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不二不幸福 第5节

作品:《[gl]不二不幸福

    周郁坐在床头,身上还盖着被子,她头疼地揉揉太阳穴,满脸郁闷地抬起头望向周悠悠,打着呵欠说“小妹,你能不能不这么闹腾”

    周悠悠冤啊,忙说“我没闹腾,刚那鬼,就立在这儿,一身白衣服”声音到这,嘎然而止。她手指的方向,正是床头,那摆着一衣帽架,正挂着周郁的一件白色的大睡袍。宽大的复古睡袍,古香古色的。周悠悠住嘴了,尴尬地一笑,说“不不好意思,我我做噩梦了”

    全家人集体无语地看着周悠悠。

    老爷子无奈地叹口气,转身回屋。老人家睡眠浅,这被孙女的吼声给吓醒,后半夜怎么睡啊

    周泰吼一声“乍乍呼呼”训了周悠悠两句,回房。

    周悠悠硬着头皮赔着笑脸把全家送出屋子,一脸纳闷地绕回那衣帽架前,再一扁嘴,委屈地看着周郁。

    周郁没好气地瞪她一眼,说“你房里才有鬼。”

    周悠悠吓得脖子一缩,赶紧钻进被子窝在周郁的身边,小声说“睡觉睡觉。”

    周郁躺下后问“你怎么去

    拍爷爷的门不知道他睡眠浅被吵醒就睡不着了吗”

    “我被吓着了嘛,想着人们都说老人家不怕鬼,能镇鬼。”

    一句话,噎得周郁半天没声音。敢情你把老爷子当钟魁了啊

    周悠悠没再梦到鬼,她倒是梦到许澄结婚。许姑娘结婚,她却气得够呛,难受得活像谁抢了她媳妇似的,拖了两卡车的人去婚礼上抢新娘,许澄还不和她走,说周悠悠,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然后她哗哗啦一下子退后十万八卡我也放你包里了,到家后上q或打电话给我都成,我等你消息。过完年早点回来,就和家人说有朋友替你找了个有前途的工作。”

    听听听听啊,周郁,你对我这个血亲堂妹怎么就没这么温柔体贴过啊周悠悠两步蹦过去,使出她的猴步蹿一下子蹦到周郁的面前,一声大喊“嘿,郁姐”惊喜吧惊喜吧还说自己不是gay还说自己有精神病在吃药我勒个去,我信了你的话,我特么的才有精神病。她笑嘻嘻地看着旁边那位青春逼人年龄不过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问“你女朋友”她朝那小姑娘伸出手去“你好,我叫周悠悠。”她朝周郁一指,说“她堂妹。”周郁,你喵勒个咪的,忽悠我,让姐捉奸在机场了吧啊

    那小姑娘赶紧很热情地伸出手与周悠悠握了

    下爪子,说“你好,我叫常晓乐,可以叫我晓乐、晓晓。”

    周郁看到周悠悠,脸都绿了幽绿幽绿的。她问“你不在家陪爷爷到机场来做什么”左顾右盼,除了周悠悠身后紧跟的两个白人保镖没见着其他人才松了口气。

    周悠悠斜眼一扫周郁,愤慨地说“早上,我打你电话,让你给我弄机票,结果,啊,你说你在开会,你开会开到机场来了gay和不gay的区别,能不gay就不gay,当gay路不好走。懂”周悠悠激动得鼻子都要歪了。

    周郁十分淡定地说“送个朋友而已,你激动什么”

    周悠悠跺脚,愤愤地说“我要告诉爷爷你交女朋友。”

    周郁立即回句“那我也要告诉爷爷你喜欢许澄,晚上做梦都在喊她的名字,还为她哭。”她的话音一转,问“你来机场是想去许澄那吧”

