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14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举报刷分

    在泓煊天努力过五个月都没动静的夙溟的玉簪,千冰于被困的情况下潜心修习,其上的力量终于显露端倪。

    首先催动的能力,不是千冰最期盼的瞬移,却是控心。他不是人偶师,顶多也就操纵一下最最平凡的普通人还不能是那种心志坚定的。

    虽然有些气馁,但也不是全无用处。第一个发现,就是这清潇阁里服侍的宫人,全部都是被冉桦下过蛊的。并非很厉害,不过是防止他们乱说话的小蛊虫。

    千冰找机会召了一个服侍用饭的宫女做过实验。稍微调动幻力,蛊虫被逼出那人体外,然后就问什么答什么。时间不长,大约一盏茶功夫,控制失效后蛊虫又钻回体内。灭掉蛊虫没问题,但他却没有这样做,一来可以避免冉桦发觉,二来多了些有固定活动范围的眼线,当然是好事。

    千冰偶然知道清潇阁外连禁止他出入的幻阵都没有设,冉桦对他被禁足一事似乎非常的笃定看来焱夜没有把他可以在王宫中自由活动的事情说出去这样也好,方便他探查整个王城的防护体系,为以后离开做准备。

    剩下的,他抓不准墨悠回来的时间,必须加紧瞬移这项能力的开发。

    转眼又是第七日。

    酉时刚过,用完饭,千冰正靠在榻上看头天晚上在藏顺回来的药经,焱夜敲门入内。见到一大托盘的衣服饰品,千冰马上明白过来。

    粉饰太平到了尽头。

    “”

    “”

    “明日正位大典,祭司要出席。”沉默了半晌,焱夜终于开口。

    “知道了。”千冰淡淡的应了一句,低下头,却不知不觉的握紧了拳。虽是早已料到的事情,没想到直接听到焱夜说出来还是会这么难受。

    “千冰”他的反应过于平静,让焱夜有些不安。

    淡紫色的雾,夹杂着冷清药香从站起来的千冰身上弥散开,白衣黑发缓缓飘飞,控制不住地凛冽气息环绕周身,再抬起的脸上已是泪流满面。

    从没见过千冰这个样子,焱夜怔住。

    你对我有求必应,事事顺着,舍了修习的时间带我逛街怀旧都是为了留下我

    你明明清楚,我是想走的

    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猜到事实是一回事,而面对现实,那么难。

    不知道是悲伤还是忿恨,催化了七日煞的发作。

    焱夜散出身上的灵气,上前拥住了倒下的少年,抱紧。

    那样生气的你,为什么没有出手。是不是我在你心中也还有一点位置

    千冰我到底怎样才可以连你的心也留住。

    明黄幔帐,掩不住的双重哀伤。

    怀里的人体温已经恢复正常,却睡得并不安稳。

    “夜,我那么信你”

    焱夜听到千冰低声的梦呓,心里一痛。吻去少年眼角溢出的泪,轻拍他的后背安抚。

    无论你是否原谅我,也决不会有下一次。

    慢慢的拍,直到千冰睡沉。

    一夜无眠。

    焱夜合眼静静躺着,待过了丑时,轻手轻脚起身穿衣。一切打点妥当之后,才又走过去喊千冰起床,听到有了动静,便自行关门离开。

    他从凤鸣殿摆驾到上朝的金霄宫,第一次在群臣面前露脸。

    千冰站在御座一侧,俯视殿内。他不是很关心冉桦以何种借口,把幕后待了四年也不怎么管事的国君变成焱夜推出来,他比较感兴趣的是金阶下的众人对祭司的态度。

    殿堂上的朝臣,显然分成两拨。一部分当属凤朝,另一部分来自原先的凌山殿。

    凌山殿一直处于九皋治下,崆霆本人也是异能者,这群人对千冰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尊敬;而风朝那群臣子,对如此年轻的祭司就很有些瞧不起甚至有点敌视的意味。

    以前冉桦大概不需要展现异能,而崆霆只来了两年,又不插手原凤朝的事,除了品级和冉桦一样,对这些朝臣的切身利益并无太大的威胁。虽然现在是处于和泓煊天相争的状态,这些偏安一隅几十年惯了的人,八成认为战事压根儿不吃紧出问题也有崆霆那方的人去处理他们依然可以过得和以前一样安泰。

    而见到祭司除了能给予王城防护,别的贡献没有,居然地位比冉桦和崆霆还高,可以和王一起接受跪拜毕竟那防护一百多年无影踪,现在也才起来两个月,以前三位异能者合力才能破开缺口的防护对他们也不过是个传说这群凤朝臣子心里就很有些不是滋味了,绝大部分人都是一脸被占了大便宜的表情。

