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85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行了。以后再吃提升内力的药都没有问题。”墨悠收回手,“明日一早就启程。”

    得了墨悠的许诺,千冰快快乐乐的继续摆弄湖底挖出来的淡晶。

    “凤毓燎的是红色,我的怎么是紫色?”

    “是你采下它之时幻力颜色的反应。燎那个是外邦进贡的。”

    “那凤璃去拿就是金色的咯?”

    “本来应该是银色……哈~”凤毓燎插嘴,“他被我同化了……”

    “切——”

    同化……千冰看向墨悠,后者望着他一脸自得的笑容,“紫色不是很好看么?”

    墨悠越来越……心里某处突然柔软,带着一丝雀跃,千冰大力点头

    “紫色很漂亮!”

    ……

    健健康康整装出发,下一站,烟南!

    (待续)

    第八十六章 良宵节

    举报刷分

    “一日两次,早晚隔六个时辰,外敷。千冰,抓药。”

    “多谢墨先生。”

    ……

    沙漏流到酉时正。

    “端木先生,明日见。”

    “明日见。”

    蜿蜒的水巷,流动的清波,整个城镇好像一场漂浮着的浪漫之梦。当地冬日常见蒙蒙细雨飘飘洒洒,温润的潮湿让人的心情也变得慵懒万分。

    沿河一长排石砌的屋子,在雨雾中显得分外柔和,镌刻的牌匾或阴文或阳文,从不同的角度折射着水光。其间有家医馆,青灰的石梁上三个墨绿色的大字——濯心堂。渡船泊在临街的石阶下,白天时不时有买药、问诊的人进进出出。

    此时临近傍晚,眉清目秀一青年一少年,共撑一把伞,散步似的从濯心堂后门离开,遇河道轻点即过,步调一致,分外默契。

    左邻右舍望这两人身影消失在烟雨深巷中,均有种说不出的安宁和谐之感。

    踩着条纹清晰的石板路,踏进铁艺花门,穿过三条长廊,来到后院一座独栋两层小楼前。

    “五日一休,昨天刚休过……这才第一天……”千冰扑进小厅内的软椅,趴在那里不动了。

    “知道你累。”墨悠笑笑,把路上采办的饭食在桌上摆好,“吃了再睡。”

    “我看你也没做什么嘛。”凤璃溜出来一瞅,“松蒿粉团子我喜欢,燎,下次我们多买点~”

    “好。”

    两月前,他们离开汨瑶山,日夜兼程赶到一处市镇,便开始计划去了烟南需要做的事情。有繁瑞集的经历,墨悠将自己的易容弄得更普通了些,两人也换下那身招摇得纤尘不染的白衣,尽量的融入各色人群中去。

    烟南不同于依林城的市集商贸繁华,是个近海港口,若说依林是山镇,那烟南即是水乡。初踏此地,便逢到件事儿。

    千冰于船上看到一家新开张的医馆门前有人闹事,呼的奔上岸,两下就给打发了去。那医馆主人夫妇为保店面受了些伤,谢得勉强,过后更愁。

    墨悠观他们衣着外貌,顺带打量了整个医馆内的陈设,心下有了计较。

    地段不错的门面,种类繁多的药品,质地优良的衣服,不俗的气质……他即走上前,扶了医馆主人起来,随后极其熟练的把散了一地的药品迅速分类规整,并以轻灵身法将不用清理的归回背墙高高低低的抽屉中,余下的分不开的更是指出了其可能的用途。

    医馆主人见墨悠这一系列流畅动作,已经有些惊讶,听过最后的总结分析,如同遇见知己同道,连被人打上门都忘了,竟然就在店中与墨悠讨论起那几味药的配制来。

    馆主夫人尚且清醒,担忧的望了一眼门外。千冰立在门口随手一点碎银敲在喊了帮手又回来的那头领的额上,登时一窟窿,血直往外冒,旁边的人煞白了脸色,他负手冷笑,“对医者这般无礼,打了也白打!”

    见他仅是一少年,对方仗着人多,喊打喊杀的挥着家伙冲过来,千冰也不客气,撒手一把碎银,精准的砸在各人的膝关节处,疼痛难忍,立时躺倒一大片。

    “拿着善后费,滚!”千冰板着脸孔,心中却大乐——做大侠的感觉真好!

    那边厢墨悠巧妙的点醒馆主当前的状况,获知了此事原委。

    馆主姓端木,属羽族,出自粤藜最大的医者世家,此次到烟南是为家族增开医馆分部。因为种种原因,开张急了些,族中特配护卫需得一月之后才能到此,眼下只有两三个家丁。烟南医馆本就不多,有可能是同行竞争买凶破坏,或者地霸欺生。

    得知他们是初来乍到,端木馆主踌躇了一下,道

    “公子擅医,若不嫌弃,老夫不才,尚可与公子切磋医技——实是惭愧,还想借公子之力护我医馆一月平安。”

    墨悠想了想,转头,“千冰?”

    “……嗯。反正我们也还没找住的地方。”

    此后,二人便留宿在医馆内。

    端木馆主年近半百,精神矍铄,在粤藜行医多年,医治各族病例颇多,说起医道来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三人在一处讨论,墨悠千冰也长了些见识,一月下来,俨然知交。

    千冰墨悠本就打算在烟南常住一阵,端木家族的护卫来了之后,端木馆主便将家中空置的屋舍租给了两人,还诚恳地邀请他们也在濯心堂里挂牌行医。

    想了一日,墨悠应下,千冰躲懒,提出只给他帮忙。

    ……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哈哈……”凤璃大笑,“这办法好。”

    “悠的方子经典……谁叫那白痴装什么不好,装病!我当然给他下点不同凡响的!”