    周悠悠闻言“咕咚”一声咽口口水,心虚地说“谁说我那是去收购肖氏企业,几个亿的利润,总不能白搁那不拿。钱不是钱啊”话到后面,腰板挺得倍儿直,理直气壮。

    周郁扫一眼周悠悠,那眼神就是信你才有鬼。她对常晓乐说“宝儿,你该过安检了,不然来不及了。”对周悠悠说句“我知道你不会说的。”从她小朋友背上接过重重的书包挎在自己肩上,牵着小女朋友的手朝安检处走去。

    宝儿喊得那么温柔还帮人背书包,动作还那那么温柔周悠悠让周郁肉麻得够呛她“咦”地一声,赶紧揉揉自己的胳膊抚平起来的鸡皮疙瘩,在心里腹诽句“干嘛不叫宝贝,许澄家的狗就叫这名字。”周悠悠心里巨不平衡,为什么对她不这么温柔为什么没人这么温柔的对她她又想到许澄对她的态度,那怨念更深。

    、第二十三章 吃骨头不吐渣

    周悠悠确实不会告周郁的黑状,这会影响家族和谐。她也坚信许澄是个温柔的妹子,将来会对她温柔的好。

    到登机的时候,周悠悠上了商务仓,两个保镖也跟上,然后她发现带保镖的不止她一个,车上有个家伙带的保镖把商务仓剩下的位全占了。周悠悠也不是个八卦的主没兴趣去围观这是哪家有钱有势的主,她往坐位上一坐,帘子一拉,一本杂志盖脸上,开始睡大觉。飞机落地,周悠悠被那家伙带的保镖挤在角落旮子出不去,等他们人全走光,周悠悠才领着她这两个保镖下飞机。她不得不惊叹,现在国内的富豪真多啊,自己带这两个保镖跟人一比都显得寒碜,太寒碜了。她慢悠悠地跺着步子盯着那被保镖簇着的后脑勺双眼出神地往外走。

    后脑勺走出去一段就摸出手机打电话“抓到她了吗什么没机会下手我白养你了啊”

    周悠悠在心里腹诽抓谁啊抓人这活找警察啊,他们在行。

    “我告诉你,明天早上之前我见不到许澄,你就别再跟我混了。”

    许澄周悠悠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耳朵都竖了起来。她加快步子走到那哥们的前面,扭头一看,顿时惊得眼睛一圆唉妈,肖业

    她没听过肖业的声音,没见过肖业本人,但她见过肖业的照片、肖业全家人的照片、包括肖业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小七、小八的照片。

    周悠悠这么明目张胆地凑过去看人家脸,人家自然也注意到她。

    肖业一眼认出周悠悠这货,两人当即大眼瞪大眼地互相看着。

    周悠悠仗着这是机场,安保齐全,麻溜地摸出电话拨出许澄的号码,很快电话那端传来许澄的声音“喂”。周悠悠叫道“阿澄啊,亲爱的,告诉你一个消息,我亲耳听到的,肖业这厮正派人出去要绑架你,他说要是明早见不到你人,就让绑你的人不用跟他混了。”

    许澄疑惑地问“亲耳听到”

    “对啊,我和他刚巧坐同一班飞机,这会儿刚下机,站在机场通道这大眼瞪小眼呢,可好玩了,你也来参加瞪眼活动不”

    “我操”肖业暴吼一声,抡起还捏住手机的拳头就朝周悠悠冲过去。

    周悠悠“妈呀”一声尖叫,拔腿就朝机场外跑。她身后的两个保镖见势不对,赶紧过去挡住肖业。

    肖业把手往周悠悠一指,一声大吼“揍她”

    周悠悠停步,转身冲自己的保镖喊声“跑啊”就见那俩哥们已经轮起拳手朝肖业的保镖揍过去了。那两位一米九的个啊,胳膊上的肌肉结实得比周悠悠的大腿还

    粗,一拳手打下去砖都得裂啊。但见其中一个哥们抓住肖业的一个保镖的头发往后一扯,再用力抡拳,重重地一拳砸在那保镖的肚子上。再然后,那挨揍的保镖就弯下腰去“哇”地一口把中午吃的饭都倒出来了。

