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81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箜篌斜抱,玉臂轻舒,十指纤纤,淙淙之音款款流出。轻薄面纱下的容颜若隐若现,露出的翠色双眸,于不经意之间,烟波流转。

    ——这是正在最前面演奏的美女,她的身后还呈三角形立了同样打扮的三位。

    台下之人或许也有听得如痴如醉者,但个个儿是目不转睛,只盼美人一顾。

    一曲即毕。

    一银袍中年男子从后台绕出。

    “在下为四件乐器寻良主。方才演奏的是凤首箜篌,此外还有紫尾羽琴、玉脂琵琶和湘青雁筝。有意者可上台近距离观赏试弹。”

    话音刚落,便有两个男子跃起。墨悠在人群中,扯了下嘴角。

    那两人还未近到台上就被弹箜篌的美女凌空一掌格开,落回台下,灰溜溜的消失。围观的人也不以为意,接着有人前仆后继。

    十来位失败者之后,终于有人上到台前。

    “阁下想试哪一种?”

    此人肤白颌尖,负手而立,一双细长凤眼直瞟刚才演奏箜篌的美女,信心满满的一笑,“凡弦乐器,无不可。”

    美女笑盈盈的把箜篌移到他跟前。

    那人面上笑意更甚,“不知是否有幸与姑娘合奏?”——只一瞬,那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正午骄阳下,刚才被美女拨弄于指尖,亮闪闪的琴弦如同一场幻觉,竟然一线线的消失了踪影。

    无弦,如何弹?

    众皆哗然。

    “四器皆为无音。”银袍店主低沉的声音响起,“自凝弦丝奏心音。”

    “可否试琴?”

    高台四周红纱飘飞,但见一白衣青年轻巧落于台上——正是墨悠。

    “阁下请。”店主挥手,立即有一女子转身去取了紫尾羽琴双手奉上。

    那琴通体玉质,一头白一头紫,中间颜色逐渐过渡,形似羽毛,有固弦之座,亦无弦。

    墨悠接琴,伸掌从琴首抚到琴尾,七根紫色灵线跃然其上,由细到粗,与真正的琴弦无异。

    店主微笑点头,略略退后。

    清音起。

    曲水流韵。

    紫华曳银光。

    ……

    (待续)

    第八十一章 丝弦异

    举报刷分

    模样是丰神如玉,抚琴之姿优雅得出尘如仙。

    墨悠试弹了一段,均是一片赞叹之声。

    “阁下如有意买此琴,请入后厅商议。絪儿。”银袍店主侧身作了个请的姿势。

    方才那女子接过墨悠手中的琴,转身,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披纱扫到了墨悠的手臂。

    “蝶姬,下面让葶儿弹琵琶。”

    蝶姬,唤的是开始演奏箜篌的女子。

    “店主留步,在下想试筝。”

    生意一笔笔谈,不曾想有本事的一蹦俩。蝶姬没阻住上台的人,银袍店主便停下脚步,向墨悠略微欠身

    “阁下请先随絪儿入内休息片刻。”

    抱琴的絪儿对墨悠表现出明显的倾慕迷恋,被上得演台的千冰看了个十足十。

    入内……

    金簪里,凤璃对凤毓燎闷笑你瞧千冰那眼神儿!吃人呐!

    “烦劳。在下想旁观试筝。”

    “……请阁下那边坐。”

    湘青雁筝比先前的紫尾羽琴大了三倍有余,通体由一块翠玉所雕,天然的深绿纹路流淌在筝体上,精动活现,无弦也似能歌。

    当着这么多的观众,镇定自若是表面,千冰心里却颇有几分七上八下——幻力不到级别,悬丝魅舞,墨悠还不曾教过他。

    凝丝……

    侧头抬眼,见墨悠好整以暇的坐在一边,絪儿站在他身后,眼神片刻不离,千冰胸口剧堵。

    从前在泓煊天,墨悠不是没人仰慕觊觎,是没人敢。出来了总在一起,千冰于美人身边一向自觉倍有面子,这会属于他的美人坐到旁边去了,还有位美女以看知音看恋慕之人的姿态虎视眈眈——他头一回感到这么刮心、窝火,鄙视自己小心眼的同时也拧上了劲儿。

    暗自聚气凝神,汇于指尖。琴七根弦,筝二十一根……千冰暗暗叫苦的同时,还要装得气定神闲!

