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6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抱着他的男人喉头一动,黯哑的声音低低的响在千冰耳边“冰儿,乖,别动我会忍不住。”

    “那就不要忍”

    居然是这么明显的邀请。闻言,环住少年的肩膀一震。墨悠低头望向怀内少年情动的眼,再度吻上那因温度和更显丰润的红唇,手上褪下少年身上仅剩的衣物。

    虽然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毕竟这身体年少,又是第一次,少年蹙起的眉传达了他身体的痛,指甲深深掐进墨悠的胳膊。

    惹得墨悠一阵慌乱到了这地步,却已无法停止。

    只能更小心的,一点点进入。

    千冰跨坐在墨悠的身上,紧紧抓住了他的肩,头颈后仰,身体弯成一个诱人的迎合弧度。

    终于,全部埋入。

    “啊”

    二人松了口气般的低喘出声。

    少年的身体常年习武,柔韧性很好,不多时便渐渐适应。

    由慢至快的律动下,温度持续上升。

    无论以后如何,我的第一次是给了所爱的人

    激情过后的千冰,无力的趴在墨悠身上,任墨悠给自己清理身体,抱上岸,擦干,换上带来的衣服。

    环住墨悠的腰,累极的他沉沉睡去。

    天色微明。整队人马正准备启程。

    “阁主”

    墨悠看看怀里睡得正酣的千冰,皱眉。昨晚嘱咐过今天到了时辰各队即动身,不必请示,这又有什么事

    略微不快的掀帘,“何事”

    “总坛的信鹰。”暗影单膝跪于一尺之外,呈上幻形信鹰。

    那鸟儿飞上墨悠的手臂,化成一张字条。

    “雪怡堂主已快至你处,要事紧急淳煜。”

    刚看完,本来安生躺在怀抱里的少年,身躯一震,猛然睁眼。

    “苍敏”

    散掉幻形信鹰,墨悠扳过突然坐起的千冰的肩,“冰儿,怎么了”为什么睁眼就是喊苍敏

    “墨悠我梦见苍敏的银发银瞳变成了黑发黑瞳”千冰的眼神涣散,仿佛黑发的苍敏就在眼前。

    不远处马蹄声渐近,有两人一前一后快速驰来。

    一位正是水沁堂堂主,雪怡。

    还有一位月曜楼,焱夜。

    待续

    第二十二章 突变

    举报刷分

    苍敏的银发银瞳变成了黑发黑瞳。

    也就是说,他身上幻灵师的力量,没有了。

    千冰身上带着部分苍敏的力量,在没有外力妨碍的情况下,相对于其他人,可以更容易的接收到他的灵识。

    这来自苍敏的最近的讯息,连只字片语也无,只是一段梦境中的影像。

    千冰也仿佛受到了波及,突然醒来说了那些话之后,就昏了过去连抱着墨悠的手都松开,已经处于完全无防护状态。

    而雪怡和焱夜带来的东西,增加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和严重性。

    一幅苍敏的画像。

    就是那年千冰用铅笔画的极之逼真的那副,他们四个人,每人都有一张。这件东西仅只泓煊天有,别无分店。

    并且这样东西,居然是凤朝的新任国君遣使者送来泓煊天的。

    附带贵派月曜楼楼主苍敏,正在凤朝朝堂做着座上宾,现在遇到点事情,送此信物,要求他的徒弟焱夜前去相助。

    “紫阁主,凤朝使者在您出门五天之后就到了泓煊天。”焱夜在雪怡的授意下开始尽解说之职。“同时也接到三天前的线报说师傅进了凤朝王宫据说是探查到了夙溟的所在。”他的师傅,自然是苍敏。

    “雪怡堂主和淳煜宫主认为这是要挟。没人知道师傅出门还把这幅画带在身边,师傅必定也不会拿出来示人。毕竟做信物的话,很多东西都可以,为何送这么一幅连仿制都不能的画。”

    “对方还指名要焱夜去,不知是为何缘故。”雪怡接过话茬,“但长老院发话说这事关苍敏楼主安危,无论如何必须先弄清状况。哪怕焱夜没有异能,也不得不去冒这个险。因此让他先找到紫阁主,借紫阁主之力防护一二。我们一路赶来,算好在泉城可以追上,再从这里到凤朝地界,这样不会损失时间。”

