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74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起床,清岩说今天给你看琴,还要接着讲私奔~”

    初出海那天,也是眼前这个慵懒可爱的千冰,对他说日后陪他一起回中洲——那瞬间,不是没有触动。回答他的话,大半是安慰他,也有少部分是在劝服自己。

    往后继续爱——占据他心中唯一一处柔软之地的千冰,为二人这份来之不易的快乐,补回从前没空了解的细碎过往。

    所幸,自己幻力复原。虽比不了凤毓燎凤璃,清非清岩,日子也还算很长。

    “千冰!起来没?来看来看!”凤璃穿墙而入,一脸兴奋。

    千冰圈着墨悠的颈坐起身,“看什么?”

    “清岩弹琴啊。”

    “他们也能白日出现……?”这叫什么?活见鬼!千冰暗想,凤璃凤毓燎这般也就算了,毕竟修炼千年,这俩三百年就可以光天化日之下……

    “不能。”凤璃答得干脆,“出来就知道。”

    (待续)

    第七十二章 天风吟

    举报刷分

    舱外,金色的阳光耀得千冰微眯了眼睛。

    “雾散了,天气真好!”

    “不是雾散,是我们在雾圈里面。”

    雾海上的浓雾呈环状,雾环不分白天黑夜都伸手不见五指,圈中心却是没有雾的,还零零散散的分布着几个岛屿。

    雷樾尽解说之职,领着千冰墨悠在船上转了转,明说哪些地方不要去,远远的把海港指给他们看,却并不打算让他们上岛。

    他们乘坐的这艘船,名为鸣海。这群人,的确是海盗,当然也有严格的规矩和自己的秘密,千冰将好奇心收回肚子里,安生和墨悠一起随着雷樾前行。

    这船并不是之前离开中洲的时候在海港看到的那些常见样式。若要千冰形容,更像前世见过的军舰,流线型的船身,尖尖的船头,延边和重要的部位包上铁皮,还刷了银色的防锈漆!

    防锈漆……|||千冰伸手摸摸。

    “幻力加上特殊石材粉末凝炼出的东西,有结界之力。”墨悠低声道,“是幻灵师‘护’的力量。昨夜我们看到这船泛着银光的轮廓,应该就为此物所出。”

    “这么大的船……好厉害。首领,琴在哪里?”走了一会,来到船头,千冰提出疑问。

    “千公子,你正在琴旁边。”雷樾回身做了个手势,船便略微转了点方向。

    和着风吹浪涌,昨晚听过的低沉鸣声从船首处传来,随着方向的调整和船速的改变,声音时而高亢清越时而低沉浑厚,细细辨,竟如同瑶琴弹奏时转调一般,行云流水浑然天成。

    墨悠对雷樾道了声“失礼”,旋即凝出灵线缚上路过的飞鸟,携千冰飞身跃出船头。

    旁人倒吸一口凉气,还未惊呼出声,就见那两人悬空而立,天净海蓝,波光粼粼的背景映衬下,青衣白袂乌丝随风翻飞,配着挺拔身姿俊美容颜,如天神飘渺下凡,甲板上所有的人都看呆了。

    “冰儿,”墨悠抬手一指船首,“这就是琴。”

    尖尖的船头斜向下至船底镶了七条细长叶片,随着船行,仔细看可瞧出叶片微颤,偶尔还略略改变方向,鸣声就是从其中发出。

    “清岩好心思。”凤璃飘在千冰身后,凝目注视着巨大古朴的修饰物,“魂魄融入船中浑然一体,方便进行这细致操作,又不会影响航行。”

    “协调自然的风啸水流,奏天籁之音。”墨悠赞叹,“远胜普通弹奏。”

    “……平常乐曲局限于个人,”千冰佩服道,“这已经超出了人力范围……实难形容……”

    昨晚见到的银发蓝眼的幻灵师,一直不怎么说话,大部分时间都是清非在解释,谈到承师职的时候,他才多讲了几句。

    幻灵师清岩。给千冰的感觉就是四个字——温润如玉。

    我许诺给非弹琴一个承诺,成就如今的奏天风海吟之琴。

    当中,曾经历过怎样的故事?