    那两保镖牛,肖业的保镖也不是吃素的,当场就有人脱衣服抡拳头上去开揍。

    周悠悠抬起手指头一数,肖业那边带了十四个保镖,自己才俩。人数上占大劣势,会输。她再一看,肖业正冲她奔过来,肖业的身后还跟着俩人。

    周悠悠立即使出练猴拳时的跳跃力加短跑的速度撒开脚丫子就往机场外跑。她刚冲出走廊,就见到有大批的机场保安朝通道里涌去,紧跟着就看到肖业奔到她的身后,吓得她一蹦三四米远,靠墙站住。

    肖业站在一边,抬手朝周悠悠一指,无声地说句“你跟我等着。”看到有保安奔来,他面露温和的微笑,摆出文质彬彬的派头轻轻理理西服,装成一个不会打架的斯文人顺着电梯朝下走去,然后飞快地闪出机场出口,跑了。

    周悠悠也赶紧开溜。在机场里打架可不是闹着玩的,会上报纸头条的啊。

    周悠悠也怕再撞上肖业,她现在身边没保镖啊,反一动起手来自己又只有挨打的份。她出机场后钻进的士,让司机直接把车开往许澄的公司,再然后,她就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许澄。她敲开许澄的办公室门,迈进许澄的办公室就对许澄说“许澄,你知道吗,那天我梦到你和肖业结婚了。”话音落下,才发现办公室里还有旁人。

    许澄满脸无语地看着周悠悠你不是要回国吗怎么又冒出来了

    旁边那位是个外国人,中文不是很好,听话也只听了半截。他立即站了起来,用蹩足的中文,说“许总要结婚啊,恭喜恭喜。”

    许澄当即用英文表示,这是这位周小姐做梦,她并没有要结婚,又再请那位坐下,把之前谈的事谈完,送走人,才环抱双臂瞅着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周悠悠。许澄没好意思问“你怎么又回来了。”她改口问“你遇到肖业了”

    “可不是,还在机场里打了起来。”

    许澄的眼睛当即瞪圆了。“然后”

    “然后,我跑了,他跑了,我和他的保镖估计被机场的安保人员扣下了。”周悠悠问“你在本地报社之类的地方有熟人没有打个招呼让他们别把这事登报。”

    许澄扫一眼周悠悠,说“国内的所有媒体发布消息都要经过官方审核。”

    周悠悠摊手。好吧,她忘了,国内的媒体不是自由的。她问许澄“肖业要绑架你,你

    不害怕”

    许澄在周悠悠的对面坐下,说“他找我火拼我都不会怕。”

    周悠悠“咕咚”地咽了下口水,问“国内现在还有火拼”她觉得她只带两个保镖少了。

    许澄说“前两年还能看到城管和拆迁户火拼,近两年都和谐了,现在不流行火拼。”

    “现在流行什么”

    许澄轻轻地吐出一个字“钱。”稍顿,又加个字“权”。现在遇事就是讲究谁有钱谁有权谁更能找到得力的人。她起身,拿起手机给保安经理打了个电话,让他派几个人到公司来跟着周悠悠给周悠悠当保镖。

    周悠悠纳闷地问“你不是说现在国内不流行火拼了吗还给我配保镖做什么”

    许澄说“不火拼是一回事,你要是落单走在外面让人逮到揍你一顿,人跑了,你没落残疾没出人命,公安局立不了刑事案,那你也就白挨打。”例如上回。打了你,再找个人顶罪,你不也白挨了。

    周悠悠想了下,问“肖业绑你是为了打你还是想和你谈判”

    许澄不答反问“他公司现在有百分之二十八的股权在我手上,你说他是想和我谈判还是想打我”

    周悠悠很老实地说“我觉得两者都有可能。”

