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95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之前与墨悠分析过,广寒殿几乎没有装饰,凤璃和凤毓燎肯定会留在原地,那塑像上有灵气,又是鬼门所处之地,两魂隐藏形迹再好不过。尽管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啥时候与这教主结的怨,但显然眼下这次机会绝不能错过。

    银色的塑像表面,呼应千冰的声音,滑过一线金光,猫瞳一闪。

    比之前所见的多了一道封印……

    他下的灵雾和银针上的药阻不了具有青眼的教主很久。在这个认知之下,千冰再不迟疑,力求速战速决,划开手腕,边念咒语,血与灵气混合顷刻间凝聚成紫红色的方阵,空悬在塑像之顶,自上而下‘扫描’过,驻留在地面上。考虑到此处有‘鬼门’,千冰旋即伸手按住它以控制力道,以免造成其它的破坏。

    “你在干什么!?”

    闻言千冰心中一急,不由自主的就多用上五分力——

    说时迟那时快,赶来的教主还没来得及出手阻止,一道金光自猫瞳中飞出,眨眼就进到千冰的身体里。在教主大人震惊的表情中,只闻千冰一声暴喝

    “我最讨厌的就是被关住……臭小子,给我滚过来!”

    (待续)

    第九十九章 华颜怒

    举报刷分

    石质的墙壁裂开粗细纵横交错的纹路,红衣男子委顿其下,面上保持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却在下一瞬拧紧了眉,捂住胸口吐出一大口血。

    凤璃占在千冰的身体里,把手指关节掰的喀吧喀吧响,咬牙切齿“亏你还有青眼,怎么在看的!我和那些低级鬼物一样么?能一样么?”

    墨悠循着千冰的气息,进到广寒宫中到达正确的所在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

    “教主!”

    一个显得有些苍老的声音自厅外传来,随之奔进一位灰白发色的老者——跟在墨悠后面入内的九重门门主、守护东庭阵法天阶的葛苋——疾速过去搀扶自家从没伤过这么重的教主。

    “璃儿,千冰刚才的破界毁坏了一些鬼门的封印,要修。”在凤璃之后出来的凤毓燎一边说着,已经开始动手修补空间中泄漏丝丝鬼气的裂缝,“你揍一下够那小子吃一壶的,行了。”

    教主瞪着凤璃,咽了血的喉咙有些沙哑,“鬼魂怎可以占据活人的身体!”

    “切——”凤璃从千冰的身体中脱离出来,直接无视他,径自飘到凤毓燎身边去了。

    千冰陡然使用了超出水平之上的力量,全神贯注的时候还好,凤璃一离体,他自己的意识马上查觉到周身的酸痛和精神上的疲惫。

    自家宝贝嘴角不太明显的血迹,手腕上新添的伤……

    看到千冰平安无事时墨悠周身稍微缓和的气势霎时阴寒,不由分说的揽过他,缓步走到被葛苋扶着、好不容易站起、很有些狼狈的教主面前。

    “不管你是谁,总之,休要再来招惹我们。”墨悠一边说着,随手按住身侧的封印裂缝,将鬼气堵了回去,冷冷道“七重门原先那地方借我们休息。”

    不容置疑的语气、强势的态度、压倒性的力量。

    教主斜靠着葛苋,收回放在凤璃凤毓燎身上的视线,抬眼自下而上看清来者那身衣装的时候,短时间内二度愕然,待到目光移到墨悠的脸上,表情顿时变成了震惊。

    青眼所见,是不逊于夙溟的美貌,在幻灵气铺张的作用下紫色的发丝随着衣袂飞扬,紫眸暗沉,显露七分冷淡,暗含三分杀气——简直就是一谪仙般的煞星。

    “千先生?”不确定的语气。

    “教主!”八重门门主艮莨冲了进来,见到此景此景,旋即对墨悠一拜,大声道“阁下!之前在下多有不敬,但请您网开一面,毕竟这镇鬼之印还是得教主长久维持……”

    “是我打的。”凤璃抄起手飘到近前,“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封了我和燎十二个时辰,挨这下一点都不冤。”

    墨悠千冰站在前,凤璃凤毓燎浮在后,金光灿烂,紫气昭彰——整个一套高压武力威胁,不论是教主还是葛苋或是后来的艮莨,没一个吭声了。

    “我姓墨。”扔下这三个字后,墨悠抱起已经略微有点站不稳的千冰,大步离开。

    望着两魂钻进千冰发间的金簪里,随那二人一起消失在延伸的长廊中,葛苋和艮莨这才松了口气,紧接着两人便跪倒领罪

    “属下无能,请教主责罚!”

