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颜轮回 7卷完结 第3节

作品:《易颜轮回 7卷完结

    提纯

    这提纯装置特地到月曜楼的技师那里给优化过,已经是这时代最好的了。

    顺便从苍敏那里听来一个消息那个传说中的焱夜不久就要回到泓煊天。

    对于这个只闻其传说,从未见真容的人,千冰还是有相当的好奇心的。开始来的时候没有参加试炼就去了镜檀阁,后来试炼结束,那个家伙赢个大满贯就立马跑路了,然后六年都不见回来。

    想当年千冰也被拿来和他比较过,究竟何许人也

    泓煊天一直外派的弟子很多,焱夜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个。免不了各方会传来一些他在外面的功绩。虽然那些事情对千冰来说,还不如淳煜赚了多少钱、可以分他多少有吸引力,不过总想见见,这个十二岁就开始在外坛当大任,如今已经升为地区级主事的十八岁少年。

    千冰央了苍敏,让他一回来就告诉自己知道。

    早早的悄悄把药水混进洗脸盆,看着侍女送进去给墨悠。

    千冰躺在自己房里,心里又是得意又是紧张。他奋斗了那么久的药水啊成败在此一举

    躲着偷看他那修为远不是墨悠的对手,不如正大光明的待着。

    这当儿,苍敏派的人来了。

    这侍卫一大早,顶着寒霜,跑来告诉千冰,焱夜已经回到月曜楼了。

    千冰犹豫了一秒。

    成不成都是它了,不行明天继续

    于是跟着那侍卫飞奔而去。

    墨悠房内。

    湿手巾移开。

    “暗影。下去传话。今日休息一天,千冰回来就让他立刻来见我,不见任何其他人。”

    这孩子,看焱夜这么积极。

    千冰坐在苍敏的书房里,等着焱夜的到来。

    苍敏看他激动地样子,有点好笑“我可是第一时间就通知你了,他回来还没到我这儿呢。百闻不如一见,看你,应该是听也没听过多少吧”

    千冰点头“不想先入为主。就是很好奇”

    房门动了动,一个人影翩然而至。

    这就是,传说中的焱夜。

    千冰抬头,仿佛被那艳红灼了双眼般,眼睛突然酸涩,不期然的,滚烫的水珠沿着脸庞滑落。

    “你”

    话未说完,异变陡生。

    妖娆的红发缠上了千冰的颈项,一个魅惑的细微声音传入千冰耳内“未来的易容师真是意外的收获”

    隐约看到玄衣白发的身影冲过来,然后,他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千”

    睁开沉重的眼帘,入目的是一张妖艳绝色的脸,两根白玉簪斜斜的插在墨绿的长发里,些许长短不一的碎发垂在千冰的胸口,翠色的眼,挺直的鼻,水色的唇,正喊着他的名字。

    头很重,很痛。用力去推开这几乎全压在他身上的妖异美人,千冰张了张嘴,居然,发不出声音。

    “醒了就好。”美人的声音就是那时

    千冰猛然一惊,他在哪里这人是谁焱夜和苍敏又在何处

    看着千冰脸上变换不定的神色,张张嘴却发不出声音的样子,夙溟皱了皱眉头。

    “不能发声吗怎么这样。”说着,自顾自的站起身,拿过一个晶莹剔透的瓶子,不由分说地就把里面的液体往千冰口里灌下去。

    “咳咳咳”这是治喉咙发炎的药,入了口里千冰立刻分辨出来。他生病了何时

    还是说从那天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很久千冰看着夙溟又欺身过来,伸手去推,对方却笑了一下。

    “若不是苍敏追得太紧,我也不会把你掉进冰水里泡了这么久。他倒是把他那个徒弟给抢回去了,不过你在我这儿,也没差。你高烧这一晚上,都是搂着我睡,现在还推”

    “”当下脸红不是害羞,是气的。你很重知不知道,我十二岁的小身板经不住你那一百多斤千冰坐起身直翻白眼于他而言,抱着个美人睡觉还真没啥好害羞的。关键是

    “你把他们怎样了”呃可以出声了,只是有点嘶哑。

    绿色的眼眸烟波流转,隐隐闪烁着危险的光。

    “能怎样。一日一夜,以苍敏之能,焱夜想必早就已经清醒过来了。你怎么不关心一下你自己怎样了”

    焱夜。

    没料到,自以为事事看开,却只一眼,就震了心防。

    那相似的,耀眼的红如同前世曾见过的那样。不,那是应该被遗忘的、占据了冷溶十年青春的、常人完全无法理解的、空虚的爱。却在千冰看到一个近在眼前真实的焱夜的时候,苏醒的猝不及防。

