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36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有。曦儿是银白色像月光。”

    天上那个亮亮的银盘月亮。

    那师兄金色的就是太阳吧

    待续

    等爱二新鸿初月

    举报刷分

    师傅教了我最基础的修习方法,我每日和师兄一道早起练习。过了一个多月,我果然能散出淡淡的银白色灵气。

    师傅师兄很忙,白日里师兄着先生教我识字念书,课下有小竹和兰星姐姐陪我玩,晚了再练一阵师傅要求的心诀,然后师兄就会来领我去洗澡睡觉。

    从前我都是一个人睡,好冷。来了这里以后,钻师兄的被窝。师兄把被角掖得严严实实,很暖。

    师傅和师兄都很厉害,终于没人会再那样看我。我放下心来月曦不是妖怪,不是没人要的孩子。

    过了一年,师傅要带我上栖梧山。

    住在宫里真好,不想走。不过师兄送了我一条金腰带,好漂亮。我惦记着小竹姐姐巧手做的点心,搂着师傅的脖子,一步三回头的修行去了。

    师傅很严格,但比宫里的先生教的好,并且不会像宫里的先生对我那么小心,是说一不二的。师傅收留曦儿,还一直对曦儿那么好,曦儿不应该任性。

    栖梧山比王宫冷,我起床的时间没有变,上课的时间延长了,学的东西也变多。

    带来的点心路上就没了。不是师傅做的饭不好吃,而是小竹姐姐手艺更好好想念她做的红豆粉莲羹

    师傅花了三天的时间纠正我睡觉乱翻的毛病以前和师兄睡,师兄从来都没有说过,呃,我不知道呢

    第四天快近午时,师兄派的使者来了好开心师兄说话真算数

    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当日师傅安排的课业,然后笑眯眯的坐在一堆点心盒子中间,一样掏一块出来装在盘子里。

    “师傅,给。”

    师傅拿了一块,却喂到我嘴巴里。

    蛋心酥米糕呢。

    “曦儿自己吃吧。多喝些水。”

    夏天。

    师兄也上了栖梧山,说是要住上半个月。

    第一天师傅放了我们的假,任他带我上树下河掏兔子洞玩到月上中天。我给师兄看我藏的在谷地里收集的宝贝,他笑着许诺冬天他再来的时候,领我去雪谷找更好的。月亮照着和师兄一起在树顶还贴在他胸口兴高采烈说个没完的我,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隔天睁开眼,我已经在被子里,太阳晒到了床沿。师傅推门进来,说,上午缺的课要补

    那就补罢。

    晚上像在宫里时一样,和师兄睡。

    第二天。

    “曦儿睡相变好了。”师兄夸我,我很得意。

    师兄的修习和我一样,是基础的基础他的灵气,我每次看到,都觉得漂亮非常。而我的,依然稀稀淡淡,什么时候我也能够练成那样充沛的就好了。

    十五天飞快过去,师兄辞了师傅和我回王宫。

    目送他下山。舍不得他走。

    “曦儿,焱夜在这里的时候,你修习的进展快一些呢。”

    “师傅,我什么时候可以练成师兄那样子”

    “嗯你和焱夜的力量类型不同,但是单从幻力级别上讲,不论武力经验的话,大概曦儿十岁的时候可以达到他现在的程度。”

    还有五年啊。而且师兄也会不断进步,那我不是永远追不上他

    我要努力。

    半年回王宫三天,师傅要处理些事情。

    充分利用这三天的空余时间跟着师兄到处玩。

    师兄是凤王,中洲他最大。通常他议事的地方,是在金霄宫大殿或者凤鸣殿书房,晚上他却回清潇阁睡。

    从我刚来,和他一起住了一年,到现在偶尔回来,依然如旧。

    我听说,清潇阁是祭司住的地方。可是从来没见到过。

    悄悄地向以前就在清潇阁的兰星姐姐打听祭司的事情。

    “祭司待人不错。但他经常生病,也不能出门,成天不是泡在药房里就是在卧室休息,王上也没能治好他的病。后来在凤鸣殿”像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她打了个哆嗦,“祭司不在之后,王上就搬过来了。”

