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54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

    凤毓燎捂住凤璃的嘴,捉了他挣扎的双手,“再等一会儿就好。”

    苍敏先醒了过来,满脸疲惫之色。

    “墨悠,千冰等一下就能醒。以后如何,你们自己看着办。泓煊天那边……我先回去。千冰醒了之后,再通过他把你们的决定告诉我。”

    凤鸣殿。

    “原本我只是计划准备了墨悠的事情,却没料到因为莫雨,知晓了冷溶与我的因缘。我带千冰去救她,亦是为了报偿她救过我。”

    焱夜已经听得有些头昏,“冷溶和千冰到底哪个在先?冷溶在更早以前救了从后来回去的师傅你;而以前的师傅却召唤了她后来的灵魂——那是她自己衍生出千冰的灵魂救了她自己吧?”

    “唔……可以这么说。至于先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哦……那师傅后来病倒,是因为给紫阁主转魂,又带着千冰离魂转换时空的关系?”

    “虽然我得了莫雨的力量,毕竟消耗太大。起初回来的时候只是觉得很累,捱了两天,就支持不住。”

    “师傅当时没有说……”

    “千冰醒的时候,我还有幻力在。他告诉我,他们不会回来了。”

    焱夜闻言若有所思,回想方才遇到的那两人。

    “师傅,他们……现在很好。”

    苍敏微笑,“以后还有机会见面的。”他站起身,走去打开窗户,温暖的阳光照进屋内。

    “曦儿,与你师兄比划一下给师傅看。”

    庭院里,银发的小小少年展开金蛇软鞭,向焱夜邀招。

    流光飞舞。

    “……冰儿!”缓缓醒转的时候,千冰听到焦急的呼唤。朦胧之中,熟悉的身影在眼前晃动。

    “悠……”听到千冰的声音,墨悠一下把他抱进怀里。

    “太好了……”

    还有什么,可以比相爱的人,在和风暖阳下,紧紧相拥,更幸福。

    越过墨悠的肩,千冰看到了湛蓝的天空。

    “我们走吧!”墨悠牵起千冰的手。

    从此,自由自在的,和你,在一起。

    在这场轮回中,

    我,你和他们之间,

    究竟谁是谁的前世,谁又是谁的今生?

    又是谁爱了谁、谁救了谁、谁负了谁?

    一场绮丽云烟,终遂所愿。

    因果完

    场外分割线

    各人有各人的幸福。其实,有时候,幸福一直就在身边。

    天涯开文的时候正逢到金融危机,郁闷的本来很想当后妈的。可是这几个孩子越写越有爱,舍不得啊舍不得。预定的夙溟,是个美貌bt……预定的九皋是个虐攻;预定的千冰墨悠苍敏全部都要死掉……预定的焱夜是个暴君……偶真是瀑布汗的爬走。

    现在,bt和虐攻变成了情痴;要死掉的人一个都不死,逐个安排结局,这文结的真不容易啊啊啊……预定的暴君……偶就不说了,其实偶是红发控……

    后面还有一个墨悠自以为是什么都留给千冰,咱千冰这情也不是白殉的。接下来以墨悠为第一人称的外篇《恋心》。

    第六十五章 外篇恋心

    举报刷分

    本篇以墨悠为第一人称叙述

    镜檀阁阁主,镜中美人,镜中痴情,如梦也作真。

    之一.夜问

    “悠,悠……?”声音轻轻的,怯怯的。

    这两声呼唤,刺疼了我的心。

    “我在,醒着呢。”我拍拍怀里的人,安抚道“还早,继续睡会儿。”

    听到冰儿踏实的舒了口气,蹭近了些,换了个姿势,抱紧我又睡了。

    叹气。

    是我的错。

    那日冰儿离魂,听凤璃说他回不来,一瞬间,我找不到呼吸的动力。陡然明白了早晨我抱着他,合眼而逝时,他的真实感受。

    冰儿醒了之后,我们决定先从栖梧山到泉城。

    生生死死的走这么一回,都有些心力交瘁,足足休息了三日,我们才缓过劲来。

    我现在不过是个普通人,内力幻力都给了冰儿,照理说他很强了,恢复应该极快,但看起来他体力是复原了,心神上……

    第四日开始,夜夜都被他惊醒两三次。

    先是被他把了脉门,然后手移到心口,接着我耳边就听到轻声地呼唤。

    “悠,醒了没?醒了没?”带着一丝惊惶。

    我吓了一跳,睁开眼,却见冰儿很紧张的抓着我的衣襟,眼睛瞪得大大。

    “怎么了?”我以为他是有什么事,完全不知道为何他这样一幅表情。

    “没事……”听到我的回答,他凑上来,亲一下,很满意的露出个笑容然后继续睡。

    ???

