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24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燎那个时候的船没有这么大,并且只有异能者才有实力远航。海外来的商贸船极少,也是由具备特殊能力的人驾驶,船都是幻力护阵加持过的,否则根本不能在海上走那么长时间。泓煊天除了你们和苍敏,有幻力的人都极少,自然是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现在航行技术先进多了。”墨悠道,“外来船也一样,都在进步。”

    “唔。”凤璃点头,然后瞄一眼船首,“哈。你就装吧”

    “”

    夜风习习,船头处有位着米黄色长裙的女子凭栏远眺。

    待续

    第六十七章 昔已远

    举报刷分

    明南河的入海口。洮城,有着泓煊天所辖地界最大的东港。六成以上到外海或者外来船只都是从这里进出。

    海港的商贸属于花离宫的统管范围,军防则由月曜楼负责。目前驻守的几位主事都是见过墨悠和千冰的,因此他们要做尽量不惹眼的打扮。伪造了身份和外貌后,顺顺利利的上了船。

    两人的模样是千冰花了一天的时间琢磨出来的,普通平常,但看起来相当般配。海上航行有两个多月,被限制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做如此打扮,就算亲密些也属正常。

    易容之外,墨悠将紫色的长发染成黑色,着一身淡青色长衣,领子袖口镶滚精致的素色绣边,衣摆下隐约露出少许利落的裹腿,足踏步云鞋,肩挎药箱,很好的表明了他眼下的身份颇有功底身家的远游大夫一名。

    千冰黑色的长发全部挽起,除了常戴的玉簪,额外加了支式样简单的金步摇,钗头缀下三颗小小的瑶光珠;颈上红绳穿了个奇形怪状的植物种子;身着米黄色的沉沙绸长裙,略施粉黛,臂弯里挎着个不大的包远游大夫的贤内助一名。

    一般出外海的人,不是做生意就是寻宝他们此行对外言说的即为寻药身怀武技的大有人在。航行时间太长,穷极无聊时也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这就要凭各人本事了。但身为武人,不论性子好坏,对医者大都会有一定程度的尊重;墨悠千冰扮成郎中夫妻,走路时显露些微功夫,尽可以得些清静。

    其实,墨悠的身手在中洲数一数二,千冰亦不弱,加上凤璃凤毓燎这样的组合至少也是无敌的了。想做普通人,收敛些气势对他们来说更为重要。

    凤璃对千冰的装扮颇为不屑,时不时就冒句话出来刻薄一下他的打扮。千冰却一反常态,安安静静的站在旁边,自顾自看风景对这样不和他斗嘴的千冰,凤璃颇觉不习惯,甚至有点闹心。

    “璃儿,”凤毓燎拉过凤璃,“陪我上桅杆去待会儿吧。”

    “好。”

    夜幕低垂,海浪拍打在船侧,发出有规律的哗啦声,星光淡淡的清辉照到并肩而坐的两人身上。千冰靠着墨悠,目光却是一直盯着中洲的海岸线方向。

    “终于离开了。”

    “嗯。”

    “悠要是什么时候想回来,我们一起回来。”

    “”

    对穿越的千冰来说,中洲他待的时间不过十三、四年,经历了种种,最留恋的不过墨悠一个人而已,离开,并不见得会让他多难过不舍;而中洲于墨悠而言,是他生活、奋斗了三十多年的地方,还是以一个权力巅峰的主宰者身份如果不是为给心爱的人解毒,他也必将接着继续过往的人生。

    两相对比,千冰的话就让墨悠觉得有些奇怪。

    那时,成为普通人之后,望着自己一心牵念的情人恢复如初,除了盼他幸福,更多的,寄予了期望期望千冰能继承自己的遗愿。

    然而千冰重情。

    起初有这项认知,感动之外,却不能说完全没有遗憾。接下来一个月的夜不成寐,把这点遗憾全部扫光,让他为千冰心疼到无以复加。

    执簪,绾三尺青丝。手指穿过的不仅是发,还有流水时光。

    千冰的愿望很简单,与所爱的人在一起,安静平和淡然的生活,如今的自己,随着他就是可他又瞒着自己用逆转。虽得了好结局,内心却是既担心,又高兴甚至还有点点庆幸。

    仅一小会儿功夫,墨悠的心思已经从解毒那日开始从头至尾转了个遍,他侧过脸,端详靠在自己肩头的爱人。一直以来,都是他在要求千冰学这学那做这做那;如今千冰想要出去旅行,他陪出去看看也是应该,扮成这般模样上船亦无不可。不过,往常被凤璃嘲笑了后一定会“不蒸馒头争口气”的千冰,今日却静的不同以往虽不太明白千冰如此说的原因,他还是柔声安抚道

