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112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上任刚满一年的太医院院主,是留在泓煊天的医主原徽几年前推荐来的,一位羽族的异能者少年——或许吧,他一直看起来都只十七八岁的模样——据说出自安雷最大的医者世家,复姓端木,单名一个飞字,医术卓绝。他来了皇城之后,苍敏还特意指导过一阵。

    那个时候我的脑海里闪现了一些东西,却在自己的不安之下,转眼忘个干净。被端木院主的金色瞳孔盯着,我收回诊完脉的手,小心的问

    “我这是……”

    “恭喜宫主,是喜脉。”像是知道我的担忧似的,他补充道“宫主健康状况极善,平日里若吃过什么补药,还可继续服用。这宫中的未必有那个好,却不知是何人开的方子?”

    “……?”我茫然。

    “淳玥。”不知何时,苍敏已经站到我身后,想是雪怡请他来的……

    我坐在椅子里,看苍敏和端木院主说了些感谢的话,末了交给端木院主一张纸,他接过去的双手竟然被我瞧出有些颤抖。

    苍敏拍拍端木院主的肩,笑笑,然后转回到我身边,弯腰把我扶起来。

    “向皇上告假罢。”

    后来等宝宝平安出世,我完全清醒冷静之后回想这一段,才发觉苍敏当时的气定神闲——好像他什么都知道,我却完全不明白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如果说,嫁给苍敏已经是我毕生最大的心愿得到满足,现在与他有了两个可爱的宝宝则是充分实现了……梦想。我不知道的那些也不重要了。

    一男一女的双胞胎。苍流影,苍流霜。苍敏取的名字。

    三年留驻皇城,我可以与苍敏和孩子们住在一处。

    自从流影流霜出世,减淡了曦儿离去的愁绪。那孩子,现在怎样了呢?孤身一人在外,若是知道家里多了弟弟妹妹,会不会回来?每每思及此,我的心就会不由自主地隐疼——他忘记了那么多年的亲情,却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忆起……

    ……

    宝宝们刚满周岁,好事接踵而来。曦儿在成人礼上变戏法一般的复了原貌,吓我一跳!咬牙——苍敏和焱夜这爷俩,他早就回来了,居然都瞒着我,还瞒了一年多!

    下了朝,曦儿就奔来玉瑶宫,抱着弟弟妹妹笑开花,那当哥哥的兴奋劲儿满屋子都盛不下,乐了好一阵才惦记起他的醉香楼,拖着焱夜就跑出去了。

    看样子他是恢复记忆啦!再好不过。焱夜怎么还一幅神游样儿……这个先且放一边,哼哼。

    曦儿如此奇特华丽而完美的易容,眼睛一蓝一黑……我猜,是千冰那孩子做的吧——会弄成这般异域也很少见的样子……加上纯熟的技法,紫阁主想必也还在人世。

    紫阁主的医术以前是泓煊天之首,千冰更是喜欢折腾些永葆青春之类的药方……苍敏不动声色的给我吃的那些所谓宫里的补药,洗的擦的……前后一对照想——只怕都是打那两人处得来的……还有后来我怀上流影流霜……我知道异能者的奇珍异宝多,你可不就是欺我不懂医么。

    苍敏放下手中的茶杯,无视我瞪着他,走去一手抱起一个宝宝,微笑着哄道

    “喊娘亲,来抱~”

    小兄妹咿咿呀呀的冲我叫唤,胸中突然涌出深切的情感。苍敏不说,肯定有他的道理,只是我一时没有想到而已。既然他为他们把这秘密守了十几年,我依然当不知道好了——那两人,应当很幸福。

    而我……托他们的福。

    上前接过向我张开小胳膊的流影,我靠上苍敏的肩。

    两个人,两个小宝宝,曦儿也恢复记忆归来,真正的阖家团圆、幸福美满。

    ……

    晚饭后,焱夜送曦儿住回琚皖庭。苍敏对我讲,曦儿这般露了身份,不太合适,暂时低调一点比较好,加上雪怡主丞年事已高马上就要卸任,等吏部的事情忙完了再说。

    第二日,过了辰时,我正捧着一堆文书准备去凤鸣殿,刚出门,就瞧见焱夜领着曦儿朝玉瑶宫走来。只瞅了曦儿一眼,我就发觉点异样。

    这孩子……扭扭捏捏的藏在焱夜背后,清秀的面容上,眉梢眼角……

    怎么愣是给我看出……沾上点……妩媚?

