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10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师傅,我擦过药了。”

    “包起来。”

    千冰自告奋勇拿了干净布条给焱夜裹了,然后飞针走线把破了的袖子也缝好。

    “千冰,你这针是不是暗器”

    “是啊。”

    “上面有淬毒的”

    “当然。”

    “碰我一下会怎样”

    “这种是昏睡两个时辰。”

    敢情还有其他的。焱夜吞了口口水,不再作声。他突然想起进王城之前那日早上多睡了好久,八成就是被千冰这样扎的呃,那个自己会不会确有什么失礼之举明明没发现什么的但事后,千冰的确有点避让碰到九皋,把这件事抛到脑后,这会子想起来,让焱夜有些尴尬。

    “千冰施针怎么可能扎到你。”苍敏瞥见焱夜脸色数变,奇到“你怎么了”

    “没事走吧走吧”焱夜搪塞着,飞身上马。

    午后,果然开始下雨。此时已进入初夏,雨也不像春天那样毛毛细细的飘,而是伴着隆隆的雷声越下越大起来。于是他们准备的蓑衣斗笠派上了用场。

    这夏日的天本来黑得并不早,却因为阴雨的关系,很快暗了下来,天空中泛着这个季节常见的褐红色。三人为图快,并没有走槐荫城至下一个城镇天越城的大路,还是穿的林中小路。不下雨还好,随便找棵树一靠,也就能休息了,可这电闪雷鸣,雨水哗啦啦的,今晚的休息还真成了个麻烦事。

    好不容易出了这片树林,天已黑透。终于看到路边有个供路人临时歇脚的草亭,而且有人已经先一步进了那里。

    亭中休息的是个老者,盘腿而坐。见苍敏三人进来,扫一眼,打量他们一番后就挪到一角。

    苍敏进得亭中,向那老者略微点头施礼后,便与焱夜千冰成三角形背向而坐。

    一夜无事。

    半夜就停了雨,估计到了寅末,天色微明,千冰睁眼。

    察觉千冰异动的苍敏与焱夜忙回头昨晚让千冰朝亭内坐,二人各面向亭外一方顺着千冰的目光看去,那老者的耳内爬出的一条小指粗的蛇,已经被千冰的针钉在了老者的衣服上,兀自扭动几下便没了动静。

    那老者,在蛇死的那一刻,没了生气。

    昨夜三人均没觉察异状,那老者明明与正常人无异,听呼吸看动作也不是有功夫之人,他们一夜并没睡沉,而是随时都提防着难道和天明有关

    “是蛊师。”苍敏略微沉吟,“控制了这人,时辰一到就发作。与冉桦脱不了关系,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敢追来。尽快离开,你们两个离那死人远点”

    焱夜千冰紧随苍敏走出亭子,牵上马。

    身后风声顿起,那死人居然一跃而起,直朝苍敏扑去,身手矫健的如同一流武林高手。焱夜拔剑一挡,那人力量奇大,生生把焱夜逼退一步,尖利的手爪划破了他的手背,几滴血甩落在路边的碎石上。

    “幻灵师我要幻灵师的血我要永生”那人口里怪叫着,被焱夜斩成几段。

    “师傅。”

    “你的手背拿给千冰看看。”苍敏弹过去一个石子似的东西,那碎尸立时着火烧起来。

    “伤口有点深,但无毒。”千冰仔细验过,复又给焱夜上药包好。

    “无事就好。”

    “楼主,那人说什么永生”苍敏这银发银眸的标志性特征,出门都不掩藏一下平常人不懂,可有心人一看就知道是幻灵师了。千冰暗自腹诽。

    “纯属无稽之谈。世上怎么可能有永生这回事,谣传而已。”苍敏摇头,“这种人我师傅当年也遇见过。”这样看来,似乎和冉桦无关只是这人出现的时机也太凑巧了点。

    “死人极似活人还会动啊。还有那蛇”

    “蛊的一种,此人应该早就阳寿已尽,但为了一个达不到的目标,把自己弄成这样也是可悲。那蛇不过一个诱饵,蛊师身上的东西触不得是常识,估计他就等我们离去的那一刻。”

    “师傅,你弹过去的那是什么”焱夜看看还在燃烧的尸体,问道。

    “千冰的甩炮改进。”

