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15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千冰啊你怎么可以不顾及自己,独自站在那里

    紫阁主,千冰他始终只要你。

    焱夜低下头,酸胀的眼眶盛不下透明的水珠,滴到了千冰的面颊上。

    那年,从分坛到王城同坐一辆车、逛街、聊天的亲近快乐;

    那年,千冰认真的在他身后画咒印;

    那年,千冰仔细的给他束发扎头巾;

    那年,发现自己隐藏心底的愿望。

    如今再也回不去了你的笑颜,于我已是奢望

    焱夜含住少年冰凉的唇,舌尖仔细的描绘着形状;散出金色灵气覆上他的身体,手指轻柔的抚慰,慢慢的让两个人彼此适应可身体贴到最紧密,心却远隔天涯。

    天色微明。少时之后就要早朝。

    焱夜伏身在千冰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拉好帐帘,转身走了出去。

    你我之间,仅剩这七日煞我暖得了你的身子,却暖不了你的心。

    一日一夜,苍敏不断以内力幻力维持墨悠的生机,到了第二日的傍晚眼见他的状况终于稳定,才松了口气,喝了些补充体力的药汁,到别室暂作休息主房让给了墨悠。

    原徽陪护在墨悠身边,坐在床沿。

    这情景似曾相识,一如二十二年前,老阁主去世的时候。

    “墨悠”轻声吐出的这个名字,已经恍如前生。“你总是这样,不肯放过你自己。”

    千部主扮成苍敏楼主,都没人能察觉,是你早在去漠北河源之前就预备好的罢。你需要苍敏楼主的帮助,留下千部主掩人耳目,为泓煊天想的周到,但你自己为什么这样不小心苍敏楼主若是离得你近些,也不会弄成这样还是你为了那孩子更安全,才让苍敏楼主远到连救你都来不及

    那孩子千冰

    修业之外,你对他多有纵容。昔年人偶师一事,你为他担了多少心几经波折最后终于得到回应,才能与他从师徒走到恋人。你的变化我皆看在眼里,那孩子为了你也相当努力,我真的没觉得不好。我以为,你爱上他,就不会再对你自己过苛。

    原徽叹了口气,拧了布巾,拭去墨悠额上的汗,顺开几绺发丝。

    如此绝世之姿自己真的没有记错,初入泓煊天参加试炼的时候,墨悠是极漂亮的。

    老阁主怕是担心他容貌过于出众,在地位不稳之前为他招来祸事,才让他易容隐藏起来现在墨悠能力顶尖,大权在握,早就可以不必在乎那些,却还是到了千冰成人礼的时候,应那孩子的希望才恢复了真实容貌,众人皆惊。

    你任这镜檀阁阁主,前十几年足够隐忍,足够冷静,足够决绝,若不是千冰的出现,你怕是一生就这样孤寂下去了。

    你绝世风华终不必再隐于人前,我真的很为你感到高兴。你总算有为自己而活的时候了此次受这样重的伤,为了千冰并没有错可你怎么能如此不小心连手都差一点就伤及经脉

    “医主。”千雷的声音打断了原徽的思绪。他接过千雷端来的药碗,扶起墨悠,极小心地喂他喝下去。

    “千部主也去休息吧,下面的药我来煎。”

    “我把暗影喊来了,他正在准备。医主也是一日一夜没睡,紫阁主估计明日才会苏醒,在那之前”

    “紫阁主醒来基本上就不需要我帮忙了。”原徽轻笑,“他的医术更高明。这事情对外怎么说的”

    “苍敏楼主说暂勿泄漏。”

    “一两天没问题。崆霆冉桦伤了紫阁主,若是消息从凤朝那边传来,反而不好。等苍敏楼主待会儿休息好了过来再说吧。”

    “千部主。医主。”

    “苍敏楼主你怎么不多歇一阵”

    “无事。”苍敏点头,方才二人的对话他都听见,“对外,就说镜檀阁阁主暂时闭关,其它的照旧。千部主,你想个法子把暗部的主事和二部主在不惊动他人的情况下叫到这里来。”注千雷是暗部的三部主

    “是。”千雷领命而出。

    一刻之后,主事丹澧、二部主风枭就站在了房中。

    “楼主”二人对用暗部的特殊办法联络他们的苍敏已有讶异,这会儿看到重伤不醒的墨悠,更多了震惊疑惑,“紫阁主他”