    “罢了……银璍貌不如人,银琊技不如人……何况你们。他没下重手把这里全毁已经很给面子了。”

    红色衣袍在暗淡的珠光下失却了白日的光鲜艳丽,又添上沉红点点,显出一种孤独的凄怆,环顾四周已经被两魂修补好的封印,教主叹了口气,“我累了。这里损坏的部分明日葛苋再来收拾,七重门那边……艮莨回去的时候顺便看顾一下。那两人若来,不必阻拦。”也没人拦得住。

    “是。教主的伤……”

    “我自己会医。”

    挥退两个手下,拖着疲惫沉重的身体回到卧室,有条不紊的给自己理伤。

    “银璍你总不专心修习,看看你都招惹回来了些什么人……那是兄弟俩?我银琊真是糊涂了,才会过分信任你!”

    异能者的世界。强中自有强中手。

    金色的灵魂,生前应该就是强大的异能者,现在已经半鬼半妖,能够随意上人身再脱离……昨晚察觉灵猫镇魂周围有波动的鬼气,大约就是那俩——到底还是魂魄,会被自己的术法所封,放出来竟然如此可怕……只一掌就重创自己,速度快得完全看不清楚……

    千,不,墨姓异能者与千冰力量同类,属于‘破’和‘解’类型,隐藏极深。下午银璍见到他如斯轻功也没多加怀疑……此种程度的修为若是普通人怎么可能看起来这样年轻!完全被千冰迷昏头——前几日娶回的名叫夙溟的美人,那相貌无与伦比的也没见你这么上心!

    夙溟……亦是个异能者,不过比较弱。原以为是在前夜的混乱中陷到鬼门里了,现在看来……此人根本就是有目的而来,就像今日千冰奔着……

    想到这里,银琊撑着身体坐起来,忍着伤痛急行到北角厅堂,瞧了瞧千冰刚才解印的地方,然后走到归魂石附近仔细查探了一番。

    “呵……”惨笑着颓然坐倒在地,“千冰……银璍,那么些时你天天见到的,真的是千冰?”

    他前夜就在这里出现过,和夙溟一起……而两魂就是当日留下的!

    “凤璃~凤毓燎,对不起么。”千冰嘟着嘴歪在墨悠怀里,五分诚恳五分撒娇的道歉。

    “得了吧。”凤璃攒着幻力两边拧千冰的脸蛋,做成个鬼脸模样,“平时训练也没见你能溜的这么快,‘呼’的一下就不见了……”

    “前日你消失后,璃儿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凤毓燎笑道,“真怕那么厉害?我们,还有清岩清非,不也是鬼?”

    “最讨厌黑糊糊的地方鬼影憧憧,”千冰知道两魂都没生气,马上又乐得没正形“你们不一样……都是——美人!”

    “切~小小年纪胡说八道~”

    凤璃挑眉作势欲掐之,却被凤毓燎拦住其伸出的‘黑手’,“千冰解印消耗过了,璃儿上他身平衡一下比较好。”

    ——凤璃待在千冰的身体里以自身灵气修复躯体的伤痛,加上有墨悠从外部护理,千冰自己的意识得到完全的放松休息,很快就能康复如初。

    “冰儿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嗯。”

    倒不是千冰想睡,相反地,他想知道的太多。例如教主是怎么回事;墨悠怎么会和一老头一同赶到广寒宫;艮莨为什么那样对墨悠说话;出了这摊子事,号称喜欢他的银璍为何一直没出现……

    银璍?千冰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却模模糊糊的被倦意所淹没。

    躺在床上的千冰睡沉之后,变成了凤璃的样子。

    墨悠在床的四周设了隔音的封印,这才唤门外的下人进来收拾碗碟。

    应声推门而入的,却是八重门门主艮莨。

    傍晚时墨悠带着千冰回到七重门,直接入了银璍原先给他们安排的客房。艮莨不久之后就亲自上门嘱咐下人们侍候周到,膳食备齐全。

    墨悠亦不客气,也不多话,处处维护照顾千冰,冷淡搭理旁人,反而让艮莨觉得更有些心虚——自家教主瞧上人家弟弟……不……看那细致呵护亲密无间的程度……是情人罢|||——也怪这俩早前扮得太像!好像‘那位’眼下已经歇息了……不要吵到比较好。

    “阁下,借一步说话可否?”