    凤鸣殿。小竹姐姐一直是在那里的。私下问她,她居然马上红了眼眶。

    “祭司人很好。他曾经也很喜欢吃我做的东西。但是,那天”小竹姐姐和兰星姐姐同样抖了一下,而且脸色更白,“以前的国师对王上不利,祭司为了救王上”

    师兄住在清潇阁,是因为怀念。

    已经去世的祭司,是师兄很重要的人吧。

    待续

    等爱三曦色玲珑

    举报刷分

    师傅成亲了。

    新师娘是每次都请我上醉香楼的南宫主淳玥。

    这趟我回栖梧山的时候,戴着师兄送的玉佩,左手牵着师傅,右手牵着师娘。

    很开心。好象平常人家和美完整的感觉。

    大概是这回在宫里待的时间长了,如同第一次上栖梧山的时候一样,第一晚睡不着。

    翻来覆去。下半夜明亮的月光从窗格中透进来,我起身推开窗户,坐上窗台。

    掏出脖子上挂的玉佩。

    紫色的玉在清冷银白的月光下,发出暖暖的金光就像师兄的灵气那样。装着玉的盒子我也一并带了回来,盒子上刻着凤纹,与书里记载的属于祭司的凤纹一模一样。

    这应该曾经是祭司的东西。

    虽然师兄把它给了我。但那人他一直不曾忘记。

    小竹姐姐和兰星姐姐都说祭司为人不错,他救了师兄。

    他曾经也很喜欢吃我做的东西。

    是不是我很像师兄惦念的那个祭司

    我是月曦。不是那个祭司听说,他叫千冰。

    在师傅的妥当的安排下,修业的日子过得充实,我的进步很快。师兄就快要正位凤皇,师傅便去丰城请了师伯来指导我,自己回去了王城。

    师傅这一离开,就是三个月;师兄忙着自然也没有来。

    这期间我知道自己戴了一年多的紫玉环佩,名字叫做,凤晗佩。

    那天很偶然的,不小心划破了手,我在抽屉里找药。血滴了一点在盒子上,居然让我瞬间有了幻力的感应。

    顾不得伤处,当下取了盒子在日光下细细研究,盒子内壁原先平滑的花纹,大概是因为沾了我的血,都凸了出来。

    是咒印。

    想了一下,试了几种解咒之法后,蓝色的幕布在我眼前展开。

    关于凤皇与祭司,关于凤晗佩。我看不太明白,只知道这东西是凤皇为了他们重视的祭司,帮助他们缓解结界压力和禁足的桎梏用的。

    很久远的时光,推算回去大约经历了二、三十代。但留言的,统共六位。最后一条,是师兄写的。

    暂借凤晗佩于现任祭司,易容师继承者千冰,期限至千冰离开时止。日后吾将永禁七日煞,完成诸前辈还祭司自由之夙愿。从此凤朝不设祭司,顺天命,随因缘。凤焱夜。凤历两千一百一十六年夏。

    记于八年前,我出生的那一年。

    祭司千冰应该是没有死的。师兄取回了凤晗佩,后来还废除了祭司之职。那个人,是远走了吧。

    凤晗佩在我手心里散出柔和的光。

    未曾谋面的祭司,你拥有的是过去。而我可以拥有未来。

    隔了一月,快要到例行回王宫的日子,因为师傅不在,也不好麻烦师伯,我放了信鹰说不回去了。

    师傅帮着师兄忙大事,我纵然是想回去看师兄实际上也没啥,往后日子长着呢,也不在乎这一次两次的不是

    其实,半年不见,我很想他。

    六岁以前,逛街都是师兄抱着的。贴得很近,我一直都能感觉到,他温和的气息中偶尔浮现的隐隐忧郁。

    那天,他第一次带我去了家据说很有名的糕饼店。我快乐的选了很多,捧到他面前时,我见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晶莹。然后,他笑了和平时的笑容不一样,是全心全意发自内心的,忧郁一扫而空。

    喜欢那样笑着的师兄。我知道,那个时候他没有想别的事情,只是很单纯的开心。

    凤晗佩系到了我的颈上,师兄露出很温柔的表情。他哄我睡觉,任我到处乱翻,带我出宫玩,我知道他对我的纵容,对我的好毕竟,他是凤王,不是普通人家里的兄长,我也不该太过分。但他待我,比起我的亲哥哥,要好上一千倍一万倍。