    少不了又解说一遍。

    其实北屺塔防护那边发生的事情,详情苍敏也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后半部分。

    “二位部主暂时不用张罗别的事情。丹主事去探崆霆部属的具体动向,风部主去查那些凤朝旧臣都在做什么事。其后迅速回报。”苍敏探看了墨悠的情况,“如若不放心,”他一边说着一边张开了幻力护罩,“两个时辰之后紫阁主应该就能醒过来,到那时再出发也不迟。”

    丹澧、风枭早在墨悠出门前就接过他的指示,若他出门之时情况有变,一切听从苍敏楼主。眼下这不算出门之时,墨悠回来了却受重伤,算情况有变

    稍微犹豫,二人异口同声道“紫阁主就拜托苍敏楼主了。”旋即消失踪影。

    苍敏既已来,千雷遂下去休息。

    静默一阵。

    暗影把新煎好的药汤送了来。原徽另取干净毛巾,吸饱了药汁后,拧得半干,敷在墨悠丹田之上,再用手辅以内力输送。一炷香功夫,撤下毛巾,复吸药汁。如此五次,药汤用尽,原徽方去洗了手,坐回床沿。

    “原徽,你与墨悠是同年吧”没那么多人在,苍敏也懒得主来主去了。

    “是。”

    “后来也在一起习医”

    “是。”

    “那你说,七日煞到底有没有确切的解药”

    “这以在下的医技,压制暂缓可以,但是解药肯定做不出来。”

    “墨悠说他寻到解法才回来,你怎么看”

    “解法在下做了医主之后才晓得他是易容师。应该”

    “只解七日煞,千冰仍旧是祭司。冉桦若以焱夜性命相要挟,千冰必受牵累。墨悠岂会坐视”

    “楼主的意思是说,紫阁主他连祭司的身份都能给千冰去了”

    “你认为要怎样才会有这种可能性。”

    闻言原徽怔了半晌,最终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这是他所希望的,我必不负所托。”

    苍敏得了原徽应允,靠了床架闭上眼不再言语。

    焱夜,你最好没忘记当初我对你说过的话

    待续

    第五十四章 揣测

    举报刷分

    “原徽”墨悠睁开眼,首先入目的是守在床脚的原徽。

    “你醒了。”苍敏松了口气,收了幻力站起身,“我去把千雷替回来。差不多快两天,也该知会其他人了。”说完便走了出去。

    原徽半扶起墨悠,把药碗送到他唇边。墨悠观原徽的脸色,张口喝完了药,复又在他的帮助下躺好。

    “你知道了”

    “是的。你少开口说话。”

    “千冰你也教过,不会让众人失望的。”

    “我明白,必不负托付。”原徽避开紫眸的注视,把搁在手边的扇子拿起来,继续轻轻地摇,“苍敏楼主已经布置让丹主事和风部主去凤朝查探了。明日一早雪怡堂主和淳煜宫主也会过来,你养着精神,再睡会儿吧。”

    “我信你。你去歇着,我没事了。”

    原徽并没有坚持,依了墨悠的话,起身出门。

    你知不知道,你这口气,和当年的老阁主多像。

    墨悠定能不负众望。老阁主是这么说的吧

    我一直想着,除了泓煊天,你总该为自己做件事。到头来却是这般决定不,不是决定,是决绝。

    但这是你希望的事情,我一定做好。

    隔日。

    “事情就是这样。”苍敏向众人叙了前因后果,墨悠稍作了些补充。

    茗皓居里墨悠养伤的房间,暂时变成了一个小小的会议厅。雪怡南楚汐,淳煜淳玥随意坐了一圈,刑名主事柳霄和扮成苍敏的千雷各站一边,原徽立在床脚,苍敏靠在床头。

    “千部主的易容等我好些了再给你去掉,暂时先委屈你了。”

    “是。”

    “千冰作为镜檀阁的继承人,必不能让他长久留在凤朝。”雪怡主管职务之事,先提出这一点。其他人都附和着点头。

    “这件事情只能我来解决。”墨悠道,“今次是我大意了。”

    关于异能者之事,除了苍敏,别人的确帮不上什么忙,自然是不能说什么的。

    “我养伤期间与我外出时一样,柳霄千雷原徽听从苍敏楼主的调遣。”

    被叫到名字的三人点头答是。

    “焱夜的事情紫阁主打算怎么处理”发问的是淳煜。

    “焱夜在泓煊天多年,众位基本上都是看着他长大的。我此去见过他,苍敏楼主已经派出丹澧和风枭前去凤朝查探他对我们有没有威胁,会有多大影响,等消息回来再看。眼下还是把冉桦和崆霆的手下盯紧了,对原凌山殿过来的人有些防备的好。”

