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104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艮莨上门送礼帖,邀请墨悠千冰去自在天赴宴,同时也告知了他们茜烟花出现的具体时间。

    ……

    “银璍竟能预知茜烟花生长,好神奇~”

    “此花开在鬼门附近,可能与镇魂师有什么渊源吧。”

    墨悠千冰言谈间已至目的地。

    一样的茜烟花海,不一样的景。千冰隐了自己的踪迹,悄悄地注视红白花间的两个身影。

    银璍半蹲着摆弄花瓣花蕊,艮莨从旁帮忙,时不时说句话,虽然听不清说的什么,看二人的表情倒都是祥和自如的。

    翘了嘴角扯出个微笑,千冰对身侧的墨悠低声道“去打个招呼?”

    墨悠挽了千冰的腰,轻捷的落在花田旁。

    千冰一脸灿烂笑容,冲那两人作个揖,“二位门主,新年快乐~”

    瞧见银璍和艮莨因这不同的风俗礼节产生的愕然,墨悠捂嘴闷笑。

    冰儿哎~

    ……

    (待续)

    第一百一十章 如梦归

    举报刷分

    “先生要走?”

    “我与千冰本就四处游历,在繁洛住了已近两年。”

    来访的银璍闻言顿时明了,又听得墨悠继续道

    “教主原先遣来帮忙的两个学徒,我既教了这些时日,继续开清心堂亦可。只是如若教主监理不当,没了医馆的名声,我可是不依的。”

    “先生所言极是。”银璍拱手一揖,“蒙先生相助,这两年又诸多指点,银璍感激不尽。自当为先生备送行宴,万望勿推辞。”

    墨悠笑了笑,既没答应也没拒绝。

    待银璍三日后复来请,清心堂的后院已是人去楼空,一丝曾住过人的感觉都没有。询问前厅接手给人治病已经两月的学徒,得到的答案是他们也不清楚两人何时走的,剩下没带走的东西也已留书分派给院中平时打理各处的一众侍从帮佣了。

    来时似云落,去时如烟散。

    仿佛一场清梦。

    那两个人,有他们的追求和理想,而自己……有广寒殿,和荆洚众生。

    银璍淡然一笑,头也不回的走出安静的院子。

    “艮莨,回自在天!”

    离开荆洚已有一月。

    又一次拆开原徽的来信,墨悠看完了便随手一揉,薄薄的纸碎成细屑随风而散。

    “焱夜已经正位凤皇了。”

    “哦。”千冰简单的应了声——筹划准备许久的事情有这个结果完全正常——他顿顿脚下的石质屋顶,突然就怀念起从前踩起来略有弹性的房梁、精致的雕花琉璃瓦和经久的淡淡檀木香来。

    “冰儿接下来想往哪里去?”

    “南!不是说西诺大陆以南的深海有人鱼族么?”千冰脱口而出,“而且,再往西一些,海的对岸就是中洲!”

    “呵……”墨悠轻笑,“还隔着岩地戈壁滩草原和大片山岭呢。冰儿……”

    也好。中洲既已大定,再回去亦无妨。

    ……

    一年多之后。

    从西诺大陆西南边至中洲所在的南辽大陆,其间海峡较窄,航程不过五天。

    下了船,千冰站在细软的沙滩上,潮润的海风迎面吹来,薄薄的水雾中似乎带着点清爽的香味,他闭上眼使劲吸了口气,慢慢的吐出来,如此反复好几次。

    “闻什么呢?”凤璃看看墨悠,竟然也是和千冰同样的动作。

    “怀念的味道。有一种,快要回家了的感觉。嗯……坐过船,然后要乘车,接着骑马,穿越大漠和草原,之后就能够见着西霞岭了!翻过去便是中洲地界……”

    “啧~好麻烦。”凤璃正抱怨,忽然瞅见千冰冲自己眨了下眼,他眼珠一转,心神领会的嘟囔了句“随你吧~”便与凤毓燎回到金簪里去了。

    “悠~”千冰赶上两步搂住爱人的腰,“我们先去皇城看苍敏好不好?”

    “呵呵~”墨悠拧了下千冰的鼻尖,“这么想念他啊。”

    “嗯~”千冰靠过去埋首到墨悠的颈侧,蹭蹭,掩住眸子中闪现的狡黠,撒娇道“走嘛~”

    “好……”

    墨悠话音未落,蓝海银滩的景色突然就变成了雕花门梁,素色纱帘,他下意识的把怀中人抱紧了些,目光转过四周熟悉的物件,最终,轻轻地叹了一声。

    九年,仿若只是瞬移的一刹那,弹指即过。入眼所见的妆台、圆凳、脚踏……往事乍然浮现,历历在目。

    曾听千冰说过紫风轩一切如旧,墨悠亲眼看到,这感觉……

    在这里,他曾为他的师傅送终;在这里,他作为镜檀阁阁主二十余年;他的青春淹没在经年的事务中——等他总算能在这里拥着心爱入眠,没两年却也在这里与之永诀。

    流淌的回忆停留在那一刻,他向他告别。

    我……时间已经到了……

    冰儿之后说过些什么?做过些什么?不敢提起不敢触碰,复生之后一月夜夜惊醒已经说明了一切。

    “冰儿……”墨悠转过头,寻上爱人的唇。

    温暖、柔软、真实……那时稍矮的少年已经同自己一般高,两人此后还有相依相伴、很长很长的未来。

    带上点雾气的眸子望入对方明亮含笑的眼,墨悠唇角微翘,“连我也骗。还和凤璃串通……”

    “呐,现在还早,不过等下会有人来例行打扫哦。”千冰圈着恋人的颈,嬉笑“要不,我们一起扮鬼吓吓那几个丫头?”