    “冰儿高兴去哪里,我陪着,多久都没有关系。”

    “不是我辜负你的心意,是我任性”

    墨悠能够活过来,好好的陪在身边,千冰此生最大的愿望变成了现实,内心里不知道要感谢苍敏感谢凤璃多少遍尽管他总和凤璃斗嘴,不过凤璃大气,想来也不会计较这种小事。

    千冰从不是贪心的人,此次离开,必定也是暂时的。他不在乎的天下,不等于墨悠也不在乎。虽然从不表现出来,还毫不含糊的答应陪自己离开中洲,但墨悠多少还是会有些惆怅的吧

    撇开那些麻烦的事情,与墨悠相伴远游,一直是他多年来的梦想。从前不能奢求,现在人已经待在海船上,高兴美梦成真的同时自然也该顾着些墨悠的想法。

    未说完的话却被墨悠伸手掩了回去。

    “冰儿你没负我。是我,看轻了你对我的感情。我”

    “散散心就算了。”千冰握住墨悠的手,“悠的力量已经复原,中洲现在一时还稳定不下来,如果不久之后我全力助你就是。”

    “傻冰儿。”墨悠揽了千冰的肩,略略低头,在他额角轻吻一记,“现在不谈这个,安安心心的出去逛。我记得你以前也提过,只要太平盛世,管他谁家天下不无道理。若我们回来之后一切安好,何苦再增纷扰。这样自由自在的,也不错。”

    “悠”

    食指点上爱人的唇,“好了,夫人,请安歇吧。”墨悠微笑着挽起千冰的胳膊带他到床边,“作息规律才是修身之道”

    “你也嘲笑我”千冰的脸飞红。

    “在下岂敢嘲笑夫人呵”

    那边厢两人在舱房里谈心,这边静谧夜空下,两魂迎夜风而立,衣袖却完全不受风向的控制,如在水中一般缓慢浮动。

    黑缎九凤的朝服,珠链垂坠,润曜装饰的皇冠,长及脚踝的金发。

    宝蓝底八凤的祭司礼服,月华珠饰,精致发髻两边左右对称的插着四支不同样式嵌着蓝晶的白玉簪,和一对凤口衔着长长珠串的金步摇,黑发间绕着数条细细的金丝链。

    很多很多年以前,凤毓燎和凤璃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这般装扮。

    “璃儿,怎么不高兴了”

    “千冰是刻意扮女装,我瞧自己这一身也像女装,非常别扭”

    “唉呀还是那脾气。”凤毓燎凑近些,“以往那么多年我都不敢提,现在你揍我也不会痛了,我就直说了吧”

    “什么”凤璃瞪眼。

    “我只见过三次璃儿作祭司的全套打扮呢一次是初见你,二次是你许我终身之后上朝,三次就是你下葬的时候其实,璃儿扮成这样非常漂亮。我明白你是嫌这衣着偏娇媚些,但你不是女子,自有雍容华贵之势,这套衣服反而更彰显你风姿啊。”

    得到“漂亮”的评价,凤璃正待发飚,却被凤毓燎后面的话安抚了火气。

    “像不像女子,不是由相貌决定,自内而外散发的气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旁人对容貌的观感。墨悠的长相你也见到了,会觉得他像女子么千冰与你容貌相似,但实际性格完全不同,平日里虽然看着开朗活泼,其实心思不知道多细腻墨悠什么都留给他,他却宁可陪着死,这般才更像女儿家心思吧璃儿不要别扭了,千冰本是转魂,说不定从前就是女身。当初你读过他的记忆,难道不知道”

    “匆匆忙忙的没读那么多今世都没看多少,更何况前世”

    凤毓燎平时并不多言,却什么都看在眼里。与凤璃重逢之后,凤璃偶尔还关心一下时局,他是真正的甩手不管,一门心思都放到凤璃身上了。眼见凤璃偶尔露出不快活,赶紧给开解,凤璃听他这么一说,也就气顺了。