    涉及到自己的徒弟,苍敏并不发话。墨悠说的在情在理,一众人等均无异议。

    “下次出门之前我需要准备一些东西,闭关的时间想是会比较长。很多事情需要仰仗各位,墨悠对不住了。”

    “紫阁主哪里的话。”

    大体定下决策,墨悠到底重伤在身,精神稍差,先被原徽劝着歇下。其他几人到了外厅,商量之后,职责分清,便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清潇阁。

    “今日冉桦国师和崆霆国师在王上的书房里吵起来了。”

    “为什么事”

    “先是王上把凤鸣殿的宫人换了一半,让崆霆国师去找新的,冉桦国师很不高兴;后来是为了崆霆国师手下军部的待遇;接着冉桦国师责备崆霆国师护卫不力让镜檀阁阁主伤了王上;崆霆国师说冉桦国师的幻阵有缺陷。王上恼了,呵斥了几句,两位国师走的时候都气着。”

    “哦”千冰移开视线,“小竹,你做的冰镇莲子羹很不错。还有没有多拿些过来。”

    被称作小竹的宫女呆楞了片刻,随即下跪行礼。

    “奴婢惶恐。谢祭司大人夸奖。奴婢马上就去取。”

    被夸赞了的小宫女毕恭毕敬的告退,千冰微蹙了眉。

    这丫头被他控制神志的时候,说话语气更正常,而且有条不紊,焱夜能在凤鸣殿冉桦安排的众人中挑出这么一个伶俐人过来送东西也不容易。

    清潇阁里原先的宫人,本来能去的地方就不多。自从正位大典之后,冉桦把那些附着的蛊虫都收了回去,从他们那里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了。

    需要另辟蹊径。

    千冰两次在丑时末起身,使咒印隐了身上的灵气,为的就是潜进金霄宫听寅时的早朝。众人磨磨蹭蹭你一言我一语,有的没的,明枪暗箭,差点没把他郁闷死。

    崆霆与冉桦其实可以说是代表了凤朝新旧两种势力,崆霆一方总体实力更强;冉桦一方根基更稳。朝堂上两方相争,其实就是两人相争。焱夜独自一人进了凤朝,手下一个人都没有,虽然他可以震慑得住众人,但他提出的规划,必得靠着那两人的手下去做事,总还是有种被架空的感觉。崆霆与冉桦下了朝各自维持各自的行事方式,凌山殿原先的制度与泓煊天更贴近,日子久了焱夜自然会偏颇崆霆更多。在上朝时互相揪着不放肯定是不行的,于是地点就转移到凤鸣殿的书房去了。

    怎么把冉桦崆霆给拿下制伏,是焱夜要考虑的问题,千冰只打算关心关于墨悠以及对自己的离开有利的事情。凤鸣殿乃王上休息之所,历来都有禁制,是非允许不得入内的地方。千冰虽不怕禁制,却有自知之明,那小书房比不得上朝的金殿,若去那里,很容易被冉桦或者崆霆发现想个法子控制那里当值的宫人,间接的打探比较好。

    千冰趁夜亲自去探了一次秘药阁,很有点失望。延续了两千多年诺大一个凤朝,就没有更稀罕点的东西不死心的找了又找,搜刮了一些药品,记下了可能会用到的东西的位置,方才回转。