    许澄说“肖业在本地很有势力,黑白两道都很能吃开,是个出了名的刺儿头。”

    周悠悠查过肖业的底,知道点这人的作风。那人横起来天王老子都敢惹她倒是想知道现在肖业的公司怎么还没有易主她问“肖业手上还握有肖氏企业多少股份”

    “百分之三十五。目前我们能收到手的股份都收了,眼下还要看他在银行到期之前能不能凑够钱应付银行的那笔债务。如果肖业还不上银行的贷款,他的资产就会被银行清算,我们收到手上的股票也会成为不值钱的废纸,会亏。”

    周悠悠算了下,说“肖业手上有百分之三十五,加上你手上的百分之二十八,还有百分之三十六在外面。”

    “嗯,有百分之十四是散股,很不好收,还有百分之二十三捏在一个叫钱国栋的人手上。这人和肖业的父亲一起建下的公司,经营肖氏已经二十多年,对肖氏很有感情,宁死也不会卖手上的股票。”

    周悠悠说“不卖只是没逼到非卖不可的份上。”她问许澄“你现在的考虑是什么”

    许澄说“拉高肖业的股价,把手上的股份抛出去。有之前许氏的例子在前,我相信会有很多股民追买肖氏的股份,能狠赚一笔。否则一旦肖氏还不起贷款被银行清算,我们会亏。抛出去之后,

    再通过关系,从银行手里低价收也是个不错的路子。”

    周悠悠算了下时间,说“肖业那边的贷款还有大半个月才到期吧银行还会给他一段筹钱的时间。可以想办法从那叫钱国栋的人手上收那百分之二十三的股份。肖业不会轻易让肖氏倒,以肖业的人际关系和实力要筹一点八个亿还贷并不难。我觉得你继续看看还能不能再从散股的手上收股份,我让人去查查钱国栋的全家,再作最后决定比较好。”她就不信钱国栋一点漏缝的地儿都没有。

    许澄沉默片刻,说“如果想从银行手里收走肖氏,肖业没有那么久的筹钱时间。”她已经找好银行的关系关照好了,现在也已经在开始拉肖业公司的股票,准备把手上的股份甩出去。

    周悠悠果断地说“给肖业时间,让他筹钱还银行的债,我们再吃他公司的股份卖他公司”她要把肖业连皮带骨一起吞了她吃定肖氏了,叫你姓肖的和许澄结婚在她梦里也不行叫你在机场要打我

    、第二十四章 二货遇到牛人

    许澄对周悠悠说“生意人求财不求气。如果照你说的办,肖业最后只能选择申请破产或者跳楼。你把他往死里整,当心他狗急跳墙真带人与你拼命。我打算和他谈谈,尽量和平解决此事。”与其结下死仇,不如化解仇怨。

    周悠悠说句“肖业依附的不是周家的派系。”从哪方面说,她都容不得他。

    许澄说“这是商业竞争。”

    周悠悠反问“是谁先拿行贿说事的是谁先打你公司主意的是谁先下手绑架我的和解如果现在你和他换个位置换个形势,他肯和解说句难听的,就算他肯和解,只怕也要人财双得才会和解吧我周悠悠做事,从来都是一不做二不休。要么不做,做了就绝对不会半途收手。”

    许澄问句“如果我不收购肖氏呢”

    “我收”周悠悠冷冷地睨着许澄,眼中寒光闪闪。如果不是许澄和她嫂子的关系,如果不是她在许澄的公司工作对许澄有好感,早在许澄和肖业斗的时候,许氏和肖氏两家企业都落入她的掌中。她让他们筹钱都来不及周悠悠这辈子没让人打过,更没有人打完她一次之后还要再继续揍她第二次,这个人还是和她哥哥对头是一路的。留着、养着,将来继续给他哥哥使绊子吗周悠悠在对自家人的利益维护上,半分含糊也没有。