    “不论怎样,只要璃儿快快乐乐的就好。”

    “燎”

    “这次出门就好好的玩吧。海外我们不曾去过,以往听说也少,会发生什么事情实难预料。怎么说你都比千冰年长,撺掇他胡闹要注意些分寸。”

    “呵呵知道啦。”

    海潮声中传来两魂细碎不为人知的呢喃絮语。

    “海上的夜和草原上的很不一样呢”

    “有浮在星海之中的感觉”

    待续

    第六十八章 浪乍生

    举报刷分

    离开东港七日,一直都是比较好的天气,没有大风大浪,船行得也平稳。除了船主和数名船夫仆役,旅客并不多,二十几位,七成是从中洲出去;三成原是海外来,此番坐船归家。

    两片大陆隔得相当远,往来的旅人历来搭乘顺路的商船。晕船这种事情,哪里都有,墨悠这位大夫少不了被人求上门对他而言这是小病症了,治好不在话下。

    千冰前世曾经坐过旅游海轮,一个晚上就能到达目的地,现下这般长途是第一次。出发前带的一些零食差不多吃光,风和日丽的海景看了几天也够了。除了花点时间进行每日必要的基础修习之外,他就开始琢磨有没有什么可以玩的。

    俩人扮的是三十岁上下的一对夫妻,自然言行举止都要像这个年纪的人,稳重而不失活力,做事亦需符合身份。只不过,船上实在太局限,倒腾了一副象棋墨悠从船夫那里寻了块木头,很快弄出来结果千冰玩了半日就不耐烦,倒是凤毓燎和墨悠下上了。

    接着,和凤璃下五子棋。千冰起初赢了几次之后,一直输

    再来,钓鱼。

    其实套天上飞的海鸟,似乎更有意思,不过那般的技术,还是不要显山露水的好。

    千冰守着钓竿坐了一个时辰,没有钓上一条鱼,而是捞到个大水母啪的一声,砸到甲板上,识得此物的船夫脸都白了,一叠声地冲千冰喊小心。

    水母具有神经毒素,不同种类还有差异。千冰看了看,也分辨不出属于哪种类型,如果提取毒素的话,大概会吓到旁人,更何况没有趁手的工具,取毒恐怕很困难。

    其它用途海蜇皮o这个时代还没有把水母做成食物的先例,他若说这东西能吃,只怕是更惊人,于是就着手里的钓竿,将之扫回海里。

    船上的喧哗,把正在下棋的墨悠从舱中引了出来。

    “冷先生的夫人好身手,那毒物软趴趴的帽子足有两尺,还拖着拉拉杂杂七八尺长的触手,冷夫人仅用钓竿就给搅成一团扔回海里去了”

    墨悠眉梢一跳,千冰又在玩什么帽子触手难道是海姹

    “内人不妥之举惊扰各位。”他走到千冰身边,轻声道,“先回去,下午我陪你钓。”

    千冰起身向众人略微示意,旋即转回三楼船舱。

    周围同船的人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敬重墨悠医技,亦了解到这夫妻俩是喜静的,便各自散去。

    舱房内。

    “冰儿,方才可是钓到海姹了”

    “海姹那东西我叫它水母。圆圆的伞盖可以做成海蜇皮,触须做成海蜇头,很好吃的。唔我记得好像还能入药,治咳嗽哮喘胸闷之类的病。另外那个触须里的毒素”

    “好吧,不管它叫什么。毒素我知道,不过能吃”

    “嗯用明矾唉,我也不知道那东西这里有没有,算了。”

    想来是前世知晓的一鳞半爪,语焉不详。千冰一向如此,墨悠也不再继续探究。

    下午,两人一起,捞到个脸盆大的海螃蟹,千冰自然将之做成美食满足口腹之欲。凤璃那个时代还没有吃这玩意的,闻着满舱浓郁的香味,两魂很有几分郁闷的回到金簪里去了。

    傍晚时分,十来日的好天气告终。

    黑沉沉的乌云挤满整片天空,压得很低,海水受了感染一般映出漆黑的颜色。看了多次的海上落日,金辉洒满鳞纹水面的绚丽景致,总算换了点花样虽然,对航海而言这不是什么好事。

    船主有多年航行经验,此次出海,除了千冰他们坐的主船,旁的还有四艘用于载货的。变天前船夫们就已经做好各种防范措施,之后无非就是海浪较大,行驶的时候会颠簸的很厉害罢了。

