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12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苍敏平日里安宁祥和的白色灵气肆意流窜,银发黑衣无风自动,张狂飞舞,眸子里银光漫射,渐渐的浮上一抹血红。

    “苍敏”

    这么多年,墨悠从不曾见过这个人有如此可怖失控的神情状态。

    “千冰的魂魄与我相连的一线灵识断了。”苍敏的目光终于汇聚到墨悠身上,“对我来说,形同裂魂”

    裂魂灵魂被撕裂的感觉当然非常痛苦,因此才会幻力爆发。

    墨悠两手同时压到苍敏的肩上,闭目凝神,默诵咒语。花了将近三刻,苍敏才慢慢安定下来。两人均是脸色惨白,瘫坐于地。

    “趁着时间过去不久,我要到千冰出事的地方去找找线索。”

    “两天多的路程,要在幻阵气息完全消退之前到达除非是人偶师的瞬移,否则”

    “可以。”苍敏嘴角微翘,面上闪过一抹奇异的神色。

    眼见着苍敏的身形开始一分一分逐渐变淡,墨悠迅速伸出右手置于他后心。

    “你们”

    闻风而来的雪怡在苍敏的幻力风暴平息后好不容易找进来,却见到屋内两人一起凭空消失。

    “墨悠,你不该贸然跟来。”

    “苍敏。”墨悠打断对方的话,“不是我待在总坛里就能万事太平。千冰这几年进境迅速,除了经验和阅历不够,其能力已经达到我的七成。我倒要看看,是何人祭出的阵法,居然可以将修行到如此程度的异能者瞬间完全封住而且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体会裂魂的痛楚吗我又何尝不是”

    夙溟当年劫持千冰,之后自己下定决心要保护他,如今,却再一次失了他的踪影。

    见墨悠的神情黯淡下来,苍敏知是他又想到以前的事情,“这孩子努力的成果有目共睹,唉只是次次遇到更强的对手。嗯”

    察觉苍敏语气变化,墨悠侧头顺着苍敏的目光看去。

    有一匹马在林中的灌木丛里。

    苍敏上前,牵了那马,仔细查看。

    “是千冰骑来的。他出事的地方就在附近。”

    “这里全无标志性的特征,你还可以到达的如此精确。”

    “瞬移本是人偶师的技,我在夙溟的记忆中读到,尝试修行,自然不可能达到他那种程度。发动的时候,咳,”苍敏顿了一下,“只能到千冰附近。这算不上来去自由的瞬移,不过是对我自己的灵识的一种感应移动因为有维系的灵线存在。而现在我们到的,就是线断的地方。”

    “哦”

    二人边探查边说,墨悠突然停住脚步。

    “是召唤阵。”

    墨悠扬手,一片银针飞到空中然后在紫色幻力的控制中徐徐落下,离地面三尺高处显示出一个六芒星的图案来。

    “血封印”苍敏惊讶。

    下一瞬,两人不约而同动手割开手腕,殷红的血淌在图案上,同喝一声

    “破”

    六芒星图案散成点点银光,流动,逐渐形成新的样子。

    “这是”

    还未等他们看出是什么,就听得虚空中响起一把低沉浑厚的声音

    “二位不错嘛,居然可以追踪到如此地步。”

    墨悠不曾听过,苍敏却是知道的。

    凤朝的国师,冉桦。

    “不过,到此为止了。”

    浮动着血光的影像倏的消散,再无一丝痕迹。

    “啵。”身后一声轻响,二人同时回头。

    不远处一个同样的六芒星图案显现了一小会儿,刹那间消失。

    “还有一个人被劫。”

    “这地方离江黎城和葛镇的岔路口很近,莫非是”

    “焱夜”

    细细想过,两人把时间一核对,大体上差不多。

    “找找吧,确认一下。”

    不多时,在林子深处找到了焱夜的马。

    事实已定。

    “苍敏,回去还能移动吗”

    “可以,我出来之前留了一根灵线在茗皓居。”

    “我们去接了南楚汐,然后迅速回去,能不能维持到那个时候”

