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61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送走了枫王,其后走进来的国师,眉毛皱得那叫一个纠结,一下子,书房的气氛都变得不一样了。

    “皇上,臣认为您不立皇后不妥,不娶妃子更不妥。”

    “哦?刚才在殿上,国师不也承认没人比得上祭司么。”

    “祭司幻力实力都强,有目共睹。皇上与他年纪相若,能力相配,愿意和他在一起,臣可以理解。但您不该不娶妻,不留后嗣。”

    “凤氏又不止朕一人。”

    “但能力最强的就是您。您也该为日后凤朝千秋万代着想,把这血脉延续下去。而且,去年收回南郡,结界师一族归入凤朝,早就有联姻的打算,若皇族之内能出现结界师也是好事!他们举荐的人,皇妃肯定是当得起的,所以您先得立后,让皇后统管后宫!”

    这的确是拉拢安抚异能者的手段之一,尤其是对降族。

    结界师之强,我深有体会,虽然国师说的很有道理,但……我看看燎,他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施施然喝了口水,道

    “把她指给朕的三堂兄晋安王好了。皇族之中,他的实力仅次于朕。朕很忙,不想花心思对付后宫。还有,最近的事情比较多,祭司偶尔会在凤鸣殿留宿,国师也不要见怪。”

    这家伙。假公济私。

    国师瞧了我一眼,貌似求助。我誓也发过了,又确实对燎娶别人一事心存芥蒂,对于国师使的眼色……

    “国师不用看祭司,就算他帮你说话,朕也不会同意的。”

    事已至此,国师不好再说什么。不过很显然,看他的样子,不会轻易放弃。

    但燎比他还固执,还难缠。呃……

    “总算把他们请走了。”他笑得如花朵灿烂,凑了脸过来,“要奖励……”

    真无赖的表情。不过,我也很开心。亲了燎一下,马上就被他搂进怀里。

    “我只要璃儿一个。就算他们以后还来劝说也是一样!”

    ……

    相对于枫王和国师,世家的代表没有那么直接和有底气,第二日才把折子送到燎手里。

    燎的态度更强硬。

    “以前有皇妃出自世家,而且皇妃的皇子的确当了凤皇,但并入皇族的也只得皇妃一人,其他的照旧!”燎不是不知道,普通世家借着皇妃的荫庇争权夺利,但那都是私下的,说到底还是要凭各自本事,明里并不会给他们什么特权。

    “与其争这个皇妃,还不如摆正自己的位置!”

    对方偃旗息鼓。

    立后之事总算告一段落。

    (待续)

    守清潇(八)岁月

    举报刷分

    燎这个香饽饽可望不可及,于是他的兄弟们变成香饽饽的候补。不出两年,正妃侧妃莺莺燕燕,好不热闹,年宴的时候壮观无比。

    我打趣他,“你看你的兄弟们,个个花团锦簇的,不羡慕?”

    “哼。你是没见到他们家里那个乱劲儿!有什么值得我羡慕?”

    正妃侧妃争宠,我略有耳闻,但历来如此,不稀奇。

    还是我的燎好。抓过他,亲一亲,算是奖励。

    ——常常忘记这家伙是不能撩拨的,点火的是我自己,之后,随他吧……

    再过几年,咿咿呀呀的宝宝们也开始满地跑。

    当中果然有出色的。燎与我一起挑了四个出来,放在清潇阁里亲自教。

    ……

    北屺塔。我与燎对阵之后稍事休息。

    “璃儿,你看这几个孩子,哪个立皇太子最好?我想立铭彦。”

    “他?”

    “刚八岁就把他爹整得……哈!有前途……”

    |||胡说啥呢。凤铭彦,燎的二哥侧妃所出,天资聪颖,调皮捣蛋,比较早就到清潇阁跟我修习。初来的时候,我任他把清潇阁闹了个翻天,然后花了两日,把他好生修理一顿。末了他只服我,燎第一次指导他修习时也被他捉弄,过后却是最喜欢这个侄子。

    “太早了点吧,你不到三十。再看看再看看,铭彦能力不是最强,选皇太子可不是按喜好来。”

    “呵呵……”燎笑着凑近我耳边,小声道,“他性子和你最像!”

    他性子和你最像

    突然心里有点疼。

    祭司本就只侍奉皇,不允许亲近他人。燎,此生若这般待我,也不会有自己的孩子。年少的时候或许不觉得,现在过了好几年,心态可能变得有些不一样——尤其是当他看到兄弟们的孩子时,是不是,也开始羡慕?开始……后悔当初的誓言,后悔自己把话说得太绝?

    “……璃儿?”