    听完二人的解说,墨悠略沉吟,还是把千冰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恐怕情况还要糟糕,刚刚你们来之前,千冰梦到苍敏楼主发色变黑力量尽失。现在他灵识受到影响,还在昏迷中。”

    雪怡脸色大变。

    异能者,即传承师职的人数分布,将会影响到整个中洲的势力划分。这样的人少之又少,这一代泓煊天与凌山殿各有两位,而凤朝一百五十多年来一位都没有,因此才一直居于弱势。

    凌山殿的殿主九皋,是却魂师,旗下裂雷阁阁主崆霆,是移影师。一年多以前千冰为人偶师夙溟所劫,而这夙溟当时又是凌山殿灵风阁的阁主,的确是让泓煊天很是紧张了几天谁知后来这人偶师居然伤了九皋后叛逃,又让众人松了口气,毕竟还是二对二。

    传来凤朝出现了蛊术师的消息之后,又得知苍敏可能会被夙溟操纵。若这夙溟也投向凤朝,那三家就都各有两位异能者凌山殿的九皋只是暂时受创,倒是泓煊天成了最弱的。

    而现在面临的要失掉一位异能者,那对泓煊天无疑是相当沉重的打击。

    “出了苍敏楼主的事情,长老院再不放心紫阁主一个人应对九皋和崆霆,”雪怡声音疲惫,几乎以两倍于之前墨悠他们的速度赶来泉城,消耗了她太多的体力。“没料到还真的落实了。万一凤朝那边故意放消息给凌山殿所以,紫阁主这趟你先回去,我去锦城就可以了。”

    眼下,必须让墨悠平安回泓煊天坐镇。

    既是如此情况,墨悠颔首同意,而且照千冰目前的情况,也还是回去的好。

    事情已定,墨悠领了焱夜钻进临时搭起的帐篷,给他加持防护。

    随从人等重新驻扎下来。

    “那,现在我就领着人马直接去锦城;焱夜自去凤朝王城寻苍敏楼主;紫阁主”

    “不必这么急。从这里到锦城路途也不过三日半,堂主和焱夜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歇半日也无妨。恰借着这泉城的优势稍作调整千冰的灵识受苍敏楼主的影响,暂时也需要休息。下午,我再带他和暗影回泓煊天。”

    正说着,听得马车内一阵响动,墨悠忙回头,果然是千冰掀开帘子正准备往下跳。他忙一个飞掠过去把千冰从车上抱了下来。

    “冰儿,”墨悠的语气中带着点宠溺的责怪,“不要动作这么大。”

    闻言,千冰苍白的脸上泛红晕,正欲下地,墨悠却直接抱着他走到了雪怡和焱夜面前。

    “千冰的脸色不太好啊。”雪怡看着这师徒二人的举动,神情有点尴尬。以她半百的年纪,要是看不出来现在这墨悠和千冰之间那种流动的暧昧,那还真是

    “灵识受了冲击,精神有点疲劳,过一阵就没事。”墨悠大大方方抱了千冰在二人面前站定。

    “墨悠,我听到你们刚才说的话了,我也要去凤朝王城。”

    墨悠的举动、千冰对他的称呼,还有这话的内容,都让焱夜多看了千冰几眼。

    “千冰”墨悠的语气中露出按捺不住的一点恼怒。

    “墨悠。这事情因我而起,我怎么可能置身事外。我再不济,也好歹是你的继承人,还是个正式暗卫,不会对焱夜一点帮助都没有。还有,我与苍敏之间的灵识感应这一点,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堂主,请自便,墨悠少赔了。”

    无视身后雪怡与焱夜有点惊讶的目光,墨悠抱着千冰直接上了马车。

    放下怀里的少年,直接欺身上前,狠狠地吻下去。

    直到二人都有点窒息才松开来。

    “冰儿,”手指抚上千冰略微红肿的唇,墨悠喃喃道,“你怎么就是不明白我想护着你的苦心呢”

    “悠我怎么会不明白。”千冰靠在墨悠怀里,低低的轻喘,“但我不是一个需要你时时刻刻护着的累赘。记得吗我说过想做些事情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我知道但此行定会很凶险。”

    “泓煊天也想要整个中洲的吧”

    “当然。”

    “你把我护在你身边,想置我于何地”

    “”

    “我去暗部,到底为了什么。为了可以站在你身边抓你的衣角吗”

    “不”

    “那让我去。”