    嗯,还有天下最好的师傅。别说我根本不记得被爹抱过,他根本连话都不曾对我说,我只知道他每次看我时一脸的恐惧,和少许娘亲无奈的叹息。

    四个月不见师傅,也很惦记。不过师傅有师娘照顾,又是大人,没有什么需要我操心的话说回来,师傅到底多大年纪了好像外貌看起来也不比师兄大非常多的样子,只有那双眼看得出要多很多的沧桑。赶明儿问问师伯吧

    不曾想,过了些天,师兄竟然风尘仆仆的来栖梧山看我。

    “师兄”我飞扑过去。还不及师兄的胸口高,他把我抱起来,一如从前。

    “焱夜,你太惯着他了。”师傅和师娘都在,我的脸有点烧。

    “曦儿是好孩子,惯不坏的对不对”

    那是当然。我脱开师兄的怀抱,跳下地。

    “师兄,比划一下如何”

    那瞬间,我看到了他眼里闪现的光彩。

    “好。”

    凤历两千一百二十五年春。师兄的凤皇正位仪式。我九岁。

    师兄端坐在金殿上,一身我从没见过、极其正式的打扮。黑缎衣袍上绣的金凤栩栩如生,平日张扬的红发理得极顺,发髻戴上金冠,左右各插了一根金簪,簪头凤口垂缀两排冰晶珠串绕在脑后,额前发际悬链下垂了一颗黑色润曜,其上天然的凤形金色细纹光华流转。

    真好看。真有气势。

    师傅作为国师立在离皇座最近的金阶上,银灰色暗嵌金丝流云纹的华衣,墨色冠白玉簪,很庄重的样子他平常只用根带子系住头发。而师兄的头发原本没有师傅长,只是刚过肩背,基本上都是散披着。我喜欢。

    从早到晚,各部人员在殿下拜来拜去,我站在师傅身边低一级台阶,跟着师傅拜过一次之后就退到殿侧可以看见师兄的地方。

    来来往往的人说了些什么,我完全没印象,就盯着威严耀眼的师兄看了一整天。

    从此,凤王就改称凤皇了。

    以我的角度来看,除了师兄的名号改变,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大变化。

    师傅带着我修行,师兄冬夏各来栖梧山一次,我们春秋各回皇宫一次。

    春日里,我照例回到皇城。

    “曦儿,以前你去过的那家糕饼店,现在有新花样了。我们买了再去醉香楼与师傅师娘会合”

    “好”新花样耶逛了一上午,我真有点饿了,去垫两块

    最漂亮的那种,是别人订做的

    有点沮丧。

    店外走进来一位白衣公子,他把那点心让给了我。

    师兄看到那人,居然有些愣神,还要我把白虹拿给人家做谢礼。

    白虹。从我有印象的时候起,师兄带着它基本上是不离身的,好多年了。

    眼下却给了别人。

    白衣公子竟也不推辞,接了短剑,又给了我一张取点心的信笺。我在高兴之余,有点疑惑。

    看师兄望那人离去时的眼神,我想到点什么模模糊糊的。

    回宫后,师兄和师傅私下说了一个时辰的话。

    之后,师傅开了窗,要我和师兄比划一下。

    我眼里的师兄还是师兄,但是有什么,感觉不一样了。

    现在的他,全身都散发着飞扬的神采,看起来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完全放下了之后那种轻快。

    喜欢点心的祭司师兄怀念的故人随身的白虹长住的清潇阁

    那位白衣公子,是不是就是曾经的祭司千冰。

    曾经不懂事的我向师兄讨要过的白虹,是师兄唯一没有给我的东西。

    白虹,是千冰的吧。

    凤晗佩,才是我的。

    待续

    等爱四云归有期

    举报刷分

    一叶而知秋。

    栖梧山我和师傅住的地方,第一片黄叶飘落的时候,我们启程返回皇城。

    放下了一直以来背负的心事,师兄修习的进展极快。按照师傅说的,本底的灵气基本上趋于饱和,之前只是表面浮华的应用技也因此能够收发自如,威力更进一层。

    短期内我是追不上他了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变化。

    师兄他已经搬离住了十来年的清潇阁。

    坐在凤鸣殿后厅,我有点窃喜。

    然而

    晚间的修习结束,师兄带我到书房。

    “曦儿四月的时候,已经满十岁了吧”