    “千冰有解药吧?”

    “有,还能立竿见影,不过不给!今天回去一准发作,我敢打保票这整个烟南的大夫就写不出比悠更绝妙的方子——治好也折腾死他!”

    “呵呵……”

    墨悠从来没尝试过这样的普通生活,白天去‘上班’,间或依着千冰的性子整整故意上门的捣乱分子;晚上‘回家’,千冰有心情了做个饭,不想动手就在外面酒楼吃或者请端木家的厨子代做——对他来说很新奇,总的看来,是平静,和安稳。

    十月中下旬到的烟南,转眼即是十二月。

    今日恰逢烟南的飘灯节,从天明开始,水巷河道随处可见有人点了纸折的花船顺水而放,星星点点的火光,载着主人的心愿,明明灭灭一直绵延到入海口。

    午时后,濯心堂便提前打烊。

    千冰墨悠放一回灯逛一路,折转来凤璃凤毓燎再去一次,端木夫妇见他们出出进进,只当是少年心性觉得好玩,也并不以为意。

    乐够吃好回到家。

    粤藜的房屋和中洲风格迥异,他们每到一处,所宿客栈亦各有各的特色。现在租住端木家的小楼,南边面海,二层主房内有一落地石台大窗,海景尽收眼底。

    连日来因为雨季压低的云层露了点间隙,落日的光芒给暗紫灰蓝的云朵镶上金边,幻出整片天海的旖旎烟霞。

    半明半暗的自然光,映在恢复真容的墨悠脸上,玉容华颜,堪称绝色,那一方都似乎因为他的存在而瞬间亮堂起来。千冰坐在他侧对面撑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盯着看。

    怎么都看不出真实岁数呢……伸手拨开墨悠的额前几缕发丝,触手细腻,真真肤如明玉,丁点细纹都没有——可不就是过去某些人自诩的永远的二十岁!放墨悠身上一点也不夸张。

    千冰十七岁,平时被墨悠照顾的无微不至,宠的直上云霄,不论是性格还是外表都显得更小。相处久了,端木夫妻俩只当他是个极有天分偶尔任性的聪明少年,压根不会多想。

    在端木夫妇眼里,两人顶多就是对师兄弟,哪里猜得到竟是年龄差距还很有些大的师徒呢……

    ——这人一上了年纪,自家有几个嫁娶过了的孩子,就特爱操闲心。端木先生对墨悠赞不绝口,端木夫人更是想把羽族中待字闺中的好女子介绍给墨悠,很有些为本族招揽贤才的意思。

    晚间一同吃饭,应个节。

    为下午凤璃凤毓燎顶着他们的外壳多出去一趟,端木先生便打趣他们,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许这多次愿。

    端木家的条件不错,夫妻俩也是很容易相处的普通人,俩人精自然打算长住。饭后墨悠便私下与端木先生谈话,很委婉的把他们之间的关系说清楚,杜绝了一切后患。

    想到此处千冰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

    “还笑。”他脸上转来转去那点心思,墨悠基本上没有猜不到的,“那絪儿多看我几眼你就嘴巴撅上天,这回踏实了?”

    千冰也不回答,笑嘻嘻的喝了一大口烟南特产的莓酒,贴着墨悠的唇就灌过去——酒的味道不错,不过墨悠的吻更好……

    吻吻啃啃,再看两眼,美滋滋的搂住脖子,千冰把脸埋进墨悠肩窝,拽开些衣领,一朵一朵种梅花——墨悠身上散发出淡然清幽的味道,他抱上便舍不得松手,索性像树袋熊一样挂住蹭。

    莓酒入口微甜,后劲逐渐漫上,千冰原本甚少沾酒,很快显出些许醉意。

    把千冰扭着的腰板正,坐好,墨悠任其上下折腾的同时也由着自己的心思逗弄他。

    少年细腻柔滑的肌肤在手指的摩挲下逐渐升温。青丝如水垂坠,凉凉的扫在面颊颈间,微痒酥麻。年轻的身子经不住撩拨,已是双眼迷离,红唇轻启,浅浅呻吟。

    抱着爱人站起身,墨悠也已动情。千冰不老实的动来动去,感觉比平时重了许多,磕磕碰碰间相拥亲吻着一齐躺倒在厚软的床垫上。

    “悠……悠~”呢喃之间尽是撒娇的意味,言语含糊,下手脱衣服却是非常之利索。

    看看趴在自己身上笑靥如花的千冰,墨悠正欲翻身推倒他,突然间记起什么,遂放松了劲道,轻念一声

    “罢了……”

    壁炉里的火苗摇曳出温暖的光影,伴着恋人们欢愉的喘息低吟,从轻缓到激烈,木炭爆出数朵烟花,清烟袅袅升起,一切归于平静。

    ……清晨。

    千冰懒洋洋的睁开眼,正对上墨悠紫琉璃般的眸子,映出来的是自己一脸餮足,目光下移些许,那形状优美的唇开启,轻轻吐出几个字

    “冰儿,生日快乐。”

    (待续)

    第八十七章 凤销泪

    举报刷分

    十二月初五……千冰生日。

    晨曦的微光中,墨悠明丽的紫发散开铺了半床,锦被下露出玉白的肩颈,深深浅浅的红印格外醒目。千冰恍惚恍惚……回想回想……立刻爬近前去掀开锦被看——

    完美的身体上尽是欢爱过后的暧昧痕迹。

    tt真的真的吃干抹净……他还以为是做梦!!!

    昨晚睡得香甜无比,完事后肯定啥也没管……酒后乱性|||……千冰有点心虚的对上墨悠的眼“那个……清理过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