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23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举报刷分

    我忐忑不安的在凤鸣殿书房里走来走去,等着国师来告知合蔹的结果。

    “参见王上。”

    我猛然抬头,直盯着国师的嘴。

    “新祭司是阮将军家的小公子,阮清岩。”

    真的是清岩

    掩不住欣喜,我大步跨出门,却被国师喊了回来。

    “王上,阮清岩是世家子弟,去年已行过成人礼,礼仪教习可免。即日起您与他都要斋戒沐浴三十日,暂时不要再见面。”

    三十天后就可以和清岩时常在一起了。忍耐。

    最末一天傍晚,国师来到凤鸣殿有什么不能一口气说完,非要这样一次次的讲真麻烦啊我暗自腹诽,却还是坐在书房里认真听。

    “就是这样。”

    国师什么时候退出去的,我已经完全没了印象,脑袋里好似被塞进了很多个炸雷。

    先王的祭司岚妃,会和王在同一日去世,是因为祭司与王性命相连,王死则自然殉

    历任祭司,不是“不允许外出”,而是“绝对不能外出”,若出去了,会死

    清潇阁是囚禁祭司的牢笼,祭司,就是王城防护的活祭

    民间所谓的“神迹”,其实是因为

    这些都是王家不可告人的秘密,世世代代仅王与国师两人知晓

    为什么我当初会想到要清岩当祭司。为什么偏生就是他在合蔹之阵里最大程度的回应了我的血。清岩喜欢清静没错,我想他陪我没错,但这都不代表他就该被困在清潇阁里一生

    如何是好

    翻来覆去一夜无眠。晨曦无可避免的来临。

    金霄宫的祭典隆重非常,清岩一身深蓝描金凤的繁复礼服,长发居然梳成那个样子金凤簪钗层叠插,宝珠流苏交相垂坠,打扮得比我曾经在重大庆典时见过的先王的王后还隆重。

    女祭司这样妆扮就算了,怎么连男祭司也衣服,衣服不是问题,问题是

    “臣阮清岩,参见王上。”

    “免礼。”我对着他勉强笑了一下。他守了诺言,却是我害了他让他当了这个要命的祭司

    七天。七天之间,我一定要想到办法

    晚上,我去清潇阁看清岩。

    “好好的为什么翻窗户”

    “”我无语。秘密就是这么一代代守下来的

    清岩已经卸下祭典时华丽的衣饰,灰蓝色的头发散披着,淡色的长衣随意系了两个结,斜靠在窗边的榻上,蓝色的眼眸望向我,也不继续追究我为啥翻窗户,自顾自的微扬嘴角。

    “我做祭司了呢。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才不要穿成白天那模样。”

    闻言我胸口闷疼,又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出来。

    “清岩,今天那么早起来,佩着那么重的装饰站了一整天,很累吧”

    “有点。这会儿不正休息着么。靡非,一个月不见,你好像瘦了。”

    “还不是吃素闹的。”我心里一团乱麻,也只有顺着他的话接。

    “你有心事。”

    在他面前烦恼都藏不住我叹气,“做王,很不自在。”

    “那,没事就过来,我弹琴你听。”

    也许,听听他的琴,能够给我点灵感。但这么晚了

    还没等我开口,清岩已经起身走到他的琴天风后面坐下,拨出一串弦音。

    “说喜欢我的琴,又听到睡着。”睁眼,就瞧见身侧的清岩一脸淡然的笑容。

    老实说,自从登基,我就没睡过几次踏实觉,烦心事一大堆

    突然想起祭司的事情还没解决,我一身冷汗,转身把清岩从头到脚看了好一会儿昨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吧

    其实我和他打小就没少睡在一起,大了之后,偶尔也会互相蹭蹭。但今时不比以往,万一跳起来穿好衣服,随意对清岩打了个招呼,我拔脚直奔凤鸣殿。

    国师嘱咐过,早朝时刻之前一定要回去那边卧室。

    匆忙下朝,回房拿了壶凉茶狂灌一气。

    还好,还好,防护没有出现。转念又一想,我只要把自己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嘛

    完蛋了,已经昏了。

    这天晚上我没有去清潇阁,半夜直奔存放凤朝典籍和历任统治者遗物的皖庭楼。散出力量解开我所有能破除的封印,挑了其中最老最早关于祭司的记载来看,一无所获还有些,我根本打不开。