    |||

    我连忙让他俩入到内室,着侍卫速去把已经先去凤鸣殿的苍敏请回来。

    见了苍敏,焱夜直言不讳。

    曦儿恢复记忆是好事……可焱夜是凤皇,曦儿如今也有品级在身……这……

    苍敏又有得操心。

    算了,他一生都在守护别人,现在,有我守护他。

    苍敏已不再是清冷月影,他住在我心里,再无相别。

    《望月》完

    外篇小记戎衣亲给得知曦宝宝被焱夜吃掉的苍敏配了一段心里活动“我老人家规矩一辈子,为啥小的们都这么不省油,一个胆子比一个大!一个敢死,一个敢殉!一个敢勾,一个敢要!连我夫人也敢先公开后谈恋爱,这世道啊……”哇哈哈哈……

    预告接下来是卷七《逐花影—终点》,这回规律不了了,还没写完说……抱歉g~慢慢来,亲们包涵~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为君生

    举报刷分

    清晨,煦日,金光流淌。

    “凤,凤璃!”千冰一惊一乍的扑上去,左搓右揉,“哎!摸得到啊!!!”

    墨悠难得的睁大了眼,带着点好奇去扯凤璃的袖子。

    凤凰穿云纹的绣样,银灰的缎底,造就一身合体的箭袖长衫;明媚的阳光在柔顺的黑发上撒下金辉,英挺的气质难掩容貌中透出的俊秀,眼角有点浅浅的笑纹,斜飞入鬓的眉梢衬得不算狭长的明亮双眸昭显几分清朗几许温柔。

    “凤毓燎呢?”墨悠疑惑着收回手——千冰敛了秀美之色的容貌本就和凤璃很像,凤璃‘实体化’了之后,两个看起来更如同一家人……

    清晰的镜面映出一年长一年少的相似面孔,凤璃笑嘻嘻的对千冰道

    “来,叫哥哥。”

    千冰嘴甜马上投其所好“凤璃哥哥~”

    “乖~”

    脸皮真厚!|||墨悠在心中大大鄙视了一番,继续重复刚才的问题“凤毓燎在哪里?”

    凤璃回头一笑,那镜子里的影像居然没有伴随他的动作发生任何改变,在千冰几近痴呆的表情中,镜中的‘凤璃’变了发色改了身形,从镜面上浮出来——正是凤毓燎。

    凤毓燎比平时透明了许多,光线折射下的外表有些部分几乎看不清楚。墨悠不禁肃然“你把力量都转移给凤璃了?这……对魂体不大好吧?”

    “无妨。此番不过是个试验,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就算我们现在有龙犀、破魂拘和珑魂珠帮助修行,要从魂体修成真正的实体,也还早得很呢。”凤毓燎解释完,向凤璃笑道

    “璃儿,不抓紧时间出去逛一下?”

    ……

    春满南岸。

    桃花漫舞、柔水碧天,绿柳随风飘,清波上不算少的游湖画舫荡出诗一般的美境。细碎琴音,轻灵笑声时不时从其中一艘不算出彩华丽的舫格中传出。不多会儿,门帘掀开,走出两位白衣公子,纵身踏着凌波水面掠上看起来相当遥远的湖岸。

    附近的船只内不少人都瞧见了,只听得四周兴起一片惊讶赞叹之声。

    舫内留守的墨悠摇摇头——凤璃太喜欢显摆,比起自家冰儿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幸好他把一身银绣缎子给变成了单白色,否则更张扬!

