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46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而最难听的话当属前一阵,又一个七日,焱夜留宿清潇阁,次日上午,败于冉桦之后。

    “王上。今时还不如昨天。解七日煞不用陪着祭司整晚,行房多了对王上的身体也不好。”

    本来焱夜就对他有意见,冉桦这话,听起来忒可恨了。

    每次毒发,千冰就如同生了一场病,解毒时二人在一起一次,结束后若能在他的灵气保护下连续睡深三个时辰,更有利于恢复。焱夜最初从气息感觉上得出这个结论后,从不惊动他,一般都是等到时间差不多,才收了灵气离开。

    连续七天咬牙奋力乒乒乓乓,虽然还是输掉,好歹伤了冉桦一条胳膊,出了口恶气。收回凝聚的长剑时,焱夜见到那些血,多个心眼藏了,晚间去清潇阁交给了千冰。

    千冰接过收好亦不再提起,全当没这回事。

    ——对付异能者总是要麻烦很多。比如说这药吧,千冰花在把它弄得不被察觉上的时间,远比花在它的功效上的时间多好几倍,就那几种植物也是费了些心思才弄到手或者培育出来。幸亏易容师制香和配药的技术千冰学的极好,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他与其他异能者相比幻力与内力的不足。

    散雾会从□在外的皮肤渗透到体内,是一种慢性的迷药。千冰让毒素逐日逐日的累积到冉桦崆霆身上,尽可能的在自己离开前把他们的阻止力度降低。

    制药之外的时间用来练习瞬移。因为要保密,试验范围开始只在清潇阁。

    人偶师的瞬移有两种方向,一是判断位置,抓住目的地的地理环境具体特征,从而在脑海里形成明确的印象。当初夙溟甚至可以本人不去只送千冰走,就是因为他对目的环境非常熟悉且记忆深刻。而千冰无论是成功或者失败,回卧室是绝对不会出差错的,亦是同样的原因。

    另一种方法就是感应自己的气,然后到达对方所在的位置。人偶师为了控制他人可以分魂,例如夙溟以前使用驻魂控制焱夜。但千冰是办不到的,因为幻力的缘故他唯一能感知的只有墨悠和苍敏。

    理论上来讲,不管哪种方法,感应墨悠也好,回忆熟悉无比的紫风轩也好,只要千冰幻力运用得当,他都是可以回去的。王城防护本来就是他自身所出,自是拦不住。但由于十二护法结界的存在,他的幻力穿不过去,两种方法都成了白搭。

    冉桦这个老混蛋!起先因为七日煞无解,大家都去忙活这个。防护中断的时候,大约半个时辰老鬼就让护法各就各位,若不是早就预备好,怎么可能!说什么弥补我的力量不足……明摆着就是为了镇压我,并阻止墨悠进来。还害墨悠在破界之前就受重伤!

    千冰愤愤地做出个稻草人,弄成冉桦的样子,每天一边诅咒一边钉上十几遍——可惜他不是夙溟,能用的人偶师力量很少,控制不了冉桦。

    唉。

    十二护法的结界是互补式的,若一个点受到攻击,或者一个点变弱,其余的地方就会像水一样流动过来补充。千冰得了苍珏相助,不用再自己花心力去对抗四个护法强行破界。只要到时候苍珏收了他管的那一方,千冰就能循迹找到隐藏的结界阵眼,挑掉阵眼结界自破。

    苍珏那一班护法的轮值在他八月中旬与千冰见面时已经接近尾声,排过另外两班,下一次轮到他当值,就是千冰跑路的时间段。

    算出恰从十一月二日开始,其后三十六天之内,千冰可以借机离开。

    九月到十一月,千冰必须做到能够发动幻力瞬移到清潇阁之外,还得控制自如以保证万无一失。

    他已经耽搁得太久。

    子时。

    千冰啪的摔到围墙外面,他迅速爬起来,跃进秘药阁。

    呼——喘口气。

    秘药阁宫人极少,千冰之前去的次数也多,针对那里的幻阵他做了周密的防范,万一失败落地,不担心有人会发现。

    长距离的幻力控制还掌握得不好,多一点少一点反正就是掉到墙外。稍微休息一下后,千冰掠进房内挑点补品吃下去,然后瞬移回清潇阁。不加油不行——若是回泓煊天,按照距离的比例计算,他就不是掉到墙外这么简单,八成会差上几十里地儿了。

    隔日,七日煞发作,瞬移练习停一天。

    第三天继续。

    千冰顺利着陆,只不过位置不太准,恰恰贴着阁门,还没进去。

    “祭司半夜在此出现,所为何事?”

