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13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这一晚,两个人的煎熬。

    疲累的千冰终于睡过去。焱夜侧身躺在一旁,轻轻顺开少年脸颊两边凌乱的发,拭净泪痕。

    柔和的烛光透过帐帘映入,千冰苍白的肌肤上泛着情事后的红晕。扯好薄被,伸指抚平他蹙起的秀眉,焱夜叹了口气。

    两年前,一月旅途,他便喜欢上了他。若不是发生了这件事,他也会听师傅的,看淡些,在心里留一处怀念之地,然后视他如弟如友,就此一世。

    如今,却再也回不到过去好不容易平和下来的心态中了。

    还记得,成人礼那天,千冰清亮欢快的笑语,明媚灿烂的笑靥。

    若只有我一直陪在你身边,能不能有一日,你淡去泪水,对我展露笑颜。

    七日煞。

    下蛊的冉桦,不,是莫雨从凤毓燎的时代跨越千年而来的国师要他明日去凤鸣殿,到底所为何事

    凤鸣殿。

    “阁下这边请。”见焱夜安然无恙的踏入凤鸣殿,冉桦眼底闪现一丝欣喜,不过一瞬,很快恢复平静。

    进了内殿,焱夜见到了之前他们一直以为的凤朝国君。

    竟然只是个人偶。

    冉桦上前,伸出右手食指,点了一下那具人偶,眨眼之间,人偶灰飞烟灭。

    好强悍的力量,居然毁得如此干净焱夜心里一咯噔不是在向他示威吧这人想要什么

    正思虑着,冉桦居然对着他很郑重的跪下来。

    “阁下进得凤鸣殿,今日始就是我凤朝的王。”

    “既然国君是个幌子,国师大权在握,又何必再找个活的傀儡。莫非是介意崆霆”

    “不”冉桦抬头,“千冰公子已经不能离开清潇阁,恳请阁下接受此任”

    “莫雨你给千冰下七日煞,如此居心还这样威胁谁规定祭司一定要留在清潇阁”

    “哦您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冉桦笑的得意,“您是聪明人,这样对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吧”

    焱夜一怔。

    “您如此喜欢千冰公子,这七日煞于您而言没什么不好。一方面靠精元压制蛊毒,另一方面阁中幻阵所封闭的王族灵气对他的身体最有益。但若是您带着他在身边,偶尔出去一段时间例如一个月也还是可以的。在清潇阁外,您的幻力可以短时间代替王族灵气。”

    “幻力”

    “呵您是刚刚觉醒这力量,所以不知道。您这个年纪,起初无异能还可以取得如此成就,大半得益于您的天分和苍敏的教导方式他的确是个好老师。”冉桦点头,“现在用您习武的凝气之法,就可以引发自身的幻力。”

    焱夜半信半疑的尝试,果然顷刻之间,周身就被金色的气所环绕。

    “这金色的灵气,就是您身份的证明”冉桦顿了顿,继续说道

    “老臣初来中洲,对当时的凤朝国君实在是失望之极。某次我见到了当时泓煊天的焱主事,您大概不知道,您和凤皇毓燎长得很像。但您没有幻力,之后也一直没有任何表现,我才想到可能凤皇根本就没有在您身上转世。后来在王宫里探察了许久,发现果真如此。凤璃的行踪只有我清楚,我当然以此与凤皇作交换。”

    “起初我还在想如何凑齐天罡阵所需要的异能者,而焱主事又去了泓煊天没有再返回,很是让我为难了一阵。但机会随后就出现。人偶师夙溟来找我,紧接着幻灵师苍敏也潜入了王宫,后来发生的事情意想不到的顺利您当时带的那个兄弟,居然也是异能者,加上却魂师九皋,而您也在阵中,很轻易的唤醒了凤皇,随后他就待在您的意识深处逐渐引发你的幻力。”