    凤氏开朝至今接近一千八百年,出过好几十位祭司,两百多年前从皇朝变成王朝。我在那个当了半生皇、半生王的前辈,凤翼翔留下的遗物中,觉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幻力。

    书册上有类似牵引那样的,需要特别凝神才看得到的红线,连着他和他的祭司乐峥的名字。

    我把幻力聚于指尖去触那根细线,红线一下缠绕到我左手的无名指上。

    留存两百多年的魂引,竟然还能发挥作用,单靠我自己是很难办到的。凤翼翔之所以后来成了凤王,据史记载是因为他的力量不足,那更早以前的凤皇是我已经完全不能想象的强大。

    所以他们留下的东西,我看不到是必然。说不定,其中会有可以帮助清岩的办法。

    泄气。清岩,是我不够强,才拖累了你。

    将翻出来的东西归回原位,顺着魂引,我回到凤鸣殿的卧室,然后在它的指示下,找到一个小盒子。

    锁上没有下封印,我直接打开来,里面是一个古老的紫玉环佩。

    盒子的内壁我知道那是需要用血解开的咒印。咬破指尖,估计不够,我直接割开手肘伤在手腕太容易被发现让血流到盒子里,默诵咒文,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有了反应。

    悬浮半空,飘飘摇摇的蓝色幕布,我的力量却不足以让它上面的文字很清晰的显现。

    勉强看个大概,心凉透。

    第一位留言的凤皇,凤天骛,他造了凤晗佩,为了他不能离开清潇阁的祭司婳妍。之后凤晗佩靠着不同的魂引流传了五百余年,开始的那些皇,他们可以凭自身的能力给予所爱的祭司有限的自由。传到凤翼翔手里,他都不能让他的祭司乐峥出清潇阁,我还能有什么指望

    压制祭司的强大力量,到底是什么却已经不是我能顾得着的了。

    我只知道,绝不能让清岩做祭司

    待续

    与君相携三奈何

    举报刷分

    第三天,上朝的时候,开始有臣子提出疑问,防护何时可以出现。

    离先王驾崩已经过去两个多月,这段时间没有防护,单靠幻阵还是让这些人觉得不大安全有什么不安全的普通的防卫不是也在么完全是依赖心理作祟

    下了朝,国师跟我到凤鸣殿,交给我一样物事。

    我疑惑着接过来,再听他的说话,差点把东西摔到他脸上。

    “阮清岩的力量比王上强,王上若制不住他,就用此药。他与王上自幼关系就不错,王上做这点手脚,他不会察觉。”

    “国师既然知道朕与清岩自小交好,还要朕去给他下药”

    “一切以防护为优先。这是王上的职责,也是祭司的义务。”

    职责。义务。我心中一凛。

    “王上请务必抓紧时间。”

    国师说完就告退,我冲他的背影啐一口,把药掼在地上,狠狠的跺了几脚。

    我叫你拿大道理压我

    草草用完午饭,心烦意乱。到殿外走走,不觉又被自己的脚步带到清潇阁门口。

    清岩

    他正倚着窗看书,见我入了院门,在二楼冲我笑道“来了怎么又一脸郁闷”

    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我也不知道自己回了句什么,转身就走。

    眨眼工夫,清岩就到了我跟前,不由分说拉着我的手腾起身,从方才的窗户跃了进去。

    “为什么走”

    “想到点事情还没做完,呃”

    清岩食指点到我的鼻子上,“心神不宁的时候,撒谎也会被看破。”

    入了房内,他给我倒了杯茶。

    “我做了祭司,你一点也不高兴。”

    清岩很平静的述说他的感受,一丝疑问都没有自从我明白自己迟早免不了从太子变成王,一直期待他进宫。为我的私心,让他当个没实权的祭司,还期望清潇阁可以作为王宫之中唯一属于我们的清静之地。他不明实情,认同了我的一面之词

    “清岩,祭司那防护”我语无伦次,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知道。”

    他知道

    “上一代的祭司是先王的岚妃;上上代也是女性;上上上代和我一样是位男祭司他有点东西留在清潇阁书房我看到了。”

    “什么”

    “幻力凝成的字,在一本书的后面。写得隐秘,估计不引人注意才没有当旧物清理掉吧。王与祭司在一起形成防护,是留存于幻灵力血统内世代延续的契约。我甘愿为他留在清潇阁守一辈子哪怕他起了防护之后再也不曾来看我他不知道,我自己明白就够了”