    “嗯。”当时还得到了礼物。我不明所以的看向师兄,问这个做什么

    “是大孩子了。师兄给曦儿另外准备了琚皖庭,往后曦儿住那里。”

    “”我的确长高了不少,师兄大概觉得一起睡有些挤

    见我没作声,师兄继续道“要不曦儿现在自己挑好,师兄让人去整理。”

    “就琚皖庭吧。”这地方我以前去逛过,离师傅住的玉瑶宫比较近,是个很淡雅安静的临湖院落。而且我一年就回来两次,既然师兄都备好,当然不应该再劳师动众。

    “师兄送你过去。在那边依然是小竹和兰星照顾你的起居。”

    “好。”

    其实,从五岁开始,在栖梧山上师傅与我都是各睡各的,我一个人睡早就养成了习惯。只不过

    有些恋着师兄的温暖。

    小时候初来,第一次蜷在他的臂弯里那会儿,就已经,不想放开了。

    我握着凤晗佩,翻来覆去约摸一个时辰,终于还是进入了梦乡。

    隔日,按时起床,溜达到湖边晨练师兄竟然早就已经在那里。

    “曦儿。”他向我微笑。

    “师兄,早。”

    “昨晚可还习惯”

    “很好。”

    虽不再住一起,师兄还是特地按时间来和我一道修习。我心中有点雀跃,这一天都过得很开心。

    师兄不用再上栖梧山了。师傅说他的幻力已经大成,日后自己练就可以。而我也不只单纯跟着师傅在山中修习,跟随外出的机会也开始变多。

    “出去看看。这些年也算闭塞了,曦儿自己怎么想”

    “我想出去。”

    “下月我准备去江南,曦儿要不要跟师兄一起”

    “好”

    师兄把第一次出远门的我照顾的周到,我有点气闷。

    “师兄,我现在不是什么都不会啊。”我十一岁啦买早点这种事情,很简单的吧

    “我知道,”师兄摸摸我的头,扬起嘴角露出笑容,“只是习惯了。”

    鼻子有点酸。前些年与师兄一起的点点滴滴,逐一浮现在心底。

    第一年初来我睡相不好,师兄什么也没说,生怕我受一点委屈

    他一手抱着我,一手提着我喜欢的糕饼,从王城市集走回王宫我吃得糖粉面粉米粉都沾到他的头发衣服上

    我的轻功还很差的时候,他背着我登上最高的枫桷树顶,看满天几乎触手可及的繁星

    他下雪谷的寒潭只因为他许诺我一块蓝色的冰晶石

    他大包小包的来栖梧山看我他可是凤皇啊竟然习惯了照顾他的师弟。

    月曦知足。月曦的爹娘不要月曦,但上天给了月曦最好的师傅和师兄。

    师傅对我也极好,我也喜欢师傅,但,那是不一样的。

    “曦儿想什么”师兄见我发愣,探询的问。

    我回过神,伸手抱了师兄的腰,脸贴在他胸口。

    “师兄,曦儿被师兄照顾的够久够好,曦儿以后也可以照顾师兄的。”

    他环了我的肩,拍拍我的背。

    “师兄相信。曦儿好好的吃了饭,师兄带你去坐画舫。”

    “嗯”

    师傅对我的修为进展很满意。每逢这个时候,我就会问他,曦儿什么时候开始可以帮师兄做点事以前师傅总是摇头,说还早。这一次

    “曦儿。按照你目前的情况,明年年初,应该就可以承师职了。”

    “幻灵师么”

    “对。继承之后,力量增长趋于平衡稳定,可以衍生出属于你自己的幻力应用技。跨职业的术法也可以在那之后开始修习,并且不会影响你本身的幻力属性。”

    “好。”

    “但有一点,为师需得先告诉你。你听了,再做决定。”

