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59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

    凤毓燎的唇柔柔的贴上来,渡了些灵气给我,却没有马上离开,轻触着吻了好一会,才一路移到我耳边,道“睡吧,快点好起来。”

    金棕色的睫毛扑扇了两下,擦到我的脸侧。他的手环住我的腰,躺在我身后。

    我费力的抬手捂住刚被他吻过的嘴唇,史无前例的心跳加速。

    怎么会这样……被他亲又不是第一次……|||

    冷静。淡定。

    这一定是错觉。

    ……

    我受伤昏睡了一天一夜才醒来,凤毓燎陪了半日,接着就去处理攻破凌峰城余下的事情。

    五天后,皇辇起驾还朝。

    离隐王已死,再没有其他能与凤毓燎相抗衡的人,南郡基本上就算是收回了。回到皇城,我安安心心休养,每天被一堆补血的食物和药品淹没,药膳的味道难闻我也只得捏起鼻子硬着头皮将就吃下去。

    凤毓燎忙着,白天从不出现,晚上但凡休息一定是上清潇阁。睡在我身旁,散了幻力罩住我,说是这样我能好得比较快。

    无论如何,吃的方面这样进补,幻力上又有凤毓燎相助,使得两个月以后,我的健康状况比出征之前还要好得多,灵气也比以前饱和。

    总之,经过这一次负伤,我变强了不少。

    然后我继续上朝,凤毓燎也回他的凤鸣殿睡。

    原先属于离隐的几位异能者,且杀且收且用已经处理停当。南郡派了合适的朝臣去打理,开战的时候在秋天,趁着冬去春来的时机,留了部分兵士在当地整理田地,帮助农忙,由官府发放补助。同时整肃南海岸线的布防,凤毓燎派了两位来自东海岸线、经验丰富的将领去驻扎。过了大半年,又到秋收,老百姓的日子能够过的平稳,内陆及海外商贸均顺利,基本上就安定了。

    中洲的版图,终于恢复到了凤朝伊始。

    接下来……就是要剿灭从陆路来侵扰的游牧、异族。

    凤毓燎和我的修习一直没有中断。他依然和以前一样,人前正经,私下里亲来搂去。过了这么长时间,我的脸皮也厚到一定程度,习惯了……|||心情好,亲就亲吧,反正少不了一块肉;心情不好,一脚踹过去——他那么强,被踹一下也没啥~

    过了年,凤毓燎即将二十岁。

    早朝。

    “皇上登基业已三年有余,英勇盖世,收回南郡。眼下应该考虑大婚立后,臣下已经面见过枫王,给皇上备了一些人选,盼皇上早日决定。”

    国师在早朝政事处理完之后,对凤毓燎提出立后的事。

    凤氏的异能靠血缘传承,皇后只统管后宫,她的孩子未必就是下一任凤皇。先皇在位期间,皇太子换了三任,凤毓燎是先皇第二子枫王的王妃所出。

    谁最强是完全不确定的,以前也曾有过凤皇是普通侍妾之子。但基本上还是遵循挑选自身就有能力的皇室宗亲或者异能者的后代入宫的原则——下一代实力强的机会可能更大。

    国师呈上来的名单不长,但个个都有分量。

    凤毓燎不接,一直盯着我。

    “朕知道了。退朝!”他怒气冲冲的站起身,甩袖下朝。

    退朝就退朝吧,我揣着名单与国师一起到凤鸣殿去寻凤毓燎。

    这不是他结婚么,他有啥好不高兴的。先皇一生先后立过二三十位妃子,后宫的太妃现在都还有两位健在呢。凤毓燎的老爹枫王除了正妃之外也有好几个侧妃。

    “皇上是对人选不满意?”国师上前问翘着脚歪在椅子上一脸不爽的凤毓燎。

    “你自己看,她们哪个当得起皇后的位子!凤华怡?连站在水面上都不成!雪澜珊?舞个鞭子花里胡哨,中看不中用!雷悦?她师从紫院主好些年了吧?包个伤口难看无比!……”

    “这……皇上……”

    国师说了什么我完全没注意,心里有点堵——凤毓燎什么时候对她们了解的如此清楚?

    每天早朝之后,我们会去鸣皖湖修习两个时辰,然后各自午饭……我例行要午睡,下午一起看书和奏折,晚饭都是一同吃,偶尔喝两杯……之后……

    这色狼,不会是中午或者晚上跑去偷看人家吧?

    “……祭司?”

    “啊?”我抬头,脸上的表情可能不太中看,国师皱眉道“祭司的意见呢?”

    “都好都好,微臣没意见。皇上拿主意。”

    “那请皇上尽快决定下来。臣告退。”国师退出去,我也跟着转身。

    “凤璃!”

    凤毓燎的声音不大,却是针对我用了一线音,轰得我脑袋里直炸,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扯进怀里,狠狠地吻。

    我也恼了。你对那些人选不满意,拿我撒气?聚了幻力攒劲儿一挣——凤毓燎他居然也用上幻力压制我!

    咬他。直到我自己尝出了腥甜,他总算放开手。

    我扭头就走。耳边却响起他的传音“你忘记了我说过的话,还是你完全一点都不喜欢我?”