    “我是依靠幻灵师之力转魂的,一千多年来在蛊师之中口耳相传,居然变成了永生这样的东西。当日,我不过让人稍微无心放了点话出去,果然就有傻瓜跟踪你们。那人身上的蛊的确是我下的,不过我的目的不在苍敏,而是你的血。你们离开之后,我派去的人还真寻回了,咒术反应证实的确是你的血多亏苍敏没有连你的血迹一起烧掉。”

    “而凤璃的转生必会在您的左近,至于是谁我起初也不知道,只能让崆霆先把凤璃珠拿到手。千冰公子我从未见过,前几日本是接您回王宫,却没料到您的血封印幻阵把他也带了来,只能说是极之巧合了。凤皇毓燎把力量都给予您以后和凤璃离开,您和千冰公子眼下就是名正言顺的王和祭司。”

    尽人事,听天命。冉桦设局好几年,天命还真没亏待他。到了最后虽事出意外,却还是把自己和千冰送到了他面前。思及此事,焱夜不得不服气。

    “而且,这是您的能力所赋予的权利。您通过了我设在凤鸣殿外只有凤皇才能进入的幻阵,毫发无伤由此可知您已经继承了凤皇毓燎的全部力量。”

    焱夜眼眉一挑,“我若没能进来又如何”

    “那在泓煊天身份尊贵的二位就得留命于此了。”冉桦答得毫不含糊,“昨日我观您的气势,已有九成把握,今日不过是对您把话挑明而已。”

    用不得便杀。此人

    “况且,您留在泓煊天,以后充其量成为月曜楼的楼主,最后也不过是入长老院,一辈子都站不到镜檀阁之上;而在这里,您是至高无上的王,相当于就有了与镜檀阁阁主平齐的地位和一争天下的机会王的力量,不是什么特殊的能力,而是驾驭力以及凌驾一切、君临天下的强势这种绝对的强悍,其他任何一个异能者都只能居于其下,一千多年前,所有的异能者都只是凤朝的臣子,为皇尽忠现在您既可以大权在握,又有心爱的人在身边相陪,如此您还犹豫什么”

    这席话才真正戳到了焱夜的痛处。

    十年了。

    起初一直对自己有绝对自信,却在得知自己不是异能者之后,失望之极。

    中洲之顶,历来是异能者的天下。

    倘若自己终生没有,也就作罢,也就甘心了。

    现在却不仅有了幻力,还是属于凤皇的,若是能善加利用

    而且,这样是不是可以顺理成章的把千冰留在自己身边

    千冰,你以前是紫阁主的千冰,以后,可不可以是我的幻月

    眼见焱夜终于动容,冉桦满意的微笑,也不出声,任他继续思量权衡。

    千冰被幻力感应惊醒。

    醒来之时衣着整齐,睡足了也无疲累感,连身上浅浅的瘀痕都细致的抹过药。

    焱夜

    昨晚,已经熬过,今日开始便得振作起来。

    稍微凝神,就见到细细的金色灵线从己身延伸出去这大约就是王城防护的基础,竟然在他身体一恢复就迅速展开,完全不需要意识控制。千冰走到镜子前,察看背后的凤凰印,果然变成了金色,而那些灵线均是发自这个印记。

    七日煞,过了最初的七日,便是每七日发作一次,发作时,凤凰印会变成红色。靠行房来压制,还不能离开清潇阁。

    我给你这点隐藏的灵气,只能把你的活动范围从清潇阁扩大到整个王宫。凤毓燎曾经这样说。

    其一,皇的灵气。清潇阁外用幻阵封印了很多类似的的灵力在此。

    其二,行房和精元有关吧。

    这就是七日煞的解毒之法,治标不治本。

    昨晚吃过解寒毒的药,可以缓解一些发作症状,那么,先从延迟发作时间开始着手好了。

    暂时有了一点头绪,千冰开门召了宫女送早点与其一直自怨自哀,吃饱了快些解决问题当然是更正确地选择。

    随意束了头发,插上两根簪,吃过早饭便开始整理药品。

    墨悠答应以后为他绾发,他绝不要,被困在这里一辈子。

    留在泓煊天的墨悠比苍敏晚一日得到千雷的消息。

    消失一百多年的王城防护张开了。

    只有真正的凤朝王族继承者才能有与之相合的祭司。

    眼下,王是谁祭司是谁

    之前的不安感更加强烈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阵心慌。

    突然的,发髻散开,金簪滑落到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墨悠转身回头,正准备去捡发簪。

