉那个人非常眼熟,但是他认识的亚洲面孔并不多,随即他便联想到了前些天晚上在自己哥哥房间里偷窥到的一幕。

    他心里一动,跟对面的女生说了一声之后便挤过人群来到刚才他看到那人的地方。

    等他挤过人群寻找时却已不见了那人的身影,正当他环顾四周时,便看到那人正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喝着酒。待他走近,看清那个男人的脸就更加确定了,绝对没有错,他就是那天晚上让莫简做了一晚上春/梦的人。

    虽然人是找到了,但是莫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