    “”焱夜疑惑。

    哎他还以为苍敏啥时候进化成八神庵了呢。千冰抿嘴一笑。

    “回去再说吧。”

    三人离开后半日,一个人影出现在草亭附近。他踢了几脚残灰,接着便弯腰仔细探查,似是捡了什么东西起来,还用布小心包好,然后迅速离去。

    那夜之后,三人一路平安。过了天越城,另外换了马,三日就能到泓煊天。

    焱夜的两处伤在千冰的护理下恢复得极好。胳膊上的全然无碍,手背上那么深的口子也在药物作用下收敛的只剩三条细细的血痂,千冰拍着胸脯保证决不留疤痕,连苍敏都由衷地夸赞了他几句。

    从和墨悠分开到大后天回泓煊天总共三十一日。千冰心里默默地算着。出了暗部和墨悠在一起只十二天,却马上离了一个月,此时他恨不得插翅飞回去。

    却不知一边的焱夜,最后这几日赶路赶的心情复杂。

    待续

    第三十六章 情丝

    举报刷分

    焱夜手受伤,这一段时间的食物都是千冰张罗清洗。

    午饭后稍事休息,千冰就着河水洗了手抹了脸,顺便把五天没洗的头发也洗了,随便拧了两下,湿漉漉的披在身后。

    连日阴雨后今天终于放晴。返回的旅途都是位在北方,初夏也并不显得热,千冰索性靠了岸边青石,一边晒干头发,顺便打个小盹神游一番

    正常顺利的话,明日黄昏前就能到泓煊天。接下来一路是沿着明王山西麓边缘的松林行进,最先进入的应该是月曜楼所辖的范围。镜檀阁位于明王山东侧,不知道墨悠正在干什么

    “哎,焱夜,你压到我头发了。”千冰睁眼,稍微直了下身子。焱夜靠在另一边他是知道的,这石头也不是他专用,别人靠一下当然没什么。

    “别动。”缠了白色布带的手扶住了千冰的肩,“不要转头。”焱夜另一只手轻轻梳过千冰的湿发,散出丝丝内力,将头发逐渐烘干。

    这一路千冰多得焱夜照顾,同吃同住同逛二人俨然兄弟般亲近,处得自在,也没觉得什么。自王城前凤悦客栈那日后,千冰便下意识避让,后来连续发生事情,大殿上焱夜对他更是护得周全。直到苍敏恢复,有意将他们分作两处如果当年,自己真入了苍敏门下,也许一切就会完全不一样但人生际遇往往如此,又怎么会有如果,重生过一次的千冰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眼下焱夜这动作,有些过于亲密了。

    “焱夜”

    “什么都不要说。”千冰身后的人语气平静。“就好了。”

    单手撩开已干的发,那只手按在了千冰的背后那一片打湿的衣服上,柔和的热力传来,不一会儿就干透。随后两只手都移开,起身离去。

    千冰回头,焱夜已经不见踪影。苍敏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盯着河水不知在想什么,察觉到他的目光,便转身向他走过来。

    “走吧。”

    “好。”

    二人上了马,焱夜才出现,沉默的跟随其后。

    仿佛有默契似的,三人不眠不休一夜急行,一路无话。

    隔日晌午便进了泓煊天总坛的范围。

    明亮的日光下,远远的望见一抹紫色的身影。千冰眼眶一热,纵马飞奔过去,见那人张开了手臂,便不管不顾的弃马跳起直扑进那怀抱。

    “冰儿”熟悉的声音在千冰耳边响起。

    “悠我回来了。”

    “站直了转个圈我看看,好好的不”

    骄阳下,俊秀的少年原地旋个圈,黑发甩动带起一袭碎金日光,那眼睛更是亮的如天边最璀璨的星星,恍了周围不知多少人的眼。

    “我很好。”千冰微笑。

    墨悠拉了千冰的手站定,那边苍敏和焱夜也下了马,四人站到一处。

    “苍敏楼主一路辛苦。”

    “哪里。有劳紫阁主远迎。”

    “焱夜。此番千冰多亏你照顾,我替他谢过。”

    “紫阁主客气了。”焱夜抱拳还礼。

    “一路劳顿,现在尚早,恰好都可以休息一番。晚间在花离宫宴厅再叙。”