    清岩温和的目光望向我,“我比他幸运。靡非,我不介意的。”

    修长的手指划过我的鬓角,一点点移向上,抽走了我的发簪,微凉的发丝垂落扫到我的脸侧,清岩的唇柔柔的贴了过来,轻声耳语道,“还是,你介意”

    我怎么会介意只是,没想到这么早,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不”我侧开头,躲开他湖水一般的眼眸注视,下定决心,“如果你成了祭司,就永远出不了清潇阁了。”

    “那是规定。”他的吻已经缀到我颈边,牵着我的手到他心口,“这王宫里能阻得了我的人还没生出来”

    清岩十三岁的时候幻力已经超过了他的师傅。那时我就听说,如果他能够师从幻灵师,必定是可以承师职的。为此他的师傅还破了师门规矩多方寻找过,却没结果。

    幻灵师,银发银眸,强大却超然。清岩每每提到的时候,一脸神往他才算是真正的异能者,如此注重自身的修习

    当时,我对他说,我比较喜欢他的蓝眼睛,他认真道,他如果真的可以成幻灵师,就去找传说中的易容师把眼睛的颜色给改回来

    清岩,清潇阁这笼子,不是你该进的。

    “不是的。”我捉住他已经开始解衣扣的手,“真的祭司出了清潇阁,会死。那不是规定,是宿命。”

    宿命。这两个字,描述祭司之职是最恰当的吧。

    “会死”

    我与他拉开些距离,首次在他一贯镇定的目光中看出点疑虑。

    “没错。我昨天去查了历代先王的记载,找到这个。”我掏出贴身藏着的凤晗佩,递到他眼前,“两百多年前凤翼翔前辈下的魂引,指示我找到了它。现在解读不方便,入夜后你看了就明白了。”

    抬手整了一下清岩的衣襟,“清岩,我很抱歉。”起身正欲离开,我陡然感觉到幻力压迫。

    “靡非。”

    清岩灰蓝色的发已经飞散到半空,周身笼上一层银白的光,蓝色的眸子泄露出的情感是愤怒。

    我活该。他生我的气理由充分。虽然打不赢他,暂时让他消消气也是好的。我摆开架势,与清岩在清潇阁里过了几十招。他出手很重,到后来我几乎没办法招架,终于凝聚的长剑碎成片,清岩的掌风直扑面门我闭上眼,等着挨一下,却被他抱住。

    “你早说,我们一起想办法,何苦自己一个人烦恼”

    “”

    “我不信宿命”

    “清岩,我太弱了”到底,没能掌握打开笼子的钥匙。

    “今晚我们一起再去找”

    得了清岩的允诺,我生出点希望,他的力量比我强,如果可以在别的地方发现点什么,说不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清岩先读了凤晗佩的幻卷,我们又上皖庭楼继续搜寻其他所有能查到的记载。

    王城防护,重要到所有的臣子众目睽睽的瞪着我,连平日要处理的一些大事都放到它的后面议。

    压着怒火下了朝,国师又跟到凤鸣殿。

    “王上为何在清潇阁里打出这么大的动静,闹得满朝上下都认为是王上与祭司不和才致使神迹迟迟不降临。”

    神迹哄鬼去吧年轻一辈的确不知实情,就连我起初也是不知道的可我还就不信,堂下那些老奸巨猾的朝臣会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心照不宣是吧去死气哼哼的白了他两眼,“还没到七天国师不用操心”

    国师大概从来没听过我这般粗野的说话语气,愣了一瞬,摇摇头,“王上谨言慎行,记住自己的职责。臣下告退。”

    催催命啊

    栖梧山的绝峰前一阵子闹了雪崩,丰雪河的汛期马上就要到了,南边的凌山殿势力咄咄逼人做这个凤王,难得空闲。有些年轻臣子的建议明明很有道理,却不得不考虑那些因循守旧的老臣最后妥协的总是我怎一个烦字了得

    我转出凤鸣殿,准备上清潇阁去,偏生在路上遇到了凤黎冉。

    凤黎冉是先王的第二子,在王族中能力仅排在我之后。当年我被封为太子,年长我两岁的他没少找我打架,被我敲得满头包,对我厌恶到了极点。

    “臣下见过王上”

    这家伙的表情真欠揍我暗地里翻个白眼,淡淡道,“免礼。”

