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77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墨悠歇了手,整好千冰的睡姿,自己于床侧盘坐——头上的红肿一时消不掉,索性晚些起身。

    早起做功课……要努力。

    果然一直惦记这事。

    自己看了千冰和雷樾的比试,是有些惊讶的。上一次见……还在他被劫去王城之前,去年年初。现在回想起来,很有些隔世的感觉——是因为死过一次的关系吧。

    一年之间,千冰的敏捷度、判断力、轻功都有长足进步;前一阵为使逆转,给自己下药,自己也是完全没察觉。最近这段时间是没怎么修习的——可想而知他在王宫的那些日子,是如何刻苦努力。

    墨悠有些心疼。他的冰儿中了七日煞,行动受限,还……

    目光停留在枕边的金簪上。

    他当时失落它,是在遇见崆霆之后。既然又回到千冰手里,那必是崆霆取走带回王宫的,而崆霆可能以此向焱夜邀功。

    崆霆失踪后,听说千冰大病了一场。大病,应该是七日煞发作得很厉害,而焱夜应该不会做什么刺激千冰的事情害他毒发。

    千冰会因自己的离去而选择殉情。他那时还不知道苍敏能瞬移,而自己平安的消息,好像也是很久之后才传达到,难保开始他不会为听到自己生死未卜而……

    手掌下意识的握成拳。

    是不是冰儿一怒之下杀了崆霆……其实你在泓煊天已经排得进前十——却次次遭逢上一代格外厉害的异能者——先是夙溟,后是冉桦……这回出来了,又见到强大的凤璃凤毓燎,清岩清非。

    压力之下才有动力这是他从前对自己说过的话。

    是我给了你压力。从前我不太信你会为我……毕竟,你那么年轻。现在,已经不需要再这样。你少的不过是经验,往后该由我来兑现承诺。

    你那不足的一半,我给你弥补。

    ——这是我得到你的那年就应了你的。

    (待续)

    第七十六章 魅紫华

    举报刷分

    复生之后,更多的看到眼前,好些事情都没去深入关心——那大半年,冰儿吃了很多苦。

    墨悠微叹,伸手把千冰额前的发顺到一边。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冰儿那世界的话,说的很有道理。看他这样子,不知道喜欢哪一种?小,还是中?

    ……

    睡足了精神倍儿好。

    舱外都是白雾,走出去感觉像掉进糊糊里,不爽。溜达一圈回来,千冰见凤璃和凤毓燎正下象棋——不管是象棋围棋还是五子棋都是两个人的游戏,他想了想,便开始画图造跳棋。

    晚间大功告成。喊了清非清岩来,两人四魂刚好一人执一种颜色。

    “非,轻点。幸亏千冰准备了多的珠子,要不然都给你捏坏了。”

    “已经很轻了!”

    四魂没有实体,也触不到实物。就如同上次清岩想重弹天风一般,必须用幻力控制。清非的力量不及清岩,在细节把握上自然差些。

    “实在不行就用曜石——比木头硬实!”

    “本就该换那个。”清非飘出去寻雷樾,这边五方一边下一边聊。

    “上次是凤璃教清岩弹琴的,凤璃也通晓音律吗?”千冰走完自己这一着,问道。

    “不。我只是教他如何拿捏力道。”

    “璃儿好武斗。”

    “哼。燎还不是一样!”

    ……起初几盘,各有输赢。逐渐下的越来越慢,千冰纯粹玩心这会也被逼得开始尽力思考,推断棋盘上各家可能的发展方向,力求最优线路——否则他这始作俑者输得太难看多没面子。

    这几位个个是曾经统筹天下的,千冰能在教会他们规则后坚持这么久也算不容易。

    “累了就歇着。”墨悠看千冰走一步用的时间越来越长,出言相劝。

    “嗯。”千冰撤了力气往椅子上一瘫,反正看别人玩也是种乐趣。

    “我能重见天风,要好好感谢墨悠和千冰呢——你们是不是亦精通音律?”熟悉之后,清岩的话也增多了些。

    “略通一二。”墨悠答。

    “我不行。”千冰道,“只会一点古筝。”他能弹的曲子几乎全部都是自己曾经唱过的歌,基本上看不懂古谱|||

    “古筝这里就没有了……墨悠能否抚一曲听听?让雷樾把天风送来。”

    “可以。”

    ……

    千冰靠坐在床脚边,撑着头看墨悠姿态优雅行云流水的奏了一曲。

    “不错!我有一套琴谱,合着破、杀、迷、舒四篇,送给你吧。搁置两百多年也是浪费——后来那些徒子徒孙都没哪个有这天分。”

    “过奖。墨悠多谢了。”

    “趁在船上这功夫,你先练着,我看看。”

    “好。”

    ……

    摆弄完琴,收好琴谱,墨悠坐到床边牵起千冰的手,郑重的表情让千冰神情一肃。

    “冰儿。修习之事,不需要有负担,慢慢来。”嘴角柔和,细语劝慰,“本也是出来散心的,不比从前。再说,冰儿的实力原就不差,现在进益这么大,自己也要多些信心才好。”

    “真的……不差?”