    桌上的书页无风自动,呼啦哗啦,一个人影在半空中显现。

    “嗳,这本书在这儿啊。你是紫墨悠”

    待续

    第四十六章 抉择

    举报刷分

    突然出现的诡异人影、陌生的声音,让墨悠一惊,是谁能够这样长驱直入的进紫风轩还对自己直呼其名

    “何人”墨悠提起全副精神进入剑拔弩张的状态。

    人影逐渐清晰,却依然半透明的悬浮。待墨悠看清楚人影的眉目,不由自主脱口而出。

    “冰儿”

    “呵呵他是我的璃儿,不是你的千冰。”凤毓燎显形,揽过凤璃,顺势在他脸颊上一吻,“说过不要来吓人的吧”

    “燎,我跟那孩子果然很像么。瞧,连他的爱人都认错。”

    接着,这两魂无视墨悠的存在,自顾自的去翻桌上的凤璃传。

    “哼哼,我倒要看看,你把我写成什么样儿了。”

    “我写得很中肯,真的。”

    被撇在一边的墨悠脸上似开了染坊一般,红白青绿紫黑的变了个遍。

    从他们的对话中,他大约听出了这两魂的身份凤皇毓燎与祭司凤璃如此强势又修行千年的灵魂自是能够视泓煊天和紫风轩外的禁制如同无物,来去自由。

    只是这二人的相貌

    祭司凤璃像千冰也就罢了,凤皇毓燎居然像焱夜。

    观他们如此这般容貌,墨悠心中已有几分猜测。

    焱夜大概就是凤皇转生,之前即位的国君必是个幌子了。

    莫非现在的祭司,是千冰心下猛然一凉。

    瞧那二人亲昵非常的语气神态动作,墨悠心里翻江倒海的一下子把那些陈年芝麻谷子都抖了出来初来差点推荐给苍敏的千冰;第一次见焱夜时流泪的千冰;以及焱夜后来对千冰的爱慕是转生的影响力吗不,不该这么想。

    千冰的来历,自己最清楚不过,那身体里的灵魂早已不是最初的。二人交心之后相处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现在的冰儿,只能是他的,也只会是他的。

    “你怎么会象冰儿,他比你年轻多了。”语气中带着平素从没有的恶意挑衅。

    “谁又不是没年轻过。”察觉到墨悠的敌视,凤璃翻个白眼不以为然,“你的冰儿现在是王的祭司呢,还中了七日煞焱夜给他解的哦。”

    “璃儿”凤毓燎神色一变。这个宝啊,说了来取书,顺便透露点消息,现在就这样直不楞登的讲出来,还颠倒先后顺序,也不管别人接不接受得了

    屋内的气氛霎时凝固。阵阵杀意自墨悠身上泛出。

    他的冰儿,真成了祭司,还是因着被人下蛊的缘故七日煞,以前只在书上见过记载。这种古老蛊毒,由皇下在有叛逆之心的祭司身上,从此与皇性命相连,再不能萌生反意。

    墨悠紫眸暗沉,蓦的浮上一层肃杀阴冷,“千冰若不愿意,焱夜不会以武力迫他。定是下蛊在前,解毒之后自然坐实祭司的身份,想得真周到。哼,这蛊是谁下的”

    “没看错人呢。马上就抓住重点。”凤璃定神抗住墨悠身上四溢的煞气,“是冉桦。”

    “我的旧臣,莫雨。”凤毓燎补充道,“他依靠幻灵师的力量转魂而生。”

    吸收过幻灵师的力量。难怪此人如此厉害,之前使用血封印接连带走两人,可不是一般异能者做得到的。

    “而且啊,你的千冰前六日昏迷不醒,第七日醒了但哭了大半晚。”