    千冰心中冷哼他的情绪从头天晚上起就非常,非常,非常糟糕。

    这大典的日子前一晚恰逢他蛊毒发作,信任许久的焱夜把话挑明,他难过一晚上也只得认了;天还没亮就爬起来,被宫女们侍候着穿极之繁复的衣服时已有几分不快,梳头的时候终于怒了,弃了那一大堆饰物,还是只插上了金玉两根簪;到了金霄宫,冉桦又笑吟吟的把祭司要说的几句话写成了纸条塞给他;好不容易一切都搞定,焱夜坐在御座上,他立在旁边,下两级金阶一左一右站了冉桦和崆霆,殿厅内这黑压压一大群朝臣里,有大半对他不满

    正恼着,这不长眼的还马上就出现。

    什么没有沐浴斋戒三十日,于理不合

    泓煊天也有一应礼仪,但绝没有这么麻烦,千冰在镜檀阁更是不拘礼。眼下这冗长的大典,本来都可以散了,这人平日闲着没事干吧

    老头儿絮絮叨叨正准备开始大肆铺排,突然两眼一翻,厥倒就在同一时刻,千冰感觉到冉桦身上传来一丝极浅的寒意。

    “王大人身体不好,还是不要操这么多心。来人,送他回去调养。”冉桦淡淡的吩咐,“还有谁有意见”

    一直执政的国师摆明了不理睬的态度,这下子文官基本老实了。

    接着,一名品级较高的武将站出来,直指千冰,说要请祭司赐教。

    千冰扫一眼众人,崆霆那一拨人眼中尽是探究,凤朝旧臣面上均挂着看好戏的表情,连冉桦都作壁上观都想看他的实力

    这当儿,一直没怎么出声的焱夜开口道“众位卿家两边退开,祭司与肖将军就在殿下切磋吧。”毫不在意的口气,让冉桦眉梢微微一跳。

    只能说肖将军同刚才那位王大人一样比较倒霉。

    不过一招,千冰连承让这种场面话都没说,好整以暇的回到御座旁站定,冷冷的目光四下一扫众人就听得哗啦响,殿下这位身上的铠甲散了一地,里子面子全完蛋。

    凤朝那些人见肖将军连祭司的边都没沾上,转眼之间就被卸了甲,终于消停下来。

    “祭司大人手下留情,冉桦治下不力,冒犯之处还请您见谅。”冉桦这才向千冰施礼致歉。

    “罢了。”千冰瞥到冉桦的眼,心中一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过于敏锐了,从方才开始老鬼的气息就让他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焱夜站起身,“行了,散吧。”

    声音清越,却有震慑全场的威势,除了千冰,所有的人均跪下恭送。

    焱夜转身的那一刻起,跟着离开的千冰就意识到焱夜幻力的气场把他也圈在了其中,冉桦带来的压力瞬间消失而另一道让他不太舒服的目光却冒了出来,趁着走入帏幕的那一霎那,千冰略微侧头扫了一眼。

    崆霆。众人皆伏,只有他一人抬头向这边看。

    待续

    第五十章 各心

    举报刷分

    祭司是什么一个活的防护罩而已。

    王生则生,王死则殉。

    可笑那些人还真把这空有名位的头衔认成大敌。凤朝这几年靠了冉桦才有如今的样子,指望这些废物点心能成什么事千冰很是不屑。

    哼让他们和凌山殿的人争去找人出气之后,嗯,心情好些了。

    祭司驾仪从金霄宫摆到清潇阁,仅次于王的排场。千冰倒是很好的体会了一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虽说以前在泓煊天地位也差不多,但是如此仪仗

    腐败。虚伪。空洞的繁华。

    一个金质的笼子,依然还是笼子。千冰暗自冷嘲。

    进得清潇阁,遣退那一大群人,终于可以安静了。千冰刚刚推门进房,就看见焱夜居然已经坐在桌边等他,貌似还张开了小范围的幻力结界虽然从金霄宫到凤鸣殿的确更近,但马上就到这儿,是不是也太快了点。

    “千冰,你没事吧”劈头就是这句。

    “嗯。”千冰点头冉桦不待见凤璃,连带他遭殃,但崆霆又为何那样看他

    “凤毓燎曾经说过你可以在王宫里自由行动,刚才为什么会突然像是蛊毒发作的前兆”察觉到千冰的气变弱,自己才在殿上散了灵气护住他。

    “冉桦原先要镇压的是凤璃,不是我。可能是觉得单靠七日煞还不够吧,在蛊毒上做了些手脚。”

    “”

    “他无非是不愿我立威太过,和凤璃一样参与政事。”千冰坐下来倒杯水,喝了两口,“我没兴趣。我既不想上朝,也不想参政。”尤其是现在他正专注于幻力的修行夙溟的玉簪有力量,这是连焱夜都不知道的。