    “当然能。”

    两人就着千冰和焱夜的马,一路往泉城赶去。

    雪怡很头痛。

    关于苍敏和墨悠离开泓煊天的消息,她只能先嘱咐各方面的知情者闭口不言。

    但凡涉及到千冰,墨悠冲动起来是毫不含糊。而现在一贯头脑冷静,态度淡然,分寸适度的苍敏也跟着卯上了

    哎哟喂泓煊天前途堪忧啊

    还好,她的担心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三天后,苍敏墨悠即带着南楚汐回到了泓煊天。

    旋即请了雪怡,集合众位主事在议事厅召开会议。

    “各位。开始备战。”

    众人均觉得准备了这么久,开战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还颇有些摩拳擦掌。

    千冰与焱夜同时被劫的消息只有苍敏和墨悠清楚详情。要说利用也不尽然,谁没有私心谁没有欲望谁不想为自己挣得更高的荣耀和利益

    唯有苍敏心知实情。

    不管做什么,墨悠只为千冰,仅此而已。

    在去泉城的路上,墨悠曾如此说

    苍敏,千冰这些年已经为我改变了很多,而我现在竟然连保护他都办不到。如果一定要得了天下才能守护他,我就去夺若天下于我爱无益,如九皋那样放弃又何妨你知道他的气息消失那一刻我几近窒息的感觉吗比起其它,我更希望千冰能够快乐幸福

    而这一次,苍敏只是沉默的听了,什么顾全大局的话都没有说。

    千冰的幸福。泓煊天的未来。何者为重

    千冰就像多年前他一心相护的心儿,他何尝,不希望他幸福。只是这孩子真的命途不顺也不知最初是如何死了才被招魂的唯一最亲近的恋人担着泓煊天的重任,为了恋人不得不一次次的提高自身能力,眼下又被冉桦所劫。

    罢了这镜檀阁阁主三百多年继承下来的职责,传到如今都成了惯性心态,墨悠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真实愿望,他想怎样就怎样吧,一定不要再如自己当年一般,错失美好。

    还有焱夜,昔年命盘的结果记忆犹新,他与千冰此番,怕是就开始应那个劫了,全看这两人自己如何选择如何解

    焱夜,你到底能看淡几分

    原谅偶,最初居然给世代相传的宝珠起了这么个菠萝的名字汗

    “苍敏。那本书的封印打开了。”

    “如何”

    “是本一千三百年前的历史人物传记凤璃传。”

    “一千三百年那个时候泓煊天和凌山殿都不存在,凤朝也不是王朝,而是皇朝。拿来我看看。”苍敏接过书册。

    很薄的一本书,封面大约在封印之前就被人撕去了名字。残损的布帛下露出的扉页上勉强看得出凤璃传三个字,也是因为如此南楚汐才把它送了回来。

    “凤璃是那个时候皇朝的祭司。他与当时的凤皇毓燎一同开创了八十年的中洲盛世。”

    “嗯这和后来所知的祭司不一样吧。”

    “对。我们这里比较详尽的记录从六百年前才开始,这段时期的祭司居于清潇阁,是整个王城防护的基础力量之源。凤璃珠为历代王后相传之物,为何以一个千年多前的祭司之名来命名而且这本书只写了关于这个人的简单生平,没什么秘密可言,却用封印保存这么久的时间。”

    “大概”苍敏合上书,“是某种纪念吧。”

    “也许。我已经放了信鹰让在凤朝的千雷加紧探查。”

    “两年前,焱夜和千冰都去过凤朝王宫。不论是他们说的还是夙溟记忆里的,冉桦都是一幅礼貌冷淡的模样,现在发难,果然心机城府隐忍极深。不仅劫了他们两人,还显音阻我们探查。到底何意”

    “只要不死就行。”墨悠之前冷静部署,处理事情雷厉风行,到了此时终于还是流露出了心中的担忧恐慌。

    听闻此言,苍敏亦是一震,却不得不出言安慰“千冰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你与他相处这么久,应该多相信他才是。况且,有焱夜”