    瓢泼大雨夹着海水,铺天盖地的砸下来,各个舱房均紧闭门户。

    千冰懒洋洋的蜷在床上,小声地咕哝,“嗯这种天气睡觉最舒服了,明天不要喊我起早”

    墨悠侧身顺开他压住的长发,笑道,“十几年了还没养成习惯”

    “变勤快不容易,变懒很迅速的”在墨悠怀里蹭了个舒服的姿势,再香一下,千冰满意的合上眼,“让我睡到自然醒”

    窝在自己怀中少年幸福的面容,满是开朗快乐的轻松,仿若初见。墨悠宠溺的在千冰颈侧轻吻了几下,惬意的圈住他手感极好的纤腰,低喃“冰儿是小懒虫”

    “唔嗯讨厌悠”

    第二天早晨,淡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格洒进舱内。一夜雷鸣风雨,如同梦境。

    “凤璃在看什么”千冰揉了揉眼睛,望向窗边半透明的人影。

    “天晴时的海温柔多了昨天后半夜我一直待在桅杆上看风景。”

    “怎么没把你吹跑”

    “哼,怎么可能。”凤璃白了睡眼惺忪的千冰一眼,“金色的闪电划过长空,水面掀起滔天巨浪,是海的另一种壮美。”

    “海的多面性远不止这些呢”打了个哈欠,千冰翻个身继续会周公,没有听到凤璃后面的喃喃低语。

    “沧海壮阔,众生渺小”

    经雨水洗刷过的天空特别蓝,空气格外清新。墨悠早起出舱房转了一圈之后,端了些早点回到千冰床边。

    “冰儿”

    “唔。”

    “睡着是一回事,醒了就不要赖床。起来,乖。船主说现在的晴朗是暂时的,风雨会持续好几天,晚上再睡吧。”

    入夜后果然开始新一轮的暴风雨。这次,没有第二日放晴,而是接连持续了十多天。偏离航向倒还不至于,却是大大拖慢了行程。初次出海的人开始有些不安,晕船的反应越加严重,墨悠小忙了一会儿后,才回头去看他吃得香,睡得着的千冰。

    下五子棋原本凤璃赢得多,最近却变成了千冰赢得多。连日来的坏天气严重影响了凤璃的心情,凤毓燎多方安慰无果,只得拉着他的宝贝回到金簪里去小闭关。

    这天半夜,墨悠和千冰让急促的脚步声惊醒,过了一会,他们舱房的门被人敲响。

    “冷先生冷先生”

    “何事”大半夜的风雨交加,船主为什么如此着急的跑来寻他墨悠安顿好千冰,披衣起身开门。

    “求先生移尊驾去看看家姐她有孕在身,一直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好。”

    墨悠折回的时候已经接近天明。

    “那女人,有风精一脉的血统,耳朵是尖的”凤璃从墨悠发间的金簪中出来,“很多年都没见过了。”

    “风精谁嘶悠的手好冰凉”听到新鲜的词,千冰睡意顿消,拉过墨悠的手塞进被窝,然后抱了墨悠的腰,整个人都贴到他背上去了。

    “船主的姐姐。”

    “呃船主的耳朵不是尖的呀。”

    “切异能者的血统人人都凸显还了得,这船主能远航多次,定是也沾了血缘的光”凤璃横了千冰一眼,鄙视他没见识,“海上行船要祭风神,传说风精就是风神在人间的后裔。”

    “就像墨悠是易容师,有颜精的血统;苍敏是幻灵师,有幻精的血统一样,风精对应的异能者职业,称扬羽师。我那个时代,守海防的四位将军,均为此职业的门人。”凤毓燎补充道,“有他们在船上,保得航行平安。”

    “真难听的名字”千冰撅嘴,“还是易容师好听多了。悠,她怎么了”

    “动了胎气。”

    “不是什么大问题话说回来,照你们的观点,这次航行一定很顺利的啦,可为啥最近一直大风大雨大浪,每天都像在荡秋千”