    突然听到人声,千冰打了个激灵,旋即镇定下来,转过身。

    “那国师又是为何事?”白天小竹不是说崆霆被派出去了么,现在怎么会在这儿?时间还不到,千冰并不想和崆霆过早发生正面冲突。

    “前日,护卫巡夜经过此地,听到点响声,后来蹲守一夜都没见着动静。第二日天明却发现墙角新鲜的划痕,遂告知了我。我昨晚上就在此,没料想今日等来了祭司。”

    那天千冰贴着围墙摔下来,虽然及时运功提气,还是发出了些许响动。

    哪个护卫这么精神。好好的巡夜跑这偏僻疙瘩来干嘛?千冰腹诽不已。

    崆霆还用了术法潜藏于此,让他一时没能发觉。莫非,这护卫是凌山殿出来的,崆霆原先的得力手下?察觉到了动静与异能者有关?

    “前日?与我无关。”先一口否定下来再说!“今天不过想要点药。懒得跟冉桦国师废话,什么报告申请……直接来拿,方便快捷。”

    ——且不提祭司地位仅在王之下,焱夜重视千冰是全王宫上下都知道的事情。宫里的东西,若想要还不是由着他。冉桦那个古董崆霆一向也是看不顺眼的,千冰自认这理由说得通。

    崆霆对这理由也貌似接受,言道“祭司取什么东西,并不重要。只是,清潇阁到此这么近的距离,祭司犯不着用你那半瓢水的瞬间移动吧?”

    被察觉了。千冰全身神经都调动起来。

    “祭司能于王上不在的情况下离开清潇阁,想必也是仰仗了王上的照顾。有些事情,祭司心里清楚,还是知些分寸的好。”

    “我该清楚什么?国师这话说得可奇怪。”只要崆霆不揪着瞬移不放,千冰管他说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祭司。我不希望王上变成第二个九皋殿主。”

    “九皋?”这又关他什么事?

    “九皋殿主在崆霆初入凌山殿的时候就已经威震四方,有此英主,崆霆甘愿为其效力。夙溟出身低微,原先不过是个娈宠,殿主待他可谓全心全意。一个霸主怎么可以为私情所累?谁料殿主等了他十五年还不够,被背叛后依然沉迷,最终还为他抛弃凌山殿!”讲到这里,崆霆颇有点咬牙切齿。

    “冉桦向我展示了凤皇毓燎之力,我才从凌山殿到了凤朝。转生的焱夜虽是从泓煊天出来的,但以前我就听闻过他能力出众。而经过这几个月的接触,崆霆认为,他当得起凤王的名号。至于祭司,”崆霆停顿了一下,“你与镜檀阁阁主的关系,我略有耳闻。王上待你如此好,你最好不要变成第二个夙溟!”

    “国师有心情在这里管东管西,”千冰冷然道,“还不如多花些时间在公事上。王上今日又为着广溪城的布防说你了吧?”

    “祭司不是不参政的么。莫非是紫阁主培养出来的习惯?”

    从这话里听出点讽刺来,千冰不悦的瞪视崆霆。

    “若是还在念紫阁主,祭司就死了这条心吧。他现在指不定在哪条路上呢!”

    闻言千冰脸色骤变,“你什么意思?”

    崆霆略微抬手,千冰眼尖,避过了他掷来的物件。待看清楚钉在木门上的东西时,他全身的血都凝固了。

    是金簪。墨悠的金簪。

    (待续)

    第五十八章 风起

    举报刷分

    “此物怎么会在你手里?!”千冰拔下簪子,用力攥紧。

    崆霆冷笑“自然是从紫阁主身上顺的。三个多月前他曾在北屺塔附近出现,中了冉桦的蛊——冉桦也太过于小心了,居然没下个迅速致命的,还让他自救成功。那地方偏僻,要回到泓煊天少说也得十日……我那一剑可是扎扎实实的穿心而过。这么久我都没再探到有关他的任何消息,闭关一说,九成以上是幌子罢了。这回,可以让祭司断了那份念想吧——说起来也是怪他自己不够狠,对王上手下留情!”

