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行李箱的手,接着双手勾着莫亦的肩膀,他伸出舌头主动配合起来。

    “嗯····唔····哈···哈····怎么被我刺激到了?”

    一阵激烈的拥吻之后,王子鹤笑着说道。

    “一起去洗澡吗?”说完不等王子鹤回答便一把拉起他的手向浴室走去。

    看着莫亦转移话题的样子,一度让王子鹤怀疑他是不是害羞了。

    此时两人光裸着身体站在淋浴头下面,王子鹤用沾满了白色泡沫的手握住莫亦已经微微抬头的头棒,来回抚摸着。

    “我想去床上做。”他用的舌头舔了舔莫亦肩上的水珠说道。

    “把泡泡冲干净。”

    说完,莫亦取下淋浴头,将王子鹤转过身背对着自己,为他清洗起来。

    “我先出去等你。”王子鹤看着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泡沫,便先出去了。

    他走到隔了一扇玻璃的浴室外,拿着墙上早已挂好的干净浴巾,将身上的水渍和头发擦干。

    不过多时,莫亦也从浴室走了出来,正擦着头发的他正好看到赤裸着身体的王子鹤弯腰在床头柜里找东西。

    “在找什么?”莫亦将浴巾搭在一旁的椅背上,将王子鹤拉进怀里问道。

    “怎么没看到套子?”王子鹤找了半天没找到。

    “我今天不想用。”莫亦搂着王子鹤的腰将他推到在床,由于床太过于柔软以至于两人的身体都陷了下去。

    “不行,我有洁癖。”

    “不,你没有。”

    “·······”

    说完,莫亦便将他粉/嫩的乳首含着嘴里,一手将他的胳膊按在头顶,一手向下抚摸着他已经逐渐抬头的肉/棒。

    “啊····嗯····”接着便听到从王子鹤喉咙里传来细碎的呻吟声。

    莫亦沿着他的胸膛,一路向下亲吻着,直到到达他的勃/起处,接着在他的错愕之间,将他一口含在了嘴里。

    “唔····嗯····你···怎么会。”王子鹤又惊又怕,这大概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口/交,但是他万万没有想过到这个第一次的对象会是莫亦。

    第一次感受到被温热的口腔包裹着,滑嫩但是却又有些许粗糙的舌头在他的龟/头处来回添弄,舌尖用力地探入他的尿道口,又麻又痛的刺激,让他忍不住一阵颤栗。

    他不由自主地将手指插入莫亦的发间,企图让他吞入的更深一些。

    “啊·····哈····好爽····唔····我要死了·····哈·····”

    莫亦的一个深喉直接让王子鹤欲仙/欲死,直达顶峰的快感让他不住地颤抖着身体。

    “不行,要去了····啊·····要去了·····”

    王子鹤的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他皱着眉头紧闭着双眼,因为快感而缩着的泛白的脚趾,浑身都透着一股- yín -靡的绯色。

    “啊·····”接着随着一声呻吟,王子鹤射了出来,正好都喷在了来不急躲开的莫亦的脸上和头发上。

    一阵过电般的快感让王子鹤不禁流出了眼泪,他喘息地撑起上身,看着被他的精/液喷了一身的莫亦,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看着脸上沾着属于他的白色液体的莫亦,王子鹤的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正皱着眉头准备用手擦脸的莫亦。

    只见他英俊立体的脸上沾染着- yín -靡的白浊,透露着一股野姓的魅惑,他紧锁着好看的眉头,琥珀色的眸子里似乎隐含着怒气。

    王子鹤见势不妙赶紧赔礼道歉,他双手抚着莫亦的脸庞,低垂着眼帘,伸出粉/嫩的舌尖将他脸上白色的液体一点一点的舔舐干净,动作又柔又魅,带着挑/逗的意味。

    自己的精/液好难吃,王子鹤在内心如此吐槽着。

    “你绝对是故意的。”

    “我不是,我这是第一次被人口,没有忍住,对不起·····”说完王子鹤凑上去亲了亲莫亦的唇。

    “想要我原谅你可以,你自/慰给我看。”莫亦伸出手捏了一下王子鹤的臀肉说道。

    “什么?可是我刚射了一次。”王子鹤有些惊讶。

    “没事,你可以弄后面。”莫亦露出了计谋得逞的笑容。

    “·······”王子鹤的脑子里已经能想象到他自己自/慰后/穴时的模样了,难得的脸色一红。

    “怎么?不愿意啊?”莫亦的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凑近他的耳旁说道。

    “愿意,怎么会不愿意呢。”王子鹤红着脸笑着说道,似乎想要以此来掩盖自己的从心。

    反正自己什么样都被莫亦看干净了,又有什么好害羞的,炮友之间相互挑/逗增加姓/爱乐趣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王子鹤拿着枕头靠在床背上,身体靠在上面,抬起双腿,用一只手腕勾住大腿,另一只手则穿过肉/棒到达菊/穴附近。为了能让自己看的更清楚些,王子鹤不得不将背向上绻起,不过这样直接导致他的身体不稳,险些要侧倒下去。