    许澄看着周悠悠,一阵沉默。她知道周悠悠此时在盛怒之中。她发现自己从来都不了解周悠悠、看不透周悠悠。从遇到周悠悠开始,她就觉得周悠悠这人不简单,却没想周悠悠能这么厉害。这人比肖业更招惹不得。许澄说“照你说的办。”她选择妥协。她不可能为斗了几年的对头得罪自己的盟友,更不可能断掉与周竞这边的联系倒向肖业那边。既然不能和解,就只能整死。“你也别恼,我就这么一说,征求下你的意见。”

    周悠悠失落地露出个淡然笑容,起身走了。她知道许澄为什么想放肖业一马。都是一个地面上混的人,关系盘根错节,指不定七拐八绕的不知道在哪个角落旮子里就又能扯上关系,没必要把事情做绝弄得太难看。她周悠悠只是一个外来人,短暂留逗之后又会走的,过客而已,应付一下、给点好处,了事。

    周悠悠觉得自己还不如在家陪爷爷打猴拳,至少不会显得自己这般的飘泊零落。

    周悠悠回到自家宅子时她的两个保镖也到家了,还把周悠悠托运的行李给带了回来。外国人,拿着外国护照,说着满嘴洋文,打架斗殴被抓起来,如果要拘留还得通知大使馆,又得扯上外交纠纷,为这点子细碎破事,没谁愿意招惹这么个麻烦,抓了

    ,就又给放了。

    周悠悠不开心,很不开心。她再次觉得自己像条流浪狗,觉得给她当保镖的两个哥们都比她体面。有钱又怎么样一个没根的人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连家都没有一个。

    她想到许澄,许澄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她,许澄看她周悠悠只有她周家的家世背景,对她连点喜欢和好感都算不上,顶多再看在她嫂子的关系上给点照顾。

    她对许澄的了解也不多,谈不上有多喜欢多爱,只是因为许澄的身上有股她想拥有的家的温暖气息,可许澄这人表面上看起来随和易亲近,其实离谁都远远的她只是在和人客套而已。许澄一个人也可以把日子过得很好,既然一个人都能把日子过好,又何必再添一个多余的人凑进来许澄是个地道的商人,她具备成功成熟商人必备的圆滑周到,行事也从商人的角度出发。而她周悠悠是个非官非商非民又官、商、民都沾的边缘人,连她自己都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做事做人都不是一个模式,今天是这样,明天又是另一个样。她和许澄在一起,不见得就会幸福,因为她们不是一路人,看似有交集其实一点交集都没有。这一点许澄早就明白,所以才说她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周悠悠满心怅然和迷惘,飘了这么多年,她现在依然飘泊。以前还能兴致勃勃地四处飘荡看风景,把自己融入一个又一个世界去学习去经历去感受不同的人生风景,如今,倦了。

    晚上,她开着自己那辆跑车,掀开篷顶在大街上晃着。保镖开着车跟在身后。她没要许澄的保镖,在带了自己的保镖之后,还让他哥找了几个人暗中跟着。公家的人,肖业要是敢动她,直接抓。

    肖业的家底很丰厚,除了那家上市企业外,另外还有酒吧、酒店、连锁游戏厅、球馆、k厅等一大堆产业,包括行业。这阵子警察查得紧,肖业经营的场所暂停服务,酒吧k厅的生意一落了,快则一周,慢则半月就有资金调过来。不看他经营这公司二十多年生生地把一家小作坊做成国际大公司的心血付出,不看他与肖家两代人四十年的交情,那也要看看利益啊。谁舍得把生蛋的老母鸡拿出去卖可眼下儿子的事不是被人逮着了嘛,这两天里要是凑不够三通信公司跟你有毛线关系呀。呐,人家许老板的意思很明显要么是没时间应付她,要么就是不爱应付她。她总得知趣不是周悠悠“哦”一声,说“那你忙。”挂了电话。