    “啊?”我抬头看他,燎收了方才一脸灿笑,道“在想什么?我足足喊了你五声。”

    “想目前这几个孩子哪个更合适。”

    “……傻瓜。”燎揉了揉我的头发,揽了我过去,“你还想骗我。”

    “……”

    冬日淡白的阳光下,雪山的倒影映于湖面,少了很多绿色,主蓝的背景,显出几许单调的凉意。

    我往燎的怀里缩了缩。

    如果……

    ……

    日子过得顺顺当当,中洲统一后,经过燎这些年的仔细经营,呈现欣欣向荣的势态。

    凤历八百三十二年,国师向燎提出自己想退休。

    燎继位时,国师已在此任上近三十年,辅佐帮助燎,到如今也过了十六年。继任国师培养出来,他年事已高,请辞回却魂师的修习之地传师职。

    燎准了。

    与国师一起退休的,还有我师傅。

    师傅的年纪并不是很大,师职也早在几年前就传给了四师姐望玉琦。相对于其他的异能者,幻灵师更淡漠,清心寡欲——估计这也是祭司都出自幻灵师师门的原因之一——觉得差不多了,后面也有接替的人,便不再占着朝里的高位。

    临行前一天,国师和师傅一起到清潇阁寻我。

    “祭司。皇上这些年多得你相助,凤朝现今如此繁荣,祭司劳苦功高,老夫也算不负先皇托付。”

    “国师言重了,凤璃不敢当。”

    “唯一点不好,想必祭司也猜得出老夫所指。”

    “嗯。国师请讲,凤璃听着的。”

    “——还是为了皇上的后嗣。皇上与祭司感情甚好,本也没什么,毕竟这样对凤朝只有好处。当初皇上年轻,许了祭司诺言,固执着不立皇后不娶妃子,这么些年也都过来了。凤氏宗族王爷们多少都有一两个儿子,现在皇上已经过了三十,就算有点后悔的意思,也撑着面子不好说出口。祭司是皇上最亲近的人,若皇上有意哪个女子,就劝他收侍妾吧——这般也不算娶妃。皇上的能力很强,还是不要叫他这血脉断了才好,指不准往后几代中还会有优秀的继承人出现。”

    “璃儿。师傅也赞同,你是男子,皇上为你做到这地步实属难得。祭司的地位摆在那里,你不至于连几个侍妾都容不下。”

    “凤璃知道了,会为皇上留意的。国师和师傅请放心。”

    我郑重应承了国师的要求,他放心的离开了。

    师傅多留了一会。

    “璃儿,你心高气傲,当年不愿意做祭司,为师是知道的。皇上最初属意你,只怕你也受了不少委屈,为师就担心你硬气到底,折腾成像几朝之前的祭司方燮那样。好在后来我看你与皇上感情日渐深厚,才放下心。但现在,皇上虽然专宠你一人,你还是要时刻记着自己祭司的身份,有些该容让的地方必须要容让。祭司之职,唉,没办法,是宿命!”

    宿命。我早就认了。第一次应了燎的时候,我已经认命。师傅不知道的是,我起初了解真相的时候,是如何艰难的说服自己同意的。

    现在继续认命。燎对我再好——说到底,他还是皇上。

    幸好,我明白自己足够爱他。

    “师傅安心,徒弟知道分寸。”

    师傅端详了我好一会,点头,“那为师就走了。”

    “师傅保重。”我大礼拜别。

    今后偶遇的机会微乎其微……在我三十来年的人生中,除了燎,与我最亲的师傅,可能再也见不到。

    隔了两天的早朝,新国师上任。

    他的名字,叫——莫雨。

    莫雨从兵部一路升迁,是位蛊术师。他一上来,就向凤皇请命往西北去征讨屡屡犯界的游牧一族‘狼枭’。

    燎的确有这个打算。养精蓄锐这么些年,国力强盛。前年我破了祭司不独自出征的先例,带兵去东北替燎收服了异族‘鹄岚’,接下来他准备逐一清除由东向西至南国境线上所有外敌。

    西北这支名为‘狼枭’的游牧,是所有外敌中最彪悍的,时不时就会在边境上骚扰劫掠,来去如风,防不胜防。沙漠地区,布普通阵法保持不了很久,凤朝一直是单派力量强大的异能者镇守,但近年来‘狼枭’也有越来越厉害的趋势。

    莫雨的年纪比我略小一点,三十出头得到国师之职也不简单。有此意图,是想展现实力,以利于自己迅速在朝堂上站稳脚跟。

    燎执政十六年,先皇朝臣半数已换过,目前都是正当年富力强的臣子在位,信心满满,先除‘狼枭’也不失为一好招。

    很快决议定下来,莫雨挂帅出征西北大漠,随行三位异能者将领,一年半之后,大胜荣归。

    狼枭尽歼,灭族。

    如此甚好。这一族不比其他,据传天生就有狼和鹰的血统,桀骜难驯。对他们,要么任其发展,要么给个痛快。

    只是,听说国师的手段残忍了些。尚有一口半口气的人都被他拿来养毒蛊,活生生的人吊着命从里到外被蛊虫吃成副骨架。

    燎为这事,嘉奖之外亦责备了他。

    “国师征战劳苦,获胜安归,朕甚感欣慰。狼枭虽是异族,但也是为本族而战,虽死亦当尊敬。国师养蛊此举不妥,有失我中洲凤朝的宽仁气度,日后不可再如此。”

    “微臣谨遵圣命。”

    一战而捷,从此莫雨树立了威信,取代了前任国师的地位。

    我的四师姐望玉琦,是这一代的幻灵师。

    凤朝中女子不能任职,就算是承师职的异能者,也不可以破这个规矩。根据以前的先例,她需得嫁一位朝官,然后才能以诰命身份出入朝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