    “他做的手脚到底是什么”焱夜心知千冰这祭司本就当得心不甘情不愿,他不想上朝参政也就由他去了,但自己是定得保他平安。

    “是催化剂一类的东西。”

    “催什么”

    想到墨悠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也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千冰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冉桦能用他的幻力影响我身上的蛊毒。近距离上,发作时间和强度都可以控制。而且,他在七日煞中添加了命线相连之类的蛊。”

    这命线相连却是千冰自己之后探查的了。如不是这样,冉桦如何控制凤毓燎和凤璃。他们原本就是一对恋人,七日煞只能限制凤璃的行动,别的事对他们都不是问题,决计不会像自己和焱夜如此尴尬。

    冉桦开始自以为算无遗策,首先没料到的就是那两人不受控制,而现在千冰这个新祭司又是易容师的继承人若真换成凤璃,还就拿这催化剂没辙儿了。

    起初是没察觉,现在知道了,千冰自然不会坐视。易容师的力量本身就是一种解,千冰经验能力知识不够丰富,解不了七日煞摆脱不了祭司身份,但他曾经接触过与此种蛊类似的毒。

    “命线相连那冉桦死的话,你”本来瞧见千冰笑了一下,焱夜稍微放松了心态,听了他的话之后,面上的表情比之前更紧张了。

    “如有断痕草,我应该可以解这个蛊。”

    “入夜之后我就去取,以免冉桦疑心。有没有可以掩人耳目的替代品”

    “你等等。”说着千冰转身出门,在院子里扯了几棵草,又返回。随后他取了几样药粉,放到茶杯中,加上水溶解后,把采回的草置于其中浸泡。“两个时辰之后,风干就好了。这天气要不了一会儿。”

    “那我先走了。”焱夜站起身却在下一瞬抱住了千冰,金色的灵气环绕两人,他凑近千冰耳边,轻声说“日后我必除掉冉桦。借着我的幻力你再仔细的探查几遍。”

    千冰闭上眼,如焱夜所言将幻息流动全身,顷刻之后复又睁开眼。

    “确实没了。冉桦是个蛊术师,有幻灵师之力但没有技,作为前辈功力深厚很多,对幻阵之类的东西控制力超出一般异能者,但特殊的蛊极少且限制多不容易下,普通的我能对付。”

    “你自己千万小心些。”焱夜松开手,“申时我再过来。”言罢从后窗跳了出去。

    这王做得还真没形象。千冰摇晃着手里的杯子,原本碧绿的草叶已经开始变蓝,并逐渐散发出类似断痕草的味道。

    典礼刚结束,铺张排场的金椅子都还没坐热,就偷跑到他这里来。

    这份关心,是真的。

    日后我必除掉冉桦。

    这野心,也是真的。精明如你,自然不会受冉桦的摆布。跟着听了这么多日的政务,看那些稀烂的朝臣凤朝的旧制只怕也是你心中的一根刺。

    先且看你怎么应对老鬼给你清空的那些后宫要填满的问题吧。千冰嘴角微挑,你有你的理想,我也没什么好再怪你但我终究是会走的。

    凤鸣殿。

    焱夜折回来就进了卧室,躺了一阵,装模作样的爬起来命人传午膳。

    其实把千冰一个人放在清潇阁他还是有点不放心,总是怕千冰突然蛊毒发作。他非常不想从那边搬出来,无奈于礼不合。

    相比较泓煊天自由得多。基本上高位之人都有轻功在身,想到哪里来去自如,也不必这个銮那个驾;不重要的事情想见就见不想见也可以避了;办事速度也快很多。这里上个早朝,明明很简单的事情有些朝臣却唧唧歪歪的废话一大堆没个重点估计崆霆是受不了才宁可驻外。

    今日冉桦殿上使蛊封了那没眼色的王大人的口,也不过是想这事情快些定下,往后的条条框框少不了都从他那儿出来冉桦还真个觉得这王朝的制度美好无比

    单靠祭司守王城,然后让这些不成器的臣子慢慢磨,就可以得到天下

    即使把冉桦的旧主凤毓燎放到这里,他也未见得会赞同。

    简直就是笑话。

    现在的他,虽赢了崆霆,但却赶不上冉桦,而除掉冉桦是必须的。

    先且坐稳这王座再说吧。

    起了个大早,午饭后千冰正准备小憩片刻,清潇阁先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冉桦吸血鬼似的青白脸上挂着的关心,怎么看怎么假。

    “今日肖将军殿上失礼,还请祭司大人多担待。”

    “哦。”千冰的脸拉得长长,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听王上说祭司大人身体不舒服年纪轻轻的可要多调养,少操心的好。”