    其实,秘药阁的东西已经远远超过御药房的水准。只是千冰以前在泓煊天,在镜檀阁见过的好东西极多;而以前对于大内秘藏期望值过高,才会有这种心理上的落差。

    既然清潇阁已经是分给千冰的地盘,他自然当仁不让的设了个小范围的结界用于藏私、配药、做实验;修习夙溟的玉簪之力都是在卧室进行,吩咐一句他要静修,没人敢随意打扰。

    焱夜除了会在千冰七日煞发作时来一晚,平日里愈加的忙起来,却时不时会遣宫人来给千冰送些精致的零食送上门来的间谍不用白不用

    越聪明的人,看到的听到的也会越多,千冰自然可以从中得到更多的信息。但这样的人单靠千冰那点微薄的控心术却不容易控制。

    结合夙溟的能力和易容师的迷香,千冰成功催眠了一个宫女,只要此人能出现在书房,就会自主自发的当他的眼睛和信息存储器。

    几番试验下来,挑了人选之后,果然知道得更多。今日这小竹,机灵乖巧,是凤鸣殿书房侍茶的宫女,做得一手好花样甜品,已经被焱夜派来过好几次。

    镜檀阁阁主伤了王上幻阵有缺陷

    那日焱夜受伤虽然没见过幻力解放后的焱夜的身手,但毕竟时日尚短,墨悠不可能打不过他。千冰七日之后再见到焱夜的时候反正是好好的,想来不是什么大伤。

    墨悠苍敏曾说,他寻到解法就会回来,为什么来了却又离开

    莫非,冉桦崆霆焱夜一起伤了他

    千冰正想着,小竹又折返回来。

    “奴婢见过祭司大人。奴婢把莲子羹都给您送过来了。还有这个。”一边说着,一边举了个小盒子呈到千冰面前。

    “放在桌上吧。你又去了书房”盒子上刻着凤纹和自己背后的凤凰印一模一样。

    “王上也因为莲子羹才又传了奴婢去,听奴婢说了您喜欢,就让奴婢都拿过来。顺便把盒子带给您。”

    “哦。”千冰随意翻动两下手中的书页,盯住小竹的眼,问道,“还有别人知道么”

    小竹恍惚了片刻,答道“没有。王上特地嘱咐过。我很小心。”

    如此问出的就都是实话了。看不出来,这丫头还是焱夜的心腹

    想到这里,千冰心中一动,“把你最近听到的看到的所有关于镜檀阁阁主的事情都告诉我。”

    “泓煊天镜檀阁阁主闭关。”

    “什么时候的消息”

    “昨日下午。崆霆国师把折子送来的。王上看了后似乎略微惊讶,接着闻讯赶来的冉桦国师看起来很不高兴。”

    这丫头观察还挺细致。这就是聪明的眼线的好处了,不仅能原封说事,还能够讲出感觉。千冰端起碗,喝了一大口冰镇莲子羹。

    “小竹,下回再做什么好吃的,帮我多留点啊。”

    “奴婢知道,王上吩咐过的。”一扫方才的清明,又恢复成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宫女。

    “那,这个赏你。”千冰拉开抽屉,随意取了个碧玉扇坠给了小竹。

    小竹千恩万谢,关门退了出去。

    千冰把脸贴到瓷器冰凉的外壁上。

    墨悠闭关的原因。有缺陷的幻阵。护卫不力的崆霆。

    冉桦,蛊术师莫雨。当日我们因夙溟夜探王宫,你全力花在唤醒凤皇的天罡阵上,这宫里没有设蛊阵也说得过去;现在居然还是没有。你的能力到底都用到哪里去了

    焱夜初入异能者门槛,他的力量并不是防护型的,对幻阵之类的也不太了解,听到消息会略微惊讶,可能是因为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冉桦,是不是你,在结界上做手脚,重创了墨悠以至于他需要闭关来恢复

    待续

    第五十五章 旧事

    举报刷分

    深夜。黑影掠过宫墙,带起一阵细微的风,无人能知无人觉察。倏忽之间钻进了清潇阁顶楼半开的窗户,随后一切归于平静。

    合上窗扇,千冰散开绑紧的头发,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凉茶。

    浮动的十二星位点,三十六天结界变幻一次。镇守其上的十二护法,千冰此次靠了凤晗佩才得以见到其中四个看起来好像的确不是十二个人一直都在,因为这四人恰好一人占据一个方位,形成了一个非常正的十字形。

    之前,千冰也曾夜探过,却只摸清了星位点的大概位置,想要靠近总是感觉到很大的阻力,强行调动幻力的话马上就会气力不济毕竟他作为祭司,身上扛着整个王城的防护,又被七日煞所限,虽然有凤毓燎给的力量,也只能随处走走,消耗幻力接近这额外加的结界却是不能。

    凤晗佩。是焱夜让小竹捎来的。

    盒子原先的锁已经卸下,其外附着的咒印是焱夜自己所设。到了千冰手里,他这种入门级的禁制很容易就解开盒中放着一个紫玉的环佩,直径约摸一寸,晶莹剔透,镂空花纹细致入微,相当漂亮的一个装饰品。

    千冰刚接触到这饰物,紫玉上就开始闪现金色的光,却毫不耀眼,仿佛有生命一般,很温和的从他贴着玉的皮肤流动进去,不一会儿,就像上次焱夜带他逛街之前那个度过灵气的吻一样减轻了很多身上的压力。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竟然有这种效果。