    “好。”苍敏颔首。

    见墨悠携千冰纵身上马离去,焱夜轻轻叹了口气。

    “焱夜。”

    “师傅。”

    “明日辰时初到茗皓居书房来见我。”

    “是。”

    茗皓居,月曜楼楼主之居所。如同紫风轩之于镜檀阁阁主。

    紫风轩。

    “嗯”

    细微的喘息荡漾一室暖阳。

    “咕噜噜”不合时宜的响声冲散了缠绵的旖旎暧昧。

    “冰儿”墨悠松开怀里满面通红的千冰,少年被吮吻得艳红的唇角还挂着一线银丝,惹得他不禁又凑上去伸舌舔了一下。“是我不好。你中午还没吃饭吧”

    “还没”肚子不要叫啦真丢人

    墨悠揽了千冰的腰领他到外间,“先吃两块翡翠糕垫垫,我让人随时备着饭食等你回来的,倾刻就好。”随即招了暗影来吩咐下去,自己陪千冰坐在桌前。

    不多会,菜肴端上来。

    千冰两手齐上,左右开弓,形象全无卯正吃的早饭,到现在已超过三个时辰,他是真的饿了。

    “慢点。小心噎着。”墨悠舀了碗汤送过去,一手轻拍千冰的背。

    千冰好不容易吞下口里塞的那些,说出句囫囵话“不是说黄昏的时候到么,悠怎么会中午在那里”

    “昨日就开始赶工,今日才在晌午之前理完事。怕你会早到,果然早了。”

    “昨晚没有休息直接回来的。悠,最近很辛苦吧”

    “接手凌山殿的事情是比较麻烦。但泓煊天还有其他人,又不止我一个。”

    “对了这个给你。”千冰拿出东海珺玉递到墨悠面前。“剩这么点,还可以用一次。”

    “东海珺玉”

    “是夙溟的,他给了九皋;九皋靠这个恢复功力,然后给了我;我用这个给苍敏楼主复原了全部幻力,剩下来的就自己收了。”

    “这前前后后”墨悠伸手接过,“你吃吧,不要说话了,等下再讲。”

    袅袅白雾环绕的浴房,千冰从浴池中上来,黑发垂落肩背,扯条毛巾裹了,然后擦干身上的水,披上白色的里衣。刚走出门,就被墨悠一把抱起,直入内室。

    瞧见墨悠也只身着里衣,千冰红了脸。墨悠却只是搂了他上床,拉条薄被搭了,接着专心顺干他的头发,低声道“睡吧,我昨晚也没怎么睡。晚上还有宴会。”

    “嗯”千冰低喃。吃饱喝足,浴室里热水一蒸,现在舒舒服服窝在墨悠怀里,累积一天一夜的倦意迅速涌上来,他安心踏实的很快就梦周公去了。

    “我的冰儿”墨悠宠溺的用鼻尖蹭蹭千冰的脸,也合上眼。

    傍晚。花离宫宴厅。

    主要目的,一是迎接苍敏回来,二是凌山殿几位进了泓煊天的高管与四部负责人彼此见个面。

    泓煊天九人镜檀阁阁主紫墨悠,其继承人紫千冰在正式场合千冰已经冠了紫姓;花离宫宫主淳煜,副宫主淳玥她一接到凌山殿的消息就赶回了泓煊天;水沁堂堂主雪怡,副堂主南楚汐;月曜楼楼主苍敏,副楼主狄烈在凌山殿解散之前已决定要入长老院,由焱夜任新的副楼主,现在出于稳定考虑,还是留任一段时间;焱夜作为此次事件的功臣之一也出席了宴会。

    凌山殿部分人去了凤朝,部分人来了泓煊天,依据各人之前从事的领域分到各个地方合并这种事情,那叫一个麻烦加郁闷。涉及到方方面面,财产如何分配,级别如何定,待遇怎么给纠结。千冰在还是冷溶的时候,作为普通职员经历过一次公司合并,那不是一次很好的回忆,除了领导凭空又多出来一大堆,做事的人没增涨多少,收入水平下降外,就没见着点好处;周围婆婆妈妈的人唠唠叨叨都是没合并之前如何如何,合并之后如何如何的比较,听得那叫一个烦。