    “苍敏,”墨悠苦笑,“以前我从没有过这种想法,这回总觉得有焱夜才更糟。”

    六日之后,出征的苍敏收到了千雷的消息。

    凤朝新立祭司。王城防护已张开。

    待续

    第四十三章 共命

    举报刷分

    看了千雷传来的信,苍敏陷入沉思。

    总觉得有焱夜才更糟。

    墨悠会产生这样的感觉,肯定有他的道理。只是焱夜到底还有冉桦,能力如此之强,之前一直的压抑隐忍,为的什么

    很冷。身体似乎是在一个阴寒的地方不断的下陷,下陷灵魂仿佛都要结冰。

    这种感觉有几分熟悉。

    冷溶死的时候,就是这样。

    千冰睁开眼,却只看到融化一切的漆黑,找不到存在的实感。

    恐惧慢慢在心中蔓延。难道,我又

    当初是苍敏无意之举,让自己挽回了一次生命,而现在

    视野之中出现一团紫色的光晕,千冰朝那个方向急奔。

    唯一安心之地,最温暖的怀抱。

    “悠”

    紧紧的抱住,再也不松开。

    轻揉慢捻,唇齿相碰,感受恋人的柔和体温,以最亲密的方式熔入对方的怀里

    寒冷驱散,从溺人的黑暗中逃脱。

    莫非是梦

    千冰眼前终于有了光感,入目一片明黄,身后暖融融的躯体不由得面上一红。

    只是心下有几分疑惑,墨悠什么时候换了这颜色的床帐

    有点费力的转身回头。

    “啊”

    后半段尖叫在千冰看到身边的男人那双眼时,硬是扼杀在了喉咙里。

    红色的双眸,透着不可一世的威严,压倒一切的强势让人无从反抗。

    男人见千冰安静下来,便施施然坐起身,长及脚踝的金发铺了满床。

    “初次见面,千冰。我是凤毓燎。请你用你的血,把凤璃解放出来。”

    “呃”千冰还处在方才压迫感之下没回过神。

    自称凤毓燎的男人伸手解下千冰颈上的项链,把坠子拿到千冰眼前。

    “解放”

    “对。用你的血。”

    千冰神游一般咬破指尖,点了几滴血在那个金红色的坠子上。

    瞬间红光漫溢,一个人影显现出来。

    “燎你个笨蛋老鬼把我的魂魄封在这破珠子里一千多年,你怎么都不动动脑子还跟他交换条件找我”

    “哎璃儿我错了这不是找到你了么”

    沉重的威压霎时间烟消云散。

    千冰定了定神,纷乱的记忆杳然而至。

    墨悠给自己绾发,送他金簪,接到南楚汐的传讯,墨悠送自己出门,赶路遇上焱夜,遭逢幻阵,推开焱夜落入黑暗然后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自己会和一个陌生男人躺在同张床上

    终于找回自我的千冰,瞪着床上打闹的一人一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坠子中出来的魂魄闻声回头,叉着腰浮到千冰眼前,脸孔看起来还有几分面熟。

    “你不是真正的千冰吧”

    “”这话在千冰听来很有些惊悚。

    “璃儿,他是转魂来的。”凤毓燎挑眉,“这时代也有具备如此能力的幻灵师啊。”

    “你们到底是谁”

    凤毓燎。冠了凤姓,是凤朝王族的人凤璃,不是那珠子的名字么

    男人勾起的唇角绽开一个笑容,居然明亮的耀眼,衬着那头金发仿佛光芒四射的太阳。

    “你当然不认识我,但这个样子,你肯定是认识的。”

    半刻功夫,眼前的人形貌完全改变,待千冰看清楚后又变回去。

    居然是

    “焱夜”

    “你已经昏睡了六天。那缺德老鬼,在你身上下了禁咒七日煞的蛊,是焱夜救了你。”