    “璃儿,是不是有点羡慕?”凤毓燎环了凤璃的肩飘在外弦边上,轻声问。

    “……不知道它在暴风雨中能奏出怎样的曲子……”

    “好像……我不曾送过璃儿什么东西呢……”

    “……燎,你都是我的,何论其他?”凤璃敛了目光低下头,“再唱那首歌,好不好?”

    “好。”

    ……

    静夜阑珊。千冰墨悠坐在船头,看清岩清非从船体中脱出身形。

    “清非清岩修行不够,白日不能出现。”两魂向他们略微欠身。

    “你们现在是不是……船灵?”千冰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词汇,联想到希腊神话中的塞壬,差点就说他们是海妖了。

    “千冰理解得不错。”清非点头,“这船本是清岩所造,后来也一直是靠我们两人的魂灵幻力维持船体护阵多年稳固。”

    “转魂附在物件上……”凤璃望着两魂,若有所思。

    “清岩的琴真不错。”千冰拨拨叶片,却纹丝不动。

    “呵呵……清岩融进去靠幻力才能发动,”清非笑得满脸幸福,“此物的型,是仿造‘天风’做出来的。”

    “天风?”墨悠挑眉,“七根天丝琴弦靠‘冰骨’固定在桐樨木的琴体上,面赭赤底沉红?”

    “墨悠见过?”清非眼中的欣喜显而易见,“可知它现在何处?”

    “泓煊天。先师曾经用过。”

    “当年第一次见清岩,天风竖起来比他还高呢……里面还有我六岁的时候写的字……”

    “非,你的字真不怎么样。若换成别人,我老早就把他揍成猪头了。”清岩淡淡的笑,也是一脸回忆之色。

    “冰儿,镜檀阁北厅檀木架后第七个柜子。记得在师傅牌位前告一声。”

    “嗯。”

    千冰凝神半刻,于船上消失了踪影。一炷香之后,他抱着个木盒重新出现在墨悠身边。

    盒子打开,果然是名琴天风。流经三百多年的岁月,昔日象牙白的琴弦泛黄似金丝,琴身漆面光滑如炎桷玛瑙。

    清岩的手指抚过琴弦——却一穿而过。

    “我来教你怎么弹。”凤璃随手一拨,溜出串弦音,“将幻力聚在指尖,注意拿捏力道,否则琴弦会断。”

    那里两魂讨论如何弹琴,这边清非转身向千冰墨悠致谢

    “天风是清岩三岁的生辰礼物,一直陪伴了他十几年。当初我们离开王宫时因为不方便,只得将它留在清潇阁。清非多谢二位好意。”

    “这般也算物归原主。”墨悠颔首。

    “清非,后来,易容师不是那么轻易就答应给清岩易容的吧?”

    “呵呵……没错。他要清岩日后送个徒弟上泓煊天。”

    |||

    “悠,苍敏的师傅不是泓煊天的人吧?”

    “不是。据他说,他师傅自从收完五个徒弟之后,就极少走出栖梧山,以前不清楚。”

    “清岩清非出了海,下一辈的幻灵师是如何传承的呢?嗯……还有,”千冰仔细打量清非一身的装束,“清非生前是海盗首领?”

    “这个啊……”魂灵依然不显老的面容,慢慢浮现岁月沧桑,清非开始轻声讲述淡去的过往。

    “其实是为我喜欢他的眼睛是蓝色,他才应了易容师的要求。听起来简单,实际上……”

    清岩做了幻灵师,日后必收徒延续传承。当年答应条件,只想到往后多收几个徒弟,当中总会有一两个愿意上泓煊天出人头地的,却没考虑到有异能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发现。

    为着清非曾经是凤王这个身份,不得不总是顶着张假脸,非常不爽。两人在江南留驻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带着新收的徒儿出海,到了安雷能自在些,也尽可以全心寻找小异能者。