    “呵呵……”

    “墨悠是第一次和千冰一起瞬移,可不该好好管教这小坏蛋!”凤璃拧着千冰的耳朵,“要不是我多看你一眼,你是不是又打算把我们落那里不管?”

    “哎……”拧是作势,一点也不痛,千冰挤挤眼,笑道“那哪能呢?这片是凤璃的地头啊,凤璃想要到哪儿还不是小菜一碟!”

    这话哄的凤璃很舒坦,罢了手,抠抠下巴,“寻常人看不见鬼……怎么搬弄好呢,也不能吓得太厉害……”

    “璃儿,”凤毓燎听似出言制止,语气中却是半点责怪也无,他抬手在身侧的墙上轻轻一点,淡金色的水波便贴着墙面扩散开去,“随便闹吧。”

    凤毓燎这单向隔音隔影的术法泄了凤璃的气,“切——”

    ……

    泓煊天与凤朝合并之后,剩下的人已经极少,仅暗部还有些许留守在这明王山里。原本就是深藏不露的地方,这些年做得更加隐秘。墨悠和千冰在山上悄悄溜了一圈,弄了些野味填饱肚子后复回到紫风轩里,预备再吃饭后点心——晚间打扫过后就会换上新的祭品,千冰早就熟门熟路。

    意外的,见到了原徽。

    自从焱夜得正凤皇之位,千冰就鲜少再回中洲,刻下已经过了十月有余,从前的规律‘潜返’也抛诸脑后。他随即扳指算算——可不刚赶上原徽每月一次的习惯性汇报。

    两凤的屏障早先就设下,紫风轩常燃的香中参了些细微的旁的味道,楼外一丈之内带喘气的东西全部放倒。

    原徽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端坐在书房的椅子上,略微困惑之后猛然回神,转头看向主位方向——淡雾缭绕朦胧的光线中有两个陌生人,一人静坐在书桌后,另一人居然翘起脚坐在书桌上,似曾相识的眉眼微笑着望向他。

    “……”短暂的哑口之后,原徽当即正身下拜却被人发力托起。

    “阁主!公子!”出口依然是熟稔的旧时称呼。

    千冰笑了笑,继续阻止原徽往下拜。

    墨悠站起身,走到桌前,对原徽拱手道“原徽,这些年中洲的事情多谢你帮忙了。”

    原徽从墨悠行动中只窥得他武功已复,又见到身手非凡的千冰,思及墨悠秉性便不再执意拜倒,当下站直行礼,“原徽幸不负阁主所托。”而后转向千冰,郑重道“多谢公子照顾阁主!日后还请有劳。”

    感觉得到呼吸,珠光下浅浅的影子……虽然多年前就知道他们尚在人世,看见了,心中又是另一番滋味。原徽谢完之后竟然再说不出别的话来。

    “原徽,与我喝两杯如何?”墨悠负手相邀。

    “好!”

    ……

    千冰取了给原徽的礼塞到他手里,点头示意告辞,然后抱住墨悠,大喇喇的使出瞬移当着原徽的面从房内消失了踪影。

    “……千冰好厉害。” 原徽惊讶之后便是释然,接着动手收拾书房——此事仅他知晓,断不会假手旁人。

    一个自己关心的、却曾经亲眼看见死去的人,虽然力量不及从前,现在能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言笑如旧,明显的很幸福,还有什么比这更好。

    ……

    “哈哈~”凤璃笑得前仰后合,“原徽还以为你们离开了~从书房瞬移到卧室……千冰那……”

    “讨厌!不是因为这里有凤毓燎的幻阵,最隐蔽么!”

    “是啊是啊~这里最熟悉!”凤璃挑眉戳破千冰的借口,“当初墨悠的魂魄也是在这里盘桓不去,我用冰魄装了他,就停在这房梁上,等着你也飞回来~省得我到处找!”

    “凤璃准备干嘛?”

    “紫色的魂,透亮发光,困在一起炼宝!”凤璃哼了一声,翻个白眼。

    凤璃没明说,这么些年也不曾提及,两人却都清楚他当初是打算帮他们聚魂。墨悠那时的力量未至顶峰,千冰更差好些,获得了墨悠的力量短期内也不能完全转化,如没有凤璃和苍敏,他们先后赴死……魂魄一旦再入轮回,便谁都不是谁了……

    他们解放了凤璃,凤璃救了他们,因因果果,环环相套,方能有如今的结局。

    凤璃在有些呆滞的二人脑门上各弹个栗子,“俩笨蛋!”

    墨悠醒过神——他第一次被弹脑门——凤璃是前辈,但平日和千冰混着玩,捣乱的事情全部搀和,被凤璃说笨,心下就有点忿忿自己怎么会和‘笨’这个字挂钩嘛!

    “嗳~有凤璃真好。”千冰倒是一点也不介怀。

    “那当然。”凤璃一挑下巴,“不是说要去看苍敏?你们管家真尽责啊,看这床铺,啧啧~没人睡也经常换,这么干净。干脆歇一晚,明日出发?”

    ……

    沿明王山西麓前进,经天越,到达边城槐荫。休整了一日,准备好接下来路途要用的物品,二人轻装进入鸣皖湖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