    “他怎么救的我”回忆起黑暗中的梦境,千冰有点明白过来,却不想承认。

    “璃儿,不要瞪我。”凤毓燎很无辜的说道,“咳,我是焱夜从千冰那里得到完全力量之后才感觉到你的位置,也才能压住焱夜的意识,占用一下他的身体要不然我怎么跟千冰交谈让他把你解放出来”

    “我与焱夜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千冰得不到答案,还被这些对话搅的更糊涂。

    “啧,这也是个急性子。”凤毓燎埋怨了一句,“璃儿别闹,让我从头开始告诉他。”

    “我是一千多年前凤朝的皇。焱夜本是我的转世,但我起初没有找到璃儿怎么可能一个人先回人间。两年前,老鬼借四个异能者的力场完成天罡阵把我唤醒。他说可以找到凤璃,要我引发焱夜的力量,我才进入这身体里沉睡等待。后来逐渐醒来焱夜的幻力一显现,老鬼就发觉,马上就把他接回宫里来了。”

    一千多年前统治中洲的凤皇。难怪有那么迫人的气势。千冰回忆起以前苍敏说过的关于凤朝新国君的传言几百年前圣君转世有很大误差。之前看到的那藏得很神秘的国君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居然是焱夜

    璃儿凤璃,与凤毓燎是情人关系吧这一人一魂如此亲昵。

    “你说的老鬼是谁”

    “你们叫他”凤毓燎略一思索,皱眉,“切焱夜这小子还挺顽固,读他的记忆真不容易。我看看哦,叫他冉桦。”

    “”两年前,就是千冰他们到王城见夙溟救苍敏的时候。没料到那时的冉桦,不声不响的就完成了天罡阵,把在场的所有人都蒙在鼓里。四个人,当时的焱夜是没有幻力的,那就应该是夙溟、九皋、苍敏和自己。“一定需要四个人”

    “不,两个人就够了,但是人越多,老鬼花的力气就越少。而你,本该是璃儿的转生。璃儿曾是我的祭司,焱夜的血,自然会选你。”

    “他的血选我”难道是说焱夜和自己当日偶遇时遭逢的幻阵这么巧合

    “对。老鬼怎么在之前得到焱夜的血,来完成血封印的幻阵,又是怎么能同时逮到你们两个,我不清楚。但你的灵魂不是最初的那个,这让璃儿试了很多次都不能像我进入焱夜的身体一样完全进入你的意识,而且没有媒介,他也无法从坠子里脱离。”

    “真正的千冰很小就因病夭折了。我是幻灵师无意中召来的。”

    “燎你看就是因为我被老鬼封印,所以那孩子才活不长”

    “璃儿乖,别激动。你这不是借着易容师的血出来了么。凤璃珠是老鬼起的名字,我当初怎么就没想到呢”凤毓燎的声音低了下去,很是愧疚的看向凤璃,“对不起。”

    如此王者,对待自己的爱人却这么温柔千冰轻轻的叹息,如果不是他鸠占鹊巢真正的千冰必是会和焱夜一起,把这两人的爱延续下去

    “千冰。”

    “嗯”凤璃的声音打断了千冰的思绪,他抬头,近在眼前的灵魂除了年长些,和自己有几分相像,难怪刚才觉得眼熟。其实忽略凤毓燎的金发,焱夜和他也是有些像的。

    “你心里,满满的都是一个紫发男人的身影。”凤璃把目光从千冰移到凤毓燎脸上,笑道,“那个男人长得真好看啊”

    “璃儿”

    瞧见凤毓燎抽搐的嘴角、跳动的眉梢,凤璃总算收敛了一脸的促狭,正色道“千冰,你不用想太多。很多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你能来这里,也不见得就是那招你来的幻灵师无心之举,极可能存在你们都不知道的因缘。”

    “当年,燎没有后妃,自然也无后嗣,老鬼对我和燎在一起,非常不待见。在我死后瞒着所有人封印了我的灵魂,让我不得转生他还给他的弟子留了遗命,把凤璃珠交到皇后,嗯,后来是王后的手里。用凤璃珠镇压继任祭司,让他们个个都不能离开清潇阁,终生只能作为王城防护的工具而存在”