    璃儿,有你这样说话的么就不能委婉一点凤毓燎抚额皱眉无奈。

    墨悠的身上煞气陡然猛烈,但一瞬之后又归于平静。

    “你们来此就是为了这本书吧。请自便。”墨悠冷淡的扫了一眼两魂,拾起发簪转身欲出。

    “哎,等等。你起码要把这本书烧给我再走”

    墨悠挥挥衣袖,头也不回的出了紫风轩。

    桌上的书沾了飘过来的什么东西,马上燃起来,不多会儿尽数化为灰烬。升起的烟尘,到了凤毓燎手上又复成一本书的样子。

    “你那样刺激他,他现在若跑去凤朝,可不是老鬼的对手。”璃儿这恶劣的性子,唉凤毓燎叹气。

    “他不是那样的人,不信你去看。”两魂直接穿墙而出,正瞧见墨悠刚放了信鹰。

    “二位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你不去救他”

    “冰儿既中了七日煞,现在唯焱夜能保住他性命。在我寻到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之前,他还是留在那里的好再说,我相信他也不会只干等着我去。”

    不是不心痛。不是不介意。只是,活着,比什么都实在。只要还活着,就会有重逢的一天。自己必将把这个期限缩至最短

    我明白,你的哭泣是为谁。从今往后,我做的一切,只为你因我而流过那么多的泪。

    望着那个紫色的身影渐渐远去直至看不见,凤璃突然问道“燎,他竟然一点都不怀疑我说的话”

    “他可是易容师啊,除了下蛊的老鬼和具体下的蛊是七日煞,其它的事情看了我俩就能猜出十之八九。”

    “千冰和他感情的确很好,可是我看焱夜也很喜欢千冰呢。”

    “他们的未来,你我操心也没用。老鬼的底也掀了,书也给你啦,走吧”

    “嗯。”

    焱夜自凤鸣殿回到清潇阁。

    接近午时,他居然在凤鸣殿逗留了一上午。

    千冰不在卧室。焱夜向宫人打听,才知他另辟了一间房,吩咐不让人打扰,已经在里面待了两个时辰。

    应该是在配药吧。千冰是极想离开的。

    想到这点,焱夜心里不由得有些泛酸。

    紫阁主。以前觉得遥不可及,现在不会了。

    他已应了冉桦的要求。从现在开始,他就是凤朝的王,须得站在泓煊天的对立面。

    泓煊天的事情,他知道的不算少,但是异能者是最后一争天下的关键,过程之中那些事情并无很大作用,只是在得了天下之后才会用到。为此,自己刚得到的幻力必须好好的锻炼,冉桦已经给了他凤朝世代相传的修行之法指导书册,还要求他必须在三个月内赢过崆霆。

    与异能者相争,以前想都不敢想。在普通人之中,焱夜已经再无敌手,如今这项要求,让他有些紧张,亦有些兴奋激动。自冉桦那里知道了个大略,王的能力不需要特殊的修习,只需要靠幻力把单纯的力量速度技巧最大限度的提升,从而获得压倒性的强悍力量。

    而处理事务方面,焱夜自认以前的经验足够,不过需要把王权的这一套融合进去而已,对他而言不算难。

    任何方面,他都不会再屈居于紫阁主之下。

    无解的七日煞。就让千冰一直留在自己身边好了,以己之能不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最好,能叫他忘记紫阁主,做自己的幻月。除了自由,是没办法给,其它的自己绝对不会比紫阁主差。

    他想念他的笑容,极其,非常。

    思绪被门响打断,焱夜回头去,见千冰站在门口,脸上黑一道白一道,不禁扬了嘴角。

    “去洗个脸吃午饭。”

    千冰回来撞见焱夜,本有些回避的意思,见焱夜这么自然,他也不再躲。

    “冉桦找你何事”

    “他在凤鸣殿设阵试探我,由此得知我继承了凤毓燎的力量,后来又见到因你而起的王城防护,定不会放我们了。”