    “”

    “以前,师傅也是幻灵师。但和曦儿不一样,师傅是继承了师职以后头发和眼睛的颜色才变成银色。现在师傅的力量没有了,所以全部还了原。这银色本是继承之后的改变之一,曦儿天生如此,自然不会再有变化。但另外一个影响幻灵师需得静心沉情,你前十几年累积的情感方面的记忆会消失。”

    “我会忘记师傅和师兄”听到这里,我急了。

    “人,自然还是能记得,但感情就”

    我会记得,师傅叫做苍敏,师兄叫做焱夜。而与他们相处八九年,他们给予我的那些细致关怀、真心爱护都会消失不见。

    我怎么舍得。

    “师傅当初是不是也舍弃过什么”

    师傅的眼神黯淡了一瞬间。

    “当初我的师傅并没有告诉我会忘记。”

    知道与不知道,哪个更难。

    看师傅的表情,我就明白,他曾经也忘记过,不该忘记的事。

    我想要帮助师傅和师兄,就得继续变强。要想继续变强,就得继承幻灵师。要继承幻灵师,就要舍弃一些重要的记忆我忘记了他们对我的好,我还会想帮他们么

    “师傅让我想想吧。”

    “也好。”

    记下来。把之前的这一切。记在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地方。

    装凤晗佩的那个附有咒印的盒子。

    我展开幻力,在师兄的留言后面,写了很多。只是再多好像也是不够的抓重点吧。

    月曦最尊敬师傅,最喜欢师兄。

    月曦是想要帮助他们,才会选择继承幻灵师。

    临到那一天,师兄来送我上山继承师职。

    我想,他不知道,我会忘记他对我的好。这传承,是秘密,哪怕是在师门之内。

    下山之后,我很客气的称了焱夜一声师兄,然后转向师傅,拜别。

    “师傅,徒儿已经承了师职,想出门游历一番。”

    “好。”师傅的表情很淡然,师兄

    他拉过我上下打量了半晌,然后环了我的肩用力拥抱。

    “曦儿,记得成人礼之前一定回来,师兄在金霄宫给你办仪式。”

    挨着师兄的颈侧,我有点迷糊。师兄是凤皇呢,他对我这个师弟,怎么这么好

    仍然认真道,“谢谢师兄。”

    待他松手,我才告辞离去。

    走得远了,初春的风迎面而来,竟然体会到一丝凉意。

    师兄明明感觉不是那么熟悉的。为什么会觉得他的拥抱,如此

    不由得回了一下头。

    栖梧山灰蒙蒙的背景中,那抹鲜红入眼。

    一直温暖到心间。

    待续

    等爱五霞落金霄

    举报刷分

    曦儿继承了幻灵师之职。

    他和师傅当年忘记与苍心的感情一样,忘记了我。

    站在山间,看那个如今已经长成少年的孩子一步步远去,心里好像空了一大块。

    意料之外的,他居然回了一下头。

    曦儿这一次,我不想再错过了。

    “师傅。曦儿虽然承了师职,但毕竟还不到十二岁。他就这么出去,太落单了也不好。我安排了暗卫悄悄的跟着他,若是有什么事情,也好应对。”

    师傅听了我的话,点头,“派的谁”

    “暗影。”

    后来的属下若说隐秘跟踪保护的话,还是不及以前镜坛阁的暗部。凤朝合并泓煊天那年,我与当时暗部的主事丹澧签了互利合约,而且,在准备凤皇正位的时候,他们帮了不少忙。

    眼下保护月曦属于我的私事,请他们自然更合适。暗影以前是紫阁主的属下,能力身手不同一般,我也比较放心。

    过了几天,收到暗影的信。

    曦公子染黑了发,掩了样貌后,一直往南边去了。他很谨慎,在下不能跟的太近。

    这孩子。记得在宫里受到的重视,所以才改装遮掩

    我去师傅那里吃饭聊天时说了此事,师傅笑,“曦儿好像没有忘记的那么彻底呢。”

    “有没有想起来的可能”

    “他是天生的幻灵师,或许能有什么契机让他想起来。”