    “王上这会儿就去清潇阁阮清岩那小子以前不是和您关系挺好的么,怎么,当了祭司就开始翘盘子哎呀前日真威风哪,打得动静那么大,金霄宫都震了好几下”

    “凤黎冉,”我逼近一步,“阮清岩身为祭司,地位仅在王之下,容不得你如此无礼”

    察觉到我的杀气,凤黎冉缩了一下脖子,退后施礼,“臣知罪。不劳王上挂心。您忙”

    “哼。”我甩袖离开,微风却送来凤黎冉悄声的嘀咕。

    在我面前张狂算什么,被个祭司欺上头

    停住脚步转身,我冷冷的看了凤黎冉一眼,估计他没料到如此小的声音都被我听到,脸色变了变。给了他点教训,见他捂着额角退开去,我吐出一口闷气。

    清岩,我讨厌他们

    待续

    与君相携四私奔

    举报刷分

    “靡非,我们还是把这东西藏回去吧,免得你怎么了”

    “清岩,”我环住他的腰,脸埋在他的颈侧,“清岩。”

    他默不作声的任我抱着,一遍又一遍的唤他的名字。不知道喊了多少声,我的心绪终于平静下来。

    “你刚才说藏什么”

    “凤晗佩。”

    “呵呵”我笑得估计很难看,“凤氏异能者这如今这般模样,日后怕是谁都用不了这东西了,费那个劲干嘛”

    “话不是这样说的。”清岩转过身,扶了我的双肩,“凡事盛衰交替循环,你怎么能如此肯定再过些年不会产生变数凤翼翔前辈虽不能用,却还是让它按同样的方式流传,这因缘切不要在你我手上中断才好。”

    “嗯。听你的。”清岩属幻灵师旁支的门人,这样说定然有他的道理,我点头同意。

    是夜,在凤鸣殿,清岩帮助我完成了加持在装着凤晗佩的盒子上可以延续永久的封印阵,留下了我们两人的魂引至于在那幻卷上留言,不写也罢。我能力这么差,简直丢人

    皖庭楼里能打开的书这几天来被我们看尽,还是以失望告终。

    第七日的晚上,天刚擦黑我就潜入了清潇阁。

    已经,不能再逃避。

    我挨着清岩,解散他的衣服,细细密密的吻下去。

    他不介意,我不介意,除了没做到最后一步,我们早就心属彼此。

    那么现在这样,也没什么

    抚过琴弦的灵巧手指慢慢探入我的体内,轻缓的转动,我放松身子靠在他胸前,低低的喘息。

    “非我进来了”

    “嗯啊”

    清岩有点紧张,停了动作,“痛”

    “还好”

    王与祭司在一起,默认是祭司做下面那个,如果反过来这已经是我们最后能想出的不是办法的办法了从前似乎没人这样做过,若是可以靠这个法子让清岩摆脱桎梏,我真的,心甘情愿。

    清岩的怀抱,很温暖;清岩的动作,很温柔。他搂着我的腰,磨磨蹭蹭,充分照顾了我的感受。起初是小心的,后来他与我都陷进了本能欲望的漩涡

    我从不曾想过,自己居然会发出这般令人脸红的呻吟。

    “清岩呜啊啊”

    “嗯非”

    最后一刻,我完全软过去,一直抓着锦被的手都没了力气。他的喘息喷在我耳后,我的体温本已经升高不少,却还是觉到灼人的烫。

    眼前出现的白色朦胧光影,让我以为是看到幻觉。

    “靡非你的幻力怎么”

    我们是散出灵气做的,如果成功,清岩背后会出现金色的凤凰印,自动延伸出王城防护。察觉他言语里的疑问,我勉强打起精神

    荧荧珠光下,原先属于我的金色灵气,居然与清岩的银白色灵气融合,而他原本就比我强,这下金色淡的几乎看不出来了

    这我猛然醒悟过来。

    “清岩,让我看你的后背”

    他移到我身前,我看一眼,心下顿凉。

    什么都没有这回不用担心清岩会被清潇阁困住,而我,应该是被他强于我的幻力在无意之中同化了。

    同化让我的幻力属性发生改变,已算是脱出了王族力量范围换言之,就是我现在再对清岩做同样的事,他也出不来防护了宿命,竟被我们以这种方式挣脱

    “靡非,你”从他的声调里,我听出点迟疑。

    “清岩,我们必须离开。”我撑着床栏坐起来,“马上就得走”

