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57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已经……感觉到压力了。这就是防护带来的?略微凝神,可以看到细细的金色灵线从我身后延伸出去,披件衣服走到妆台前照照——

    背上,出现了金色的凤凰印。

    现在,我是彻彻底底的祭司了……与凤毓燎生死同命。

    “璃儿!”凤毓燎很兴奋的冲回来,“穿衣服,我们出去!”

    ……

    凤毓燎揽着我的肩站在南砩塔上,春日的风带走了冬天的萧瑟,目力所及之处绿意盈盈,生机勃勃。偶现的金光时不时划过塔的边界,这,就是皇城防护了。

    “璃儿,国师说,这防护是凤朝历来最强的。”

    “你的力量也是最强的吧。”我心有不甘,虽然我的力量似乎也有增强,但是明显不如他么。

    “全部是因为你。”他侧身用力拥抱了我,头搁在我的肩上,“这天下,你我共有!”

    (待续)

    守清潇(三)情倾

    举报刷分

    对于凤毓燎承诺一般的言语,我付之一笑。

    他十七岁,我十六岁。这样的年纪,未来还很长很长,轻言许诺,又有几分可信——最是无情帝王家,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祭司不过是个职位,可以说,是为着皇城防护而存在。祭司有才能,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或许有些用;若是资质平平,就是个空名头罢了。

    凤毓燎……直觉吧,一看就知道会是个长命的;我既然已经付出了代价,入了祭司的门槛,他想要的宏图伟业,也是我自己施展才华的机会。

    “……璃儿,璃儿?”

    我正想着下一步首先要做什么,听到凤毓燎在我强调多次之后还这么叫我,有些着恼,侧过头冲他道“你……呜!”

    光天化日的,这家伙居然就在南砩塔上亲我!还有完没完!挣又挣不脱,干脆的咬他一口,再用力推开,“够了!凤毓燎,防护已经出来了!我是你的祭司没错,但不是你的男宠!”

    说完我从塔上飞身跳下,谁料他比我更快,抢在我前面骑上马,就势一带我的腰,把我紧紧地箍在了他身前——还是侧身坐的姿势。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是我的男宠?”言语里听出一些怒意。

    “那就不要亲我。”

    “我要。因为我喜欢你。那天,你上殿的时候,尽管满身的不自在不情愿,但你目光里的骄傲,耀眼的漂亮,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了。更何况,你还很强。和我差不多的年纪能把我逼到那个程度的你是第一人,够资格与我平起平坐!再说,昨天晚上,你就是我的人了,现在亲一下又如何?我偏要亲!我喜欢你,不亲你我亲谁去?”

    他再次亲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被他的宣言惊得石化了。

    从界塔回皇宫一路上被凤毓燎数次占便宜,行至人多的地方他才规矩了些。入了清潇阁的院子,他把我放下来,我梦游一般走进门,他在后面说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坐在房里,我越想越窝火。方才凤毓燎那完全就是霸道!

    觉得极其不爽。这般经历,一次已经是够难堪的了,我尽量把它当成任务,完成了就不再想。他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

    祭司之职,真是应该诅咒!

    头昏脑涨的用完午饭,直犯困,我索性爬上床睡觉——要上朝也是明天,今天总是没事了的。

    谁知道,这一觉睡了很久,一点也不想醒。期间听到身旁有说话的声音,我又热又烦燥,直嚷嚷“吵死了!”心里直犯嘀咕,这些侍卫宫女怎么这样不守礼,不知道我在睡觉么——也有可能是做梦,不管,嚷完后反正周围安静了,继续睡。

    热过了又觉得冷,裹紧被子,还是冷。我蜷蜷……有一种在沙漠里,白天高温夜晚寒冷过渡太快的感觉,好像一下子进入寒冬……唔——摸到一个暖呼呼的大枕头,抱紧,蹭蹭。

    总算睡舒服了。

    ……好饿。我睁开眼,竟然一片漆黑。脸颊边贴着的呼吸温温暖暖,这感觉……

    凤毓燎!