    大半月后,暗影传消息来,说在绿谷跟丢了。

    绿谷,在前凌山殿总坛附近,那里山势巧妙,绿树掩映,是很容易藏匿形迹的地方莫非,曦儿发现了有人跟踪

    我想了想,暗影跟随紫阁主多年,不会犯这种错误。

    曦儿会去那里,有可能是

    中洲,三山五湖两河,这是通常的说法。以前泓煊天占着明王山脉,凌山殿盘踞月峄山麓,凤朝西边有栖梧山;五湖则是指皇城东北的鸣皖湖,月峄山下绿湖,泉城边的溪潮湖,江南的泽湖和淮越湖;两河说的是从西北到东南横贯中洲并且入海的主要干流丰雪河与明南河。

    鸣皖湖是皇城的天然防护,水中生物罕有凶悍剧毒,因此风景美却无人烟;溪潮湖是温泉所汇,天然温热;江南那两个湖除了更大一些之外很普通的没什么出奇

    而绿湖,传说,在月峄山东南侧绿谷的某处。但据文献记载,见过它的人极少,它却在五湖之中明明白白的占了一个位置。如此说的原因不可查,见过的人也没有更多的描述流传下来。

    曦儿是奔那个传说去了吧果然还是小孩心性我以前曾经也很好奇过,却一直没有时间和机会去探个究竟。

    “曦儿怎么了”我回过头,师傅从院外进来,想是也看见了信鹰落下。

    “师傅,曦儿可能是找绿湖去了。”

    “哦绿湖普通人见不到,就算是异能者,也要讲求缘分的。”师傅道,“不知道曦儿有没有这个机缘。九皋当初掌凌山殿近三十年,也不曾访到过。”

    我有些失望,因为我以前并不是异能者。那时候努力修习的我没时间去找现在才得知去了也没用。过了这么多年后,猛然听到,却已没了那份探究的心。

    若曦儿能够遇见,回来说给我知道他以前最喜欢在临睡前,扯着我讲话

    心下有些黯然。

    他不记得这些旧事了罢。

    我吩咐了绿谷附近市镇的暗探,若曦儿出现,即刻上报。他如果一直在谷里,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他在栖梧山生活了七、八年,比起来绿谷的环境要好得多了。

    有了准信,师傅放下心。一年多之后,师傅添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南宫主递上文书申请常驻皇城三年。

    绝对批准。我就说呢,师傅结婚好几年了,一直忙来忙去,好不容易曦儿能独立了,他也该

    这一年,双喜盈门。

    月前听说兵部有个新人,短期内连升几级,我就有些猜到是曦儿。只是觉得说游历的话,他走的时间是不是太短了点。还这么快就入了朝不到十四岁。

    我当年也是十四岁做的主事,那个时候觉得骄傲,觉得意气风发,事实上

    后来有点点遗憾。

    曦儿,自由自在的不好么,为什么这么早就要出仕

    三日一次的朝议。

    尽管外貌截然不同,但我第一眼就感觉出来,是曦儿。看到他回来,还在时常可以见着的地方,我非常高兴。

    幽蓝的长发,个子又长高了不少,面容有些变化,但看得出点点过去的影子。曾经那双银灰色的眼现下竟是一黑一蓝。

    我瞧见金阶前站立的师傅,肩膀细微的抖了一下。

    少年正正经经的施礼,无视周围第一次见到他的旁人的目光。

    那个抓了我头发,蜷在我臂弯里,怯怯的喊我师兄的孩子,真的,长大了。

    他能易容成这样是遇到紫阁主和千冰了吧。师傅明明察觉了还装作没看见,那我也当不知道好了。

    那两个人据说易容师可以找回人的前尘往事。曦儿他

    下朝后,我回到凤鸣殿书房。

    “师傅,曦儿”

    “呵呵”师傅在殿上忍了,这下笑出声,“曦儿定是被千冰那孩子拿来做实验,整成这个样子。”

    “好看是好看,但是我还是觉得原来的好。”很想念他当初下山的时候,银发飘扬的模样就像暗夜里的月,明亮、闪光。

    我与师傅不动声色,任曦儿在朝堂上展露才华,看他朝议时的位置在一年之间逐渐靠前。

    凤历两千一百三十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