    回头去看那个盒子,内壁似乎有些字。千冰在抽屉里翻了一阵,找了根丝绳,穿了环佩挂到脖子上,然后空出两只手捣腾嗯这个是幻力封印,还很古老。捧着盒子想想,千冰咬开指尖,用血在文字上抹了一遍,然后默念了一刻钟的咒文。

    蓝色的烟尘冉冉升起,形成一片两丈长的幕布。那些文字如活了一般,以音乐似的动作在上面铺开,闪着银光,象星星缀在夜空。

    爱妃婳妍为王城辛苦,因受禁制所压不得离开清潇阁。朕命匠师造这凤晗佩,以凝聚皇之灵气,祭司时刻带在身上能缓解防护压力,亦能随皇出行。如今妍儿已去,此物留后世有缘人。末尾龙飞凤舞的签名凤天鹜。凤历九百八十七年秋。

    又是七日煞。千冰皱眉。凤天鹜是距今一千一百多年前的凤皇,他为着皇贵妃婳妍的缘故禁了七日煞。其时,凤璃已被莫雨封印了两百年。

    之后还有好几位皇的留言。

    朕幻力有限,已不能再提升凤晗佩的力量,也恐凤氏血脉以后解开禁制打开盒子的力量不足,故只维持原状。祭司乐峥为朕一生挚爱,因禁制所困,不得外出,只能在清潇阁里度过一生。朕有负于他,愿后世能有让祭司获得自由的办法末尾签名凤翼翔。凤历一千五百三十年冬。

    最后一条。

    镇压祭司之物凤璃珠今已毁去。另之镇压源头昔日封印凤璃的莫雨,为如今转魂的冉桦。凤王焱夜,誓必除之。暂借凤晗佩于现任祭司,易容师继承者千冰,期限至千冰离开时止。日后吾将永禁七日煞,完成诸前辈还祭司自由之夙愿。从此凤朝不设祭司,顺天命,随因缘。

    落款凤焱夜。凤历两千一百一十六年夏。

    连着几滴水珠落到展开的蓝色幕布上,本没有实质看似虚幻的一片,竟像真正的水一样,扩散开了一圈圈涟漪,不多时,这华丽完美的锦卷,上面居然显出了斑驳的痕迹

    有血,也有泪。

    凤晗佩为皇所做,祭司专用。一千多年的时光,凤璃珠握在皇后手中,这环佩却在皇手里秘密流传,承载过那么多恋人的爱与伤。

    我每天都在做什么,你其实是完全知晓的吧。

    “焱夜,谢谢你。”千冰按了垂在胸前的玉佩,轻声道。

    墨悠我就快回去了。

    有了凤晗佩,千冰在王宫里穿行探界再无阻碍。今晚已经知道了三分之一的星位点具体移动方位、结界的大致构造以及强度,只要能在最薄弱的地方打开缝隙,他就可以凭借夙溟的瞬移回去泓煊天。

    几经辛苦,千冰的瞬移之术终于练出来一点,但成功率颇低,大约只有三成的机会可以顺利到达目的地,测试也只能在清潇阁里小范围内进行。

    若护法三十六日四位一轮换,今日是第几天虽不是很清楚,全探出来最多需要七十二天,最少三十七天,他的修习必须要加紧了。

    不光是瞬移,千冰还不能像墨悠那样强势,直接施展破界之术。以目前他的身体状况,他起码得灭掉当值护法中的两个,才有机会破坏结界;若是时间拖长了,免不了会被冉桦发现

    茶早已喝完,杯子也在手里转了半天,千冰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啊。

    “”

    察觉到有人靠近清潇阁,千冰隐入窗边的阴影。

    是刚才探到的四位护法之中,唯一有幻灵力的一个,其余三个均为蛊师。自己的潜行应该已经是很完美的了,从步法身形上论,这人并不强于自己,如何能尾随而至

    千冰静心屏息衡量了一番,唔,或许不算是跟,应该是直接找过来的。果然这人进了清潇阁庭院,却并不隐藏,而是立于一个很显眼的位置。

    “在下苍珏。祭司可是见过苍心”苍珏,见31、32章

    问话通过传音入密入了千冰的耳,他不由得一愣。

    苍心是人偶师夙溟的本名,天下间现在能叫出这名字的除了知情的九皋苍敏千冰焱夜,别的就只剩与苍敏苍心早年属同门的师兄弟之类的人了。

    千冰仅仅于以前在栖梧山听苍敏略微说过一点关于他和苍心的往事,之后苍敏封了蜜晶珠和他的一束头发,显然是已经放下过往,识趣的人都明白不应该再提。而且,千冰并不是苍敏的徒弟,对于幻灵师师门规矩以及前后的传承也不了解,这会子出现这么个人,实在是

