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75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离不得你。”清岩温语道,“你才是急性子,那五年坏掉的船比前十几年的加起来还多。”

    清非脸一红,声音小了许多,“不是都抢回来了么……”

    一蓝调一银白,显天海云纱之色,两魂看起来和谐之极。比起凤毓燎和凤璃的金耀华彩交相辉映,又是另一种般配。千冰偷偷瞄了眼墨悠,发觉墨悠也在看他,忙挪开视线,墨悠却伸手把他往怀里带了带。

    “鸣海船首的叶片,后来才加上去。那么些年忙着,又是船队建立初始,总算了了这几桩事,大致走上正轨才有功夫弄这东西。”

    “开始弹一次很辛苦的,须得清岩把幻力注进去大半才能操控,还用到了机关师的技术。本来,我就喜欢海,听了这曲子,更是……似乎能感受到海的灵魂。清岩回来以后,我们就鲜少再去中洲,一直发展海盗船队来着,鸣海也根据实际情况改整过多次。”

    “毕生事业啊……”千冰感叹。

    “……凤历一千八百五十七年,清岩故去,他把魂魄转到鸣海上,两年后我也做了同样的事。后来的首领是清岩与我的徒弟中挑选能力出众的继承。现任首领雷樾,是第五代,其实这老小子都四十多了,早就出师——他师傅已经去世,我俩偶尔指点他一下。”

    看起来二十几岁的雷樾是“老小子”,那你是啥?千冰绷着脸,看看清岩清非,又瞅瞅凤璃凤毓燎,最后目光在墨悠脸上转了一转,扯出个诡异笑容

    “凤璃……你去世时多大年纪?”

    “九十二。”啧,比清非去世时年轻。

    “悠,操心多会老得比较快吧……”

    “你!”凤璃跳起来,被凤毓燎按住。

    “璃儿,你已经一千多岁,就不要计较了……”

    “哈哈……”千冰躲着凤璃的攻击,贴着墨悠转个圈。

    墨悠微笑,“冰儿想要多大年纪就可以多大年纪。”

    “切——那也是假的!”凤璃嘟着嘴做不屑状。

    “噗嗤——”凤毓燎憋不住笑出声,“璃儿这样子真可爱。”

    |||千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天啊——一群妖精!

    众人(魂)笑笑闹闹,全部讲完已经到了后半夜。

    舱房。

    “外海战争……那时没有幻型信鹰么?”飞多快,清非为何不用这个通风报信?听的过程中留下点疑问,千冰回来便私下问墨悠。

    “有。但是信鹰不能飞跨海那么远的距离。船行亦不如现在快,三个多月才能到。据记载,是当时海里的生物活动异常,泓煊天才遣人出海探查。随后以最快的速度与凌山殿达成协议。当时的凤朝也有出资,毕竟唇亡齿寒。”

    “三个多月……战争消耗人力国力,统治者想扩张,治下民众未必愿意。”

    “所以冰儿才说那海盗半是兵卒半是难民?”

    “嗯。”

    “清非不做凤王,跑海上做海盗首领……”凤毓燎轻笑,“我于半空大略看了看海岛布局,很是严密。大小船只加起来约摸有五六百之数。”

    “也就只雾海才能藏得住,估计安雷大陆与中洲所在大陆间的海域,三百年来都是清非一家独大!”凤璃挑眉,“不错不错!”

    “外海战争以后,海上入侵变得越来越少,是因为清非力量壮大的关系罢。”墨悠斜靠着窗户,注视着夜幕中岛屿的暗影,“虽然远离中洲,竟也成了一道海上防线……”

    “护的是中洲呢。”千冰转念一想,“这样看来,苍敏和雷樾算同门吧?”

    “差不多。”

    “苍敏那么正经的人,居然是海盗传人……好神奇……”

    “隔很多代,幻灵师会失忆,传不了什么的。”

    ……

    墨悠绕着指尖的发,侧身搂着安睡的十七岁少年。

    千冰很爱笑。那种让人觉得生活无限美好的笑容,极具感染力。

    按道理,清非曾经是凤王,又做过海盗首领;而凤璃凤毓燎更是曾站在中洲权利的最顶尖,威严自是旁人所不能及。眼下在一起相处都毫不掩饰本身的性情——当然不排除和他们去世后的经历有关——但千冰这种见人熟,特容易与他人融洽相处的性格也起了一定的作用。经历了那些变故磨难,他还可以复回这般快乐开朗,真的很好。

    他和千冰相处十年。最初六年,大体上是师徒之礼;前两年,才算是一起做了些事——不论知道他的来历与否,自己潜意识中一直都还是以保护的心态在对待他。

    ——和那两对从年少时起就共同奋斗不一样。

    说他不努力……其实,这些年千冰也不曾耽误过什么。相信总有一天,他不会再需要自己的保护,真正两人相携并肩……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吧——异能者的确可以活比较久,但他们身体上二十二年的差距亦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因为是转魂的缘故,千冰比他在这个年纪上知道的多很多……却非常杂。有时也会好奇,他从前接受的是什么样子的教导?