    墨悠望他一眼,端坐稳如磐石,艮莨只得先让人收拾了桌面换上新鲜茶水,这才在下首坐了。

    “艮莨冒昧动问,阁下此次到荆洚,是访友还是探亲?”言语间颇为小心。

    “我们是医者,四方游历觅药,见此处繁华,药源丰富,方意图停留。孰料……”墨悠唇角勾出一抹冷笑,“教主好手笔!七重门门主邀请我们来,他却设下阵法,当面劫人!”

    艮莨顿时汗如雨下。与白日见到的温和医者判若两人,墨悠强悍,前所未见,这自在天中他也是第一个领教到的。

    ——那会儿教主习惯性的在此人入内之后就下了封印,然后才带走千冰。若当时多看一眼,及时发觉他能力莫测,也不会弄到后来被人家破开封印,三两下就摆脱自己的阻挠,直闯进广寒宫……气势之强,连守阵的葛苋都不敢拦——若他拦了,阶阵为此人尽破,那自在天才是大失颜面……

    “这……当中或有误会。时候不早,艮莨告退。”

    墨悠当面斥责,于气度上也不拘小节,倒是让艮莨心里安定了些,他自是不敢得罪这位深藏不露的高手,当然也不敢过分探究,连忙退了出去。

    今日的事情……明明平时教主银琊不是这样的……摇摇头叹了口气,想到教主方才的情状,艮莨犹豫了片刻,还是唤个下属过来交待几句,自己拔足转回广寒宫去了。

    ……

    “经刚才一幕,他还敢到此问询,也算有勇气。”凤毓燎浮现在墨悠身边。

    “哼。为主效力倒是尽心——那教主酉时突然出现,大约借了某种范围之内的瞬移,布阵手法娴熟,马上就能掠走千冰。若不论他的青眼和稍有不同的发色,容貌却是和银璍非常相像。银璍此人……”墨悠略一思索,狐疑道,“莫非……”

    “呵呵……一日一夜待在广寒宫,小有收获。”凤毓燎轻笑,“银璍兼任七重门门主。额前鬓角耳后的发以及右眼是幻力凝上的银色,其实原本是金的,复原后,就是白天的自在天教主。而这自在天中的建筑格局,本身就是一个以广寒宫为核心布置的镇压移形阵。”

    “移形……所以才能那么快。幻力属于自身的气质性变化,并非易容,看不出来……”墨悠沉吟,“白天的教主……酉时……分时刻显示力量?故而出现青眼?即是夜间的教主?”

    “不错。”凤毓燎首肯,“卯时初即复还成白天的模样。”

    “特异体质……隐藏的这么好……”

    ……

    千冰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伸个懒腰——很好~哪里都不痛了——眨眨眼坐起身,披件衣服抓着两根簪子,自顾自走到妆台前坐下。

    墨悠哪里去了?左顾右盼,视线停留在镜子上……千冰猛然站起身,贴近那幻色的水晶面,呵口气擦擦,接着使劲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

    “啊啊啊————”

    墨悠在隔壁——千冰为疗伤一整晚都是凤璃的外表,自然不好同睡——觉察到千冰起床,正转过来就听到那声大叫,推门只见人已经一阵风似的从窗户跳了出去,速度快得他都叹为观止——连忙跟上,竟然一路无人拦阻的进了广寒宫。

    空旷的大厅回荡着他家冰儿气急败坏的咆哮

    “教主——你瞧你干的好事!!!”

    (待续)

    第一百章 两处忧

    举报刷分

    中气十足、兴师问罪的吼声在广寒宫里轰轰然传了个遍,毫无疑问的也传进教主的卧室。

    经过整晚调息料理,已然恢复了些许的教主闻声微叹,苦笑

    “艮莨,去请他过来吧。”

    ……

    千冰面色不善的踏进房,望见因伤势仍半靠在软椅上的教主,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