    “可这是你的王位”

    “这个王位”我冷哼,“一任王一任祭司,防护出不来,王就要换人换上来的能力不如我,他会放着我们两个比他强的不管”

    听了我的话,清岩的神色变得凝重。

    “而且,说是每代都在王族子弟中挑最出色的一个继承大统,凤氏异能的血脉延续至今,已经越来越衰落,早年凤皇一言九鼎,震慑天下的事迹,几乎都成了传说世家与王族关系紧密,盘枝错节,根深蒂固,在朝堂上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位置这王,是不是我做,又有什么分别”

    “谁爱操心谁去操心好了这几天上朝真是受够了”

    “靡非,你真的”

    我扳正他的脸,一字一句道,“清岩,难道你吃完就打算甩手不管”

    这么暗的光,竟然还看出他脸红了。

    “我这辈子吃定你”虽然小声,但也够让我面颊发烫的清岩真是

    “我们离开这个憋闷的王宫,哪里好哪里去去找幻灵师,去看海凤朝管辖的地盘现在没有海岸了,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呢”

    “好”

    清岩的灵气张开,罩住了我全身,我会意,也散开自己的灵气。

    要同化,就干脆彻底一点幻灵力可以防止追踪,我们要走,自然不能被任何人找到,我变成这样,也不是坏事。

    只要避过一时的搜寻,出了凤朝地界,就自由了

    我暂时不方便快速长距离奔行,清岩取来衣服,两人都换好后,他把我背在背上,我扎好身上临时搜刮来的珠宝钱财,搂紧他的脖子。

    “你的琴”我回头看了一眼伴随清岩十几年的天风。

    “天风太显眼,以后我们再去寻别的琴。我从前就答应为你弹一辈子琴,决不食言靡非,你真不后悔”

    “唯愿与君相携”如果说以前是梦想,如今终可变为现实。

    “呵那除了你,我还有什么不能丢弃的”清岩对我笑笑,背着我跃出清潇阁。

    我们各自留了放弃身份地位的字条,趁夜溜出了王宫,绕过鸣皖湖,直奔西霞岭。只要赶在天明之前入了深山,别人就再也找不到我们。

    沿着西霞岭一路往东,可以进入泓煊天管辖的地界。到了那边后,是往西进草原,还是继续从东边入海,我们有好几天的时间,足够慢慢的去想。

    我和他,不是王,不是祭司,只是靡非和清岩。

    从此,天高海阔,任遨游

    与君相携完

    前传结语凤靡非和阮清岩的故事到这里告一段落咯。辛苦看文的各位亲们尤其是给菠萝宝宝留言多次的潜水猫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

    戎衣亲给凤璃写了两篇评,不过jj貌似没有作品相关区域,等到后面发吧托她的这些评我简直爱死菠萝和他家的菠萝蜜说的就是凤毓燎

    接下来就是逐花影千冰墨悠十年旅途,从相爱相扶持到同生一世。既是人的旅途,也是心的旅途。是和凤璃凤毓燎一起的,由于还在继续中,所以这里两天一更,遇到周六周日连续更新不过估计这样也撑不了多久泪奔鞠躬g欢迎亲们继续支持