    “国师所言甚是,日后需烦国师多劳苦些。”行啦,我啥也不管,你满意了就给我消失千冰早被这讲话语气弄得心里别扭直抽筋,却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冉桦确定了千冰无意政事,目的达到刚走没多久,崆霆又来了。

    听得侍卫通报,千冰眉头一皱。他还没来得及想崆霆这事,人就找上门

    九皋放弃凌山殿,崆霆却选择了凤朝,而不是那时候看起来更强大的泓煊天,应该是有原因的罢千冰边想边下到一楼的客厅。

    “祭司。崆霆叨扰。”

    “国师有何事”崆霆的说话口气和用词在千冰听来正常很多,他小心的观察崆霆的表情,这么严肃甚至可以说有几分凝重

    “上午略窥祭司的身手,想切磋一二。”

    “千冰年纪尚轻,承蒙国师垂青。祭司的职责是维持王城防护,不是和人斗武。如果要和国师比试,请允许我先通报王上和冉桦国师。”

    “祭司多虑了。王上数日之前赢过我,我只是想向祭司讨教下,算不得比试。”

    “那国师对千冰来说也算是前辈,千冰只能以晚辈身份请国师指点,手下留情。”

    夏日蝉鸣阵阵。幸亏王城地处西北,树荫下偶有微风,算比较凉爽若是在南方,高温湿热里还窜上跳下舞刀弄剑的可不好受。

    千冰与崆霆立于庭院之中。

    移影师,崆霆。在凌山殿掌管暗门。抛开二人各自的异能者之术,与镜檀阁暗卫出身的千冰从武技上来讲倒是同类。

    力不是重点,突出的是巧。

    崆霆比千冰略微高一点,身材也是属于纤瘦型,从他的步法上看,轻功卓绝。

    两人浅浅的交了几十招之后,随着步子的轻移,崆霆倏忽不见。

    紫色灵气自千冰身上散出,浅金的身影带动流光,软剑挥出银蛇飞舞,只听得“叮”一声,千冰的软剑被震脱手,与此同时他拔出白虹,堪堪与陡然现身的崆霆比个正着。

    平手。一同收势。

    过了申时悄然来访的焱夜正巧目睹这一幕。

    日光下如此耀眼自信的千冰,美丽至极。

    直到千冰送走崆霆,回到房间,他还沉浸在方才那一瞬间里。

    “来了。”千冰扯条手巾,在额上随意抹了两下,“东西在那边的绢布里。”

    焱夜回过神,取了绢包,回头又嘱咐两句“子时过后我再来。你自己小心,切磋这样的事情以后能避免尽量避免。”

    “嗯。”

    焱夜离开之后,忙活半天的千冰洗过澡终于可以自在的补眠了。

    而这边

    回到凤鸣殿,焱夜直接拿了一杯凉茶泼在脸上。

    千冰,若我可以在紫阁主之前遇见你就好了

    待续

    第五十一章 无解

    举报刷分

    几千年流淌的时光,湮灭过多少真相。

    七日煞。一千六百年前由一位师从蛊术师的凤皇,凤凛啸所制。实质是加在祭司身上的刑罚。

    凤凛啸的祭司方燮与他的皇后有私情。之后皇后被处死,其九族杀的杀流的流。凤凛啸本也想杀了方燮,无奈一位凤皇一生只有一位相配的祭司,王城防护没了也可惜,他便将七日煞种在武功已废、被禁锢的方燮身上。头七日的确是要靠皇的交合保命,之后却不是非交合不可只要在每逢七日发作的六个时辰之内,给祭司服控制蛊毒的解药即可。

    凤凛啸自然不会让方燮好过。每七日等方燮身上的毒充分发作四五个时辰之后才给他服药如此折腾了近三十年,直到二人一同去世。

    凤凰印,决定了皇若死,祭司必殉,无须外力。

    墨悠合上古旧的书册。他在漠北河源耗了大半幻力开了十几个洞窟封印才找到两本相关的记载。这与他之前了解的有些出入七日之后有缓解一时的药,是头一次听说。

    然而与这段历史一同记载的解药配方却是现在再也寻不全,其间有三种药草早已绝种就算寻全了,也不能从根本解决千冰离不开王宫的问题。

    继续翻另一本。

    一千一百年前。凤毓燎的时代之后两百年。

    凤皇天骛。祭司婳妍,女性,也是凤天骛的皇贵妃,虽不能离开清潇阁,却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终招嫉妒。婳贵妃中了皇后下的七日煞,皇后自杀之前言明七日煞的另一端不是皇,而是一个身份低微的仆从。这般情况不管是凤天骛还是婳妍自己,都不会要此人解毒。凤天骛亲手终结婳妍性命,这一代的王城防护崩溃。