    远航的旅费虽然贵了点,一路也还算顺利。清非清岩在安雷住了大约十年,期间又多收两个徒弟。想到在外这么久,也应该回栖梧山看看,便计划一行五人返回中洲。那年却发生了些事情,导致商船全部停航,耽搁到两年多之后才得以成行。

    凤历一千七百八十年,外海战争。安雷大陆上实力最强的冥嘉帝国遣战船六百余艘,大军近十万跨海而来,企图侵占富饶的中洲。

    当时的凤朝国土地处西北,有大片领土与游牧接壤;而泓煊天和凌山殿则占据了中洲的全部海岸线,海外通商已经发展多年,逐步具有更优良的技术和远航实力,也加强了海防的设置。这一年,是泓煊天凌山殿势力分立以来首次合作对外,历时两个月,最终险胜。

    “我与清岩带着三个徒弟,几乎是离群索居,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是后知后觉……”清非转向凤毓燎,“虽然中洲三分,但比起海外异族,那可都是同族啊。晚辈惭愧,放了江山不管,连故土的危难都不知,白担这异能者身份。”

    “技术发展起来,远航的人不限于异能者,都想到向海外扩张了……后来呢?”凤毓燎微翘了嘴角,头一次对后续内容表现得比千冰还积极。

    “耽搁的两年之间,我们了解到冥嘉的失利,稍微放下心。清岩把他们造船的技术弄到手,琢磨着加以改进——尽管我们有钱有能力,但身处异地,也不敢大张旗鼓的试验,仍以回中洲为优先,商路复通后即刻启程——结果遇上了海盗。”

    “这海盗部分是那入侵中洲船队的兵士,部分是安雷各处的普通人吧?”

    “千冰如何知道?”清非面带讶色,“确实如此。我轻松擒了那首领,清岩缚了大小头领一串。能者居上,他们便奉我们为主。”

    “清非做首领,清岩做军师。专劫妄图侵略中洲的船队,要财宝要好船不要人命……也吃点普通暴富的商队,不赶尽杀绝,次次点到即止。累积下来发展自己的船队,最后找到雾海这么个风水宝地作为据点,来无影去无踪。”千冰笑嘻嘻的接口,“对不对?”

    “差不多。”与凤璃讨论完弹琴的清岩也飘了过来,恰听到千冰的总结,“非那会儿对这麻烦事情兴致高昂呢。”

    “辛苦清岩帮我费心思发展海上速行的船队。”清非朝清岩笑笑,继续道,“有一次航行,遭逢暴风雨,全队有三十艘船被刮进来,两眼一抹黑。幸亏清岩与我的幻力在夜雾中可见,我们全力护了一艘船,让它覆上银光,其它的船才跟着没有走散。误打误撞进了雾圈之内,有两艘船触礁,只得停下。到天明才发现这是一处岛群,仔细查探之后搬了据点过来亦建了海港。鸣海也是那个时候造出来的,除了作战,它最大的作用就是领航。”

    “前两天晚上是巧遇吧?”

    “嗯。我和清岩没想到会在雾中看见那么明亮的金色魂灵。这三百多年来,海上也只有我们两个是因为有幻灵之力才能在雾海中显形。”

    “我听到船的鸣声,要不然,千冰早就瞬移回中洲了。”凤璃撇撇嘴,“一个月的船都白坐,又要重新开始~”

    “呵呵……”

    (待续)

    第七十三章 夜话会

    举报刷分

    “后天就能到雾环的另一处边缘。然后以目前的速度,大约要在雾里航行七到十天,才能出到普通的海面上。”

    “好厚的环。我们被龙卷风卷进来的时候,似乎只有一会功夫——清非,清非,后来呢?清岩要回栖梧山的呀?又是谁继承了师职?谁去了泓煊天?开始,清岩又是如何弹这个琴呢?雾里前后都分不清,怎么知道方向正确?”

    “呵呵,千冰真急性子。刚做海盗那会儿,清岩只三个徒弟。过后又收了几个徒弟全部是在海上教的,时不时还带出去打打仗——凤历一千七百九十六年清岩把承师职和去泓煊天的徒弟带回中洲,我们分开五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