    现下凌山殿来的这六位,有两个曾经是阁主,四个曾经是部主。凌山殿的权力格局和泓煊天不同,殿主为尊,下有六阁六部,各司其职。夙溟曾经是灵风阁阁主,他走之后,这职位一直空置;去了凤朝的崆霆,曾经是裂雷阁阁主。亏得司礼、职之事的水沁堂把他们安置的妥当,职位给的不高不低,眼见这几位都还比较满意的样子,千冰松了口气基础安定,有利于高楼稳固,只要日后磨合得好绝对是有利于大局发展的。

    席间言笑殷殷,一派融洽,安定祥和。但出席宴会对千冰来说始终是件恼人的事情,平日喜欢的菜也吃得没了胃口。幸亏他还未到十五岁,而没行成年礼是不被允许喝酒的,所以免了敬酒和被敬酒这两样更让他讨厌的事。

    好不容易熬到快散席,千冰扮笑扮得脸都僵硬了,于是先向众人告罪然后跑到花园去透透气却在那里看到比他更早出来的焱夜。

    焱夜席间喝了不少,已经有七八分醉意,望见千冰出来,下一瞬就站去他眼前,定定的看了他的眼,嘴唇动了动,终于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去。

    不过半刻功夫,千冰一身冷汗,焱夜要是做什么,他可打不赢他。焱夜的目光中有些什么掺杂不清,他看懂了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没有未来不过只一个月,日后不常在一起也就会慢慢淡下去想到这里千冰也就安心了。

    “千冰。”

    “呃”千冰回头,是墨悠。

    “怎么站在那里发呆”

    “看到焱夜,还没说话他就不见啦。”这也是实话。“可以回去了”

    “对,走吧。”墨悠转身,有意无意瞟了黑暗中的树丛一眼,拉了千冰离开。

    暗处,有抹红色一闪即逝。

    待续

    第三十七章 同心

    举报刷分

    回镜檀阁的山路上。

    “冰儿。”

    “嗯”

    “苍敏方才告诉我,他教你灵识感应了。”

    “是。”

    “回去演练给我看看你这几日的成效。”

    “好”夏夜的风本应是很舒爽的,千冰却觉得后颈一阵发凉墨悠的声音平静,可他怎么凭空生出一种秋后算账的感觉和他以前对犯了累积错误的自己,一个口气

    进得紫风轩,千冰在外堂临窗的榻上盘腿坐了。

    闭目,凝神,引导气息流过全身,慢慢向外扩散,形成探针一样的触觉这个感觉是千冰自己体会出来的,仿佛千万根极细的针游离在身体之外,通过气流的线与身体各个部分相联系无形之中可以知会的范围和敏感的程度扩大了好几倍。

    墨悠站在五尺之外,猛然发难,瞬间连着三大片银针先后直奔千冰飞去。

    电光火石之间,两方银针对对碰落,千冰同时软剑挥出,扫掉剩下没击中的针。完美防卫。

    “若事先不知道,你能避开多少”

    “这个距离上,十之七八。”

    “能维持这种感觉多长时间”

    “目前只能坚持四个时辰,休息两刻之后才能再开始。”

    “最近一直都保持这样吗”

    “是的。”

    “好吧。”墨悠点点头,向千冰伸手“来。”

    千冰牵了墨悠的手,跟他上楼进了内室。

    “冰儿,以你如今的程度,已经高于一般暗卫。你身上那道伤痕,我给你去了吧。”

    千冰下意识抬手摸了一下锁骨上的伤。

    这伤

    那边墨悠已经拿了个瓷瓶,顺手一带千冰的腰,两人一起坐在了床沿上。

    借着床头夜明珠的光芒,千冰锁骨上的旧伤在细致白皙的肌肤上格外显眼,凉凉的药膏擦上去,被墨悠纤长的手指柔柔的抹开来。

    “冰儿你当时,有没有怨过我”墨悠的声音很低,带着一丝心痛。

    “怨你”

    “怨我没有好好教你。”

    “没有。你教过我,是我自己没好好学。”是自己贪了墨悠的那份娇宠,怨不得别人。

    “冰儿”

    “悠,我知道你是不想我那么辛苦。”千冰抬头凑近墨悠的耳边,“不会有下次,我不会让自己再受伤。”

    “你每一分都是我的”微凉的唇带着淡淡的酒味,寻上千冰的唇。

    “嗯”