    不过,他说他叫苍珏

    苍敏。苍心。苍珏。苍极有可能。

    再他怎么知道自己见过苍心

    来人见千冰不答话,继续道“祭司方才使用幻力,那感觉的确是苍心的。”停顿了一下,“在下只是凭感觉认定,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千冰发动夙溟玉簪中的识别之力,知道了四位护法的能力种类,以利于以后逐个击破。而且他在探查的时候,与星位点的护法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确保不会被对方发现。眼下这苍珏单凭无来由的感觉,就能猜到是苍心的力量,并且还一路找过来

    只能说好神奇

    “祭司是从泓煊天来的,苍心与苍敏是不是见到面了”

    可以感觉到苍珏言语之间的小心翼翼与关心。往事如电影一幕幕在千冰心里重现,他叹了口气,“我在三楼,请上来说话。”

    得了千冰的应允,苍珏从窗户跃进来。

    “参见祭司,在下是十二护法之一,守西羯位。”虽然千冰年轻,但毕竟地位高在那儿,刚才传音也就罢了,这见了面,苍珏自然礼数周全。

    “请问您和苍敏楼主,是何渊源”

    “苍心是在下师弟,三十二年前辞了在下去找苍敏,他们可曾见面”

    三十二年。苍珏不知道苍心已化身夙溟。

    “苍敏楼主也算千冰半师。前辈请坐。”既然已经知道了苍珏的身份,千冰便以晚辈之礼让座,“待我慢慢说与前辈知道。”

    闻千冰如此说,苍珏也不推辞,在桌边坐了下来。

    “夙溟抛却前尘往事,和九皋离开了中洲。”

    “心儿这孩子”苍珏轻轻的念叨,伴着一声深深的叹息。“几经磨难,总算是能幸福了祭司,谢谢你救了心儿。”语罢起身一揖。

    “前辈言重了”千冰赶忙站起来扶起苍珏。这是第三个,因为他当时救了夙溟而感谢他的。

    夙溟啊幸而,我有墨悠。

    月光在桌面上溜过,两人各自感慨。

    “祭司身上苍心的力量似乎是一时时出现的,而属于苍敏的幻力更明显,还一直保持着呢。”隔得近了,苍珏不免生出点疑惑,“一百多年前就已经没有能起王城防护的祭司了,后来的几任能力更弱,七十多年前王族正统尽灭之后凤朝这职位就是空设。并且历代祭司全部是幻灵师门徒,据说祭司你从前属泓煊天镜檀阁,并非月曜楼,怎么”

    “一言难尽。”千冰苦笑。他先是转魂有了苍敏的力量;然后师从墨悠,成为易容师继承人;再机缘巧合,拥有了夙溟所赠玉簪之力;现在这身份是不得已而为之,实在是不想再提了。

    苍珏观千冰表情,联想到他夜半在王宫里到处溜达的举动,试探的问了一句“祭司可是想离开”

    “”

    “祭司不要紧张。苍珏并无恶意,因为十二护法有半数是为冉桦国师所胁。若非苍珏本身有遏制蛊术跟踪的能力,也是万不敢尾随祭司而来的。”

    这老鬼到底还做了些什么千冰蹙眉,悄悄探了一下苍珏的气,果然有蛊虫作祟。

    “前辈,”千冰说着,掏出个小瓶,倒出一粒药丸来递过去,“解蛊。”

    苍珏看了千冰一眼,抬手接过,仰头吞下。片刻之后稍微运气,蛊虫从掌心爬出,掉落,然后枯萎。千冰这么爽快就给苍珏解了蛊,倒是苍珏有些为难之色显露出来。

    “祭司历来不能离开清潇阁,否则会”

    “我知道。但我一定要走。”千冰斩钉截铁的坚决让苍珏有些恍神。

    如同当年苍心离开他的医馆。不顾一切的决绝。

    “有人在等我。前辈,请助我破结界。”