    例如刚才谈到扩张,千冰说的攘外必先安内这道理他们都能明白,自家做强防卫肯定是必须的,可若是打出去,他又说这样不好不长久。

    弄得凤毓燎也来了兴趣,问他何以长久?千冰却说不清楚,直接蹦出八个字文化侵略,经济侵略。末了又补充,其实天下本该一家——看来,他有必要再好好的了解一下自己的冰儿。

    墨悠嘴角柔出一抹淡笑,伸指点点怀中人的额头,“前世学的也不专呢。呵……”而后轻轻念了一句“不知道苍敏现在怎样……”

    以往担惯了责任,到底还是有点挂心——让千冰也察觉……无论如何等几年,先看看焱夜那小子如何再说。俯身在千冰额上吻了一记,墨悠合上眼。

    “天下一家么……”

    海风掠过船帆,发出沙沙的声音,略微摇晃的横木上端坐着一个人。

    “今儿个不睡懒觉了?”凤璃飘上去望着千冰撇嘴嘲笑。

    “趁天气好适量运动……后面还有好多天在雾环里,外面啥都看不见,尽可以用来睡觉。”

    “那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闻言千冰的眉毛纠成一条线。这两天听故事兴致高昂,几乎都把那宝宝忘记了——全是扮成女子惹来的麻烦,不仅行事作派不自由,好心泛滥还导致别人误会……

    “受人之托,总得想个办法。”千冰道,“去看看吧。”

    “我很好奇,你怎么会接生的……”

    “前世学过!”

    “燎说你从前必是女身,果然不错。”

    “医者,无关乎男女。”

    “……”

    千冰下得桅杆,于舱房里寻了和凤毓燎下棋的墨悠,两人一起往首领的船舱走去。

    (待续)

    第七十四章 鸥争飞

    举报刷分

    “二位来得正好。”雷樾请墨悠千冰入座,“在下正有一事相商。且不知你们有何事?”

    “请首领先讲。”

    “前日带来的孩子,不知是否要随同你们一起去安雷?”

    “嗯?”

    “雷樾敢问二位,是否也为这孩子无人照顾发愁?舍妹昨日来船上探亲——刚好她有个三个月大的女儿——见到这孩子,非常喜欢。鸣海送二位去安雷,今晚离开岛群前她便要下船,如若……”言下很有点希望收养的意思。

    “这也是我们来此的原因。这孩子本随其母亲和舅舅带往安雷与其父团聚。那夜刚刚出生便遭风暴,其母误认为我是女子将他托付给我,现在恐怕已不在人世。我们被卷进雾海,也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千冰踌躇又踌躇,还是照实说了,他和墨悠的确不能带着个刚出生的宝宝到处跑——没办法照顾。

    “刚出生?”雷樾诧异,“我以为他至少满月了!”

    “还是七个月早产——看当时船上人的反应,好像并不对这孩子天生异相感到惊讶?”

    “呵呵……尖耳朵算什么。千公子到安雷就知道了。就是这船队中,也有很多不一样长相的人,公子才上船几日,都和祖师爷讨论琴去了,故而没注意到吧。”

    “呃……”

    “首领,如不冒昧,可否见见令妹?”

    “墨公子言重了。这有什么冒昧的?雾海岛中不管男女都以能力论,女子也有做头领的,又不是大官家闭门不出的小姐!再说舍妹想收养这孩子,先来请见二位才是礼数。”

    当下雷樾便着人去请他的妹妹过来。

    船主那日对我们的说辞必有隐瞒。如果是关门闭户掩藏的异常长相,那女人何以知道风神?

    应该是家族隐秘。或者是除了她自己,别的人都不知其详。

    船主家的生意还在花离宫的下属呢,淳煜都不知道?

    异能者有心隐藏,可不容易发现。

    中隐隐于市……

    哦?那大隐小隐呢?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朝。

    千冰脑海里转过之前与墨悠的对话,照凤毓燎所说,这孩子是未来的扬羽师,持控风之力,留在海船上,似乎真算得其所。不过,这样完全丢手肯定也是不行的……

    三人闲聊之间,一位双十年华的美女抱着两个宝宝走了进来。

    “雷珩见过墨公子,千公子。”美女欠身施礼。

    雷珩比千冰还高半头,与雷樾一样的发色眼瞳肤色。墨悠仔细瞧了她的面相气质,向千冰略微点头。

    ……

    “……夫人愿意收养,千冰甚为感激。只有一点,”顿了顿,“在下希望他能有个相对自由的生长环境。”如若有别的选择机会,也不能完全仅延续海盗世家的生活。毕竟这孩子有自己的父母和亲族——他母亲家就算了,想来这样貌会很不自由,若幼时能暂留于此像普通人一般被对待也不错——往后长大,晓事了便让他自己做决定。

    “千公子的意思是,让这孩子不完全进入我的宗族?”

    “是。待他日后懂事,请夫人将实情告诉他。”

    “也无不可,不过这事不是我说了算。我娘家与夫家都是属于岩非海盗的,族中若有人想出去,必须接受考验。这孩子虽是祖师爷的朋友带来,但入我族,亦不能破规矩。”

    海盗的法则。千冰想了想,“是不是要挑战族长之类?”

    “不错。由各位头领观战,评价越高,获得的自由也相对更大。”

    “他是异能者,好生教导,绝对不差。”

    “公子这么说,我更舍不得了,呵呵……”

    “珩,说关键。”

    “方才提到的挑战,是在他长大以后。但公子要求的,是现在的培养。”雷珩敛了笑容,正色道,“请公子为他争得这个自主的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