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89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这样的绚丽景象,曾经来自于前生。千冰目光定住,身体却是不由自主的往爱人身上靠。墨悠会意,伸手把他揽进怀里。

    “这东西和炸药算是本家,但是给人的感受完全不同。”

    “烟华易逝,浮生若梦……总希望能够留住最美的一瞬间。”

    我与你在一起,瞬间即是永恒。

    ……

    看完归家。

    “呼——”千冰抱着个枕头趴在软塌上,“住这里真舒服。端木夫妇人很好,要是被他们知道悠一直是易容,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既然被端木飞看出来,我们也该准备离开了。”

    “明日就说吧……虽然有点舍不得……”

    “!”

    “那孩子来了。”凤璃冒出来,轻飘飘的在房内溜了一圈,“要我去迎接他么?”

    “璃儿,不要吓唬小孩子!”

    “我去看看吧。”墨悠起身下楼。

    端木飞果然如凤璃所说,绕开了所有阵形,穿过大厅,停在楼梯口。见墨悠出现,他很谨慎的往后退了一步——没有外力帮助,却行动如常。

    千冰跟在墨悠身后,瞧着那少年站在原地犹豫不决——有些紧张,嘴张了两次,却欲言又止——很有些纳闷这青春期的小孩对家里人闹脾气,找他们干吗?

    “端木公子深夜到访,不合适……”墨悠的声音低沉温和,带着诱导性的魔力,“这么晚,该歇息了……回去吧。”

    少年似乎呆了一下,接着做出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他扑通冲墨悠跪下来,带着哭音哀求“墨先生救我!”

    嗯?这又是哪一出?

    白色缎带解下,少年睁开眼——不止千冰,连墨悠都有点吃惊——那双眼,居然完全看不到瞳孔,苍白的一片,在黑暗中隐现银光。

    “白瞳?”

    凤璃货真价实的鬼一样飘下来,凤毓燎拉都没来得及,千冰眼疾手快,在端木飞尖叫之前捂住他的嘴带上楼。

    “既然能看见,就不用怕。”安抚着少年惊恐的情绪,“能感觉到他们的力量吧?是很强大,但他们不会伤害你,我保证。”

    柔和的香芬伴着轻言细语,端木飞终于不再颤抖,眼泪却流得更凶。

    “白瞳是很值得骄傲的能力啊,你哭什么?”凤璃知道刚才自己冒失了,这会被凤毓燎带着尽量‘站’在地面上。

    “我松手了,不要叫。有什么话,慢慢说。”

    端木飞点点头,千冰遂放开手,让他自己坐着。

    “为何要我救你?”

    少年抽抽嗒嗒断断续续的讲明原委。

    羽族生来灵敏,端木飞自小就比其他人更强,十一年来长辈们众星捧月似的照顾,他对自己的定位相当高,也一直在医道上不断的努力。去年年初,他突然高烧,身体沉重脑子却异常清醒,不过两个时辰的功夫就发现自己原本眼瞳的黑色逐渐褪去,最后竟和眼白一个颜色!他从不曾听过或见过这种事,害怕之余蒙上眼,还不敢告诉任何人。别人都以为他看不见,事实上他比从前看得更清楚。装作看不到,就不再泡在医书药材中,有闲暇功夫静坐,见到同龄的兄弟姊妹们在一起玩,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孤单。

    “我昨日来时看到先生的面容,与表象完全不同;今天晚饭期间从先生的簪子中……”端木飞偷眼看凤璃凤毓燎,大概是不知道怎么表达,想了想,“不会像现在给我那么大的压力。”

    ——两魂待在发簪里时,算是自我封印的一种,异能者都极难发现,这孩子能察觉出来相当不容易。离开金簪,就那俩一身金光,都是力量昭彰的象征,端木飞初入异能者门槛,本能的会怕也属正常。

    “我不是有意看破先生的面容,是怕先生察觉后会离开,这才半夜打扰,请先生恕罪。”他说着便站起来,想往下跪,被墨悠托住,又更急切的道“我不要这力量,自己都不敢多看,别人见了会更害怕……求先生指我一条明路!”

    “这孩子……如此聪明的脑袋不是给你拿来逃避现实用的。”凤璃近前来,“一分力量一分责任,为医者,你的能力正好适用。况且,异能不是别的,天生具有,哪能说不要就不要?”

    “我……”端木飞信任族叔的眼光,认定千冰墨悠没有恶意,加上自己一天多的观察,这才鼓足勇气前来相求。从前被长辈宠惯了,眼下被凤璃责问,又不敢反驳,一张小脸更见委屈。

    “有力量是好事。这眼睛遮掩一下,像清岩那样……悠……”最先心软的是千冰。

    墨悠淡淡道“你先回去,我想想该怎么做。”

    “谢谢墨先生!”端木飞得了墨悠应允,少年心性,马上高兴起来,转向千冰“多谢千哥哥。”而后稍微胆怯的看了看凤璃。

    “凤璃,他也不是真的不想要力量,着急么。”

    “切——”

    ……

    “难道家族里从来没出现过?”送走端木飞,千冰疑惑,这状况很像是身体长到一定程度,能力突显,若有先例,自然有人照顾安排,也不会让他自己担惊受怕。

    “有也没留下记载吧。”凤毓燎接口道,“强大的异能者不可能留在本族,那是永远都融不进去的。”

    “啊?”