    “凤璃珠镇压祭司用的”这一点从无文字记载。

    “这个坠子,”凤毓燎拈起方才千冰戴着的项链,“是凤璃珠的核心。老鬼把表面障眼法一般的防护去了,才是如今这个样子。”

    之前做装饰的凤璃珠那么大个儿,原来是虚有其表。

    “冉桦是你们那个时代的人”蓦的想到这一点,千冰后背冷汗直冒。

    “他是一千多年前我当政时的国师莫雨。他的妻子是幻灵师,在他身死之后,倾全身幻力让他转魂。没想到他居然来了这里。”

    莫雨。确实是重返人间的鬼真正的冉桦,早已死去。

    “可能是见到如今的凤朝太弱了吧,他才想把我们都找回来。”凤璃蹙眉,“七日煞这么恶毒的东西,这老家伙”

    “老鬼妄想把我们拘在这里,就让他去做白日梦好了。”凤毓燎伸手点在千冰的额头上,“我给你这点隐藏的灵气,只能把你的活动范围从清潇阁扩大到整个王宫。你仍然还是不能出去的。”

    “出去会怎样”

    凤毓燎深吸一口气,“身体逐渐衰竭然后死亡。就像前六天,若焱夜没有和你那你今日就会死。藉由皇与祭司的交合,双方的力量都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引发,这是自古就有的定律。老鬼也是利用这一点,在七日煞上限制了救你的只能是焱夜。”

    果真如此。千冰逃避了半天的现实,还是得面对。

    “老鬼本意定是让我与焱夜融合,凤璃与你融合,然后利用七日煞困住凤璃,让我在今世按照他的教条中规中矩的治天下。却没料到你是转魂,也没想到我起初就没打算融合到这个身体里去。”凤毓燎冷哼一声,继续道

    “凤氏一族越来越弱又如何。我与璃儿曾经是统治过中洲,可为什么来世还要做这么麻烦伤脑筋的事情,为什么不能选择新的人生而且,最初我们就没有待在转世的身体里,即便是现在融合,一样也会有两种意识和性格。老鬼对凤氏够忠诚,但已经不需要。这时代自己会逐步变化,兴衰更替。”

    “燎,你我想了一千多年,当然没什么看不穿。可老鬼是直接过来的,顽固不化”

    “千冰。虽说你们是我和璃儿的转世,但你们有自己的人生。不必受前世的影响,忠于自己的意愿,该怎么选择就怎么选择,与我们再无关系。”

    “还有,因为焱夜已经跟你”凤璃转过身,褪下上衣,“你的身上也有了这个印记。但是你中了七日煞的毒,颜色与我不同。要想完全破除,只有老鬼知道方法。”

    凤璃的背后,一只振翅翱翔的金色凤凰灼灼生辉。

    千冰起身走到房间的镜子前,解开衣服,照了自己身后。

    同样形态的红色凤凰。

    艳丽得让人心悸。

    待续

    第四十四章 魔魇

    举报刷分

    悠,我该怎么办

    心里陡然升起一阵茫然悲哀。如果真有命中注定这回事,让自己与墨悠相遇相爱,为何现在又要给他强加上什么凤朝祭司的职责,还困他在此地,将两人分开

    瞧见千冰迷惘晦暗的神情,凤璃淡然道,“凤朝历任祭司,全部是幻灵师的门徒你是头一个例外。易容师,是可以逆天改命的职业,能够摆脱这祭司的身份也未可知。你既有深爱之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你自己。”

    “可是”焱夜的事情如何处理

    “有没有人说过你不干脆”凤璃微笑,“你应该只为了心中唯一的一个目标而努力。”

    “”

    “千冰。我已经快压不住焱夜的意识,借你的血,让我与他脱离。”

    “你们去哪里”

    “哪里都没有关系,只要能和他自由的在一起。”凤毓燎和凤璃异口同声。

    临别之时,凤璃凑近千冰的耳边,轻声说“相信你自己,相信他。”