    第六十六章 人将行

    举报刷分

    凤氏建朝前1200年,幻精与凤精定下契约。卷四守清潇十一

    凤历527年,凤皇凛啸,祭司方燮。七日煞第一次出现。卷三无解

    凤历816年,凤皇毓燎,祭司凤璃。893年4月20日凤璃去世,随后灵魂被封印。895年凤毓燎去世。

    凤历987年,凤皇天鹜,祭司婳妍。造出凤晗佩。禁七日煞。卷三无解、卷四守清潇十三

    凤历1530年,凤皇翼翔,祭司乐峥。从这一代后期开始凤皇变为凤王。卷四守清潇十四

    凤历15501560年,泓煊天和凌山殿先后建立。

    凤历1760年,凤王靡非,祭司阮清岩,二人私奔。随后凤黎冉上位。卷四与君相携

    凤历1945年,凤璃珠被偷出王宫,流落到泓煊天。卷四守清潇十五

    凤历2043年,凤氏王族,正统尽灭。卷一稚子、卷四守清潇十五

    凤历2084年,6岁的墨悠初入泓煊天。14岁的苍敏继承幻灵师后即上泓煊天。

    凤历2085年,14岁的苍心救了镜檀阁老阁主,即墨悠的师傅。一年后苍心变成夙溟入红尘。

    凤历2086年,16岁的苍敏掌泓煊天月曜楼。

    凤历2087年,夙溟重遇苍敏。同一天遇见九皋,并随他上了凌山殿。卷二烟华逝

    凤历2093年,15岁的墨悠行成人礼,随后接掌泓煊天镜檀阁。过一年,他的师傅,老阁主去世卷一冷情。

    凤历2102年,冷溶在苍敏的帮助下穿越成千冰。卷一稚子

    凤历2106年,6岁的千冰第一次见到墨悠。卷一美人

    凤历2108年,14岁的焱夜,任凤朝分坛主事。被封印的凤璃第一次见到凤毓燎的转世之身。

    凤历2112年,千冰第一次见到焱夜。卷二故人

    凤历2114年,千冰被墨悠吃掉卷二似水,后来他与焱夜入凤朝救苍敏卷二暂离情碎。九皋解散凌山殿,携失忆的夙溟离开卷二往生。

    凤历2115年,千冰成人礼。卷三风华流年

    凤历2116年,焱夜和千冰被冉桦劫到凤朝卷三簪定纷乱。焱夜为凤王,千冰中七日煞为祭司;凤璃被解放与凤毓燎重逢卷三共命。千冰春天入凤朝,初冬获救卷三魔魇为你。同年,月曦出世,生日4月20

    凤历2117年,千冰和墨悠经历生离死别之后,准备一起离开中洲。卷三因果恋心

    凤历2118年,凤王焱夜废祭司一职,完全解除古老契约。卷三红尘

    凤历2119年,泓煊天与凤朝合并。月曦被苍珏捡到,送入王宫。卷三红尘

    凤历2123年,苍敏娶淳玥。卷三春华

    凤历2125年,凤王焱夜正位凤皇,一统中洲。卷三红尘

    凤历2126年,焱夜重遇旅行归来的千冰墨悠。卷三春华

    好了,年表到此结束。逐花影旅途的故事,从千冰墨悠于凤历2117年的春天打算离开泉城写起,总的说来应该是比较轻松的一卷。亲们可以先回头去看看恋心

    以下是正文

    凉爽的风掠过甲板,扬起护栏边站立的少年的衣袖,白衣黑发,在海天一色的背景映衬下,清雅如梦。

    穿越了雾海,目力可及之处已经隐隐约约看到海岸。

    “墨公子,千公子,接下来的海路请二位自便,我们不再往前行了。”

    “多谢首领送我们一路。告辞。”

    墨悠携千冰跃上船头高耸的桅杆,沿着日光照射下若隐若现的紫色灵线,迎风飞身而去。

    一刻之后,灵线即消失不见。首领知道那两人是找到了新的落脚点,便转身喊话

    “回程”

    低沉悦耳的鸣声在大船掉头的时候自船首琴弦一般的细长叶片中发出,之后渐行渐远,很快消失在天海间。

    “云水翻卷,海涛如吟,精灵飘渺,迎风而歌真是好归宿。”千冰和墨悠并未行很远,此时正立于固定在两只飞翔的水鸟间的灵线上,望着方才的船鸣海航出视线之外。

    “嗯。”千冰搜肠刮肚想不出好听的形容,这会被墨悠说出来,他点头附和,然后眺望了一下远处,“这两只鸟方向不对,快换那两只,”一边伸手指着方才掠过头顶的蓝嘴燕鸥,“就是那个那个”

    墨悠扬手,轻松套住千冰说的鸟,满面笑容的看千冰乐不可支的蹦过去,自己紧跟其后。

    “冰儿的轻身功夫越加见长呢。”

    “那当然。”千冰如荡秋千般坐在灵线上,一脸得意。

    “随着飞鸟,大约两天之后,就可以踏上陆地了。”

    “海上颠簸了快三个月,头都晕了”凤璃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金簪里冒了出来,插嘴。

    “噗灵魂也会晕船”

    “你管我”凤璃哼道,“那俩家伙居然可以在海上漂三百多年”

    “人家住大船,你住金簪,哈。”千冰冲着凤璃做鬼脸。

    “切”