    千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似乎被崆霆的话给震慑到。

    “我可不像冉桦,把王城防护看的那么重。祭司若是……”威胁还未说出口,崆霆猛然察觉自己身体有异,想调动幻力防御却稍显气力不济。

    “原来是你。”千冰的声音带着几分惨淡,“你是帮凶。”

    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剂量对你来说,差不多够了,辅助催化剂的效力也很迅速。

    银光一闪,千冰的软剑已经近到崆霆眼前。与此同时,诡异的冷香自千冰身上一丝丝的冒出来。

    “你得死。”牢牢盯住崆霆的眼,他把平日所有能用上的控制力都使了出来。如果是正常状态的崆霆,他这一招起不了任何作用。但眼下崆霆身上潜藏的迷药已经发作,既要分心屏息抗拒扑面而来的毒,还得抵挡软剑的攻击,原本他也并不比千冰强很多,很快自顾不暇。

    抓准机会,千冰没有握剑的手疾速一簪刺出。

    正中脐上六寸处的巨阙穴。

    千冰望着崆霆圆睁双眼,不可置信的倒下去,收回金簪,一剑封喉,止住了他最后的声音。紧接着掏出一个瓶子,把里面的液体倾在了他气息渐微的身体上。待尸体全部化尽,千冰在地上洒了些中和的药粉,收拾了现场后立即离开了秘药阁。

    ……

    集中不了精神。使不出来瞬移。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

    千冰扑进清潇阁他的卧室,绊倒一个凳子后颓然倒地,发出很大的声音。

    他却什么都听不到。

    身体,一直,冷下去。

    “悠……”刚刚启唇,一口腥甜涌出,接着再也止不住。

    我不信。

    不信你会死。

    意识,渐渐模糊。

    ……

    守夜的兰星听到一向安静的祭司卧房里木凳翻倒的轰然声响,忙敲门询问,却半天得不到回应。待闻到血的气味后她终于着了慌,掌灯推门入内,看清千冰倒在地上,脸侧好大一摊血。

    “啊—”尖叫了半声之后,兰星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嘴,接着急忙跑出去找来两个值班侍卫,一个遣去凤鸣殿禀报,另一个帮忙把千冰小心地搬上了床。

    焱夜赶过来的时候,兰星正跪在床边用帕子擦拭千冰唇角不断涌出来的鲜血。

    “你做的很好。下去吧。”

    兰星如蒙大赦,连忙告退。清潇阁里的宫人都是得过王上特别警告的,听到看到什么自然不会也不敢到处乱说。

    灵力的金光下,千冰脸色苍白。焱夜抱起他,用内力护住心脉,总算止了血。接着把玉露丹给千冰喂了一颗,再才脱下他沾了好些血迹的衣服。

    焱夜轻轻地叹口气。

    黑色夜行衣;身上有几处剑伤,但并不会严重到引起吐血;幻力内力体力都消耗很多;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悲伤表情。

    ……又与崆霆打过?他说了什么,或是做过什么,让你伤心到吐血不止?……芷兰草的香味下有很淡的化尸水的味道,你杀了他?

    焱夜使了点巧劲才让千冰松开手中紧握的发簪。目光上移,见他头发上还插着一支差不多的,信手拔下来,就着微光一比。

    是一对。

    回想那日北屺塔边的比斗;墨悠突然的离开;迟归的崆霆;得知墨悠闭关之后冉桦与崆霆的争执;长久没有消息后那二人的轻松——焱夜心下猜出几分来。

    握着的簪想必是从崆霆那里得来的。

    知道你是担心紫阁主,可离上次七日煞发作才过了不到两日啊,你怎么就……

    ……

    第二天过了卯时末,千冰都还没醒的意思,焱夜便陪着,自然取消了早朝。为此,清潇阁外跪了好几个——冉桦首当其冲。他对此不理不睬直到千冰醒来。

    踱到院门口,不悦“不就是临时停一天早朝么?下回五日一次的轮休取消也是一样。”

    “王上。规矩就是规矩,您一个人不遵守也就罢了,别的人若是都……”

    “说正事。”焱夜打断他的话,不耐烦道,“有事现在就奏,没事少来这些不咸不淡的。”言罢扫一眼跟在冉桦后面跪着的几位,“很闲?王大人,你去西北戍边,给你个督军的职务;李大人……”

    跪着的几人一起可怜巴巴的看着冉桦,焱夜瞪眼“天桷,你速带人请这几位大人回家做准备,安排他们即刻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