    凤天骛从此毁了所有七日煞,杀尽通晓此蛊之人。

    冉桦跨越一千三百年而来,制成这个时代只有少数人知道而无人会使的七日煞,下到了千冰身上。

    墨悠观这些记载,深拧了眉。七日煞果真无解

    冰儿,你为了我流泪,为了我不惜自伤

    易容师的能力本来就能克制蛊术师,决不会有易容师解不了的蛊

    五日之后我即可到王城。

    看过墨悠传来的信之后,苍敏面前摞起的文书,已经许久不再翻过一本。

    “快三个月是时候让千雷来了。”苍敏自语着,走到窗边目送信鹰远去,叹了口气,“唉”

    焱夜,是天命。

    六岁入泓煊天,一直都出类拔萃。这孩子心气很高,早早的在各个方面都表现出了极优秀的才能,年仅十四岁就做了凤朝分坛的主事,执掌一方若有幻力,他跟着墨悠比跟着自己更合适。

    然而焱夜却没有直到两个多月前,自己才知道是凤皇的灵魂一直沉睡,不在他身上的缘故。没有幻力对焱夜来说是相当大的打击,他却还是努力着,直到坐上月曜楼副楼主之位。

    最初的千冰,亦是天命祭司凤璃的转生之体,而不是被他偶然召唤到的灵魂。

    若凤璃魂在,千冰入幻灵师门下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跟着就很简单了,他们二人一个为皇,一个为祭司,以泓煊天为基础重新统一中洲。

    而眼下,命线已经混乱。

    凤璃魂魄被封,千冰夭折,异世魂魄莫名其妙入了苍敏的冥思幻界他自是不能就那样放着,当然要送其复生,接着此魂就以千冰的身份进了泓煊天。

    却与墨悠结下深缘。

    当初千冰第一次见到焱夜,表现奇怪,苍敏因为知道他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加上对墨悠与他之间的感情先入为主,也没有深想。

    后来不过一月旅途,焱夜就喜欢上千冰,为此苍敏给二人排了命盘,才发觉他们本就有宿缘但此时焱夜已经完全不可能插入到千冰和墨悠之间他让焱夜看淡这段感情,这样对两人都比较好,毕竟现实中的未来比已经飘渺的前生更重要。

    莫雨的出现却把本来已经貌似平衡的状况打破。

    凤皇甦醒,焱夜幻力复苏,千冰被下了七日煞,强制性的成了祭司。本来在泓煊天的两人,一下子到了凤朝,站到对立面。

    这二人在泓煊天的口碑一向不错,尤其是焱夜。被劫这事情的初期,众人当然一致认为该打过去然后把他们救回来。

    而王与祭司的身份一曝露,就有部分人赞成“二人是被胁迫”的观点,还有部分人觉得该趁目前凤朝可能会出现的时局不稳直接攻过去后者中原凌山殿的人居多。

    焱夜是苍敏的徒弟,月曜楼的副楼主;千冰是墨悠的宝,还是镜檀阁的继承人,雪怡南楚汐淳煜淳玥自然都倾向于前一种。

    墨悠把泓煊天的布防设好后去了漠北河源为了七日煞之解;待找到后直接去凤朝王城为了救千冰顺便破坏防护。

    而之后,凤朝并没有出现不安定的局面冉桦留凤朝;崆霆势力在外,人回了王城,依然平静如往昔。

    不管别人怎么想,苍敏知道,焱夜这孩子,必不会放过难得的机会。墨悠更在见过凤毓燎和凤璃两魂之后,首先与他联系之时就说了焱夜此去必留凤朝。诱惑太大,而以焱夜的能力,足够去掌握,只是需要时间。

    等再过了几天,焱夜会是凤朝君王的消息真的确定下来两方势力原先就互有渗透,更加上凌山殿的人是一边分了一半,得到消息并不难反而没人像起初那样异议了。

    中洲规则,能者居上。

    当年夙溟伤九皋叛凌山殿,以他那时的能力,整个凌山殿能杀他的,也不过九皋一人,崆霆都未见得是他的对手。而“见必诛之”现在看来也只是九皋一时气话罢了。

    倘若焱夜是普通人,泓煊天决不会放过。但他不仅是异能者,还是得自凤毓燎的能力,冉桦崆霆甘居其下,且不论有几分真心,起码他的实力不容小觑。能在泓煊天中上到较高位置的哪怕没异能也个个是人精,与其去追究,还不如稳固自己的地盘更重要墨悠的决策很正确。