    凤毓燎和墨悠及时把自家情人拉开去哄。

    两个多月的海上旅途,终于快到达目的地与中洲隔着一片辽阔海域的安雷大陆。

    时间回溯到五个月前

    过完冬天,该休息也休息得差不多了,该做的事把幻力内力都还给墨悠均获得完满的结果,千冰开始张罗准备离开中洲。

    在泓煊天的时候,出远门比较麻烦,车呀马呀,随从人员等等。现在凤璃和凤毓燎住在金簪里,实际上只有千冰和墨悠两个人,身手能力均不弱,预想中很容易就能踏上旅途,结果

    冬天在泉城,除了住客栈和上酒楼吃饭,添置些必须的衣物,花销并不是很大。单靠两人在山中寻到的名贵药材卖进药铺,所获不仅能过得很舒适,还绰绰有余。

    眼下打算远行,要用的东西可就不止这一点点了。

    首先,考虑到出海,在海路上的时间很长,空间有限,每日会打照面的人就那些,上船之前两人的易容必须换成可以保持很久的。戴面具气闷了些,可简单的易容用品随身携带,技术复杂的放在紫风轩。

    第二,谁见过扛着一包黄金长途旅行的那不跟逃难似的零钱可以带一些,却不能保证路上随时能找到变大钱的珠宝,因此多准备一些肯定不错。但起先离开栖梧山宝地的那会儿,压根没空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两人在出产大量药材但珍宝稀少的泉城附近寻了几天,连凤毓燎和凤璃都加入搜索了,也没收集到几样。

    第三,出门在外可能遇到危险,身上的药品带得不够。虽然有些可以现做,毕竟没有镜檀阁那么好的条件,制出来效果也要差得多。以前存下的还是在紫风轩。

    客栈的套间里,千冰把桌上几颗小珠子拨来拨去。

    “凤璃和凤毓燎身上都是宝石,可惜能看不能用”千冰语气中尽是惋惜,在他眼里,凤璃和凤毓燎的魂体是全套正式礼服打扮,如是实物,相当可观。

    “冰儿”墨悠皱眉。

    “你要有本事去挖皇陵,燎的不准动,我的随便你拿”凤璃挥手说得豪气,魂体不用吃喝,一千多年前的那些陪葬品自然也没用了。

    “璃儿”凤毓燎看了眼墨悠,同样一脸无奈。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千冰凤璃以超出墨悠与凤毓燎想象的速度熟稔。

    起初,千冰对凤璃还前辈前辈的尊称,后来干脆直呼其名。一个脑子里稀奇古怪念头多,一个阅历丰富,每每对得差不多,马上就去付诸实践。让另外俩严重怀疑千冰就是凤璃的转世,要不然怎会如此投缘。

    成了朋友之后,免不了有点无伤大雅的小争执和斗嘴。这时候,凤毓燎和墨悠各自领走一个安抚,及早防火隔离。

    “千冰,你会瞬移,”凤毓燎道,“索性回王宫的珍宝阁拿一些。”

    倒还真是个办法。

    “燎说让你拿,你尽可随意”凤璃哂笑,“不过,半桶水的瞬移去不去得了哦”

    千冰被踩了痛脚,无言以对。

    为了远游大计,千冰在凤璃的督促和指导下,苦练瞬移半月。

    墨悠知道发动夙溟的玉簪上言灵的方法,但并不清楚瞬移这种技法本身。

    凤毓燎的时代,异能者数目和种类远远比现在多。凤璃出自幻灵师门下,做祭司七十六年,当年皇宫的密档被他看了个遍,习过很多现在业已失传的应用技。比起凤毓燎,他修习的幻力属性更接近于千冰,于是当仁不让的做了千冰的指导老师。

    学好之后,事情就变得简单。

    千冰熟悉的紫风轩,成了取钱取物的仓库。为避免被发现,墨悠还特意给千冰说明了各类物品的存放位置和机关。

    两人名义上“去世”也有一阵了,紫风轩里的摆设原封原样。千冰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这样悄悄回自己家里拿东西,也顾不得去深想,只抓紧时间趁夜搬。

    墨悠很心疼千冰耗神耗力来回好几次,却帮不上忙,因为他是千冰返回时的指示灯塔他的冰儿到底还是只能做到返回他身边时不出一丝差错

    暮春。万事俱备。

    从泉城出发,一路沿着明南河顺流而下,行至海边。在港口等了两三天,终于有船开往外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