    “真的。”点点千冰的鼻尖,“不信我?”

    “信。”

    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千冰的眼神恢复闪亮,他欢天喜地的搂了墨悠的颈,贴过脸蹭蹭。

    “只多睡一会。少努点力,免得长不大。”

    墨悠抬手圈了他的腰,莞尔,“好。”

    冰儿还惦记着怕自己承袭易容师呢……

    清岩清非入夜才能出来,千冰墨悠又是需要睡觉的,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整,作息时间往后移了些。墨悠应了雷樾的切磋,便在下午进行。

    在雾中互相都看不见,两人上了桅杆,相互较量纯粹只能凭感觉。千冰站在桅杆下仰着脸,头顶一片白,他身侧的凤璃和凤毓燎倒是纤毫毕现。

    茫然……

    “唉,如果不是那特殊涂料,我出来后连回舱的门都见不着,这切磋太没可观性了……凤璃,你看得见他们么?”

    “我只看得见燎和我自己。”

    “闭上眼静立。感受雾的流动。”凤毓燎道,“这雾障的确凝滞了些,但也不是完全感觉不到。”

    “那等那他们幻力散出来,就能见着了吧?”

    “千冰,你不觉得比试时看不到是好事?”

    “呃……也是。”

    雷樾的灵气属幻灵师类的银白色,开始是银光中淡淡的影,后来大约是他刻意隐藏,变得与雾无异。

    墨悠身上笼着一层紫光。起初能看得很清楚,后来也越来越淡,仿佛融进了雾里,连些微的感觉都没有了。

    幻阵纤敛。完美的将灵气隐藏起来,消减了紫色可见的弱点。

    静静的对峙。双方都在等待机会——捕捉到对方的动静那刻即是出手之时。

    霎那间,紫色灵线耀华飞舞,数十条直奔虚空中而去。银光在同一时刻爆发,冲淡了那一片的雾气,目不暇给之时,两人已近身交接了十几招。

    千冰不曾见过墨悠与实力相当的人交手,眼下看得屏住了呼吸。

    墨悠的武器是银针,软鞭,以及毒。这样的场合用毒肯定不合适,方才他散出的灵线携了大量银针,在幻力的催动下破了雷樾的防护圈,也暴露了他自己的方位。赤手空拳的,他竟然丝毫不输雷樾,见招拆招,估计内力亦不相上下,而且速度上显然更胜一筹。

    ——雷樾比墨悠几乎高一头,体格魁梧好些,幻力之外于武力上苍敏可能与雷樾相差不多。墨悠貌似纤细,其实不然,若用上毒,那完全是稳胜。

    “墨悠不愧曾是阁主。”凤璃赞叹。

    那边两人各自退开几尺,祭阵。

    墨悠的水镜——如镜面整明。雷樾的碎风——如碎晶散亮。

    二者均为借了雾气,凝练出的攻击幻阵。考虑到是切磋,形成范围都不大。两阵在虚空中交叠,静止。

    瞬时炸开,清明一方雾障。只见得那两人衣袖无风自动,收势后才平静下来,接着拱手相对施礼,几乎同声道

    “承让!”“承让!”

    千冰已经呆了。

    ——方才幻阵破开的一刹那,墨悠不经意的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易容成黑色的眼瞳因为幻力隐现紫色,流光溢彩。恍惚之间,仿佛灵魂都被那紫眸吸入。

    “冰儿。”墨悠收了灵线,飞身跃到千冰面前。

    “唔……”搂住扑过来的情人,墨悠接受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

    迷雾茫茫,伸手不见五指。旁人看不到,即使有所察觉,也不会管。

    唇齿相接,浑然忘我。千冰拥着墨悠的肩背,脑海轰鸣。

    哪怕没了阁主的身份地位,依然这么优秀的墨悠,是他的。

    他想,与他齐头并进!

    墨悠跟清岩去习琴谱不在舱房。千冰留下来练凤毓燎教的幻阵空形——就是上次他们逃离风暴的时候打包行李的那招——没多长时间就可以收起些小物件。

    “千冰不错嘛。”凤璃扔下手里的棋子,甩过去一个凳子,“试试这个。”

    “他还真沉得下心。”凤毓燎笑了笑,“很多年了。老国师还在的时候,我们总用这招在祭祀的日子里偷带食物躲起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