    等到那时出征在外的苍敏回来,墨悠已经走了两天。泓煊天的当务之急,就是要站稳现有的部分,尽量肃清对方的奸细。他一边这样做,一边继续与墨悠保持联系。

    王城防护可能对我无效,从里面破坏要比从外面容易。

    历代祭司都是处子之身入清潇阁,而千冰成为祭司之前,已经先和墨悠在一起,这一代的防护必不可能和以前一样完美。最好的情况,是墨悠找到七日煞解法,救出千冰,破坏防护。

    而这取决于焱夜。

    墨悠识人一向很准千冰除外。不知道这异世魂魄哪里看来的东西,把易容师都误导,偏偏他还天资很高等到墨悠察觉时已经情根深种,完全不可能放下。

    千冰此次中了七日煞已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焱夜要是把他看得太重墨悠必不容,兵戈相见,免不了一场杀戮;若焱夜肯放手,再除掉很可能生出事端的冉桦,怎么说他也是泓煊天出去的观墨悠和千冰的态度,说不定中洲的两方势力能够在这一代上达成新的平衡。

    就在苍敏有这样想法之后没多久,他原本因为冉桦的血封印而与千冰断开的灵识,竟然又重新呼应上。王城防护才二十日就出问题,时间上看不会是墨悠引起。他与千冰意识通话后才知道,是千冰自伤,强行压制七日煞造成的身体衰弱所致。

    没说上两句,千冰知道墨悠去了漠北河源,答了一声好后就再无回应。明明感觉到他在那里,却悄无声息想是意识也因毒发而沉睡。稍后,就如同当年被夙溟所劫时一般,灵识连线变得极细微不可查可能是为弥补防护不足而起了别的什么结界,不过,只要没有切断就行。随后苍敏就将此事知会了墨悠。

    之后将近两个月,除了王城办过焱夜的正位大典,未探到什么特别的事,两方对峙照旧。

    墨悠此去王城,定然已找到解蛊之法。苍敏转过身,一个黑色人影旋即施礼于前。

    “楼主。”

    “千部主,这几天暂时就拜托你了。”

    待续

    第五十二章 噬髓

    举报刷分

    鸣皖湖畔,西霞岭苍翠的群山环绕;碧澄的湖水,波光潋滟,雪山倒映;日落的余晖若点点碎金洒在水面上。一抹紫影于夕阳中逐渐靠近北屺塔王城十二界塔之一。

    凤朝王城本身没有巨大厚重的城墙,它是由与王宫内十二星位点相呼应的十二座界塔所围成的一个区域,王宫修建在区域的正中。从前是因为有祭司防护不需要城墙,而后来凤朝衰败,也没了那个筑城的必要。

    北屺塔周围只有防护结界,没有守卫。鸣皖湖风景虽美,湖面看似平静,水中生物却无一不是剧毒嗜血凶残,其间更有可以上岸、行动迅捷的两栖类。此处因其环境而人迹罕至,是王城东北的天然屏障。

    紫影轻巧的掠过湖面,很快就贴近了北屺塔,他伸手去触结界,很轻易的就穿过了整条手臂,然后似乎碰到了壁垒一般,再不能往前。

    “紫阁主。”

    墨悠收回手循声望去,嘴角微微勾起弧度,“凤王。”

    “紫阁主取笑了,还是称我名字罢。”焱夜从北屺塔顶一跃而下,稳稳的立于湖面。金色的灵气从他的双脚蜿蜒向上,在碧蓝的湖水中形成两个浅浅的漩涡。

    一时间,一人凭空而悬,一人踏波水面,两边均是灵气渐涨,衣袂飘飞,发随风舞。湖中生物平日里哗啦啦游得水响,现下竟是悄无声息了。

    二人起先不动声色,四目相对,仅以气息相较。不多会儿,焱夜先耐不住。他抬手凝气成剑,垂下眼帘,斜斜指向墨悠足下,正式邀招。

    掌握幻力不过三月,已经可以凭灵气立于水面,更可以随手聚成兵器。

    确实出类拔萃,有资格立于顶峰。墨悠心中不由得赞了一句。

    “紫阁主,敬请指教。”

    身随音动,墨悠目不斜视直接迎向剑锋,手指微挑,一条长索乍现,轻易阻了光剑来势,就势缠绕上去,扯得焱夜的剑几乎脱手。

    金光闪动,原本三尺剑峰陡长,瞬间凝成丈许长枪,如金龙出穴直奔墨悠而去。墨悠身法轻灵,以一个极之优美却不可思议的角度避过了看似完全躲不开的攻击,随后他收了软索,手臂张开,顿时万千水珠悬浮于其身侧,颗颗闪耀着晶莹光彩,随着长枪的杀气,漫天光影随之而疾动,碰撞之下竟是金石之声。

    焱夜收势回防,提枪划了个圆,阻住大半的水珠,无奈长枪毕竟不如剑,收发稍慢,终是挨了几下。只一个恍神的功夫,漫天花雨的银针旋即扑面而来,对面的人影霎时消失。

    “我可过去了。”