    待续

    第五十六章 谋脱

    举报刷分

    “祭司,我还是叫你名字罢。”苍珏的语气不自觉地柔和,却包含了些许责备,“千冰,你太急躁。方才你二话不说就替我解了蛊,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帮你我身在凤朝,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站在冉桦那边况且,凤王焱夜,曾经的月曜楼副楼主,他是苍敏的徒弟吧你若想走,他肯放”

    苍珏说这些话时关切的感觉似极了苍敏。

    “前辈远隔三十多年还惦记着苍心,并且仅凭千冰稍微使用了一点夙溟的力量就判断出出处;加上苍敏楼主的为人千冰非常清楚,幻灵师师门的情况和规矩千冰能大略猜出。虽然是急了些,但千冰自信不会看错人。而且,”千冰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他受伤了,还闭关我太挂念”声音变得很轻,很柔。

    苍珏沉默了。又是个痴孩子。

    “千冰。苍珏虽能力低微,但若有要用到苍珏之处,自当不遗余力。”

    “多谢前辈。”

    送走了苍珏,千冰回到卧室。这一晚大半的时间都过去收获颇丰,还得到了苍珏的支持,有些睡不着了。

    连绵几日的秋雨昨日才停歇。今天上半夜都还是多云的天气,很适合夜探,下半夜云朵渐渐散去,竟然晴朗了起来。千冰躺在窗下的榻上,这古时的天空没有污染,月儿特别的亮,他的视力又极好,连环形山都看得非常清楚

    唉什么环形山。那是月桂树和捣药的玉兔,还有一个女子在广寒宫里寂寞的守望大地。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心中忽然就冒出这么一句来。那个女子的孤寂,在于她吃了她不该贪图的仙药。

    我不贪心。最初的愿望,只是想简单平凡的生活而已。现在,只求爱人平平安安在中洲这片土地上,我本无根,惟与你相依相伴。

    从春末到夏至,盛夏到仲秋五个多月不在你身边。你之前受的伤,好些了没有

    今天我见到苍敏的师兄苍珏,是个很温和的人,他过了这么多年还惦记着苍心好不好呢。苍心就是夙溟,我对你说过没有除此之外,他看起来比苍敏还要淡泊。幻灵师门人的确比较超脱,夙溟也不过执着苍敏而已。不过苍珏愿意帮我,我大概可以更顺利的回去你身边。

    我的修习又有进步了似乎不在你的羽翼之下,我的进益总是更快

    想到这里,千冰对着清冷的月光笑了。

    想见你。好思念你的怀抱。

    “悠”

    心心念念的一声呼唤,在寂静的夜晚于月色中荡漾开去。

    修业。努力的修业。

    王的正位大典那日下午,崆霆到清潇阁与千冰切磋之后,隔了一月还真的向焱夜提出想与祭司正式的比试。焱夜征询千冰的意思,千冰想到日后跑路时可能会有的冲突,加上上回牛刀小试各自藏私也确实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遂点头同意。

    正式上阵,千冰略逊一筹。结束后崆霆却抛给千冰这么一句话“祭司要站在王身边,这样子还差了些。”他是差是好,与焱夜有什么关系

    冉桦却很不以为然“祭司只要维持王城防护就可以了,又不需要到哪去。站在王身边没这个必要。”

    如果说崆霆的表现让千冰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冉桦的态度就是千冰非常讨厌的了。不过无论如何,也给他提了个醒,要尽快地找出对付这两人的法子,否则前景堪忧。于武力上千冰确实技不如崆霆冉桦,但别的方面

    哼。

    拿定主意后,千冰一边继续做自己的实验,一边修习人偶师之力,一边关心中洲局势和墨悠。

    正式临朝不过三个多月的功夫,朝堂上的格局已然改变。在千冰又偷听过一次早朝之后,充分认识到了焱夜卓越的才能。

    他已经把最初让千冰和他自己都极其郁闷的废柴讨论变成了类似泓煊天两日一次的议会。效率高了不少,早朝的时间也缩短了很多,甚至可以让千冰来得及再去睡个回笼觉。凤朝原先那些只会叫不做事的人都尽可能地清除出去,原属凌山殿下的一些人逐渐在朝堂上占了更多的比例。

    焱夜已经不再像最初那样依靠冉桦和崆霆下二级命令,破格提拔的新人、受到重用的旧人慢慢的在他身边形成了一个小的规模。

    另外,明眼人都看得出,冉桦与崆霆于政事上有较大分歧。这两人当初究竟怎么拴到一块去的啊千冰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原本两方的矛盾,变成三方各执己见。