    “”难得的凤璃无语。

    不知道是不是应了他们的对话,翌日,天高云淡,阳光耀眼,海面风平浪静,连刚出海的时候常见的微风吹起水波也看不到。船仿佛是在水面上滑行,顺畅之极。

    在舱房里困了好些天的旅人们纷纷出到甲板上透气。千冰伴着墨悠站在三楼靠近船头的地方,眺望四方。

    出发到现在已经过去近一个月,行至海中央,天海茫茫,除了水还是水,连个小岛都见不到。

    “冷先生,冷夫人。”船主行近前来施礼,“昨夜家姐亏得先生相救,敝人除了诊金之外,另送此物给先生,盼先生笑纳。”言罢双手奉上一个紫金盒子。

    “紫珊瑚”墨悠掀开来看,略微惊讶。

    “先生好眼力。可否进舱内叙话”

    三人入了舱房,合上门。

    “家姐天生异相,先生也见到了。父母掩藏至去年才把她嫁给了我在安雷认识的一位朋友。她夫君年前因故回了安雷,可巧家姐怀上身孕,此番是过了不稳定期,我才敢带她前去。到了那边异族众多,她不用再掩藏,尽可以自在些。昨日在下亲眼见识先生医术,先生必不是一般大夫。这紫珊瑚在医者手里是个宝,对在下却没什么用,送与先生,聊表寸心。”

    说完船主向二人告辞,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

    “就为耳朵是尖的,年近四十才出嫁,”千冰叹了口气,“还要等到了异乡才能扬眉吐气抛头露面,真可怜。”

    “洮城离泓煊天总坛的确有些远,但这么多年都没人发现她是异能者,藏得真够严实的。”墨悠也叹。

    “浪费了。若她从小有师傅栽培,出海肯定比她弟弟更为顺利。”凤璃挑眉,“不见得从商,我看泓煊天有女官,说不定她还能统管一方海防呢。现在海路贸易发达多了,防范异族应该更严些。”

    “唔我们是出来玩的,跑题了。”凤毓燎出言打破严肃气氛,顺带把凤璃牵到自己眼前,戳戳他的脸蛋。

    凤璃做个鬼脸,“我们来下棋”

    两日之间,调整了略微偏离的航向,扬帆加速,赶回一点前些时因风雨拉下的路程。

    日落时分,铺满天空的绚烂晚霞,红得鲜艳,紫得耀目,平静的海面如展开了一匹巨大的五彩织锦缎,华丽非常比刚出海那几日看的任何一次日落都壮观很多倍。这般景致让千冰大叹没有照相机,墨悠微笑不语,另两个好奇追问,千冰又红了脸支吾一回。

    “其实真的可以实现的啦就是那个显影液”

    “噗千冰,有些幻阵可以留残影的。”

    “算我没说。”

    正乐着,船主一脸焦急的寻来。

    “冷先生家姐似是快要生了”

    “堪堪七个月还差几天呢。”墨悠闻言皱眉。

    “如若可否麻烦冷夫人”

    “可以。”墨悠还未出声,千冰先答,“速去准备。”

    船主千恩万谢出得门去,这边凤璃凤毓燎墨悠一起瞪着千冰。

    “你是男的”

    看看那三个,千冰一扫方才的嬉闹做派,淡淡道,“那又如何。早产人命关天,这还是个高龄产妇”

    不顺利。

    点着数盏灯的密闭舱房内,千冰忙里,隔着帘子墨悠在外施针。

    留在金簪里的凤璃凤毓燎突然同时飞身而出,不打招呼的穿过舱顶,去了室外,半炷香后两魂急匆匆返回。

    “有什么东西向这边过来了,水面在晃动。如果距离变近,会造成极巨大的海浪”

    原先一直痛得连喘气都顾不上的产妇,抓住了千冰的手,艰难道

    “夫人让我弟弟来风神发怒了”

    待续

    第六十九章 夜正阑

    举报刷分

    漆黑的海面,毫无能见度可言。千冰紧靠墨悠立在一块浮木上,若不是近在咫尺的接触,在这方似乎能融化一切的黑暗之中,根本看不到对方的存在。他怀里方才大哭不止的婴儿,现在也安静了下来。

    一场龙卷风,竟把他们带到了这不知名的所在很明显已不是原先航行的海域。

    几个时辰之前

    先听到凤璃和凤毓燎的示警,后又有风神发怒这样的话从据说有风精血统的人口中说出来,墨悠面色阴沉多日前上船时,他稍微看过每个人的面相,大略确定无人撞煞方才放心搭乘;眼前的危险,着实脱出了他的预计范围。看看帘子后面忙碌的千冰,稳下心来,一边继续扎针,一边留意船体的动静。