    焱夜强行催动全身幻力,金色的灵气挟裹了部分银针,长发亦扫落了一些,他正欲疾退,一个盾形的半透明护罩在他身前展开,挡住了剩下的银针。焱夜头一次短时间使用如此之多的幻力,稍微有点气力不继。眼见墨悠已经近到北屺塔边,喘息之间,焱夜对自己现下只能立于水面却来不及追上对方,颇有几分懊恼。

    紫阁主远胜于崆霆

    “紫阁主的悬丝魅舞可比您那一千多年前的祖师爷习的精湛。”

    墨悠悬在湖面之上,望着北屺塔边出现的冉桦,微蹙眉锋。

    “光是这丝就强了很多倍。”冉桦伸手去捏墨悠所站的丝线,却抓了个空,待他的手离开,那线又闪着星星点点的光,复成一根。“已经到了以虚载实的境界。”

    墨悠并不接话,而是直接发动破界,心下道王城防护对我无用,那外加结界只要被我破开,苍敏就能救出千冰,我难道还慢慢听你说等着你出手不成

    冉桦见墨悠不搭理他,便住了口,只是面上浮起一层诡异的笑容,衬得那苍白的面孔在日光下都显得阴森起来。

    墨悠刚触到防护,身体就极细微的抖了一下,他狠狠的剜了冉桦一眼,在焱夜惊讶非常的表情中循着丝线急速掠向西霞岭方向,转眼便看不到,冉桦也不追赶。

    “王上,您不该如此冒失的一个人到这里来。”

    冉桦踏着荡漾的水波,走到焱夜面前,半跪施礼。

    “方才若不是我来了,以您的状况至少要中五针紫阁主对您手下留情,银针上没有淬毒。”

    为什么既没有杀我,也没有去救千冰,反而离开

    焱夜望着墨悠离去的方向,百思不得其解。他赢了崆霆之后就抽出时间每日在王城里走一圈,发现了北屺塔这个墨悠最可能会出现的地方,今天居然就遇到。

    紫阁主,你不在夜间前来,是不是也有想见见我的意思不过,你还是会回来的吧为了千冰

    焱夜撇下冉桦,跃上北屺塔,几个纵身后,隐于王城之中。

    “王上败于紫阁主受了打击。嗯,这样也好,可以刺激他更努力的修习,别老是没事就围着祭司转来转去的,七日煞就算发作,一时半会又不会死。”冉桦凝目眺望西霞岭,“崆霆也差不多该到了。”

    紫阁主,老夫就看你今日能有几分造化,哼

    玉簪握在手中,凝神发动幻力。

    风掠过窗帘,吹散了千冰本来就束得不紧的头发,金簪掉落地面,发出一声脆响。

    千冰睁开眼望向窗外。

    墨悠

    苍敏让被墨悠事先易容好的千雷冒充自己留在茗皓居,他则循着墨悠携带的灵线,一路赶到西霞岭,颇费了些时间考虑到种种可能出现的情况,苍敏早在出征之前就留了一根灵线在墨悠身上,但墨悠毕竟不是本就有他灵力的千冰;也不像苍敏住了二十多年的茗皓居,灵力早就一丝一毫的渗入其中,他不可能那么准确的迅速移动到目的地,只能到墨悠附近。墨悠要去王城,此举还就真派上了用场。

    于是五天之间随着墨悠不断向王城靠近,他也是每次移动一段距离,然后才在西霞岭靠近鸣皖湖的松山脚下与墨悠碰上面。

    王城结界一破,苍敏马上就能顺着千冰的灵识移动过去。墨悠只要在破界后四分之一炷香内隐匿得当,他把两人带回泓煊天毫无问题前提是没人阻挡。这当然可能性不大,冉桦必在结界上加了可以提示一类的咒文,万一不成,二人也要能够迅速回到泓煊天。

    北屺塔和东玦塔之间的防护结界横跨鸣皖湖,墨悠故采用了悬丝这种方式。此丝为墨悠的灵气所凝,并无实质,亦斩不断。从苍敏所在之处开始牵出,另一端随便在湖上寻个水草石头之类就能够缚住。

    苍敏静候了好一阵,察觉到墨悠已经返回,不禁有几分疑惑。墨悠的气息并无很大的异样,有拼斗的损耗也属正常,只是没有破开结界的迹象难道临时出了什么意外

    噬髓药之蛊。针对性极强。

    以被下蛊之人的血养成的蛊,蛊的气息被其自身的血所隐藏,被下蛊之人完全察觉不到。冉桦把这东西放到了补充王城防护的结界之上,只对他和苍敏起作用。墨悠第一次靠近结界的时候,蛊虫已经上身,却浑然不觉,待与焱夜较量之后,使用幻力促使了蛊毒发作,却还是为血气所隐,直到伤害明显表现出来才察觉。这般体力,自然不可能再施展破界之术,他只得先离开北屺塔。