    一夜如此几次,睡觉不安生倒没什么,我终于忍不住问他原因。

    “我怕你又像……喊你也不回答。”声音小小细细弱弱,有些委屈。

    骤然心痛如裂,你是为我……

    我舍不得冰儿离开我,但是更舍不得他被七日煞困住。焱夜喜欢他,短期内不会有什么问题。但那孩子,不甘人下。这时代没有可以让七日煞缓解一时的药,七天之期和离不开清潇阁的限制虽是针对祭司,同样也制约了王,恐怕冰儿迟早会让他厌倦。焱夜本就从泓煊天出去,不会把王城防护看得那么重,到那时冰儿……

    我怎么可能任事情发展到那一天。

    我要还冰儿自由之身。我想要即使我不在了,他也可以不受约束地选择生活。

    若他要想自由,我给他的能力足以自保。

    若他想要权势地位,苍敏原徽千雷他们尽可以帮他;焱夜对他有情,不会为难他……只要泓煊天和凤朝没什么根本的对立。

    若他还对焱夜有那么点意思,可以以同等的地位交往,不用受人恩惠。毕竟焱夜很像他曾经喜欢过的人,日后他重新接受焱夜的感情也不是不可能。

    不论是身份地位或者爱情,他都能够再得到,以后一定可以幸福。

    这是我当时的愿望。

    身为易容师,自认为,识人的能力一流。对开始看错冰儿的能力,我是很有些迷惑的,但爱了也就爱了,我会护他一生;和他一起生活十年,本以为已经很了解他,到最后,我却还是看错。

    他不要,我给的未来。

    凤璃说,冰儿为我殉情。

    冰儿……我的冰儿……不是你傻,是我笨。是我,看轻了你对我的感情。

    嘴角尝到点咸味,脸上凉凉的,我把怀里的冰儿抱得更紧。

    “不会,我不会再那样了。”我对他保证。

    你已经有了足够的力量继承易容师之职。时间在你身上再不会留下痕迹,直到下一任继承人出现。

    我已成了普通人,年纪也长你很多……但我将竭尽所能的陪伴你。你想到哪里,想做什么,我都陪着你。

    除非哪天……你不要我。

    之后将近一个月,我每晚都会被冰儿柔柔的声音唤醒。

    痛着。恋着。无怨,却有悔,冰儿,对不起……

    我怎样才能让你安心,怎样才能补偿你的痛楚,如果不是转魂,我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如今只愿,让我在有生之年,好好的,爱你。

    之二.归元

    我们已经脱离了泓煊天,走到哪里自然都是易容。

    一月之后冰儿逐渐安下心,不再在晚上喊醒我。

    我们在泉城过了整个冬天。每日早起我给他梳头绾发插簪,他也非要给我梳。简简单单的,束发插簪,下面长可及膝的用一根缎带绑好。

    镜中的人,面貌年轻,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发却灰白。

    “悠,我把内力还给你。”他说。

    “也好。”我恢复武功,日后行路大家都方便省时省力。

    过功并不是很难,就是有些耗神。这两个多月,整些名贵药材卖掉,住着客栈,又没有凡俗事务扰人,时不时泡个温泉,两人看起来将养的都还不错。

    收拾了些衣物,我们去到泉城附近的山里,找个隐蔽的洞穴,冰儿布了阵,便开始过功。

    大半年,他进益果然不小,分寸把握得很适度。一日一夜,我就恢复了过来,内息调整七十二周天,似乎比以前还浑厚些,发色也半数复了原。

    冰儿笑的得意,“我以后还指望你呢。多给你一些我不操心。我懒。”

    这傻孩子,虽然以他现在的修为来说,很快就可以练回来,不过我有了内力也还是普通人,他可指望不了我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