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76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千公子和墨公子一人出战即可。珩的夫家族长不在此船上,娘家族长正是在下,二位决定后便上桅杆来吧,在下于那里恭候。海盗规则——断之舞,靠它来决定去留,获得某些权力。不比幻力,纯武技。”雷樾说完便领着雷珩先行一步。

    “墨悠去?”凤璃道,“昨日指点了他一会,雷樾程度不错。”

    “好。”

    千冰伸手阻了墨悠,“本来也是我应的事情,自然该我去。”

    “但是冰儿你……”

    “非生死相搏,只要得到好评价,就能给那孩子争来养母、家庭教师和因材施教。悠,你有大约一年没和我交过手了,让我去。”

    墨悠定定的看了千冰一会,终于点头,“自己小心。”

    ……

    纤细身影在窄窄的横木上腾挪,时不时听到金属相碰撞的清脆声响,日光照耀下,竟然还迸出可见的火花。

    两百招。

    “停!”并不等分出高下,两人一同收势,“千公子这般年纪便习得如此好轻功,软剑出鞘招招直逼要害,在下佩服。”

    “首领承让了。千冰力不如人,只得在细微处多下点功夫。”

    雷樾扬了嘴角,冲着甲板问,“如何?”

    下面的人齐声喝道“精彩!”

    千冰从十几丈高的桅杆横木上一跃而下,中间未作任何停留,直扑墨悠。周曹一片倒抽气声,却见墨悠施施然抬手把千冰抱个满怀,仿佛他只是从身边走过一般。

    “淘气。”

    “悠要是接不住我就惨啦……”少年运动过后的面颊微红,额上浮着层细密汗珠,却是满满的高兴“我通过了哦!”

    “冰儿进步很多。”

    和颜悦色,温言软语,两人自成一个世界。

    ……

    “哇哇哇……”

    脱离雷珩温软的怀抱,宝宝在千冰臂弯里拱了两下,看看他,然后小嘴一张,大哭。

    还是我给你接生的呢!千冰满头黑线。

    凤璃冒出来瞧瞧,那宝宝忽的就不哭了,还冲着凤璃“呀~呀~”叫唤。

    “哟,居然认得我。”凤璃沉下来,凤毓燎却冲他使了个眼色,于是他放弃去逗的念头。

    “他可取了名字?”雷珩轻晃着怀里的孩子,“我女儿叫啸月。”

    “那他就叫啸风吧。”千冰嘴快,脱口而出。

    这名字得到一众赞成,全票通过。

    墨悠作了啸风母亲和舅舅的画像,并着写好的简单身世一起交予雷珩。

    “还有这个,”千冰递过一件物事,“他家人没留什么,这玉坠就给他吧。”

    ——青翠欲滴的玉,上面刻了个阳文的紫字。

    宝宝有好去处,未来有保障,千冰总算放下心。

    晚间送走雷珩,站在鸣海的船舷边,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雾墙边界。

    “千公子今日从那么高处跳下,墨公子轻易化解冲力,实非常人能及。这一路还颇有些时日,在下不才,不知能否有幸与公子切磋一二?”

    “冰儿顽劣,让首领见笑。如令师祖不介意,墨悠无不可。”

    辞了雷樾,两人回到自己舱里,千冰直奔浴房——打过一场,衣服都汗透。

    “燎,刚才为什么阻我接触啸风?”

    “按雷樾的话,安雷异族众多,但无论如何能触到魂体的肯定也是少数。不要让他过早的把这能力在人前显现出来,这里有清岩清非,杂的游魂不敢出现,以后慢慢来的好。”

    “唔。千冰不错呢,给他争到个自主的未来。”

    ……

    风神海啸。二十五年后,岩非海盗首领啸风,统一支幽灵船队,成就一代海上霸主——此为后话。

    (待续)

    第七十五章 晓迷情

    举报刷分

    进入雾障前的最后一个星光夜。窗外透进淡淡清辉,千冰墨悠相依而坐。

    “海港五六百艘船……不可能就鸣海一个领航吧?”

    “只要有灌注了幻灵之力的石料,涂上船体关键部分就可以。那东西虽少见也不容易做,以清非清岩如今的力量和海盗的实力,保证五六十数应该没问题。”

    “悠今天答应首领的切磋……好久没看了呢,紫衣长袖翩然身姿风华绝代睥睨天下……回眸一笑百媚生……”

    墨悠惩罚性的在怀中人的耳垂上咬了一口。他的冰儿啊,常常是说着说着就开始乱用形容词。

    “咝——真的嘛。”咬得也不痛,千冰扭着身子换个姿势,贴上墨悠的唇,亲了一会会,又伸指戳戳墨悠的脸,沿着那精致眉眼描绘一遍,“谁家父母,基因优良生出这么个美人~不仅美,还有气质;不仅有气质,还很厉害~而且,还是我的……呐,照我从前那世界的说法不知道修了几辈子才得来的福气哟……”

    千冰很矛盾。比照凤璃凤毓燎、清岩清非,一方面掂量着以自己的能力可以为墨悠做什么;另一方面又贪恋他的照顾娇宠而放纵自己懒散。

    还是继续努力罢……起码像今天为啸风这事情,就不该让他为自己担心。

    “小傻瓜。”墨悠倾身把千冰放平,双手撑在他肩后,“又胡思乱想。”