    这血,必是当日他们查找千冰失踪的线索,破解血封印幻阵之时,被冉桦得到的。

    失策了。

    这种蛊不论是种下,还是发作,都隐藏极深。除非亲眼见到中蛊之人,否则单凭远距离感觉是完全发现不了受伤异常的;且他与苍敏只要一人中了,两人略一接触就马上会传染到。苍敏的位置走起来虽有些远,但若他察觉异样之后直接瞬移,这距离又近得肯定会和自己撞上。

    “苍敏不要瞬移”墨悠的传音入密,来的很急促。苍敏一惊,莫非墨悠中了冉桦的什么蛊毒他怎么能这么大意

    墨悠穿过湖面移动到岸边,胸口的衣服逐渐渗出血迹。为了避免苍敏行踪暴露,他又急行了一段,才勉力传音通知苍敏暂时不要靠近自己,接下来就再无法使用。

    血迹已经扩散到两个巴掌那么大,墨悠背靠着一棵树坐下来,开始为自己解蛊眼下只能先解了蛊,再会合苍敏做别的打算。

    他服下解药,盘坐,闭目调息毫无预兆的,冰凉的剑尖穿胸而出。

    突然出现的男人见墨悠握紧了剑尖,发力也抽不回来,遂弃了剑,疾速逃离。

    崆霆施展潜行的绝隐之术,趁着他解蛊之时偷袭。

    苍敏在听到墨悠传音之后立即找过来,却还是迟了。

    待续

    第五十三章 知心

    举报刷分

    “噬髓药,两刻后”

    墨悠的视线早已模糊,依稀察觉到是苍敏到了附近,只能以几不可闻的声音出言提醒。

    苍敏扫荡了方圆半里之内的所有活物,终于等过了蛊毒传染的时间。转眼功夫,他就带着墨悠回到了茗皓居。

    “千部主暂时切勿声张马上把医主请来”医主原徽,详见第7、8章

    闻言观景,千雷不敢怠慢,疾速越窗而出。

    墨悠以中蛊毒受重创之身,耗尽全身最后气力握紧了剑尖,才没让崆霆及时抽走长剑,因而没有扩大内外的创口。

    苍敏集中精神以内力护住墨悠心脉,并用幻力笼罩他全身,遏制住了其仍在消减蛊毒的灵力衰退,却是半点都不敢去碰透胸而出的剑刃。此种状况,稍微一个不小心,就全完了。

    不多时,原徽赶到。

    同时见到两个苍敏让他一愣,下一瞬,目光死死的盯在了墨悠身上。

    满手淋漓的鲜血,衣襟上大片的褐色,胸口剑尖上蜿蜒而下的红痕

    原徽的瞳孔有一瞬间的紧缩,却二话不说马上投入急救亏得盛夏天黑得晚,苍敏回转及时,再加上多颗夜明珠的光芒,总算不会耽误治疗。

    背后剑柄的部分苍敏早就给去掉,原徽给墨悠下了麻醉药之后即开始一分一分的起出剑身。有苍敏的内力和幻力护着,其后上药缝合包扎都很顺利。

    接下来只能靠他自己的恢复力。

    苍敏丝毫不敢懈怠的继续维持内力幻力的输送。系好胸口最后一个线头,原徽终于稍微放松绷紧的神经,问明了墨悠之前还解过噬髓药之蛊,立刻写了方子交给千雷去抓药准备他总算注意到扶着墨悠的苍敏身上散出的白色灵气,跟着才知晓起先找他的苍敏原来是千雷所扮。接下来就是处理手上的伤口。

    千雷煎药数次;原徽边施针,边喂药。忙了一整夜,墨悠的气息终于逐渐稳定下来,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

    满天星斗下的人影,独立在清潇阁最高的飞檐上,遥遥的眺望北屺塔的方向。夜风吹起他披散的发,说不出的落寞。

    焱夜静静的望着远处的身影,心下黯然。

    你是不是,感觉到,紫阁主来过千冰

    呼吸之间,他赶上前去接住了倒下的少年,旋即转回卧室。

    七日煞竟然又发作。上次因为他的背叛,提前了一个时辰,这回却因为紫阁主,提前了一日。

    千冰紧闭的眼睫下,是默默流淌的泪三个月的时间,他连一个吻痕都不敢留在他身上。带着微末的希望,多么小心翼翼的维持两人的关系。千冰不再强行压制蛊毒,也没有因为解毒而哭泣,他放下心来,安心的等着自己总会被接受的那一天。

    今日紫阁主前来,想是已经找到解开七日煞的办法。自己向紫阁主邀招,明显技不如人,若紫阁主一开始就痛下杀手,在冉桦赶到之前,破了王城防护救出千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却不知为何

    “悠,呜悠”怀中少年带着哭音的低低呓语,缠绕着浓浓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