    “我们那个时代,承师职的异能者会把这样的孩子从族中带出来,另行教导。他们的力量远胜常人,对事物的所知所感比常人通明透彻,家族里那些人际关系血缘牵畔只会成为修习进益的阻碍。就算愿意留下,他们身上缓慢流逝的时间,那种旺盛的生命力,最终也是与他同一血脉的族人心中的一根刺。异能者,命中注定是独立的,只能在相似的人中寻找同伴。”

    “这样……”千冰望一眼墨悠——难怪,那么多年,墨悠只会在自己面前,在苍敏面前,显露些许真实的情绪,对外永远挂着阁主的威严……

    墨悠如何不知道千冰的心思,微微一笑,“冰儿可招来件好差事。端木飞和幻灵师不同,他的瞳孔是任何颜色都持久不了的。”

    “那,那……”灵光乍现,千冰抱住墨悠的胳膊,“我知道,可以用鱼人之泪!”

    “你现在上哪儿去找人鱼族!”凤璃不屑,“西诺大陆以南的深海,我也只听过传说!”

    “嘻嘻~”千冰笑的得意,“我有现成的。”

    (待续)

    第九十一章 点睛术

    举报刷分

    千冰往返紫风轩一趟,立刻取出来显摆“瞧~恰好剩两颗!”

    “……你哪弄的?”凤璃顺手一捞,两粒透明的小球浮到他眼前,盈盈润润,略微用上点幻力,就变成扁扁的椭圆,很有弹性。

    “送我玉簪的人偶师给的。对了,悠,他们当年也说过要到海外,说不定哪天会遇见……”

    “唔……也许。”

    ……

    给端木飞的白瞳改变颜色,出了点意外。

    墨悠应了端木飞,自己并不动手,而是让千冰来实施。

    鱼人之泪可以任意着色。按照他希望的普通模样,千冰从黑色到普蓝到墨绿到棕褐,所有深色系的颜色都试过,但只要一点到眼眶里,马上就褪掉,连用幻力强制添加都没有用。

    只能说,端木飞视物本质的力量实在太强。原本打算弄好,他就不必在家人面前遮遮掩掩,之前的行为可视作短时心理障碍。等到再过几年其能力独树一帜愈加明显了,他也长大,就能够自主决定去留。

    现在却……

    “小飞,”千冰为难道,“这些你挑的都不行,只能换别的。”

    “不换。”端木飞赌气,“都不成,我不要眼睛了!”

    凤璃在旁边听他这话也蹦出来,当即应道“好啊。不要拉倒!”

    “璃儿!”

    他疾速出手封了端木飞的视觉,凤毓燎没拦住,更遑论千冰。

    “不要扶他,让他自己走!”

    这孩子倔上头,仗着本能感觉敏锐,起身就打算离开,却首次真正体会到目不能视的滋味,没走两步就被凳子绊倒,千冰到底还是上前扶了他一把。

    “天下间哪有那么多顺心遂意的事情。被捧在手心习惯了,遇到点不如意就想躲开?这异能给他也是浪费!”

    此言一出,洪水开闸。凤毓燎躲回金簪,墨悠踱进房里,凤璃索性飘到一边,就剩千冰抱着哇哇大哭的端木飞在外厅的地上坐着。

    “千哥哥……呜呜呜……看不见了……”

    简直象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哎,没遭遇过挫折的小孩,八成还觉得自己能求上门来已经是莫大的让步!瀑布汗。头痛。

    “凤璃,把法术解开好不好?他从前没有接受过异能者的训练,任性一下也被惩罚过了……”

    “哼。”

    ……

    白瞳的掩饰,最后是靠千冰把凤毓燎散出的一线灵气用幻力凝在鱼人之泪中,方才留住金色。不管怎么说,金色瞳孔比白白一片什么都看不到还是正常多了。

    千冰也把端木飞教育了一顿,但言辞温和些,让他能够接受。于是后来虽然他还是不愿意解掉遮布,但会经常去找千冰说话,不当着旁人的面,也偷偷和千冰下棋。

    端木飞从小优秀自视甚高,没有同龄朋友,又被长辈们宠得性子有些怪,端木夫妇见千冰能陪他聊天,都松了口气,想若是能就此让他打开心结,无疑为一件幸事。

    千冰慢慢的劝导,端木飞终于有勇气在长辈面前露出双眼。端木夫妇和带他来的老人初见时奇怪了一下,并说羽族从前有眼瞳变色的,尽为灰色、蓝色,金色虽没见过,但只要端木飞心态能恢复正常,也算不得什么了。

    端木夫妇认为是千冰治好了端木飞的心病,颇多感激,见俩孩子比较玩得来,遂留端木飞多住些时日再回本家。

    这一待,就是大半年。

    原计划离开的墨悠千冰,亦多住了一段时间。

    泓煊天与凤朝顺利合并,焱夜在苍敏协助下治理得当,中洲一时状况良好,墨悠也放下心。

    “悠……”千冰拧眉坐在床上,“我怀疑原徽知道了。”

    “什么?”

    “他从前就是随意说说,最近还拿着个本子,事无巨细的一条条禀!”

    “冰儿偷吃糕点开心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墨悠扶了他的肩,轻轻压倒,“泄露了……要惩罚。”

    “嗯~唔……”

    ——惩罚和奖励本也没什么不同,于他们自己,总是一场甜蜜极乐。

    ……

    翌年四月底,在烟南住了一年多的两人终于决定继续旅途。

    辞别端木夫妇,于海港上了驶往西诺大陆的商船。

    千冰趴在视野极好的窗边,望着那个冬日烟雨蒙蒙的镇子渐行渐远。

    “千冰舍不得小飞了?”

    “凤璃……你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