    具体说,对外,冉桦赞成守好本土,徐徐图谋之;对内则是老古董的规矩一大堆,在焱夜明显表现出偏向崆霆势力,并推新议事政策的时候,居然提出来要他娶“身份高贵”的某世家老臣之女做王后理所当然被焱夜严词拒绝,还在金殿上引经据典的驳了冉桦的面子。

    崆霆大约是受原凌山殿的影响,见焱夜王位坐得差不多稳当,就很有些恨不得马上发兵一气打到泓煊天大门口的样子。焱夜让他管好自己大难没有小灾不断的地方,把他好一顿数落。

    焱夜自己似乎没有和泓煊天直接冲突的打算。这一点,让冉桦崆霆同时不满。

    在千冰看来,这三人有得折腾,暂时是对墨悠没啥威胁了。

    而泓煊天那边大约由于墨悠闭关,苍敏求稳,也没有很大的动静。

    “今天处置叶兴将军,王上减轻了责罚。冉桦国师”

    “泓煊天如何”千冰打断了小竹的话,问道。

    “嗯”小竹想了一下,“前两天有个原属凌山殿的地方,与泓煊天暂时商量着划清了界限。对于这个处理,王没说什么,但冉桦国师很不高兴。”

    “噢知道两边都是谁去商议的”

    “谢杰大人。泓煊天那边是叫淳玥据说是位女宫主。”小竹虽被控制,但这语气里居然还给千冰听出点羡慕的意思。

    是淳玥啊。确实,这位花离宫的副宫主讨价还价的本事简直登峰造极。谢杰估计没讨到什么好,冉桦才会不高兴。不过

    “有没有关于镜檀阁阁主的消息”

    小竹想了好一会,才认真地答“没有。”

    上次在墨悠来了又走了一个多月后才得知他闭关,接下来完全没有音信。其他的人都有在线报中出现,他闭关的时间是不是也太久了些眼下都九月初了

    泓煊天虽然以镜檀阁为尊,但阁主并不是如凤朝的王一样基本只待在幕后掌控大局。况且墨悠受伤对于凤朝来说也算是大消息,竟然没有后续报导凤朝目前的情报网,不会是这么糟糕的吧是泓煊天那边藏的密实还是凤朝有人刻意隐瞒

    千冰心里冒出点惴惴不安。

    “王上有没有关心过”

    “有,崆霆国师说泓煊天现在是苍敏楼主在主持大局。”

    突然就没了吃东西的兴致,“小竹,糕点放在那里,你回去吧。一应用具我稍后让兰星给你送过去就是。”千冰懒洋洋的遣走了小竹,独自坐在那发呆。

    苍敏,墨悠是不是伤得很重,很重

    冉桦,我绝不放过你。

    绝不

    待续

    第五十七章 端倪

    举报刷分

    曼溪花。醉月草。

    艳红的花之血,倒入绛紫的草汁中,点几滴丝蕨提取物,然后用瓷勺轻轻搅拌,形成层次分明的上下两部分。上层的液体清澄如水,下层的沉淀却是透明的碎片状结晶。

    幻力裹住沉淀,内力摧干液体,不多时,瓷杯中只剩下闪着银色光芒的干燥细碎晶体。

    千冰满意的用指尖挑了一点出来,其余的用蜡封存。把这一点结晶放在窗台上,约摸二分之一炷香的功夫,消失得无影无踪。

    结晶在织物、木材上的附着性极强,升华时没有任何异味。不错。就叫散雾吧。

    虽然效力远不如有味道的那些,不过这散雾完全可以不被发现。加点防止升华的特制药粉,还能控制升华的时间。

    刷刷的趁夜晚抹在上朝时冉桦崆霆所站位置的背光屋顶上,计算好时间,恰好可以在三跪九叩之后两人站定时开始挥发,基本上就兜头兜脸全罩俩人身上了。

    为避免祸及旁人,千冰给这特殊的药加上了点识别功能崆霆的血是当日与他正式比试时得到,冉桦的血则是从焱夜那里获取的。

    焱夜修习赢了崆霆后,崆霆又陪着练了一月便换成了冉桦。而冉桦从一开始就下手很不客气,招招毒辣,这让焱夜极其不爽。受了几回伤,还被冉桦热嘲冷讽“王上不要白白浪费这一身幻力,臣下这还没用蛊毒呢。两个月就赢了崆霆难道只有这点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