    “你看见焱夜的时候,哭了。”夙溟抬起他的下巴,千冰那双明亮的眼里又开始氤溢出雾气,控制不住似的,泪水滑落下来。

    似是看出了什么,夙溟没有再问。他按了千冰的肩让他躺下,再给他盖好被子,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千冰这个样子,让他心酸。

    嘲笑自己。明明在冷溶决定结婚的时候就已经放下了。

    果然人心无尽。

    千冰擦了擦脸上的泪。过了如此之久,还是会激动这心情,和年轻时的冷溶很相似,而今自己这年纪不提也罢,难道是因为身体年轻了,心态也跟着返老还童

    也许,他到这里,到中洲来,就是为了获得一个这样的机会。

    让他可以,重新去追寻一下自己曾经的梦想。

    过去,那人在台上,她在台下;她只能默默地,守护心中那方小天地;

    如今,他已经有了跟随他想爱的人的脚步的能力。

    待续

    第十一章 夙溟

    举报刷分

    夙溟坐在花园水榭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喂着鱼。

    一个月以前,他秘密承了师职,在回凌山殿的路上经过了泓煊天外坛之一。而那里的主事,是焱夜。

    十八岁,已做了主事四年。除了武技顶尖,办事能力也是一流。为人上和他那个师傅一样,深得众人好评。初见的时候,发觉这人在气息感觉上都和苍敏相当的类似也是因着这感觉,才探听了一下关于焱夜的情报果然是他徒弟。

    尤其是那温文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极易让人亲近。

    却真正的没心没肺。

    不由得心中升起一阵怨愤。

    他离开凌山殿求艺将近十五年,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光明正大的和那人比肩而立哪怕是站在对立面。

    却看到如此一个人,那气质,那行事风格,似极了当年的苍敏。

    当年的苍敏,对每一个人都挂着那笑容。对每个人都谦恭和善。哪怕是对着做了错事的下属,也是严而不厉。

    对他,也从来都是如此。

    大约也只有自己,才发觉了那人是这样的淡漠的看待天下苍生。其他人只会敬重他、爱戴他,推崇他,而已。

    十多年不见,不知道那人现在是怎样的风华

    那日,听说因为凤朝那边出了点事情,焱夜准备回泓煊天,自己就动了心思。

    然后,顺利地进入了泓煊天月曜楼。

    幻灵师啊你这徒弟,好像这方面的才能差了点呢。轻易的就让他三分之一的灵魂占据了心神。

    然后,再次见到了,苍敏。

    意外的,居然碰到了一个发呆的小易容师。

    所谓机缘巧合,也不过如此吧

    接着,真正领教了幻灵师苍敏的力量,附在焱夜身上的自己被打的几乎全灭,拼尽全力才使了幻阵把那心神不稳的小易容师带回了凌山殿。

    那三分之一的灵魂与力量,全部散尽,无法可修。

    但自己得回了易容师。虽说不是个正式的,但也已经十之六七了。

    只要有他,我便有法子留你在我身边

    思及此,夙溟站起身往灵风阁走去。千冰,还在那休息。

    看过千冰望向焱夜以及后来想起焱夜时的眼神,虽不知他们有什么纠葛,但那瞬间沉重的苍凉,自己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不过这小易容师真的只有十二三岁不会是易容的面孔吧

    因为那眼神,似乎盛载了许多年的爱与伤如同自己一样。

    焱夜也不过十八岁,那便应该是一个与之相似的人吧

    夙溟回到灵风阁的卧室,意外地看到千冰已经起来了。听到他进来的声音,回过头。

    “你这里,布了奇门遁甲之阵” 千冰已经做过了决定,下面就见招拆招无论如何一定要回自己的地盘去。信奉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性子,让他的心境也相对轻松了很多,可以冷静一点的想些当下的应对之策。

    这小子真直接。

    “没错。要不这一个守卫都没有,我把你一个人安心踏实地放在这儿”

    “这是哪里你是谁”

    “”这口气也太不客气了吧。夙溟瞪了千冰一眼,妖邪的眼眸波光流转,丽容上媚态横生。

    千冰抿嘴一笑。

    “美人相嗔,风情万种。”可惜对他没用。自己身为女性三十五年,这男性也不过做了九年,还是小孩子。男色当前,权当是养眼了。心下顺便yy道,这才是极品受容貌、身姿、风情,样样不缺比起来,还是偶家的墨悠,强硬多了。心情一轻松,又开始拿他师傅没大没小。