    “冰儿”墨悠的声音极低,埋首在千冰的颈间,“我只是不想我爱的人再去冒险你去暗部的那一年多,我怕你出事一直都在你附近看着你一点点得变得更强,虽然高兴,但更多的是难过凤朝王城远隔万里”

    这事,本不该说出来,但墨悠,已经怕了那日日夜夜心心牵念的感觉。

    千冰闻言一震,不由自主地把对方抱得更紧。

    这个男人,一直就小心的守护在自己身边。

    昨夜的相拥,余温犹在,得此所爱,不枉重生

    “悠,”不再开口,而是使用了传音入密。“凤朝有国君,凌山殿有殿主,而泓煊天只有四部。除镜檀阁外,其余三部均有主、副职,镜檀阁为四部之首,却只有一个阁主。是不是到了最后,以阁主为尊”

    “对。”

    墨悠将会是王啊千冰暗叹,“那就更不要阻我去凤朝王城了。要当王的人,怎么可以只顾着自己的爱人。王,是属于天下的。”

    少年的脸上,浮现远超年龄的沧桑。不是他经历过,他只是看过太多,太多

    与前世了解的那些皇朝不同,中洲的主位继承以能力论,不以血缘传位。几乎所有居至高位的都是传承师职,而这些职业多要求静心专一以获得更高深的灵力,无后嗣的情况大大存在。尽管如此,王的职责却是大同小异。

    而这偶然出现的异能血统继承者,据说是由主宰的神随机赋予的。因此每年从民间以及门人的后代中挑选合适的弟子,成了寻找传承者的必要途径。

    唯一除外的是一百多年前的凤朝王族,纯以血缘传承异能,故而后来人丁凋零,以致在天下争斗中被全灭。现在凤朝已有个蛊术师;人偶师夙溟不知所踪,却极有可能也入了凤朝;加上之前传的神乎其神的新任国君一个相当大的不安定因素凤朝的王族虽不存在了,但不排除这异能会在别人身上随机出现。

    “凤朝敢这么张狂,必有所倚。”千冰继续道,“我若不去,自觉对不住苍敏。最重要的是也希望可以为我爱的人做些事情”而不是再惹祸。

    墨悠坐起身直视千冰双眼。哪怕是昨晚二人最亲密接触的时候,也不曾听千冰说爱他,虽然可以感觉到,但这亲耳听到又大大不同。

    传承师职者动心不易,一旦动心,必定,一生一世。而这动心的后果,却是好坏皆有,全凭天数人心。墨悠知千冰乃异界灵魂,与他们不同,起先听到千冰关于王命的一席话,已受触动,此时更是震动不已。若再阻止千冰,只怕是自己辜负了他的心意了。

    “好吧冰儿,我允你去就是。不过,安全为重,万事小心。”此去,无论苍敏灵力有否,也必会帮助千冰。

    二人下得马车,外面的众人正在准备早饭。本来是准备天亮就出发,卯末辰初即可到镇子上,再用早饭,现在由于雪怡和焱夜的到来,停在了泉城边界的一处山林。

    待续

    第二十三章 天骄

    举报刷分

    既是休息,墨悠遂带着千冰又去泡了一回温泉。

    墨悠心疼千冰下午还要赶路,而且这回是骑马而非坐车,他自然规规矩矩没再故意去撩拨他目前的状况,让他有点后悔昨晚的事情,虽说他的医技顶尖,但千冰的低烧无可避免,只能先借着温泉的效力和适当的药,加上午休,缓解一下。

    泡完温泉,千冰被墨悠用衣服裹上岸。

    “悠,你这件里衣好眼熟。”千冰伸手一捻,“唔,这不是我那年”

    墨悠微笑,“是你的第一件织锦作品,月白色的凤凰暗纹绸。料子极软,全部被我拿来做里衣了。”

    “看起来还很新呢”

    “当然,一匹十丈,开始做了五套,穿了这几年。去年变高了,这是重新做的。”

    “去年变高了嘻。”千冰捂嘴笑,“悠,你现在看起来和焱夜差不多大年纪我刚从凌山殿回来的时候,你看起来可比我大不了多少啊”

    “真这样年轻倒好了。”墨悠有点不自在,“我实际年龄比你大很多。”

    千冰正色道“实际实际我初来中洲的时候就比你大了。”

    “呃不提也罢。”