    凤毓燎说过的话太多了……哪句?不记得。

    喜欢……凤毓燎?

    踏着神游的步子从凤鸣殿走回清潇阁,我扑进卧室。

    不到一炷香功夫,凤毓燎就坐在我卧室的窗台上敲窗棂。

    “今天还没有修习。”

    “哦。”我站起身去换衣服。

    ……遇事不顺,这朝服跟我过不去,使劲一拉——哧啦……得,扯坏了。

    坏了就坏了吧。扔一边,拎起修习的劲装往身上套——为什么扣子摸不到?身旁伸过来一双手,帮我整理好了衣服。

    “……”

    鸣皖湖。

    凤毓燎没有找陪练,就我们两个人站在水面上。

    “今天你要是输了,就老实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我什么时候赢过你,凤毓燎。突然就泄了气,这么一分神——我掉水里去了……

    “璃儿!”凤毓燎估计也没料到我会掉进去,赶来拉我的时候,我已经浑身透湿。

    “傻瓜!”他笑着挽住我的腰,空出只手戳我的额头。

    今天诸事不顺……我望向凤毓燎,他笑得真欠揍——算了,以后还是不要揍他,都是要大婚的凤皇——这件事怎么让我觉得……心里直泛酸?

    “问我喜不喜欢……”我轻声道,“皇上,臣是你的祭司,谈这个很可笑。”

    他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这里没有外人,你喊我什么?”

    “皇上。”我推开他的手臂,站稳后退了两步。

    “您是挑皇后,不是挑为您办事的臣子,那些……”

    后半截话被凤毓燎的吻堵住。

    “凤璃。”他抬起头,紧紧的箍住我,“你真正成为祭司之前,我说过此生决不负你!之后,在南砩塔,我说过天下你我共有!”

    “你到底是忘记了,还是根本就不相信!?”

    听到他大声的质问,我有一瞬间恍惚——的确,我从没当真。

    “凤璃,我早就认定你是我的人,这几年在一起……我以为我的心思你能明白!”

    你的人……那一次……你到底想我明白什么?

    “你与我一起对抗离隐王——为保护我差点丧命!你协助我处理朝政;陪我聊天笑闹……你为我做的,尽心尽力全心全意……真的,仅只是因为你是我的祭司?”

    我是,佩服你的能力吧……也许,不全是……那……

    “他们要我立后,你为什么不生气!”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我的声音听起来好虚……

    “好……”凤毓燎咬牙,“行,我说我不要皇后,这天下惟有你可以与我并肩!你到底是不曾想过我对你的喜欢是真心真意的,还是不想面对?!”

    为何在听到凤毓燎说他不要皇后的时候,我心里会如此激动……

    不能站在水面上的凤华怡,是先皇兄长的嫡孙女;舞鞭子中看不中用的雪澜珊,是你的表妹;师从紫院主包伤口难看无比的雷悦,是你母亲的外甥女……个个身份高贵,虽不是承师职的,她们也都是异能者,挑出来的天之娇女——你全都不要。

    凤毓燎私下里对我平等相待,不正经的外表下真切的关怀照顾容让……我起初很排斥他过分亲密的举动,后来却任他亲来搂去……是不是我真的,期待过——他的真心。

    ……现在我心里漫溢的欣喜到底是……?

    “我,凤毓燎,今生今世,只要凤璃一个人!”

    “!”闻言我猛然抬头。

    “璃儿……我等了快三年,实在忍不下去了。再让他们像这样劝着立后,你只怕是会逃得更远!你看看你自己的心吧,我都可以感觉到的情意,你自己为什么视而不见?”凤毓燎抬起我的下巴,“今天你要是不表态,我就把你亲晕过去,然后直接带回凤鸣殿!规矩不是说,凤鸣殿连皇后都不能留宿的么,我就是要昭告天下!你,凤璃,是唯一的!”

    炽烈的吻落下来,迷了我的神智。

    ……也迷了我的心……

    身上的湿衣服早被凤毓燎的内力烘干,我撑在他的胸口,略微抬头,与他唇齿相接。

    “嗯……唔……”

    好像真的……要晕了……有点喘不上气。

    你打算憋死我?想推开他,却使不上力。

    好吧……我相信你的话。我承认,我是喜欢你了,我是因为你要立后不高兴了——但是你不松口,我怎么说?

    罢了。我探了自己的舌头去缠凤毓燎的,他察觉了,略有惊愕,松开了对我的钳制。我瞪他一眼,换了口气,抬手挽了他的颈,狠狠地亲上他的唇。

    咬咬……好有弹性……继续深入……呃?

    “哗啦——”我们俩一起掉到水里去了……

    入了水,凤毓燎倒是立刻清醒。他抱了我浮起来,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你承认啦。”

    “哼!”我承认了,怎样?

    “打铁趁热,免得你反悔!”他拖着我一路飞奔回到皇宫,直入凤鸣殿。

    “你!”他不会真的想要……我的脸颊呼的一下烧得火烫。

    凤毓燎的脚步却停在了凤鸣殿的祭厅前。

    “璃儿,只有你有资格与我一起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