    啥啥居然被一小孩子调戏夙溟郁闷了。前一阵千冰还悲伤莫名作怨妇状,这下变脸比翻书还快。于是他想,这会不会是个老妖精,还是个千年的。

    传说,易容师到了一定境界,可以不老不死。

    不对啊那他怎么会这么轻易被自己带回来自己这能力虽说也算是数得着,但真若是千年老妖精,那还是不够看的。而且根据情报,千冰是泓煊天镜檀阁阁主紫墨悠的亲传弟子,那紫墨悠必是个真正的易容师了,自己虽没见过难道这两人,实际上是反的千冰才是师傅也不对,明明气味比较淡夙溟越想越离谱。

    当下两人各怀心思,却完全不沾边。

    见夙溟不作声,脸色却变了数次,千冰终于忍不住“喂你都不回答我后面的问题”他刚才那句话怎么啦不是夸他的么。

    “这里是凌山殿的灵风阁。我是阁主夙溟。”

    问题严重了。居然瞬间跨越万里,到了敌人的地界。自己被这房子外的阵法困得寸步难行,纵使有再高明的武功也无济于事更何况,肯定是打不赢这夙溟的。

    看到千冰的为难,夙溟稍微放下心。自己武功在他之上,又有阵法在外,面前这人就算年纪上大一点又能怎么样

    关键是千冰易容师的能力。

    “你可愿意帮我完成一个易容完成了我就教你这阵法。”夙溟开出了条件。这阵法本是他所辖灵风阁秘术之一,本不该外传,可为了苍敏,他顾不得了。反正灵风阁也不止一种阵法,下次换了便是。

    切你以为我傻的啊千冰撅嘴,心道,你教了我这阵法,我出了你的房子,可还没出凌山殿的地界儿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又没有护照,还不被人当间谍打死

    “你怎么把我弄来,就怎么把我弄回去”他不是特别担心自己,主要是想着自己后面好歹还有个泓煊天,若夙溟肯护他出去,凌山殿也犯不着和泓煊天撕破脸皮让夙溟一个人背这责任也就罢了。而现在泓煊天那边肯定不平静,墨悠肯定会去找苍敏也不知道那天的药水成功没焱夜被夙溟控制心神,也不知道醒了之后会不会受罚

    想着,千冰神色就有些黯淡。

    夙溟轻轻叹了口气。“不是我不送,是没有媒介。焱夜已经被苍敏治好,我再无法施力进入泓煊天总坛。”

    “最远可以到哪里”

    “我被苍敏所伤,现在暂时无力施为。我可以给你令牌,保你出去。”

    “我出去了你反悔派人杀我怎么办”

    “”青筋。怒。好歹他也是个阁主,会这么出尔反尔更何况他夙溟想要的不过是苍敏一人,犯不着过于得罪易容师。而且,这次本来只是想看看苍敏而已,却在见到千冰之后改了主意,还瞒着凌山殿其他人将他私藏在此;现下自己肯定和泓煊天结下了梁子;而这后面会引起的各种麻烦,还得好好考虑怎么收场

    “我没钱”何止钱,千冰是什么都没有。这一路赶回去,顺利的话少说也得一个月还得他全力施为日夜兼程。谁来教他瞬间移动都是夙溟害的。

    “我给你就是。”

    “那好。你说,你怎么知道我会易容的”易容师是墨悠,千冰还不算。

    “这是我的能力。”

    应该也是某种职业特殊的能力吧。中洲尚有好几种这样的异士,均为秘密传承,所以有限的介绍也语焉不详。既然夙溟不肯说,千冰也就不再追问。

    但貌似他比较吃亏,他的底细被对方知道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那你要我为谁易容成什么样子”

    夙溟转身回房内,示意千冰跟上。

    “我想要你把这个人偶易容成苍敏的样子。”

    “呃”眼前的人偶,身形衣着确都是按照苍敏的样子做的。

    “材料我这里基本上都有准备,你还需要什么尽管说。我希望可以做得和他一模一样”说到后来,千冰已经可以看到夙溟脸上浮现的温柔的悲伤。

    “其实,我附在焱夜身上,也不过是为了去看他一眼,十五年了找得你来,也不过为了这么个愿望。真的没有,假的,也好。”似是陷入了回忆之中,夙溟美艳的脸上妖冶之色尽收,反而显现出一种梦幻般的虔诚。