    月前,一众离开皇城直往南去,接着沿明南河顺流而下,十多天后到达中洲最大的湖泊——淮越湖。这艘不打眼的画舫是两人买下的,顺江越湖既住且游,停停看看逛逛,清静又安全,做些护阵障眼法之类的也很方便。这些年东奔西跑的,偶尔住下来也开了医馆没闲着,现在回到故乡自然该好好的养息一阵。

    江南……

    倚窗而坐的墨悠迎着和风暖阳微眯了眼。

    一晃四十多年……昔日自己曾住过的那个院子不知道还在不在——听说现在都转成凤朝的武书院了。哦,冰儿当初也是从这里挑了去泓煊天的……

    慢慢走吧,碰到了顺路去看看也未尝不可。

    千冰和第一次实体化了的凤璃溜出去玩,凤毓燎作凤璃的影子也跟去了,眼下墨悠一个人待在对外隔音隔影的封印内翻书看景,居然觉得有点无聊——他们只有两个人,凤璃既出,墨悠正是当着雇用的船夫们的面在扮演没人在家

    镜檀阁那么多年独居,因为千冰的到来发生了改变。十年在外,两人两魂一起生活,说笑谈天,研习异能技巧,偶尔各自出门也知道家中有人等待……

    墨悠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冰儿和凤璃一起闲逛,又不知道会带些什么好东西回来。

    三分温柔,几点期待,融在散发着清新芬芳的水汽中,墨悠的心绪顿时柔软。

    中洲的好地方,传说和记载也不少,就和冰儿一起好好的游历一番吧!

    ……

    过了傍晚,白日晴好的天气淡了下去,跟着飘起了细细的雨丝。

    如雾帘轻纱的潮润中,凤璃踏水飘回画舫,千冰伏在他背上已经困的迷迷糊糊。

    “这么迟。”墨悠抱过千冰——衣服干干,毫无打湿的痕迹,想来是凤璃特地弄的护罩之类,他也没追问。打过照面,两凤回去金簪里,墨悠给千冰脱了外衣放上床。

    软乎乎的被子触感很好,千冰挨上就埋进去完全进入梦乡。紫色灵线缓缓的从千冰的腕脉伸进去,墨悠仔细探查过一遍,舒了口气。

    春夜湖面寒凉,扎好被角睡到天微明,墨悠身侧的人动了动。

    “嗯……悠。”

    不像这几年平日初醒时,常赖在他身边睡眼朦胧,千冰竟然清醒得很。

    “怎么?”墨悠调整姿势把自家宝贝圈到怀里,“昨天可是遇见谁了?”

    千冰动用了易容师解的力量,否则也不会仅逛个街就累到需要凤璃背回来,猜知这一点的墨悠自然问的直白。

    “……从前照顾我的人。”千冰顿了顿,“转眼二十年了……她老的真厉害。顽疾缠身,活不久了。我能做的不过是断了她的痛觉神经,施以缓和之法让她剩下不多的日子感觉舒服些,治不好,也续不了命。”

    “冰儿很费了些精神呢。”墨悠慢慢的揉着千冰背脊上几处穴位,“是教习院里的育娘?还是启蒙先生?我记得……好像是叫贺青吧?”

    “不是贺先生,她叫晚娘——我的绣功针法最开始都是向她学的。”千冰把头埋到墨悠的颈窝,闷声叹了口气。

    开了几年医馆,不是没见过生老病死。千冰到这异世界,能让他从心底里建立亲切感的人本就很少。晚娘作为他初来时第一个遇上的待他好的人,现今如此景况,难免让千冰心中关于人生无常难测的感慨多了些。

    墨悠轻轻扯下千冰的单薄里衣。

    唇瓣柔和的触感从颈间延伸到胸口,温暖的手抚上白皙细致的肌肤,潮润的舌尖在红樱上打个转,一路吮吻至面颊。

    “嗯……唔嗯……”千冰放松身体,主动迎上爱人缠绵的吻。

    “冰儿……”

    互相解散两人之间的束缚,彼此熟稔的撩拨,共赴云雨。

    ……是恋人间的深爱,是亲人存在的确认,是相依相守的证明。

    长生。他们还有那么多年。他明白他对亲近之人的眷恋;他明白他来自异世想要归属感的心愿;他明白他放弃前进的因由;他明白凤毓燎曾经说过的话——

    你丢下他一个人,叫他怎么办……

    周围相识的人终有天会一个个离去,只有他能陪着他,到最后的最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