    这年龄,实在是不能纠结的,算出来会很沮丧。

    若论他和墨悠的真实年龄,现下加起来

    超过八十。

    经过一上午的调整,雪怡和焱夜的气色看起来好了很多,焱夜年轻,基本上已经完全恢复。而千冰在晌午过后,果然开始发低烧。

    “这”雪怡见千冰如此,心下明白了几分。“千冰还是随紫阁主回去吧。”

    这四部之主还真是人人维护他焱夜心里有点不快,英挺的眉微微蹙起。

    当年焱夜回泓煊天后,先发生木偶事件,刑部大厅里的众人包括他的师傅在内,关切之色是毫不掩饰。那时他自愿为千冰担三十鞭责罚,不过是出于自身的责任感。后来看着千冰以那么纤细的身体受五十鞭,也是有点担心的,结果见紫阁主那抱着自己徒弟的小心样子恨不得心疼到了骨子里确让他稍微有些惊讶。

    然后,千冰卧床一月,据说还是紫阁主亲自照料。师傅、淳煜宫主、雪怡堂主都有亲去探望。焱夜入这泓煊天也有十多年了,以前还从没听说过谁待遇这么高。

    接着,他一直以为,在众人如此照顾之下,千冰一定会选择相对轻松的军部,他就可以好好了解一下,这家伙到底哪点好谁料千冰居然去了暗部。

    最后,获得的印象便是,这小子定是特会哄人,也还算做事有担当,否则也不会大家都围着他转,还由着他任性。真不知道紫阁主怎么同意让他去暗部的。

    接下来的一年,焱夜逐渐从其他人口中了解到了关于千冰的一些事情不亚于他当年的武功;出色的医技药理;紫阁主的继承人身份;还有那些古古怪怪的奇思妙想他听离尘讲得眉飞色舞,亲自试了之前半信半疑的那些东西,对于千冰的好人缘,终于心下有些服气。

    而且,入了暗部只一年三个月就通过了暗卫最终试,这个成绩当然是非常优秀的。听说千冰回了紫风轩,焱夜本想去拜会一下,却得知他随紫阁主去了锦城。

    眼下,因为师傅的事情,焱夜随雪怡堂主赶到泉城,才又见到了千冰居然被紫阁主打横抱在怀中,言语之间二人似乎相当的随意,并且听得千冰说要和自己一起去凤朝王城的时候,紫阁主非常不乐意,旋即又回去马车上这心里就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了。

    焱夜年届二十,在凤朝分坛做主事四年后,一年多以前回到泓煊天,后来一直协助副楼主狄烈打理月曜楼的诸项事务,这人生经历和工作经验一点也不少。观雪怡堂主的表情,他也估出来,千冰和紫阁主关系不是一般师徒那么简单。

    因为一直有些在意,方才仔细瞧了千冰几眼。比起受刑那次,确实看出来长大了不少,却没有刚从暗部出来的人身上会散发出的那种狠戾之气,靠在紫阁主怀里眉眼之间居然带着点妩媚,让少年本来俊秀的面孔显得愈加柔美。

    是情人吧。

    想到这一重,不知为何,心里有点儿堵。

    眼下准备出发,千冰却又发烧。至于为什么会发烧

    “无碍。雪怡堂主你领着人马前去锦城。我带千冰暗影和焱夜一起往凤朝去,过一日千冰好了我再回泓煊天不迟。”

    “那好。就此别过。”

    众人分道扬镳。

    雪怡撩开车帘,望着绝尘而去的墨悠的背影,神情间隐隐有些忧虑。

    千冰窝在墨悠怀里,双臂紧环住他的腰,侧坐在马上,整个人都被斗篷裹住,脸也给严严实实蒙上,只露了两只眼睛。

    “冰儿,困就睡一下。”墨悠低头小声叮咛。

    “嗯。”虽然千冰有些发烧,但不是很困,况且这风景真不错啊

    千冰坐在紫发美人虽然易容之后算不得美人,但他自己心里清楚就好啦的身前,旁边两骑一位黑发张扬,暗影;一位红发飞舞,焱夜自度这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好不行,到了休息的地方也要给自己的头发换个颜色。

