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45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苍心是在下师弟,三十二年前辞了在下去找苍敏,他们可曾见面?”

    三十二年。苍珏不知道苍心已化身夙溟。

    “苍敏楼主也算千冰半师。前辈请坐。”既然已经知道了苍珏的身份,千冰便以晚辈之礼让座,“待我慢慢说与前辈知道。”

    闻千冰如此说,苍珏也不推辞,在桌边坐了下来。

    ……

    “……夙溟抛却前尘往事,和九皋离开了中洲。”

    “心儿这孩子……”苍珏轻轻的念叨,伴着一声深深的叹息。“几经磨难,总算是能幸福了……祭司,谢谢你救了心儿。”语罢起身一揖。

    “前辈言重了!”千冰赶忙站起来扶起苍珏。这是第三个,因为他当时救了夙溟而感谢他的。

    夙溟啊……幸而,我有墨悠。

    月光在桌面上溜过,两人各自感慨。

    “祭司身上苍心的力量似乎是一时时出现的,而属于苍敏的幻力更明显,还一直保持着呢。”隔得近了,苍珏不免生出点疑惑,“一百多年前就已经没有能起王城防护的祭司了,后来的几任能力更弱,七十多年前王族正统尽灭之后凤朝这职位就是空设。并且历代祭司全部是幻灵师门徒,据说祭司你从前属泓煊天镜檀阁,并非月曜楼,怎么……?”

    “一言难尽。”千冰苦笑。他先是转魂有了苍敏的力量;然后师从墨悠,成为易容师继承人;再机缘巧合,拥有了夙溟所赠玉簪之力;现在这身份是不得已而为之,实在是不想再提了。

    苍珏观千冰表情,联想到他夜半在王宫里到处溜达的举动,试探的问了一句“祭司可是想离开?”

    “!”

    “祭司不要紧张。苍珏并无恶意,因为十二护法有半数是为冉桦国师所胁。若非苍珏本身有遏制蛊术跟踪的能力,也是万不敢尾随祭司而来的。”

    这老鬼到底还做了些什么?!千冰蹙眉,悄悄探了一下苍珏的气,果然有蛊虫作祟。

    “前辈,”千冰说着,掏出个小瓶,倒出一粒药丸来递过去,“解蛊。”

    苍珏看了千冰一眼,抬手接过,仰头吞下。片刻之后稍微运气,蛊虫从掌心爬出,掉落,然后枯萎。千冰这么爽快就给苍珏解了蛊,倒是苍珏有些为难之色显露出来。

    “祭司历来不能离开清潇阁,否则会……”

    “我知道。但我一定要走。”千冰斩钉截铁的坚决让苍珏有些恍神。

    ——如同当年苍心离开他的医馆。不顾一切的决绝。

    “有人……在等我。前辈,请助我破结界。”

    (待续)

    第五十六章 谋脱

    举报刷分

    “……祭司,我还是叫你名字罢。”苍珏的语气不自觉地柔和,却包含了些许责备,“千冰,你太急躁。方才你二话不说就替我解了蛊,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帮你?我身在凤朝,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站在冉桦那边?况且,凤王焱夜,曾经的月曜楼副楼主,他是苍敏的徒弟吧?你若想走,他肯放?”

    苍珏说这些话时关切的感觉似极了苍敏。

    “前辈远隔三十多年还惦记着苍心,并且仅凭千冰稍微使用了一点夙溟的力量就判断出出处;加上苍敏楼主的为人千冰非常清楚,幻灵师师门的情况和规矩千冰能大略猜出。虽然是急了些,但千冰自信不会看错人。而且,”千冰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他受伤了,还闭关……我……太挂念……”声音变得很轻,很柔。

    苍珏沉默了。……又是个痴孩子。

    “千冰。苍珏虽能力低微,但若有要用到苍珏之处,自当不遗余力。”

    “多谢前辈。”