    素纱帐落下,二人衣衫尽褪。

    墨悠紫色的长发散开来,覆上身下千冰纤细的身体,低头吮上他粉红的唇。珠光下,少年媚眼如丝,抬起光洁白皙的胳膊,伸手,恶作剧的去拧身上趴伏的人胸口两点红樱。

    “咝”墨悠吃痛,惩罚性的咬了他的唇,然后抬头轻斥,“小坏蛋”

    千冰嬉笑“那这样呢”说着放轻了力道,揉按几下后,又半弓起身伸舌去舔。

    “嗳”墨悠呻吟一声,压下少年的肩,一面埋头逗弄他胸前两抹嫩粉,另外伸手握住了他下身淡色稀疏草丛中的粉红色欲望,不多时,就挺直成一个漂亮的形状。

    “悠嗯”少年的身体因为泛着浅浅的红,他伸手搂住墨悠的背,极力的往墨悠身上贴和蹭,仿佛这样就能缓解身体里那股躁动似的。

    “冰儿你不乖。”墨悠一手轻轻揉捏已经立起的红珠,另一只手抬高少年修长的腿,侧身亲吻细腻敏感的内侧,落下一串红印。

    因为这个动作,少年张开的双腿间春光乍现,诱人的密处因为一连串的调情,隐隐有了张张缩缩的趋势,看得墨悠心中火起,却仍是强自压下,转而取了床头蜜膏,粘上好些,才敢探向那幽深。

    “悠”千冰扭动下身子,把方才墨悠的动作都看进眼里,“你早有准备”

    “当然,席间我就没喝多少,还吃过解酒的药。”墨悠轻笑,“下午养好了精神,不就为着晚上不慢待你么”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增加入内的手指。“你难道不想我”手指探索着找到那一点,稍稍加力。

    “嗯啊”少年的声音因着这动作,变了调,却更加透着几分柔媚的邀请。

    “想不想”

    紫色冰凉的发丝一路掠过高炽的身体,带起一阵颤抖,千冰瞪着近到眼前的美人脸,无奈,“想”

    “想什么嗯”墨悠刻意撩拨,却又不让他上到最高点。

    脸红的快滴出血,千冰只有妥协“想你抱我”

    体内的手指换成了墨悠灼热的欲望,少年绷直了身子,皱眉毕竟还是有些撑痛。墨悠细细密密的吻落到他的脸颊、肩颈,耳垂,流连在红唇上,缠绵悱恻,安抚了他的情绪。

    千冰渐渐放松下来,接受着内里由慢至快被研磨的感觉,慢慢的一丝酥麻的快感走遍全身,不由得闭了眼,口中溢出无意识的撩人呻吟。

    “冰儿你好美”

    半透明的纱帐掩了无边春色,却遮不住二人身上散出荧荧的紫色辉光,在夜明珠的光芒映照下,显出一点神秘浪漫的味道来。

    甜腻的喘息,断断续续的呻吟和柔靡的水渍声飘出帐外,良久,伴着一声有些暗哑的甜蜜低吟,二人同上云端。

    墨悠侧身搂了仍有些失神的千冰,回味着后的余韵,静静地躺了一会。然后起身,掀帐,随意披了件长衣,把千冰裹着被单一同抱起,走进隔壁的浴房。

    “悠”入了水,千冰稍微回神,惊讶“你身上怎么有紫色的光”

    “你也一样。”

    “嗯”千冰低头,二人的身体像是共鸣似的,同调的散发出紫光,映着水波,紫色一圈圈扩散开去。“这是什么”

    “小傻瓜。”墨悠伸手在千冰鼻子上刮了一下,“你忘了那凝神的法子”

    “那个开始不是白色的么”那日苍敏教他的时候,颜色明明

    “你还敢提这茬。”墨悠板起脸,在千冰腰上捏了一把,直弄得千冰软绵绵歪倒在他怀里。“回来时你凝神与我对了一招,身体就一直处于高度敏锐的状态,我不趁这机会把你拽到我的领域里来,难道还放任你跟苍敏幻力同步”

    黑线。早知道同时拜两个师傅要不得,墨悠真为这缘故生气了哎

    “悠”