    被护的太过悠闲,完全没了紧张感,千冰一边yy,暖暖的靠着墨悠进入了梦乡。

    傍晚,终于看到一家客栈。

    本来可以随处歇,但千冰既然生病,当然要找个好点的地方安顿。

    暗影进得客栈,要了两间上房,却把号牌直接扔给墨悠,眨眼消失不见。焱夜拿了号牌跟在墨悠身后上楼。至于千冰,当然还睡在墨悠怀里,没醒。

    走过楼梯拐角的时候,焱夜距离墨悠和千冰稍近了些,结果

    看似睡着的千冰手腕一翻,十几根银针直奔焱夜而去。

    焱夜迅速撩起斗篷挡了,人往后退了一步,才堪堪躲过。

    “紫阁主,千冰他”

    “他睡着的时候,你离他一尺之外就是。”说完墨悠便进了房间。这孩子反应还算快,暗影都中过一针呢。

    留下焱夜一个人站在门前发呆。

    难怪刚才那个暗卫号牌用丢的这才是一年三个月通过考试的实力罢。心下有些明白,不由得对千冰多了点佩服。

    只是,这个少年,别的身份也就罢了,竟是镜檀阁阁主的情人。他睡着了警惕性仍旧很高,却对紫阁主毫无防备思及刚才冲着自己飞来的那一片银针,焱夜稍微有点郁闷。

    罢了,关我何事。不过是同僚而已。

    焱夜推门走进自己那间房,打水随意收拾一下,便睡了。

    待续

    第二十四章 暂离

    举报刷分

    “冰儿,可睡好了”

    “嗯。”眨眨清醒无比的眼,千冰坐到桌前吃宵夜。

    墨悠伸手过去摸他的头,“不烧了。不过等下再睡之前还是多吃一次药,多擦一次药吧。”

    “好。”吸溜吸溜粉丝

    “你上次说夙溟知道你是易容师”

    “对。他说是他的能力。”豆浆豆浆

    “唔应该是对异能本源的感应力量。你用普通暗卫的隐匿之法对夙溟来说无效,很容易被发现。所以,你的力量还是遮掩一下的好。”

    “有办法我之前也想过,蒙别人都好说,就担心夙溟。”啊呜绿豆糕

    “不止是人偶师,却魂师也能发现。”墨悠想了想,“你快吃吧,吃完了我给你弄。”

    “冰儿,你花在易容修业上的时间远远不够。像你这样,要胜过我太难了。”

    “那师傅你就一直当着吧”

    千冰这话听起来相当没心没肺,墨悠无奈的笑了笑,摇头

    “我当初”

    “悠,你那么想我继承易容师之职,保持着一个长不大的外表,然后看着你一天天老去”

    “”

    “我不想。我和你现在的身体成长基本上能够同步,你不觉得这样很好”

    “但是”

    “以后,天下太平了,我们再去找个继承人就是。”

    坐在千冰背后写咒印的墨悠停住了动作。他伸手抱住了身前的少年。

    一个人的牵挂,不愿和你分离。只有你,我想用力抱紧。

    “冰儿平平安安的,尽早回来。”墨悠的额头抵在少年的肩上。

    “嗯。”

    屋内一时间陷入一片默然。

    许久,墨悠才完成手里的工作。

    “这样,暂时是没事,巩固的方法,你记住五日实行一次。”

    “知道了。”

    “睡吧,明天一早起来我再给你易容。”

    千冰依言躺下,蜷进墨悠臂弯,安心合上眼。

    这怀抱,今晚之后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再次拥有。

    明天,便要打起精神,时刻准备上战场。

    “悠,你脱我衣服做什么”

    “不要动,乖,擦药”

    “呃”千冰闹了个大红脸,怎么忘了还有这茬

    聊一阵,闹一阵。

    夜阑人静。

    怀里的少年,呼吸趋于平稳悠长,墨悠却是无论如何睡不着。

    苍敏这事情,单靠千冰和焱夜,还是不够。

    自己却脱不开身。

    翌日。

    焱夜等在楼下用早饭。墨悠和千冰一前一后下了楼。

    “紫阁主。”焱夜站起身行礼,不经意瞟了千冰一眼。

    但这是谁

    墨悠身后的少年一身黑衣,长发用一根暗红色发带束起,额前鬓边飘了几缕刘海,那五官居然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

    “千冰”

    “叫我幻月。”少年的声音都和昨日完全不同。

    “如此这般,你们就做兄弟俩上路吧。”墨悠点点头,坐下来。

    这样,哪怕是夙溟和千冰面对面,也认不出他了。

    早饭后,四人离开客栈。

    日光下,千冰的发,透着隐隐的红色。他本想把发色变成和焱夜一个样子,不过作为暗卫,这红色实在太张扬,只好择中,让头发在暗处看仍然是黑的。

    对于千冰这点小想法,让墨悠觉得忒孩子气,笑了笑,也就给他弄成这样了。

    岔路口。

    “千冰,你头一次出这么远门办事,有的事情还是多征徇焱夜的意见,不要自以为是想当然。”