    少年以袖轻扬,抚过琴面,来回两次,后曲起小指,单勾一丝缀于其上。

    恰二十一弦。紫色比之墨悠稍淡,银亮更多,反倒愈衬底座。

    墨悠见状微微一笑,略略点了点头,千冰正紧张,并未留意,倒是旁边的絪儿给墨悠的笑容迷得三魂不见了七魄。

    起首试音,千冰想着该弹什么,一时间好胜之心乍起,出曲《高山流水》,尽倾他此生所学。

    初始,在宽广音域内不断跳跃和变换音区,虚微的移指换音与实音相间,旋律时隐时现犹见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曲中部右手如水般流畅,左手在低音位置的配合如山耸立其间。后半部用花指不断划奏出流水冲击高山的湍急。最后用泛音结尾,如水滴石般的柔和清脆。

    曲毕结束在宫音之上,丝弦消隐,他的脊背早已汗透——当年学的时候,也不曾弹过这么流利,现在加上凝丝之技,完全是超水平发挥了。

    墨悠一直随曲轻扣的手指微颤,面上三分惊喜七分欣慰。

    二人同被银袍店主请进后厅。

    身后除了刚才的絪儿,还多了个珞儿——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轻松抱着比她高出好些的湘青雁筝。

    “二位认识?”

    “本就一路。”

    “一琴一筝,倒也合衬。”银袍店主无心之语说进了千冰心坎,面容瞬间添上五分光彩。

    “两样都买?”切入正题。

    “对。”

    议定价钱后,银袍店主着小厮取来契约。

    不看不打紧,两人都被契约内容吓了一跳。

    “这……?”

    “四器并非在下所有,是代人售卖,初开始便是如此。”言罢一指絪儿珞儿,“她们与乐器一起。四人,一人随一件。”

    千冰炸了。

    本来他就对絪儿向墨悠暗送秋波大为不满,迫切地想买了东西早点走人,没想到这店家还不知道做的哪门子活动,搞捆绑销售来着——买琴送美女!千冰是喜欢看美人——不论男女——但并不等于他愿意把一个对自己爱人有想法的美人搁身边!

    “只要琴与筝。”墨悠语气肯定。

    “名琴美人搭配本就是一大特点。繁瑞集不受任何规法限制,二位不必多虑。”

    絪儿珞儿放下手中的物件,一同对千冰墨悠跪下,絪儿仰头一双美眸满是恳求,却并不言语;那珞儿道

    “奴家本就是琴婢,唯弹琴一技。阁下买了琴去,就是奴婢的主子,捏着奴婢的命。如看不顺眼,给珞儿一个痛快就是。絪姐姐不能说话,求主子饶她一命!”

    人长得美,还有不低的武艺在身,却作为物品的添头,比奴隶都不如。若说单是卖给富人玩乐,她们又不让普通人近身。这还没付钱呢,都开始称呼主子了!

    千冰墨悠互看一眼,正欲作罢,却听得脑海里细微声响

    “买下来。”

    凤璃?用了仅他俩能听到的一线音。

    ……

    两位俊朗白衣公子身后,俩绝代佳人一抱琴一执筝紧紧跟随,羡煞一片旁观者。

    “今已售半数,明日继续。”银袍店主站出去一说,台下向日葵般的众人便各自散开,恢复到起先各自来往的状况。

    店主施施然转回身,轻声哼了句不知名的小调,低头看看手中一色的五颗北珼,点点头,笑笑,又摇摇头,正欲掀帘而入,听得内厅传来谈话。

    “这么巧?”一女声,很惊讶的口气。

    “主子,是古老头说的,千真万确!”

    “哼哼……絪儿珞儿……”

    买琴买回俩大麻烦。

    把絪儿珞儿扔进豪华套间的仆人房,着小二送了食物,让她们在里面自便,然后墨悠亲自布下封印阵,隔音隔影——算是把她们短期软禁。

    “凤璃,你倒是说说,这俩弄回来干嘛?”千冰立刻开始追究责任——他若没个好理由,凤毓燎也不会同意他这么做。

    “哈哈……”凤璃大笑,“还酸着?琴筝具是好东西,买的也不贵么……”

    “璃儿。”

    “好好,”看千冰的脸开始涨红,凤璃收起顽笑之色,“那四个女人,共魂。实际上就是一个人,异能者职业称——傀儡师。”

    “傀儡师……不是人偶师么?”千冰联想到夙溟的职业。

    “不一样。傀儡师才没有人偶师那么高级!这是个四合一,很多年以前我见过一个五合一的,就在燎之后三百年左右吧。当时的凤皇……叫凤络离,他和他的祭司凌桦昱合力才把那噬了十数人生魂的女妖杀掉。”凤璃和千冰在一起久了,言辞间也冒出不少现代词汇。

    “她是怎么进宫的?不是布有很多阵法……”

    “如果同时同地出现,会被宫中的护阵察觉。单个幻力反应较弱,她分成五个人,男女皆有,花了好几年先后以各种方式逐渐进到宫中。”

    “她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