    “”原来是为了苍敏的桃花债啊。他好冤,平白无故病一场,还要费力自己回家。千冰脑海里开始冒出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以及其他。

    其实,看别人这样,我自己曾经又如何。

    夙溟放了幻形信鹰,将千冰安然无恙的消息送去泓煊天。

    千冰花了半日学阵法,并测试成功。

    为了早日脱身,他立马赶开夙溟,独自为木偶易容。

    第二天中午,成品出现,千冰得意地看着这个自认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作品。头发,脸容,身姿,神态除了不能动、不会呼吸,无一不是苍敏的翻版。

    话说回来,夙溟真有本事啊那么多难找的材料,他居然备了个齐全。尤其是给千冰印象深刻的那双眼睛,之所以能做得这么传神,都是用的天青色的鱼人之泪,稀世珍宝啊不行,这么些好东西,要点过来

    见了成品的夙溟更是激动,眼见着泪光闪烁,恨不得扑上去。

    “哎,悠着点,过一天再动手摸”千冰忙阻止,“把你这剩下的东西给我好不好反正也不多了。”

    “都给你吧。”

    吃这么大亏,总算报答回来一点。

    二人正说着,忽听得室内有声音小声提醒“殿主来访。”

    待续

    第十二章 议策

    举报刷分

    “阁主”

    “原徽不是说了今天休息的么”墨悠的声音从房内传来,

    “千冰公子在月曜楼被凌山殿的人劫走了。现在苍敏楼主受伤,焱夜公子昏迷不醒。”

    什么墨悠眉头一跳,转瞬消失在窗外。

    听得里面没了动静,原徽直起身,定定神。

    凌山殿,什么时候这么嚣张了居然劫人劫到泓煊天的总坛这五十多年来,大家好歹也是维持表面上的相安无事,这回此着,为的什么

    墨悠一路飞奔去月曜楼。

    这事情,并非苍敏一人之责。泓煊天的安全防护,明卫是苍敏负责,暗卫却是在他麾下。何人居然可以这么明目张胆的长驱直入月曜楼还劫走了千冰

    看来,这凌山殿,五十年来也有新的传承师之职的人出现了。

    千冰

    脚下腾挪起步更是快了几分。

    苍敏坐在焱夜床前。他刚刚为焱夜归了灵识,再躺两个时辰便没事。他门下徒弟甚多,以焱夜资质最为优秀,可唯独这控心一项,没有丝毫天生的血统所赋予的能力,于是他再强也是无法承袭自己这幻灵师一职。

    人偶师。操控人的心灵神志。

    十五年前失踪的凌山殿灵风阁阁主,夙溟,居然成了人偶师还是个能力如此之强横霸道的人偶师。

    从刚才交手看来,危机之下,这人使出的招数,似乎还和自己有点同门的渊源。只是,他无论如何想不起来,当年屈指可数的师兄弟中,会有谁能长得如此容貌。

    二十多年前,苍敏初任月曜楼楼主时,在凌山殿所辖岩城,曾与夙溟有过一面之缘。

    苍敏以十四岁之龄承袭了幻灵师之职,同门的师兄弟从那时起就各散一方,再也不得刻意相见这是师门规矩。

    初见夙溟那年,他十七岁。

    夙溟,当年的中洲第一美人。不知他由何处来,这般美丽妖娆,仿佛是突然出现在人世间。他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他以自由之身在当地最有名的倌馆挂头牌,待上一段时间,来去自由。

    夙溟,才艺双绝,相貌更不似人间应有。倾国的妖媚容颜,碧绿流光的眼眸,宛若千年的妖精,极之魅惑人心。

    那时的苍敏接任楼主之职不过一年,在岩城的泓煊天暗坛巡视。晚间酒宴听得驻守当地的主事极力推荐他去见见这位名动天下的美人。闲来无事,他便去了。

    这夙溟,也不是谁人想见就见得到的。

    苍敏的名帖当然不是用的真名他还就收了,并且说,今儿个不再见其他客人。

    谁家公子入得了美人眼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别说夙溟一向是卖艺不卖身,难不成这就是头一遭了