    “是。”这种时候,墨悠不再把他当成年人看,还是视作初出茅庐的年轻弟子。对于这一点,千冰清楚得很,虽然自己曾在暗部待过,但正式涉足江湖却是头一次,前世那些日常经验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了相较之下,焱夜绝对老到成熟得多。

    “焱夜,千冰拜托你了。”

    “是。紫阁主。”

    墨悠停在原处,目送二人骑马远去,直至消失在视线之中。

    “暗影。”墨悠掉转马头,向泓煊天的方向驰去,暗影紧随其后。

    他的冰儿。早上易容时两人的对话还萦绕在耳边。

    为了你,我必会保护好自己。

    我信你。

    唇上,还留着爱人的触感和温度。

    晌午。

    上午出发的时间不算早,千冰和焱夜行了一个多时辰,途经一个小村庄,见路边树下有个茶摊,便下了马,稍作休息。

    从泉城一路过来,大约需得两天才到凤朝与泓煊天势力范围的交接处。

    此时已进入暮春,有太阳的时候,天气也稍微热了起来,茶摊的生意看起来还不错。焱夜和千冰寻一张空桌坐了,要了一壶茶。

    来来往往的旅人,让千冰有点感慨。

    十年。现在才有一种真正重返人间的感觉。

    六岁以前,没出过宅院。入了泓煊天虽有过两三次出任务,但都是一日之间就可以往返的。加之自己懒,平时的课业也排的紧,更是没有机会外出。入了暗部就愈加不用提。

    “哎,你以前在那边,和这里有什么不同吗”想到焱夜之前不在泓煊天,而是在凤朝地界待了好多年,千冰随口问了一句。

    “没什么不同。”

    “”

    凤朝、泓煊天、凌山殿暗涌不断,而这真正的人世间,当前完全不受影响。平淡的日子,普通的生活,真的,只要吃饱穿暖,管他谁家天下。

    五十多年的平静,似乎已经被民众习惯,这打起来,到底有什么好处,只会劳民伤财而已。

    这天下,有这么好,非争不可

    况且,争来了又不是子孙万代的传,还不是挑着继承者

    老实说,千冰现在极不情愿墨悠待在这个位子上。

    先且不想那么远吧。

    焱夜坐在一边看千冰兀自发呆,脸上神色数变,忍不住开口“千幻月,我们走吧。”

    “噢,好。”

    话说这两人,互相之间知道的事情均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的,真正接触也只是一年多以前在刑部受罚那一回,实际上陌生得很,这突然在一处,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而根据以往听闻,二人对对方的能力都是抱着几分佩服,却终究各怀心思,三缄其口。

    焱夜平日里也不是沉默寡言的人,待人处事也如苍敏一般,甚得众人好感和推崇。对这一年之中了解到的千冰,虽早有心结交,但眼下却碍于千冰的阁主情人身份,斟酌再三。

    而这边千冰的心情早先向墨悠提出要去凤朝王城,也是踌躇了的。

    之前犯错的开端,便是见了焱夜后伤春悲秋的那点心思,才让夙溟一路钻空子。后来墨悠为他付出良多,他又不是真正固执的小孩子,哪会分不清孰轻孰重。加上他在暗部又确是踏踏实实吃了一年多的苦,而之前与墨悠相处六年多,那人一分分的好,那些真心实意愈加入了自己的心底。而相对只见过几面,完全不熟悉的焱夜理所当然的一腔爱意就尽数倾到墨悠身上去了。

    而此时提出与焱夜同去,思及刚从暗部回来的时候墨悠的问话,千冰当然怕墨悠会不高兴。

    谁知墨悠只字不提此事。倒是昨晚在客栈千冰自己忍不住,问墨悠可是介意焱夜墨悠听得此言,却只是笑,而后对千冰说了一句话“你是我的。”眉宇间竟全是成竹在胸之色,好似脸上写满了谁还能比我好一样。倒是让千冰郁闷了,心想两人关系飞速进展也就是这十来天,墨悠如何这么笃定

    见千冰一脸迷惑,墨悠道“冰儿,一生有多少个六年已经过了多少个还剩多少个”