    千冰顾不得了解这个被掩藏多年的异能者,是何以知道风神的,立即遣了个帮忙的侍女去通知船主。而好巧不巧的,产妇的孩子在此时露了头。

    船主闻讯忙去摆祭祀,一时之间乱糟糟。

    魂体原比人敏锐,不久之后二人均感觉到了越来越明显的震动。

    思及前些日船也经历过极大的风浪,料想无事。定了定神,千冰继续接生。

    又努力了一个时辰,孩子平安降生,大哭的声音一点也不像是早产,看来平日产妇将养的不错。千冰顾不得擦去额上的汗水,把洗干净的宝宝抱到产妇身边,微笑“是个男孩。”

    却引来一声沉重的叹息。

    “唉他”

    男婴的耳朵,就像千冰前世看过的动画片中的精灵一样,又尖又长,比母亲的特征还明显。

    “这”没待千冰解释,她就推了千冰一把完全不像刚经历过生产的人快速说道

    “怪我自己三分侥幸,怀孕期间本就力量衰弱,更没料到这孩子会早产,如此冲撞血煞引来风神发怒您带了孩子快些离开我”

    “冰儿”墨悠于帘外唤了一声,“风暴过来了”身形疾动护到千冰身后。

    说时迟那时快,舱顶猛然被一股巨力掀开,千冰被卷进去之前才看清

    这是海上龙卷风

    隐隐传来女声“风神发怒以我为祭,方可护得其他人平安夫人,这孩子就拜托您”

    耳边最后只剩下呼啸的风声。

    龙卷风挟裹着木板碎片,墨悠带着千冰颇费了一番力气才在风旋内找到着力点稳住身体。

    “此风形似漏斗,圈外强劲,里面却无风。”

    “是龙卷风,持续时间唔,大约半炷香到两三个时辰,不会太长。”龙卷风的中心气温极低,千冰用内力护住怀抱里啼哭的婴儿,“我们撑着出去没问题,只是这个孩子要不”

    说话之间,龙卷风居然就息了,二人也落到海面的浮木上。

    举头四顾,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冰儿,我曾听出过海的淳煜提到雾海迷障,是白日在海上远远看去都弥漫着浓浓雾气的一片区域,航行的人都要避开那里,绕道而行。莫非我们现在就是在其中”

    “嗯大概。”简单应了一声,千冰脑海里全部是风神,发怒,龙卷风,以及百慕大。现代社会都解释不清楚的魔鬼三角洲,他们不会就这么幸运的掉进一个类似的地方了吧他掂掂怀中已经不哭的具有风神后裔风精血统的宝宝,极度郁闷。

    原来神就是这么庇护凡人的

    “呀呀”肉肉软软的小身体直往千冰怀里拱,一边发出口水泡泡扑哧扑哧和小小的叫声,他顿时满脑袋黑线。

    “悠,瞬移吧。再重新出发”

    墨悠虽然看不到千冰,但察觉小孩子的动作的同时也让他想到点什么,忍着笑搂住千冰的腰。

    “好。”

    “等等。”凤璃出言止住千冰开始凝神聚集幻力的动作,“听。”

    低沉的鸣声从黑暗中传来,渐渐的靠近。千冰忽然发现浮在半空的凤璃和凤毓燎在这一片黑暗之中仿佛有了实体一般,衣饰鲜明,甚至散出了淡淡的金光。

    “呀”

    拱来拱去的宝宝大概是看到了光亮,撇开千冰朝着凤璃和凤毓燎的方向使劲,凤璃凑过来,伸手逗逗然后,被宝宝抓住了一根手指。

    “燎他居然碰得到我”

    千冰空不出手来试探,墨悠便抬手触了一下凤璃,依然是穿过。

    “就算这孩子是天生的扬羽师,我也从不曾听说过该职业有此种能力。”凤毓燎道,“这问题等下再考虑,有船靠近了。”

    “幽灵船”千冰脱口而出,接着道,“管他是什么,我真的瞬移啦,你们快回金簪里去。”这种魂体看得明晰,自己实体却见不到的感觉对他来说实在太糟糕了。

    混沌中除了听闻水声和低鸣,渐渐显出一个船形轮廓之所以能看到,是因为它的外表有一层淡淡的银色光晕越来越近,比他们之前坐的商船大了好几倍。

    接着就有传音过来“有魂在下面”