    “暂时无性命之忧。”七日煞的解法,也须得些时日研究。有些药品千冰抬头,“不知他这王宫药房里有多少珍藏”

    “你要什么,我去给你取就是。”焱夜当然不能阻止他继续找寻七日煞的解法,想把千冰的心拉到他身边,要慢慢来。

    “好。”

    苍敏这边推进的速度不算慢,但最终也不过是顶端的几位拼实力,前期还是求个稳固。而现在王城防护已现,本欲直取王城的计划自然得变更。

    没两天,他收到了墨悠的信。

    关于千冰,关于焱夜,关于冉桦,关于七日煞。

    折回路线,苍敏转向之前属于凌山殿的地盘,徐徐而图之他自己得分心照顾泓煊天了。

    墨悠已经启程去了漠北河源易容师的秘藏之地为了七日煞的解法。

    待续

    第四十七章 历劫

    举报刷分

    相对于其他异能者职业,王只要具备相当的强势和掌控力,让其它职业各自发挥所长,为其效命即可。但很显然中洲这几百年都没出一个可以以一己之力号令天下的王者,王室渐微才给了其他人坐大的机会。泓煊天、凌山殿就是这么出现的。

    昔日莫雨对凤璃极不待见,怨恨因他之故未能让凤毓燎血脉延续,于是才定死了祭司与王之间只能是合作关系的规矩,用凤璃珠镇压祭司,并严令代代恪守,让王族高枕无忧。后来王族血缘传承的异能变差是事实,但过分依赖祭司的防护,安享太平不思进取,也是被灭的原因之一。

    焱夜能在十四岁当上分坛主事,二十出头就出任主管军卫工技的月曜楼副楼主,事实上在泓煊天的地位仅处于墨悠苍敏和千冰之下。而千冰的异能大多数在于易容师的应用技,就处事能力和单纯武功而言,尽管不是异能者,一直注重修业的焱夜比屡次被赶鸭子上架的千冰强太多。

    这样的人,自然不会是受人控制的傻瓜。了解到一些凤毓燎时代的事情,看清当前的局面,结合近几百年的历史记载,再加上当日在凤鸣殿听出冉桦对二人用不得便杀的意思,焱夜保不准目前中洲实力最强的冉桦还会有什么其它的企图,故而方方面面都还是戒备着。

    焱夜应了冉桦任王一事由于他暂时需要修行,并未告知凤朝众臣。于外仍旧维持以前“垂帘听政”的状况,事务处理大部分还是冉桦崆霆在做,他处于了解情况的阶段。焱夜并未搬去凤鸣殿,而是遣宫人挨着千冰的屋子整理一间出来让他休息,随时好照应着。平日里更是下了莫大的功夫和气力,迅速提高能力,既是为了自己日后在凤朝立足稳当,也是为了能保护千冰。

    千冰目标明确,但他过于关注解药,且对焱夜很是信任,所以在其他的方面就比较后知后觉。清潇阁内所有宫人遵国师之命将二人当正经主子伺候,在称呼上却还是使用阁下、公子。

    自那夜解毒之后,第七日。

    焱夜结束修习,估算着上次毒发的时间,提前来到千冰处。千冰也没有像平日一样长时间钻在配药间里,也是早早就回了房。

    吃过晚饭,宫人来收了碗筷,关门退出。

    两人都有些紧张,坐得不近,也不对视。

    焱夜悄悄看了千冰的脸色好几次,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有没有不舒服冷不冷”

    “现在还好。今天吃过刚配的药,不知道有没有效。”千冰自己也是一身汗,把手里的金簪攥了又攥。

    “那,你先睡吧。我我握着你的手,万一”

    “我想知道药效。”

    结果千冰的毒没有按时发作,两人一起干坐了一晚。

    第八日晚上,继续陪坐。

    第九日午饭后,千冰正倚着窗棂看医书,好好的突然浑身一凉,然后整个人犹如力气被抽光了一般直接软倒在地。大约是被压制了两天的缘故,这次毒发得比较凶猛,让他措手不及,连及时上床躺着都办不到。