    ……

    送走了苍珏,千冰回到卧室。这一晚大半的时间都过去……收获颇丰,还得到了苍珏的支持,有些睡不着了。

    连绵几日的秋雨昨日才停歇。今天上半夜都还是多云的天气,很适合夜探,下半夜云朵渐渐散去,竟然晴朗了起来。千冰躺在窗下的榻上,这古时的天空没有污染,月儿特别的亮,他的视力又极好,连环形山都看得非常清楚……

    唉……什么环形山。那是月桂树和捣药的玉兔,还有一个女子在广寒宫里寂寞的守望大地。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心中忽然就冒出这么一句来。那个女子的孤寂,在于她吃了她不该贪图的仙药。

    我不贪心。最初的愿望,只是想简单平凡的生活而已。现在,只求爱人平平安安……在中洲这片土地上,我本无根,惟与你相依相伴。

    从春末到夏至,盛夏到仲秋……五个多月不在你身边。你之前受的伤,好些了没有?

    今天我见到苍敏的师兄苍珏,是个很温和的人,他过了这么多年还惦记着苍心好不好呢。苍心就是夙溟,我对你说过没有?除此之外,他看起来比苍敏还要淡泊。幻灵师门人的确比较超脱,夙溟也不过执着苍敏而已。不过苍珏愿意帮我,我大概可以更顺利的回去你身边。

    我的修习又有进步了——似乎不在你的羽翼之下,我的进益总是更快……

    想到这里,千冰对着清冷的月光笑了。

    想见你。好思念……你的怀抱。

    “悠……”

    心心念念的一声呼唤,在寂静的夜晚于月色中荡漾开去。

    修业。努力的修业。

    王的正位大典那日下午,崆霆到清潇阁与千冰切磋之后,隔了一月还真的向焱夜提出想与祭司正式的比试。焱夜征询千冰的意思,千冰想到日后跑路时可能会有的冲突,加上上回牛刀小试各自藏私也确实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遂点头同意。

    正式上阵,千冰略逊一筹。结束后崆霆却抛给千冰这么一句话“祭司要站在王身边,这样子还差了些。”——他是差是好,与焱夜有什么关系?

    冉桦却很不以为然“祭司只要维持王城防护就可以了,又不需要到哪去。站在王身边?没这个必要。”

    如果说崆霆的表现让千冰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冉桦的态度就是千冰非常讨厌的了。不过无论如何,也给他提了个醒,要尽快地找出对付这两人的法子,否则前景堪忧。于武力上千冰确实技不如崆霆冉桦,但别的方面……

    哼。

    拿定主意后,千冰一边继续做自己的实验,一边修习人偶师之力,一边关心中洲局势和墨悠。

    ……

    正式临朝不过三个多月的功夫,朝堂上的格局已然改变。在千冰又偷听过一次早朝之后,充分认识到了焱夜卓越的才能。

    他已经把最初让千冰和他自己都极其郁闷的废柴讨论变成了类似泓煊天两日一次的议会。效率高了不少,早朝的时间也缩短了很多,甚至可以让千冰来得及再去睡个回笼觉。凤朝原先那些只会叫不做事的人都尽可能地清除出去,原属凌山殿下的一些人逐渐在朝堂上占了更多的比例。

    焱夜已经不再像最初那样依靠冉桦和崆霆下二级命令,破格提拔的新人、受到重用的旧人慢慢的在他身边形成了一个小的规模。

    另外,明眼人都看得出,冉桦与崆霆于政事上有较大分歧。这两人当初究竟怎么拴到一块去的啊……千冰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原本两方的矛盾,变成三方各执己见。

    具体说,对外,冉桦赞成守好本土,徐徐图谋之;对内则是老古董的规矩一大堆,在焱夜明显表现出偏向崆霆势力,并推新议事政策的时候,居然提出来要他娶“身份高贵”的某世家老臣之女做王后——理所当然被焱夜严词拒绝,还在金殿上引经据典的驳了冉桦的面子。