    他怎会听不出来,千冰话语里漏出的——对清非清岩、凤璃凤毓燎那样般配的羡慕,还下意识的就拿自己作比较。

    本身不同,何来比较?那两对是早已定型,千冰现在也不差,往后进步的空间还大得很。

    “不准想别的。”指尖抚过少年柔嫩的面颊,一路到颈侧,拨开松散里衣,下滑到胸口樱莓上,轻轻一捻——瞬间挺立。

    “嗯—~”溢出的呻吟被覆上的唇吞掉,身子也热了起来,顺应自己的感觉弓腰贴合,千冰探手扯开墨悠的衣带,抬起修长双腿缠上他的腰。

    不去想永远,不去想般配。至少,在他许诺的日子里,绝对的拥有。

    相爱相拥相合,从初识到如今,他为自己做了那么多,自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知足吧。

    千冰闭上眼,全身心投入。

    这一刻,绝对愉悦,绝对舒畅,更能感受到墨悠的体贴和爱。

    “嗯啊……”合欢,也从不压抑自己的本能。

    他是他的。他也是他的。

    ……

    雾海,只有白天黑夜明暗区别,窗外茫茫一片——更像某种流动的结界。

    指北草。单茎三叶,顶尖的一片叶子始终指着北方。由幻力培育,三十日灌注一次,可以使用一年。清岩清非的船队就是靠此物在雾海中指引方向。

    不存在走错路的问题,行程全权交给雷樾负责。反正没景色可看,也不去拉开窗帘,两人就这么搂着懒在床上。

    千冰端着抓住现在的心思,而墨悠要遏止他胡思乱想,这一晚,两人都有些放纵了。

    墨悠年少时就身居高位,多年为人冷淡是其一;他精医术自然也明白修身之道,从不在这事上随意消磨;和千冰在一起后,也注意了少年身体的生长,甚少胡乱折腾。

    千冰进入十七岁,大约已经接近……最贪欢的年纪。心里揣着事是部分原因,但墨悠从昨夜千冰的表现看出点端倪——这不,明明累到了,大清早的半梦半醒间还下意识的在他身上磨来蹭去。

    枕边铺开半床顺滑发丝,宽袖中伸出的白皙手臂搭在他胸口,浅浅的抓着点衣襟。深蓝的被单衬得少年微粉的肌肤愈加明亮动人,嫣红的唇微启,喃喃着

    “悠……要起床了……”

    “睡吧睡吧。”墨悠随手弹出点梦香,调整了一下姿势,空出的手沿着千冰胳膊上的红莓一朵朵数上去,再数下来。

    “早起做功课……”

    呵呵,做梦呢。拍拍他的背,墨悠轻声哄道“还没到点……”

    “要努力。”

    伴着这句话,千冰突然睁眼坐起,行动之敏捷让墨悠都没防备,只听得“砰”一声,两人的头撞到一处——

    “哎哟~”

    千冰倒回床上,彻底清醒。他浑身的骨头和肌肉立刻开始叫嚣——因为方才坐起用力过猛——眼下正躺着捂住额头猛抽凉气。

    墨悠活了快四十年不曾有过这般经历——和人头碰头,还撞得如此之响亮!眼前顿时金花一片……连用手去揉都忘记,有点愣的看着千冰发呆。

    “悠,红了,快弄点药擦。”

    听到千冰的话,他才回过神,起身下床去拿药。

    “去肿清淤的!”

    千冰撑着身子坐起来,接过药盒,抹到墨悠额角那片红——凸出个包。那一下,撞得够狠。

    药膏凉凉,手指柔柔。

    “吹一下,就不痛。”千冰抿嘴一笑,凑过去吹了口气。

    墨悠自小接受的教导就是要勤学苦练,日后需掌权管事担当责任。入得镜檀阁老阁主门下,深得老阁主器重,任他天资再高,最初还是吃了些苦头,老阁主给他理伤用药的同时亦教给他如何避免如何治疗。再往后……几乎一直就是顶尖的了,连受伤都极少。从前和千冰睡在一处,每日不到卯时两人便先后起身;前一阵也只是千冰独个睡得比较久——起床撞头——他从来没想过会在自己身上出这种状况。

    千冰吹那口气,明知道不可能有任何效果,却真的不痛了。墨悠沾了药膏,抹上千冰额上那片红肿,末了也吹口气,看看千冰,又吹一下。

    在千冰眼里,墨悠处事一向镇定,稳稳掌握全局,从无犹豫盘桓,压根就没别人插手的机会,所有进行的事均按他的预计发展——唯一意外的大约就是自己抱着他跳崖那一回……上次用逆转也算吧——也就自己得了他的默许才这么随意,泓煊天里谁见了他不是至少退三分。

    被撞个包,吹吹,只怕也是第一次,还觉得很新奇吧?千冰仔细端详坐在自己侧边的墨悠,论天生姿容绝对是上上,为阁主多年气宇非凡;对着自己时眉眼间又添温柔,这会儿显出略带好奇的明朗欢欣,真个……他不由自主的就往墨悠跟前凑——

    得了个轻吻,随后却被墨悠使了个巧,翻身放倒在床上。

    “哎?”

    手指的力道压上酸痛的腰,恰到好处的揉了几下,然后一片凉嗖嗖——又吹?和墨悠相处这么久以来,千冰头次对他的所作所为哭笑不得。

    “呵呵。”背后的人笑出声,手里的动作没停,“我才知道疼的时候吹一下就好——按按是不是强些了?”

    “嗯。”索性摊开趴,任墨悠在他背上按来揉去。

    不一会。

    “呼——”只听得呼吸均匀,千冰回笼觉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