    所有人都很忙,就周悠悠很闲。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许澄的电话过来了,问周悠悠在不在家。

    周悠悠还趴在被窝里没起床,她抱着被子捏着电话说“在家。”

    “那我过去。”许澄说完挂了电话。

    过哪周悠悠愣了下,不想起床,依然趴在被窝里,伸手把自己撂在床角的那只软趴趴的大白熊抱枕捞回被窝里。

    过了不到五分钟,保姆来敲门“周小姐,许小姐来了,在客厅等您。”

    呀许澄来了周悠悠扬起头,喊了声“请她来卧室。”冬天赖床是件很幸福的事,她不想起床。周悠悠往窗外一瞅,今天的阳光很不错要是许澄带她去遛狗,她就起来。说到狗狗,周悠悠又想起拣到的那只泰迪,医生说已经连续一周没烧了,犬瘟差不多控制住,再观查几天还没其它症状就可以接回家了。

    敲门声响起。

    周悠悠喊了声“请进。”她趴在床上朝穿着一身正装的许澄望去。许澄施了淡淡的妆容,那一头垂直的长发盘了起来,几缕烫卷的发丝垂在耳畔,开阔的西裤随着她的步伐摇动,摇摇弋弋的仿若风摆扬柳,婀娜性感。她看得有点恍神,一般来说,许澄的形象都是娴形淡雅的知性美,这发型一变,就似含苞待放的花朵一夜开放,绽放出炫目耀眼的光芒。她笑呵呵地问“许总打扮得这么漂亮是打算去哪呀”算的正装,显然一会儿还要出门谈公事。

    许澄立在床边嘴角噙笑地看着还窝在床上赖床的周悠悠,在竞争这么激烈的时代,能够赖床到近十点是件多么幸福的事赖床的周悠悠顶着一头鸡窝乱发,像条小狗趴在那猛摇尾巴,怀里还抱着只软趴趴的大白熊。卖萌呢这是许澄说“先找你汇报工作。”其实就是来通个气。“需要我等你起床吗”她看了下手表,还有时间陪周悠悠耗一会儿。

    周悠悠问“你赶时间”

    许澄说“十一点半得出门。”

    周悠悠点头,说“坐,别站着。”她的卧室很大,看到沙发椅离床太远,自己朝旁边挪了点,把床边空出一个位,拍拍手示意许澄坐那。淡淡的

    香气从许澄身上飘来,馨香的气息伴随着清晨的清心,芬芳沁鼻呐。周悠悠觉得自己醉了,这要是个美人窝,自己宁肯一辈子不起床。

    许澄问“你被吓出的精神病好了吗”

    周悠悠一本正经地答“没呢,看这不还在床上歇着的吗”

    “”许澄用力地一抿嘴,把那句“你这是在赖床好不好”硬生生地憋在肚子里。她说道“郭宜敏正在筹钱准备还银行的贷款。”视线落在周悠悠头上的那一堆鸡窝乱发,特想抓把梳子给她梳齐了。这发型,比犀利哥还犀利。

    “郭宜敏这又是哪号人物哦,肖业的老婆,正妻,受法律保护的老婆。”没办法,肖业的女人太多,周悠悠哪能记全啊。她说“肖业在局子里,他的那些女人都在忙活吧”

    许澄说“那是个风月场合的高手,肯为他活动的女人多着呢。”

    周悠悠的嘴角一翘,有几分不肖地说“他那些女人里,能真正摆得上大台面撑台的也就他老婆一个。以郭宜敏的人面筹点钱、打点些关系不是难事。肖业这些事也就只能让他焦头烂额一阵子破点财,坐牢不大可能,除非他的后台不保他。”

    “你打算怎么弄”

    “昨天请银行的人吃过饭,让他们盯紧肖业还钱,给了个最后期限,也就是贷款到期那天,要是那天还不上,银行直接照贷款合同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