    崆霆大约是受原凌山殿的影响,见焱夜王位坐得差不多稳当,就很有些恨不得马上发兵一气打到泓煊天大门口的样子。焱夜让他管好自己大难没有小灾不断的地方,把他好一顿数落。

    焱夜自己似乎没有和泓煊天直接冲突的打算。这一点,让冉桦崆霆同时不满。

    在千冰看来,这三人有得折腾,暂时是对墨悠没啥威胁了。

    而泓煊天那边大约由于墨悠闭关,苍敏求稳,也没有很大的动静。

    ……

    “……今天处置叶兴将军,王上减轻了责罚。冉桦国师……”

    “泓煊天如何?”千冰打断了小竹的话,问道。

    “嗯……”小竹想了一下,“前两天有个原属凌山殿的地方,与泓煊天暂时商量着划清了界限。对于这个处理,王没说什么,但冉桦国师很不高兴。”

    “噢?知道两边都是谁去商议的?”

    “谢杰大人。泓煊天那边是叫……淳玥?据说是位女宫主。”小竹虽被控制,但这语气里居然还给千冰听出点羡慕的意思。

    是淳玥啊。确实,这位花离宫的副宫主讨价还价的本事简直登峰造极。谢杰估计没讨到什么好,冉桦才会不高兴。不过……

    “有没有关于镜檀阁阁主的消息?”

    小竹想了好一会,才认真地答“没有。”

    上次在墨悠来了又走了一个多月后才得知他闭关,接下来完全没有音信。其他的人都有在线报中出现,他闭关的时间是不是也太久了些?眼下都九月初了……

    泓煊天虽然以镜檀阁为尊,但阁主并不是如凤朝的王一样基本只待在幕后掌控大局。况且墨悠受伤对于凤朝来说也算是大消息,竟然没有后续报导?凤朝目前的情报网,不会是这么糟糕的吧?是泓煊天那边藏的密实?还是——凤朝有人刻意隐瞒?

    千冰心里冒出点惴惴不安。

    “王上有没有关心过?”

    “有,崆霆国师说泓煊天现在是苍敏楼主在主持大局。”

    突然就没了吃东西的兴致,“小竹,糕点放在那里,你回去吧。一应用具我稍后让兰星给你送过去就是。”千冰懒洋洋的遣走了小竹,独自坐在那发呆。

    苍敏,墨悠是不是伤得很重,很重……

    冉桦,我绝不放过你。

    绝不!

    (待续)

    第五十七章 端倪

    举报刷分

    曼溪花。醉月草。

    艳红的花之血,倒入绛紫的草汁中,点几滴丝蕨提取物,然后用瓷勺轻轻搅拌,形成层次分明的上下两部分。上层的液体清澄如水,下层的沉淀却是透明的碎片状结晶。

    幻力裹住沉淀,内力摧干液体,不多时,瓷杯中只剩下闪着银色光芒的干燥细碎晶体。

    千冰满意的用指尖挑了一点出来,其余的用蜡封存。把这一点结晶放在窗台上,约摸二分之一炷香的功夫,消失得无影无踪。

    结晶在织物、木材上的附着性极强,升华时没有任何异味。不错。就叫……散雾吧。

    虽然效力远不如有味道的那些,不过这散雾完全可以不被发现。加点防止升华的特制药粉,还能控制升华的时间。

    刷刷的趁夜晚抹在上朝时冉桦崆霆所站位置的背光屋顶上,计算好时间,恰好可以在三跪九叩之后两人站定时开始挥发,基本上就兜头兜脸全罩俩人身上了。

    为避免祸及旁人,千冰给这特殊的药加上了点识别功能——崆霆的血是当日与他正式比试时得到,冉桦的血则是从焱夜那里获取的。

    焱夜修习赢了崆霆后,崆霆又陪着练了一月便换成了冉桦。而冉桦从一开始就下手很不客气,招招毒辣,这让焱夜极其不爽。受了几回伤,还被冉桦热嘲冷讽“王上不要白白浪费这一身幻力,臣下这还没用蛊毒呢。两个月就赢了崆霆难道只有这点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