    来了。还是不行么下次加量试试吧千冰唇角牵出一丝苦笑,竭力给自己扎了一针后完全晕过去。之前就该想到,这样总比清醒的好

    外面一片嘈杂吵嚷已被隔断在意识之外。

    焱夜修行中途被打断,硬是生生压下一口腥甜,提气就往千冰房间跃去。在浴房就着冷水把身上一冲,籍由内力迅速烘干。入得卧室,近身侍候的几个宫人已经按照他之前嘱咐过的,把千冰送上床,盖好被子,放了帐帘。

    果然是七日煞又发作。幸亏之前考虑到千冰配的药物作用,焱夜估计到可能会影响到本来只是晚间发作的毒,第八天早上已有吩咐过,只要出事马上优先上报。

    调整好内息,脱了外裳,躺上床。

    抑了两天的毒,瞬间爆发,千冰的状况看起来比较糟糕。焱夜散出金色的灵气,动手解开他的衣服,抱他起来隔得近了,却嗅到一丝异样。

    迷魂。

    这味道,是千冰自己配出来的,别无二家。

    视线忽然模糊。

    横桓在自己和千冰之间的,是只属于千冰与紫阁主,经历过的那些他永远无法参与的时光。

    让千冰不愿面对他,宁可自愿选择昏迷。

    傍晚。

    焱夜扯好千冰的被子,披衣起身,开门遣宫人前去准备汤食。等送来之后,他端到床边,正欲掀帘,察觉到里面微有动静,就把碗放在床头案几上,轻声嘱咐了一句,便退了出去。关于那个抑制蛊毒的药很伤身体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听得脚步声远去,关门声响,千冰慢慢坐起来,撩开床帐,望着那碗雾气袅袅的汤,有些发怔。

    趁热喝了,好生休息。

    焱夜,不是你不好,只是早晚之间,我们已经错过

    千冰修改过配方,加重了某些药量,服用的也更多。继上一次发作之后,今次将时间延迟到了十二日。焱夜为了宽他的心,也不一直每晚近身守着,而是在隔壁的卧室提起十二万分地警醒。夜半,发觉千冰的气息突然变弱,焱夜立即起身转进他的房间。

    这次蛊毒的猛烈爆发,让千冰连迷魂都未来得及使,就陷入昏迷。

    整整一日一夜。

    由于千冰毒发时间过长引起王城防护的短期中断,招来了冉桦的探究。焱夜一力维护千冰并把责任推到下蛊上,冉桦遂安排了十二护法立于王宫各星位点,以弥补千冰衰弱时期的防护不足。

    在王城防护消失,和冉桦忙于布置十二护法的短暂间隙,苍敏灵识终于连上千冰,告知了他墨悠的去向,随后联系又被护法结界所消隐。

    焱夜搂着千冰轻了很多的身子,见他昔日神采飞扬的容颜,如今日渐憔悴,定定的看着直到他苏醒过来,终是开口相求。

    “千冰不要再吃药了那么不能忍受的话,就用欢梦吧”

    欢梦。

    幻觉梦境,假想的恋人,一厢情愿的海市蜃楼。

    把我,当成你的心爱之人。

    “不。”千冰摇头,“不。我不再吃药。也不会用欢梦。”

    “”

    “我好困。”

    闻言,焱夜忙服侍千冰躺下,握着他的手,继续让金色的灵气笼罩其全身。静静的注视着少年的睡容,心中燃起了一朵小小的希望。

    然而合上眼的千冰所思所想

    墨悠就是墨悠,任何人为的幻境都是对他的不尊重。

    漠北河源。墨悠一定会有办法。

    在那之时必定要设法离开冉桦的控制圈,而想体力幻力处于巅峰,健康十分重要。以毒制毒的损伤已经表现得很明显,再继续只会让身体更糟糕,非得接受焱夜不可。

    逢七日悠,我只为你。

    只。为。你。

    冉桦低估了焱夜。

    焱夜上午陪着临朝听政,逐渐的从冉桦与崆霆那里接手了小半事务的处理。虽然在朝堂上算是新手上路,毕竟以前也不低,很快应付自如。

    而在这掌控幻力的初期,多数的时间还是花在了修业上。

    王与祭司的能力,一个擅长进攻,另一个致力于防守,事实上是相辅相成的。

    王的力量属于攻击型。随着幻力的逐步融合与运用自如,焱夜身上的金色灵气越发的充盈,有了王族历代修习的专业指导书,普通习武者天资再高也越不过的界限,他很轻易的就超过了,然后愈加的突飞猛进。