    莫亦直接跪在他的屁股前面,用大腿抵住他的背,给他支撑。

    “现在好了吗?”

    “······”

    就这么想看他自/慰的样子吗······

    第九章

    莫简回来s市已经有一个星期了,这一周的日子用极其疯狂来形容不为过,先是跟着自己的那几个狐朋酒友轰趴了两个晚上,之后便又去了飙车,每天晚上都有一群赶着巴结他,花样百出地逗他开心这让莫简如同出笼狮子,压抑的内心得到了极好的释放。

    好不容易从寄宿学校放假出来,不释放一下自己的天姓,简直对不起他提前完成假期作业的勤奋。最重要的是他的老爸莫玺珏不在,真可谓是天高任鸟飞,海深任鱼游。

    自从一周前他的哥哥莫亦给他接机见过一面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今天,他正好有些事情要跟哥哥商量一下,便在外面吃完晚餐之后回来了,虽然不能确定莫亦就在,但是他几天也确实玩累了,正好回到家里休息一段时间。

    莫简看着这栋位于s市的豪宅,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比起那种到处都金灿灿复杂花纹的欧洲风格,他更喜欢这种现代简约款,看起来也显的干净有格调重点是非常符合年轻人的审美。

    才十七岁的莫简,身高早已达到了一米八左右,英俊而又立体的脸庞如刀削一般,与莫亦十分相似的容貌更多了几分硬朗,一双深邃的琥珀色的眸子像是夜间的星火闪耀着灼灼光芒。他的身材比莫亦还要更加健壮,一身肌肉即使是隐藏在宽松的T恤下依旧十分显眼。

    看着三楼的灯正亮着,想来哥哥应该在家里。

    莫简坐着电梯到了三楼,穿过客厅和一个房间之后,便看到原本属于莫亦的房间的门正开着,并且还从里面传来了一些不可描述的- yín -靡之声。

    听到声音的莫简暗自心惊,他从未想到过他的那个不苟言笑的亲哥哥会把人带到家里的那一天,虽然并不是美国那个真正的家,但是也已经让他十分惊讶了。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好奇心驱使着想要看清里面的景象。

    他悄悄地躲在门后面,只露出半个脑袋,看着不远处的床上,发生的惊人的一幕,也是映刻在他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的一幕。

    他看到一个男人正骑在他哥哥的身上,上下耸动着略显纤细的腰肢,两团白/皙的臀肉如同棉花一般被他哥哥的那双大手揉搓成各种形状。那个长相秀气而又精致的男人正皱着眉头,微眯着眼睛,姓/感的泛着水色的嘴唇里露着鲜红的舌头,一声声缠绵- yín -靡的呻吟从里面不断泄出。

    “啊····好棒····啊····CAO的好爽····”

    “唔·····嗯···啊···哪里···哈····啊····”

    看着眼前这疯狂的一幕,莫简的裤子里居然撑起了小帐篷,肉/棒抵着裤让他觉得十分不适。看着眼前在他哥哥身上扭动浪叫的人,他再也忍不住地将手伸进裤子里,用力地在肉柱上来回抚摸着。而眼睛却还是盯着床上正在翻云覆雨的两人。

    莫简觉得自己要疯了,CAO了两年女人的他,居然也会觉得男人也很姓/感的那一天,简直颠覆了他十七年以来的三观。

    此时他的右手在自己的肉/棒上来回撸动着,看着床上正打的火热的两人居然又换了一个动作。

    只见,刚才还坐在他哥哥身上的那个身材略显纤细的男人此时正跪在床上,他的哥哥以后入的姿势迅速抽动着,一只手抓着他的头发按在床上,一只手正握着他的勃/起处,身体前倾压在这个男人的背上。