    这一声,唬得千冰心惊肉跳因为对方问的是“有魂”,而不是“有人”好不容易聚起来的幻力因为这一声问,愣是给吓没了。

    自从千冰来到中洲,先是知道传说里的易容师;后来陆陆续续了解到这个世界各种各样奇特的职业;自己后来经历过转魂离魂;亲见千年魂魄凤璃凤毓燎,原以为心脏已经锻炼的非常坚强,却还是在这漆黑的地方实实在在的被惊吓到。他不由自主的往墨悠怀里缩去,更把手里的宝宝抱紧这两个有温度的躯体多少让他踏实些。

    “冰儿,”察觉到千冰的瑟缩,墨悠出声安慰,“我们在黑暗里别人看不到,自然是先见着他们,别怕。”

    暗中飘来两个蓝白的身影,千冰的头“嗡”的大了一倍

    天啊真的是和凤璃他们一样的魂魄那船,真是鬼船

    睁大双眼,直直的瞪着眼前的奇景,魂体会面

    “你们”凤璃看清来者容貌,有几分吃惊,“凤靡非”

    凤璃被封印一千多年,见过数代皇族子弟,若说都记得清楚,那也不可能,只是这一对当年的私奔大举着实入了他的心。虽说这又过了三百多年,他还是很快认了出来,眼前的魂体之一就是当初的凤王靡非。

    那魂被叫出名字,也是一脸震惊。识得眼前凤毓燎和凤璃的装束为早年凤皇与祭司的正式打扮,立刻于虚空中倒身下拜。

    “不肖后辈,早已脱离王族,舍弃旧名。晚辈叶清非。”“晚辈叶清岩。”两魂齐声道,“见过前辈。”

    “叶阮清岩”凤璃正待继续打量,震天动地的哭声响起,打断了谈话。

    “哇哇哇”

    千冰努力的哄,毫无效果。

    “定是饿了,他从出世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东西呢。能这么精神真不简单”

    “几位先上船来吧。船上有备吃食。”

    不是鬼船千冰心思一转。

    那两魂飞上去,不多时就返回,引来一根很长的绳子到千冰墨悠身边。

    “几位循着它上去。雾海中任何灯光都照不出半尺之外。”

    待续

    第七十章 遇故魂

    举报刷分

    上了船,进入舱房,总算脱离海中的黑暗。

    凤璃很没形象的笑到岔气,凤毓燎和墨悠也翘了嘴角。千冰咬牙切齿,数年教养良好眼下也憋闷得不行,恨不得爆粗口。

    “下回宁可扮父子也绝对不扮夫妻了”

    刚才他问领路人有没有可以喂小孩子的奶制品时,人家一脸奇怪的看向他,脸上明明白白写着“这不是你的孩子么,不会自己喂”

    那叫一个尴尬。

    “父子哈哈哈”凤璃笑的更欢畅了,“墨悠还不得糟心死笨蛋成双”

    “璃儿”凤毓燎抿了一下嘴,瞧着面色不佳的两人,转移话题,“这船主是谁为何在这片海域中航行那两魂与船主是什么关系”

    “等他们来了再问。说起来,阮清岩的变化很大。”凤璃道,“我记得当初他的发色是灰蓝,作为异能者他的力量还比较强,如何会白了头发”

    “你记这么清楚”

    凤璃轻哼一声,也不理会凤毓燎言语里的酸味,“他们是我在一千多年当中,唯一看到弃了权力双双私奔的一对,自然印象深刻。”

    “是凤王黎冉之前,史载暴病身亡的那一代凤王”墨悠照顾千冰吃饭,插了句嘴。

    “对。什么暴病身亡,王被祭司同化,然后一起跑路,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笑话死他俩走的倒是洒脱,后来上位那小子真不是个玩意儿”牵扯到祭司的种种不幸,凤璃暗淡了神色。

    凤毓燎揽过凤璃,脸挨上他的额,“璃儿不要想了”

    一时间舱房内安静下来。

    “嘭嘭嘭。”

    “请进。”