    沉默。这话的意思,有重生经历的千冰最是清楚不过。

    “你不是会在这事情上糊涂的人,我当然信你。”墨悠几句话,说的千冰有点眼酸。

    接着,又加了一句让千冰很崩溃的“你六岁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喜欢美人谁还能美得过我去”正中同人女软肋。

    “焱夜师从苍敏,行事作风和他有几分相似,风评也不错。此去是为了苍敏,他可在明,你在暗,这样搭档也很好。你注意照顾自己就是。”言下之意对焱夜印象挺好,对自己是相当放心,这让千冰心里一甜,觉得墨悠真好真好简直全是优点。

    当下千冰就着窝在墨悠怀里的姿势搂了他的脖子亲吻,一来二去的,气息逐渐不稳,情动不已,又想着明日便要分开,更加贴紧了蹭。墨悠心里早就舍不得,又担心千冰初承雨露身体受不了,忍的也是非常辛苦。末了还是用手解决一回,才把千冰乖乖哄睡觉。过后又想着苍敏这事情,除了让千冰和焱夜前去,总还需要别的安排布置分了心思,欲望自然退下去,谁知这一想就是一宿没睡。千冰睡的踏实安心,早上醒来见墨悠一脸倦容,又心疼一回。

    昨日发烧,墨悠一路护送,二人亲密姿态早就入了焱夜的眼,想必焱夜也猜得出二人是何种关系。墨悠放心,千冰当然自己行事也应分寸合适。从级别上来说,焱夜比自己职位高,他不说什么,千冰也不去开头了。

    下午一路沉默,晚间,到了泓煊天的一处驿站。

    待续

    第二十五章 同行

    举报刷分

    人啊,果然娇惯不得。

    千冰弄了杯热茶,猛灌两口。

    不过一晚上,居然有点感冒。

    从暗部出来,跟墨悠一起十二天,就养成了抱着墨悠的腰睡觉的习惯。才分开一天,就觉得有点着凉,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昨日下榻驿站,离了墨悠身边,千冰自然恢复成暗卫休息方式蹲房梁。抱着十来天没怎么摸的冷冰冰的剑,靠在柱上,闭眼。

    却睡不着。

    不由得越发想念墨悠温暖的怀抱。千冰缩紧了些,眼角有点湿。

    墨悠不知道现在走到哪里。

    要是,有无线实时通信就好了。

    数着绵羊,好不容易进入梦乡。

    早上醒来,千冰发现一地的碎布片。

    呃接着连打四个喷嚏,郁闷了。

    “起来了”焱夜提着几笼包子推门进来,正望见千冰捂着脸擦鼻涕。

    “唔。”千冰抬头,见焱夜放下手里的东西在桌上,转身又出去了,不多会端来两大碗豆浆。

    “”千冰虽然从来都毫无身为下属的自觉性,看焱夜忙出忙进,现下也有点不好意思。

    焱夜倒是无所谓,坐下来,招呼千冰“幻月,吃完了好赶路。”

    对坐埋头吃。

    焱夜人品好,自觉年长千冰六岁,又有紫阁主的嘱托,自然也不会把千冰真个当暗卫来看待况且,千冰昨晚的表现,算哪门子的暗卫哎。

    昨日到驿站的时候已经比较迟,二人随意对付了晚饭,就各自休息。

    焱夜对于房间里有暗卫,已经习以为常,但这个,略有不同。昨晚本来再另要一间房,千冰却不同意,说是要了也无用,习惯使然。也就随他去了。

    开始还好,到后半夜,已经从深眠进入浅眠的焱夜,被三声喷嚏唤醒虽然不响,但在寂静的夜晚格外清晰。然后便听见梁上的人喃喃“悠冷”紫阁主若在,决计不会让千冰蹲房梁的吧焱夜摇头苦笑。

    于是,他起身找条被子,准备去给这嘴硬的家伙搭上。突然想起千冰的毒针,于是自己跃上另一根梁,算好角度力道,把被子抛过去。

    对面的人挥手扬剑,眨眼间,碎布飘落一地。

    只得作罢。

    焱夜卯时醒来,见千冰还在睡,就自行出去了。买了早点回来,看这小子果然是感冒了。

    “幻月,现在虽是暮春,半夜还是很凉的,往后若你坚持蹲房梁,就多加些衣服,也抱条被子上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