    太过分了。我想推开他,却浑身无力。凤毓燎察觉我醒了,侧身用他的额头碰了我的。

    “不烧了。璃儿,是不是饿了?我叫人端汤来。”

    “……”

    不多会就有宫女掌灯入内,拨了床头夜明珠上的遮布,抬了案几到床边,食盘汤碗一一摆好。

    “行了,你们下去吧。”

    “奴婢告退。”

    听到关门的声音,凤毓燎坐起身掀开帘子,移了个枕头到我身后,亲自端了汤送到我嘴边。

    我望着他,心情复杂。

    “璃儿,是我不好,害你生病。下午我来,听说你一直在午睡,我看了才知道你在发烧。请御医诊治,他说……你喝一点啊,小心烫。”

    抬手接过碗,抿了一小口。双手捧着,很暖和。我发烧,才会觉得忽热忽冷……后来暖暖的大枕头……就是凤毓燎……|||

    “御医说,因为那药,你消耗太过了。本来初夜之后应该好好休息,我又拉你出门吹了风……对不起。”

    “……”我那会儿烦他的霸道推开他,后来却拿他当枕头抱着不放。现在他又如此低姿态,早上还任我取笑任我踹……仰头喝光剩下的汤,把碗塞回他手里,我缩进被子。

    头痛……宿命宿命,我不想了还不行么。

    见我又躺回去,凤毓燎放了碗,轻声道“去洗个澡,出一身汗,这被子也该换换。”不由分说的把我连被子一起抱去浴房。

    ……

    干干爽爽的被抱回来,床铺已经换过。

    “刚刚子时,继续睡吧。明日你也要上朝的。”凤毓燎环了我的腰,调整好姿势,闭上眼。

    你……算了,我睡我的。

    ……

    凤毓燎得了力量,金殿里的异能者不会觉不出,加上人人可见的强力防护,隔天的早朝,风平浪静。他即位到如今已经大半年,看样子,朝里的事情处理的还不错。

    一桩桩一件件的政务,殿下各色人等,我经过这第一次正式的参与早朝,稍微有了一些概念。

    凤毓燎最想做的事情之一,拿回南郡。

    中洲现今自西向东属于凤氏皇朝的势力范围,一直延伸到东海岸线,但由北向南却到不了海边。借着月峄山的险峻地形,有个自成一国的势力,自称“离隐”,也就是南郡。

    边界时有摩擦。离隐的王,也是位强悍的异能者。凤朝伊始,这里也曾是其中一部分,但一直不稳固,后来更是脱离了出去。历经几代,不是凤皇不想将之收回,而是中洲西北和东北的边境,屡有外族犯界,顾此失彼。

    地方越大,越不好管。中洲边境线越长,接壤的异族越多,靠异能者镇守是一种方法。不同的时期,异能者类型也不尽相同,攻、防、守、护、解、破、阵、医、煞、隐、蛊、控……并非每位异能者的能力都适用于开疆拓土。而且十几代凤皇,也不是代代强悍无匹,稍微弱一些的时候,就会在边境线上被人占便宜。

    凤毓燎最先决定的,也是收回南郡。东到西沿界的布防暂时求稳,待得到南部,势力范围一直延伸到了海边,基本稳固,再才能够考虑依次转向西南、西方、北方、东北扩张。

    登基之后第一次展现自己的实力。凤毓燎做足准备后,即将御驾亲征——中洲的权利争斗,其实就是异能者之争,强势居上。我作为祭司随行,因为我是他的‘护’。

    离隐的王也不是独自一人,他的‘护’是他的王后——一位世代传承的专职结界师。对于南郡,上上代的凤皇曾经起过收心,但却苦于对方的防护实在太强,终究放弃。

    幻灵师本身的术法其实是偏重防护的,我不是正式的幻灵师。按以前的修业来说,我的幻力攻击属性高于防守属性,因为综合实力强,师傅才打算让我继承。现在成了祭司,重要职能之一是布结界保护全部幻力用于攻击状态的皇的安全,之二,破坏对方的结界。