    随后,两人携手并肩,一起向千冰鼓励的笑笑,化成点点碎金消失在室内。

    只要能和他自由的在一起

    值得艳羡的心愿。

    两位前辈的出现让千冰有点恍惚,就像做了一场梦。

    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吾皇”

    声音响起的同时,千冰被一条腰带卷回床上,焱夜放下帘子,随即闪身到了床帐外。

    冉桦气急败坏的拍门冲进来。

    焱夜冷哼“国师迟了呢,你的旧主子可已经走了。现下这般闯入,你不觉得很不合适”

    冉桦有几分惊讶的看向焱夜,虽不是凤毓燎,但那种相似的强势和压迫感,让他原先感觉到凤毓燎和凤璃气息消失才迅速赶来寻个究竟的话全部咽回肚子里。

    连床帐内的千冰都觉察到了焱夜散发出来的不同以往的威压。他把帘子掀开一丝缝儿,悄悄向外看。

    焱夜背手而立,冉桦已经大揖施礼于地。

    “冉桦失礼。恭请阁下明日一早移步凤鸣殿。清潇阁这里自有下人伺候公子。”

    阁下称呼的是焱夜,公子自然就是指千冰了。

    千冰知道焱夜对自己用那种方式施救是别无他法,而这最终原因自然归咎到冉桦身上。我会这么倒霉,都是你这老鬼害的

    但是

    看来目前老鬼还不清楚,在凤毓燎和凤璃离开的情况下,焱夜也已全部继承了凤毓燎的力量,而自己则是真的成了祭司,否则他也不会如此称呼二人。何不趁现在把七日煞的解法套出来万一给他知道自己已是祭司,那就想跑都跑不掉了

    思及此,千冰正欲掀帘而出,就听得焱夜说道“国师以这种方法把我二人劫来,还给千冰下蛊,已是对泓煊天相当的无礼。现在连你的旧主都弃了此地离开,国师还是快给千冰彻底解了毒吧”

    “此蛊无解。”冉桦答得干脆,“虽然公子业已经醒来,但这才过了六日,今日也要和之前一样。并且以后,每七日便要行房一次。”

    本来刚升起的希望,这下全部落空。

    之后焱夜说了什么,冉桦答了什么,千冰已经完全听不到。

    后背火烧火燎一般的痛起来,眼前一片昏黑。

    没有了凤璃珠,便用七日煞这么恶毒的办法,把祭司留在王宫里。

    当做王城防护的基石。

    难道,真的,再也出不去了

    墨悠,墨悠。墨悠千冰念着这个名字,胸口闷得几乎无法呼吸。

    “冰。千冰。”焱夜轻轻摇晃着失神的的千冰,“你醒醒。起来吃点东西。”

    “哦。”千冰机械的穿衣服下床。

    冉桦已经退出去,另有宫女端了各色点心汤品进来。

    千冰搅着面前的粥,洒到桌上了也浑然不觉。

    全无胃口。

    焱夜无奈,端起碗,小心的劝“多少吃一点,嗯六天都只喝了一点流食,这样下去还没等出去就病倒了怎么行”

    “”

    “你不是擅医么努力想也不见得完全没有办法,总要试试。”

    千冰的表情终于有所松动,抬手接了碗筷。

    蛊毒他以前的确没接触过,但以易容师之能,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怎么能现在就绝望放弃因为思念墨悠太焦急才失了理智。