    幻灵师的术法偏重防护更多,以前的历任祭司均出于幻灵师门下,焱夜原本就是苍敏所教,在这方面也颇有心得,只要能优化分配在进攻防卫二者上幻力的使用比例,两相结合如虎添翼。

    只用了两个月,他就赢了崆霆三百招之内完胜。

    紧接着连续十天陪练下来,焱夜敏锐的洞察力和感应力,让潜行和藏匿之术顶尖的崆霆也彻底认输,愿跟随其下。

    之后,就要昭告天下。他将以正式的凤朝君王身份,总理朝政。

    待续

    第四十八章 罅隙

    举报刷分

    夏季明亮的日光穿过雕工精美的楠木窗格照进屋内。迎着光线,晶莹剔透的白玉光华流转。千冰举着玉簪,凝神观察收光的暗纹。

    人偶师夙溟。

    昔年焱夜与他夜探王宫,来的就是这清潇阁。隔着院墙的两株高大茂密的红杉就是他们当初的落脚处,从那里刚好可以望见窗前的庭院。

    夙溟和苍敏当时就在这院子里的紫藤架旁席地而坐。

    而自己发现焱夜的心思,就是在那一晚之后。

    在好恶上过于注重第一印象。夙溟曾经这样讲过吧。

    焱夜。第一印象自是不必说了根本不了解的情况下因着前世的记忆毫无道理的好。在接受墨悠以前自己的感情绝对是倾向他的,之后冷静下来才发觉这种移情的浅薄可笑。

    后来与他虽不谈感情,长久的信任却是毋庸置疑的。

    而现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才有所察觉。

    千冰与焱夜,如此别扭尴尬的身份,竟然能不被打扰、安然无恙的在清潇阁住了一个多月。他需要的那些药,焱夜能以最快速度拿来,凡品就罢了,那些珍品也是。

    不是质疑焱夜的能力,王宫毕竟是王宫。而且,冉桦会是那么好的人

    起初千冰全心投入在配药上,配好还要检查效果,完全无暇顾及其它;估不到发作时间的蛊毒弄得他身心俱疲;若不是后来得了苍敏的准信,还打算熬得一阵是一阵大不了顺着蛊毒的时间,用迷魂晕上两个时辰。

    但迷魂到底还是毒药,经常使用会对幻力的凝神集中有很大影响。千冰应了焱夜不再吃药,好好调养了三日才恢复元气,跟着就收敛心神,专注修习。

    去了漠北河源的墨悠,是千冰的定心丸。

    待到易容师的解界与破界之术有了起色长进,稍微松了口气,千冰才留意起周曹的人和环境在自己配药用掉的一个月之中,焱夜的幻力武技已经有了极大的进步,这从他的行止上可以看出来。

    不考虑那些王宫珍藏的宝贝药,冉桦居然放任焱夜在宫中修行。

    还有那些宫人的态度,虽然是毕恭毕敬阁下公子的称呼着,但是老觉得不太对劲。

    冷静的想一下。

    焱夜是继承了凤毓燎全部力量的人,有什么理由不待在这里冉桦失了凤毓燎和凤璃,又得了焱夜和自己,有什么差别吗

    比较这里和泓煊天,身份、地位、前途精明如他,这个帐还算不过来

    以焱夜的能力,假以时日,立于凤朝顶尖也不是什么难事。

    千冰以前看过那么多的历史,对于焱夜这样的选择也不是不能接受,唯独

    “叩叩。”