    我原先用于‘护’的力量就不是很多,加上自身又担着皇城的防护,所以成为祭司之后特别加重了这个方面的修习,基本上再没练过攻击性术法。花一个月的时间学了历任祭司修习的心得纪录,请了师傅进宫指导,防护幻阵大有长进。

    对方是专职结界师。破坏她的结界对我来说可能不太难,但结界也有攻击型的,我同时还要顾着和离隐王拼斗的凤毓燎……

    有点麻烦呐。

    “璃儿!”——我已经懒得跟他争这个称呼了,他想怎样喊就怎么喊吧,不就是个名字么。回过头,凤毓燎推门进来,一身黑色劲装,“要不要再练一下你那阵法?”

    “好。”

    两人一路疾行直奔鸣皖湖湿地。

    “璃儿你跑那么快做什么!”

    “哼!”

    我幻力不及他,这轻功我还就不信也比不过他!每次出来我一定是憋足劲狂奔,赶在他前面到达目的地,心情就特好。

    到了北屺塔,我顿住脚步转身,凤毓燎迟一点赶到我身边。

    “璃儿轻功好厉害。”他抬手顺开我脸侧的发,“脸好红……”我啪的打开他的手,往后一纵。这坏小子,每次都想着占便宜!

    不等他准备,我站在鸣皖湖面上开始布阵。

    凝聚的幻力带起些许水珠,光点过处划出银色的细线,密密的交织成一张网——这技法是从凤毓燎的光网得到的启发后我自己创造出来的,除了十五个主要攻击位点,其余的小交叉点能够起到防护并触发攻击的作用。今天就拿凤毓燎做实验啦。

    对面的凤毓燎靠着强大幻力悬浮于水面,金色的发丝随之飘飞——老实说,他真的……很耀眼,皇的气势一出来,就有压倒一切的感觉——长剑舞了个圈,不带任何花哨的直接冲着我的幻阵刺过来。

    瞬间金银光影交织,鸣皖湖的水面在我们的幻力交接处形成一个很深的沟壑,边缘若被劈开一般整齐锐利。

    相持了一刻。凤毓燎的长剑就着姿势往回一缩,幻阵逼近的一霎那,他猛地一抖手腕,硬着把网搅散。我笑得鬼,那些碎片凝成似实质的刀状直奔他而去——我就等着他退后的那一霎那,可以趁着空当跃过去,逼住他的要害,赢的就是我啦~

    他竟然不闪不避,迎着细密的刀片张开了幻力,一瞬间就移动到了我眼前。

    大部分刀片被他强大的幻力生生毁掉,少数还是刺到了他,我看到了他脸上细细的一道血痕。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靠蛮力的冲过来?为什么不躲?”被他拥在怀里,我有点愣,伸手接住一缕被削落的金发。

    “你不是想看实验结果么。真到了战场上,谁都不会后退的。”

    “受伤了……”

    “我的璃儿,很强!”

    你直接冲破幻阵……更强。

    从入宫到现在,私下里我从来没有喊过凤毓燎‘皇上’,他在我面前也从来不自称‘朕’。这两月亏得他与我陪练阵法,次次都是用这样比较危险的法子,总说是按照实际情况如何如何,却真的帮我发现了一些疏漏,让我得以改进。

    今天……身为皇的他因为我的阵法受了伤……隔得近了,才发现他颈上也有一条血痕。

    被凤毓燎吻住的时候,第一次没了挣扎的念头——于一天一地的金色光影中,我闭上双眼,手臂……环上了他的腰背。

    (待续)

    守清潇(四)双翔

    举报刷分

    “璃儿,你怎么不生气?”凤毓燎亲够了,抬起头满脸无辜的望着我说出这么一句。

    心里刚攒起来的那点小感动瞬间被打个灰飞烟灭。我直接揍了他一拳,腾身后退,摆出另外一个幻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