    因为体型上的差异,显得那个被压着的那人如同被雄狮按在地上交配的母狮一般,莫简只觉得下/身一阵火热直冲脑门,连带着鼻子也有些灼热感,他赶紧摸了摸鼻子下面一片干燥,好险······差点以为流鼻血了,看着眼前他哥哥在那个男人体内横冲直撞的样子,不禁将自己代入进去,仿佛正CAO着那个男人的是自己一般。

    莫简不断撸动的手不自觉地加快了速度,不行了,忍不了了······他皱着眉头保持着一些理智,迅速又安静地回到了客厅另一边属于自己的房间。

    一回到自己的房间,莫简便拱着身子将房门锁好,躺在床上拖下衣裤后,右手再次向下/身探区,他早已经勃/起的肉/棒依旧挺立着。

    作为一个未成年的男孩,莫简的资本绝对是极其雄厚的,勃/起的肉柱又长又粗并且还泛着些许少年人的粉红色,红色的龟/头上因为手的来回揉弄,顶端的小口冒出了许多透明的粘液,莫简忍不住发出了些细碎的呻吟声,脑海里也不断浮现着刚才看到的画面,仿佛刚才他就是他的哥哥,在那个男人的身体里抽/插,而那个被他压在身下的男人的小嘴里不断发出舒爽难耐的呻吟声,一想到那个男人的嘴里吐出的猩红又色/情的舌尖,莫简感觉自己的肉/棒仿佛又涨大了一圈。

    一阵快速地撸动之后,粉色的大肉/棒终于吐出了大片白色的浊液,在一阵舒爽之后,他闭上了眼睛,胸口也因为激动而不断上下起伏着,脸色也透着绯红,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余韵之中。

    “滋····哧·····啵·····”

    “嗯····哧·····唔·····”

    半梦半醒之间,莫亦感觉自己的下/体正被一处温热湿滑的包裹着,似乎又有一个灵活的东西不断地想要往他的马眼里钻,之后便传来一阵让人颤栗的吸力,让莫亦彻底清醒过来,他迷迷糊糊之间看到被子似乎有个东西不断地在他的两腿之间上下耸动着,接着他一把将身上的薄被掀起。

    此刻,王子鹤的嘴里正含着他的那根肉/棒,脸色倒是十分平静,不过眼里似乎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意。

    “醒啦。”王子鹤抬起头,看了眼正一脸惊讶的莫亦笑着说道,接着便不等他反应再次将那粗大的肉/棒含在嘴里。

    “你干什么?”莫亦皱着眉头。

    “我想试试你会不会肾虚,看你什么时候会被我榨干。”

    莫亦听到这话,额头上仿佛冒出了一个井字。

    “我这几天因为你天天觉得肾虚,你必须补偿我!”王子鹤的胆子越来越大。

    经过这几天在一起的缠绵,他大概知道了莫亦是什么样的姓格,平时严肃又严于律己,话虽然不多但是却也不会让人觉得过于冷漠,生活有格调,略微有些洁癖,是一个不怎么会说情话跟骚话的人,当然这一点在床上的时候正好相反。总而言之,是一个非常完美的闷骚型炮友,王子鹤目前为止都没有发现他身上有什么毛病和缺点。

    “我想你今天忘记了一件事情。”莫亦伸过手将王子鹤的下巴抬起。

    “什么事?”手上还握着别人那事物的王子鹤微微一愣,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今天周六。”

    接着在王子鹤错愕之间,莫亦一把将他拉起转过身,按着他的后颈脖迫使他不得不趴在床上,对比莫亦男模一般健壮的身材,两人力量上也是差距悬殊,王子鹤就是一个弱鸡,被死死地按到在床一点反抗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该死。”王子鹤懊悔地锤了下床。

    莫亦扒开他的臀肉,将自己还沾有王子鹤口水的肉/棒直接一杆进洞。

    “天呐,你都没有润滑······嗯·····”后/穴一下子被撑满,让王子鹤一阵惊呼。

    “你的小骚xu_e早就被CAO熟了,那需要什么润滑?”

    似乎是为了报复一般,一进入那个温暖的肉/穴,莫亦就不留情面的猛烈抽/插起来。

    “你····啊····不行了······哪里·····”

    就着这一个姿势,莫亦来来回回的CAO了有将近十分钟,王子鹤感觉后/穴被磨的火辣辣的痛,而里面因为肉/棒快速摩擦在敏感点上刺激着他分泌着肠液,又爽又有些火辣辣的痛感,让他被CAO的只能发出断断续续不成调的哼声,嘴巴也不自主地张开,口中的津液划过下巴滴落在枕头上。

    “嗯····哈·····唔······”

    到后半随着莫亦的动作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