    “别扭。撒娇也没用。趴好了,我给你清理。”说话间墨悠往水里一沉,带着千冰整个没入了水中,猝不及防,呼吸一滞。

    两片温软的唇贴近千冰度了口气过来,接着就是一通缠吻。

    “呼哈”出得水面,如蒙大赦,千冰拼命喘了几口气。

    这当儿,墨悠的手指已经深入千冰体内,没有直接导出内里的东西,而是恶劣的转了几下,重重的按在那小小的敏感点上,反复的揉压;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指尖极不老实的搔刮着铃口。

    前后夹击之下,千冰的呻吟早已破碎,凌乱的湿发贴在白皙的皮肤上,少许含在艳红的唇间,生出别样的视觉刺激。

    “啊”经过一次情事的身体格外敏感,粉色的欲望颤抖着吐出白浊,千冰靠着墨悠,竟然有点半昏过去的意思。

    墨悠罢了手,给千冰清理干净,起身擦干顺便上了药,抱他回房。

    出了气,又有点后悔。墨悠揽了昏睡过去的千冰躺在床上,怔怔的看着他年轻俊秀的脸无论他真实年龄多大,这身体仍不到十四岁,自己实在不该这样对他的。

    “冰儿”轻声念着爱人的名字,“现在你和我的气息幻力都同样了”

    从此你就是我的一部分。至于焱夜是不是喜欢你,又有什么关系

    千冰睁眼,一室阳光。

    这地点

    墨悠左手揽他在怀里,右手忙着处理公务。瞧见他醒了,放下手里的事情,抱着他起身从书房转回卧室。

    “乖。自己穿衣服洗漱吃东西。然后去暗部交任务,把返回的证明书拿来给我。”墨悠放下他,交待完之后又出去了。

    呆

    吃完早饭,汗已经到了午时初。千冰去了趟暗部回来,证明书交到墨悠手里。

    “这个给你。”墨悠看公文看得头都没抬,扔过来一个腰牌。

    “呃”千冰接过。

    质地极好的翡翠,绿得青翠欲滴,正面刻了个阳文的“紫”字,反面下边刻了两个小小的阴文“千冰”敢情是身份证。

    见墨悠没言语,千冰收好腰牌自己退了出去。

    “回来。”

    “”早说嘛

    “把这些送到水沁堂,然后回来吃午饭。”又是几本文书甩过来。

    “是。”

    秋后的帐还没算完么

    待续

    第三十八章 缘浅

    举报刷分

    茗皓居。书房。

    桌上一摊碎玉。

    苍敏背着手站在窗前,神情复杂的看着焱夜离去。

    一个时辰之前。

    “师傅。”

    “焱夜。你过来。”苍敏站在书桌前,平时桌上的笔墨纸砚,书籍统统不见,只有一个墨玉的八卦盘放置其上。

    “师傅,这是”

    “头发拿出来。”

    “啊”

    “千冰的头发。”

    “那个”焱夜的脸红到了脖子根。昨日给千冰顺干头发的时候把落发都收了起来师傅的眼真毒啊。

    见他如此表现,苍敏摇头,“只要一根。”

    焱夜掏出一个绢帕的小包,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的头发理成了一小束,用线扎着抽了一根出来,递给苍敏。

    苍敏接过头发,放在玉盘上摆好,继续吩咐“左手无名指,三滴血。”

    这回焱夜很是爽快,依言照做。

    莹白的光环绕在玉盘周围,苍敏银色的眸子显出诡异的青绿色,那玉盘上的头发和血化成一黑一红两道烟雾,颤颤巍巍的升起,盘旋,凝成一线,然后慢慢的消散在空中。

    玉盘上留下一道红痕,血和头发都消失不见。

    “居然能看出这样地联系”苍敏喃喃,他的眼睛颜色已经恢复如初。

    “焱夜,你是怎么看千冰的,说实话。”

    焱夜是头回亲眼目睹苍敏弄这神神道道的东西,有点惊讶,不知何意。又听得他这样问,一下子不知说什么才好。

    “你对他的感觉,从认识到现在。”

    唉,反正师傅都看出来了,有什么不能说的。“开始很好奇,后来慢慢熟悉,跟他一起很自在,比较亲近之后有点喜欢他。”

    “有点”这小子估计自己还没完全发觉吧,还藏人家的头发

    “是喜欢。”他还就承认了,如何

    “那你知道他和紫阁主”

    “知道。我单方面喜欢他,没有什么关系吧。”