    思绪被敲门声打断,千冰回过头。

    焱夜微笑着推门入内自从千冰停了药,还能很平静的和他在一起,他的心情越发好见千冰正闲坐,放下心来,问道“千冰,你最近气色好多了,想不想出去逛一下”

    “如果是御花园这种地方就不必了吧。”千冰把玉簪插回发间,懒懒的道。

    “在宫外。今天王城会有很热闹的的集会。五月五,食祀祭。”

    冷溶本就不是个热衷过节的人。来中洲后,千冰除了头三年在江南跟着晚娘过了几次,进了泓煊天,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淡化,他已经差不多忘光了。

    “哦。但是,我能出去”虽然凤毓燎赋予了千冰在王宫内的自由,但这一个多月来因为没必要,他基本上连清潇阁都没离开过。

    那么,就让我知道,怎样才可以办到。

    看到千冰面上显而易见的欣喜,焱夜心里一甜。

    “失礼了。”

    瞬息之间,焱夜就来到千冰眼前。闪耀着金光的发,流动着红色的双眸竟然与那日见到的凤毓燎很是相像。

    千冰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他不由分说地揽了腰,抬起下巴,覆上双唇。

    “唔嗯”本欲推拒,却察觉到身上平时缠绕的结界压力因为这个动作陡然减轻,千冰不由得放松了紧张的身体,任度过来的灵气走遍全身。

    还是得依赖王的力量啊

    不多会儿,松开千冰的焱夜头发眼睛均恢复了原貌。

    “不知道能管多长时间”迅速扭头的焱夜脸颊染上一抹绯红,“准备一下,我在院子里等你。”语毕即从窗户跃了出去。

    焱夜对千冰的起居饮食、身体状况极关心,除了每七日会在一起,平时很注意言谈举止连刚才的吻也只是简单的两唇相碰但神情之间的爱慕之意却表现得越来越明显。

    千冰抚了一下自己的唇,低头轻叹自己平常心了,对方反倒惦记上。

    不过,能借机出去也是好事。

    出得宫外,千冰才知道如今自己的体质变化到了何种程度。

    离开焱夜稍微远一点,就会胸闷气短,头昏眼花,浑身无力多亏那口灵气,否则定然直接昏倒了事。

    该诅咒的七日煞,该诅咒的冉桦。

    罢了,既然动不了别的脑筋,也好久没出来,权当散心。

    时隔两年的凤朝王城,繁华依旧。

    焱夜拉着千冰,在人群中穿行,买着这样那样的东西。恍惚间,仿佛回到了从前,二人初次为任务出门的时候。只不过现在似乎换了过来那时是千冰拉着焱夜穿街走巷。

    “哪,这间店你上次买了很多啊,再去看看”

    千冰抬头看那招牌,焱夜竟然一直记得。走进店门,看焱夜分毫不差的买了自己喜爱的那些糕点,千冰笑笑,抬手又指了一样“加上这个。”

    临近黄昏,千冰就算靠近焱夜也开始有点不舒服了,焱夜忙带他回了清潇阁。

    送走焱夜,坐回桌边。

    望着那堆似曾相识的盒子,千冰扯了扯嘴角,却是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了。

    物是人非。

    焱夜给他的灵气坚持不到三个时辰。太短。除此之外还不能离开他两尺之外。

    很有坐牢放风的感觉还是总统套房待遇的监狱。

    如今王城稳固,但外面怕是早就明潮暗流汹涌。泓煊天苍敏乏术,墨悠不知道何时才会回来;而凤朝外有崆霆,内有冉桦,焱夜也还加上自己这个无可奈何的防护罩。

    高下立现。原本很有优势的泓煊天眨眼之间就处于下风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被老鬼插手这一杠子,风水即时轮流转。

    从最初到现在千冰都没介意过谁家天下,他不过碰巧落在了泓煊天的势力范围内而已,若说开始的努力只是为自己,现在则是为了两个人,还加上墨悠。

    也绝不能容忍自己一生被困在清潇阁

    待续

    第四十九章 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