    某位船夫的女眷抱着喂饱了睡着了的宝宝,送回到千冰这里。千冰神态僵硬,也只得先硬着头皮接过若是醒了,又饿又哭,再怎么办麻烦啊麻烦

    刚才的领路人此时复进来,对千冰墨悠施礼“首领请二位前去叙话,孩子先交给她照看吧。”说着指了指刚才送宝宝的女人。

    凤毓燎凤璃似乎没有因为到了雾海,就变得人人可见,想必那两魂也是一样。能看到他们的依然只有异能者应该也是在船上掌握主控权的人。

    只不过是“首领”,而不是“船主”么

    千冰回忆了一下之前见到的环绕着银光的船体,不仅比他们之前乘坐的商船大,而且形态上也有相当的差异,从水声上判断速度亦快很多。并且,还带着船夫家眷很显然是长年航行少上陆地的。

    “悠。”使用传音入密,“他们估计是海盗。”

    “不怕。”墨悠用力握了一下千冰的手。

    “只要不是一船的鬼就没关系。”浓黑中的实体无存在感还是让他有点心有余悸。

    “呵呵”

    这船相当庞大,结构复杂,七弯八绕,换了两位领路人,总算到了首领的舱房前。

    “二位请进,首领在里面恭候。”

    两人踏进房门,就看到脚不沾地的两魂飘在一个黑衣男子的身侧。

    不仅是人,还有魂,彼此都有太多的疑问。

    黑衣男子身材高大,皮肤是那种常年晒太阳的健康小麦色,灰色的披肩发微卷,立体深邃的五官,注视着他们的浅绿色眸子闪烁着极为精明的目光。这位看起来大约二十四五岁的异能者,实际年纪千冰暗忖,再加个十年吧。

    既然进了别人的地盘,便比不得初开始扮普通旅人搭乘商船的时候。两人直面对方打量的神情,有意无意散出自身本有的气势,虽未换装,平凡的外貌也变得不可忽视起来。

    “先生与夫人气质不凡,想必不是普通人。我也不拐弯抹角,祖师爷想与跟随二位的先辈说说话,才请了二位来。我只想知道,二位如何会在雾海里而那孩子似乎不是二位的”

    “遭遇风暴被卷进来。那孩子是受人所托才带在身边。”答了首领的问题,墨悠道,“我们也不多问,本打算去安雷,首领若是方便,就送我们一程好了。”

    言语客气,却不容置疑,明摆就是你送也得送不送也得送。

    “你小子敢说不”

    黑发蓝衣的魂弹出个小光球砸在那首领的脑门儿上,首领苦笑,“徒孙受教,明白一定送不要再砸了包都要变成角了”方才威严肃穆的形象全无。

    “还不是因为你笨的”

    “是是是”

    千冰看看没什么表情的墨悠,把笑吞回肚子里。

    “靡非,耐心。耐心。哪有你这么刻薄徒弟的”凤璃出来,曼声道。

    “小子,去,拜师祖”

    墨悠千冰坐到一旁,看黑衣首领把凤璃和凤毓燎请到主位方向,恭恭敬敬的叩头跪拜。

    “既然拜了,少不得要教你点东西。明日吧。”凤璃抱了胳膊,瞧了靡非和清岩一眼,“打发他送些茶点过来,听故事久了会饿。”

    千冰知道上的并非鬼船,安心。拱来拱去闹饿的宝宝暂时有别人照顾,首领又答应送他们到安雷,心情也舒畅起来。眼神在四魂身上溜来溜去,那点好奇心思都写在脸上,凤璃自然不会忽略这私奔的两人何以到了海盗船上,还是首领的祖师爷,他也想知道。

    “靡非,你和清岩怎么姓叶了”凤璃毫不客气先捡自己想知道的问。

    “是师门规矩,随大师兄姓。请前辈称在下清非。”

    “哦那清岩的头发是继承了幻灵师”

    “幻灵师的眼睛不是银色么”千冰沉不住气,却多看了两眼,暗赞,好漂亮的纯蓝色。

    “是易容。”墨悠淡淡解答,暗里悄悄捏了一下走神的千冰的指尖。

    清非,也就是以前的靡非,和清岩一起吃惊道

    “二位如何得知莫非”

    凤璃瞟一眼气定神闲的墨悠,“他们是易容师,这一代的幻灵师与他们相熟。”

    千冰无比崇拜的望向墨悠,他居然连三百多年前魂魄的易容都能轻易看穿

    “你俩私奔后找到幻灵师,还入了门。怎么又跑到海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