    见千冰开始吃东西,焱夜稍微安心他原已经准备好接受千冰的迁怒

    当日

    冉桦劫了两人来,就直接把他们送进了清潇阁。见千冰昏迷不醒浑身冰凉,焱夜自是焦急万分,顾不得许多便向冉桦出手。

    冉桦轻易躲过焱夜的攻击,还好整以暇的告诉他,这是七日煞之蛊,想要救千冰,唯有通过交合之术,末了还补充一句,只能是他换了谁都不行。

    交合之术。

    怀里的人一点点冷下去,气息渐微。嘴唇和脸色一样惨白,眼眶周围发青,指甲根部黑色逐渐泛出来若不施救,七天后就是死期。虽然不是很相信冉桦的话,但眼下也没别的办法。

    千冰幻月

    一直那样喜欢着,他怎么可能任千冰死去,哪怕日后被千冰紫阁主怪罪,也

    焱夜几乎是怀着虔诚的心情,亲吻少年冰冷的唇。

    似乎是对他的动作有所感,千冰的手脚缠上来,把他抱的极紧。

    完事之后,千冰蜷在他的怀里,脸色好了很多,身体逐渐恢复温度,那些青色黑色的痕迹慢慢消退,呼吸也正常了些。

    一连五日,冉桦倒没有亏待二人,好吃好喝好伺候,还有特地给千冰准备了参啊,芝啊等各种汤或者粥,焱夜也按着时辰,一天六次的给千冰嘴对嘴喂下去。

    千冰虽然没有睁眼苏醒,焱夜从他各方面的反应也看得出,的确是在恢复当中。

    起初是很单纯的为着怯毒之故,焱夜真是没有生出任何旖旎心思。然而随着千冰的好转,焱夜在情事上便逐渐有些把持不住。

    喜欢的人在怀里,除了没睁开眼,其他的反应一样也不少。

    炽热的呼吸,泛红的身体,柔嫩唇瓣中逸出的呢喃喘息,近时的暧昧呻吟

    面对这样的千冰,他怎么可能还保持神志清明。

    昏昏然之中,焱夜觉得自己如同堕入一个甜美的梦境,甘愿沉溺。

    直到第六日的夜晚,千冰自昏迷以来头次吐出极轻却又极清晰的一声“悠”

    猛然清醒。

    本也是为了疗毒,并非得到相拥的感觉如此真实,焱夜却舍不得,从迷梦中苏醒。

    千冰如此种种情状,均是在意识中以为身在紫阁主怀里。

    咫尺转眼天涯。

    直到凤毓燎和凤璃消失。

    三人说过的那些话也如同他亲耳听到一般,留在记忆之中。

    凤皇,祭司,转世,外来的灵魂,以及不一样的凤凰印。

    原来冉桦意在把二人当灵魂的容器,却没料到凤毓燎和凤璃的不受控制不管真正的千冰是如何,自己喜欢的,是这一个,与别人无关。

    一句“无解”,让千冰极之消沉,焱夜明知他是为了紫阁主,心中又酸又痛,却一样担心不已。只要他好起来,其它的无暇考虑。

    最难的,就是今晚第七日。

    一整天,两人尽量避免接触避免对视,沉默无言。

    戌时已过。

    三刻钟之前,千冰已经感觉到那股子阴冷又在体内泛起,这种由内而外的寒意,任他加上再多的衣服都无济于事。

    蛊毒开始发作。

    前几日不清醒也就罢了,今日他醒过来,无论如何再也做不到与焱夜

    千冰抱着膝盖蜷在窗边榻上,吃过抵御寒毒的药,起初似乎稍微缓解了些,但不多时又卷土重来,却不能一直服用那不对症的药。

    “悠我好冷好难受悠”

    低低的啜泣,化不开的怨忿与悲伤。早已决定的不放弃与信任却不能自今日始。

    待在外厅的焱夜到底不能忍受千冰熬着毒发的痛苦,再顾不得千冰是否愿意,冲进内室,把他抱到床上。

    千冰闭了双眼,没有挣扎。

    知道一切是迫不得已,不得不面对现实,终究,还是觉得委屈。

    焱夜的吻,怎么也吻不干肆意流淌的泪。

    从喜欢上他以来,焱夜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想法

    如果千冰爱的不是紫阁主,是我,该有多好。即便留在这里一生又何妨

    待续

    第四十五章 诱惑

    举报刷分

    焱夜极小心的把千冰搂在怀里,沾了药膏的手指轻轻慢慢的去拓开他的身体。

    千冰的手死命扣住焱夜的肩,却止不住隐忍的喘息与呻吟还有不停歇的泪。

    再也吻不下去。

    那些眼泪,落在焱夜的的颈边,蹭在温热的肌肤上,象毒液,一点一滴腐蚀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