    这俩孩子,先是千冰在头里莫名其妙,待他想通之后,居然后面焱夜也跟着纠结上了,哎。想到这点,苍敏有点郁闷。

    “是没什么”正说着,听得一声极细微的响动。二人同时低头恰看到沿着那红痕出现一道裂纹,接着张牙舞爪的细密裂痕延展开去,一片整玉就这么碎成了很多块。

    “师傅”焱夜望向苍敏,不解。

    对这突生的景象,苍敏略微惊讶。

    “焱夜,你喜欢千冰这件事是没什么。但是你把这件事看得越淡越好”

    “看淡”

    “这对你和他以后都好。”

    “我没想过那么远。千冰极喜欢紫阁主,一路上每次说起来都是两眼放光。男子之间这样的事情本不多见,他却自然的表露出来,这种一心的爱恋总会让人有些艳羡。”焱夜想了想,“嗯,我很喜欢这样坦然的他,无关乎男女,旁的就没遇过这样的人。说不想那是假的,但是,我怎么可能争得过紫阁主。看淡,唔,也好。”麻利爽快的说完,省得师傅左问右问

    苍敏心里叹一口气,当年墨悠也曾因为焱夜的关系郁闷之极啊。

    “但是这和那盘子碎了,有关系”师傅算的是什么

    焱夜干脆利落竹筒倒豆子般的说辞,让苍敏放下心,又听他后面这句,很淡的拧了一下眉,随即平复。

    “你和他有浅缘。终归还是分开。”

    貌似说的就是这一个月的旅程吧是够浅的。焱夜心道。

    昨晚他喝多了点,看见千冰就有些想把话挑明,瞧着紫阁主也出来了,有些泄气,还是算了。

    在一件没结果的事情上持续长久的费神,不符合自己为人处事的原则。何况,昨天也想了一晚上师傅说得对,看淡。

    “其实,能把他当作普通朋友也好。就像离尘那样。”

    “你能想清楚就不错。”苍敏点头,“去忙你的吧。”

    待焱夜出门后,苍敏的脸色终于沉下来。

    你与千冰,何止浅缘

    墨悠是易容师,苍敏无法算;千冰的情况也差不多;这回仗着焱夜的血,居然还算出两分过程看来变数极多,也完全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开始。

    以墨悠的性子绝不可能会对千冰放手,而是护得更严实;而焱夜这孩子很有分寸,情之一事,看淡些,便不会那么伤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至于碎裂的玉盘异能者天生排斥被窥探,才会生出这破坏的力量。

    不过碎的也太厉害了些但愿,只是自己多心。

    水沁堂。

    千冰还没进去,外面的侍卫、侍女一个个大礼行过来。

    “紫公子。”

    “免了免了”怎么这么别扭。千冰低头瞧那玉牌都是这身份证闹的。

    紫这个姓,就是身份的象征。

    雪怡见千冰一脸郁闷的进来,捂嘴一笑。

    “千冰见过雪怡堂主。”

    “紫公子”

    千冰抬眼瞪她。

    “呵千冰,如今你这名分坐实了,地位和我这里的副堂主差不多,这么称呼也是应该。”

    “这是紫阁主要我送来的文书。”水沁堂管礼的,不争了,争不赢。

    雪怡笑的更灿烂,她接过文书,大致一翻,着人送了两本去副堂主南楚汐那边,回过头来

    “紫阁主不是墨悠么。”

    “”大姐,你故意的吧。

    “好了,说正事。”雪怡坐正,敛了笑容,“紫公子,从明日开始你每天到水沁堂礼部接受司职教习一个时辰,为期一个月。”

    “司职教习”

    “是的。因为你现在需要开始协助紫阁主理事了。本来应该从你在紫阁主那里初试合格的时候就开始,但苍敏楼主事发突然,拖到现在才进行。”

    卖糕的。

    “我能不能继续当暗卫啊”要把他培养成高管太可怕了冷溶就是个厌恶麻烦三不问的性格,换了千冰自然也是一直这个观念不变

    “这可由不得你。当年紫阁主十一岁上就开始协助老阁主理事。如今你还有半年就满十四,难道还做不来”

    拜托,这不是做不做得来的问题是他根本就不擅长做这方面的事情。但听雪怡这口气,不接受还不行。

    “好”千冰弱弱的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