    而苍敏,不过是礼貌的坐了一个时辰,听琴闲谈一阵就离开了。

    幻灵师,必得静心沉情。况且,虽说对夙溟样貌才华颇有赞赏之意,但当时他的确也无心。如许美好,看过听过便罢。

    第二日,夙溟便离开了岩城,空留一街杂谈闲话之资。然后,似乎从中洲消失了一般没了芳踪。

    传言一,他随那日的公子回去了。

    传言二,那公子并未要他,他心灰意冷去隐居寻死了。

    而这都不是真的,倒是苍敏的名声很不好了一阵。

    然而再多的谈资,也不过是叹一声可惜,就湮没万丈红尘中。

    再次相见,已是几年之后。泓煊天和凌山殿几大主管每五年例行会面协事的时候,苍敏又见到了夙溟。

    此时,应该称灵风阁阁主夙溟。

    卸下那些珠翠珍宝,换掉一袭华贵绫罗。灵风阁阁主着一身白衣,墨绿色长发斜绾在脑后,昔日迫人的艳色沉淀了不少,但美人如玉,风采依旧。他一出现,这厅中十成十的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看。直到凌山殿殿主一声咳嗽,才让众人回魂。

    苍敏朝着夙溟笑了一下,算是旧识见面打个招呼。夙溟向他微微点了点头,便在殿主身边坐下。

    二人,再无一句话。

    再后来,又过了几年,听说,夙溟失踪。并且在不久之后的例行会面上得到了证实。当时暗部亦查探过一阵,毫无消息。

    而今,夙溟又出现了。还以驻魂的方式藏在焱夜的身体里,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为什么若说为私,自己似乎没得罪过他;若说为公,此举太欠考虑而且听外面的动静,墨悠就要来了。

    千冰,不仅仅是墨悠的徒弟,更是泓煊天的门人。这凌山殿此举,岂不是打了他们一个老大的耳刮子,让他们颜面无光

    墨悠和苍敏坐在厅里,等淳煜和雪怡的到来。

    方才墨悠已经从苍敏那里大致了解了事情经过。苍敏的伤并不十分严重,倒是为焱夜归位灵识耗了不少气力,墨悠开了个安神养气的方子,随即遣了小童去煎药。

    “这么说,千冰是被人偶师所劫。”

    “夙溟此人我曾见过几面,待他们都来了我们再一起详细解说。”说话间,苍敏又仔细看了墨悠一眼,“紫阁主,你这徒弟的初试已经过了”比之前看起来年轻了许多,而且,居然也是美貌非常。

    “今天早上。”墨悠蹙了眉,“他自己还不知道就急匆匆跑你这来。”言下还是有点怪罪之意。

    墨悠疏忽了。得知千冰出事太过心急,也没想着先改改面容再出来,这下尊老阁主之意隐藏了二十多年的真实相貌全部曝光。也不知道这一路行来多少人看见了。还是补救一下吧。

    “楼主,可否借你一屋用用。”

    “当然可以。”

    苍敏会意,当下领墨悠去了一偏厅。等墨悠再出来的时候,面目年轻依旧,却是普通了好些。苍敏见如此,也不多言。

    这会儿,淳煜和雪怡到了。

    四人坐定,商讨了一阵,最后决定还是先遣使者去凌山殿问询一二,这事凌山殿理亏在先,他们也要讲个先礼后兵。当前先要确定被人偶师的幻阵掠走的千冰的状况。

    据苍敏对此阵的了解,千冰一路上应无性命之忧。只是他当时追着夙溟的幻灵,有一阵因为夙溟自顾不暇而把昏迷的千冰掉进河里,后来那幻灵不知哪来的力量,生生把他逼退了回去,还伤了他两分,随即携着千冰消失不见。现在估计应该回去他的老巢了。

    墨悠眉梢一跳。掉进冬天的河里千冰,他一向那么怕冷的。虽说按照他目前的修为应该不会再这样,却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使然,总是觉得冬天冷。当下心里便有点不舒服,他这徒弟,虽说有时顽劣了点胡闹了点,却是非常懂事的,基本上没因为课业问题受责罚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罪居然直接落到人偶师手里,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于是脸色便愈见着难看起来,一幅恨不得自己就去凌山殿要人的样子。

    其他三人看见墨悠这副表情,心下都有点理解。

    墨悠接掌镜檀阁已经十九年,在自己的职务上做的确实不错。苍敏、雪怡比他年长一些,自是知道他开始时的不容易,冷面冷心也实属无奈,后来收了个徒弟,气氛确实缓和了许多,也不再整天挂着一张冰山脸,让周围的人都舒服不少。

    而千冰,是个乖巧的孩子,他们也挺喜欢。

    在苍敏眼里,千冰这家伙是他拉来的,会这么懂事是应该的,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孩,而他那些奇思妙想也还真挺好玩。

    淳煜因为千冰才得了离尘这个徒弟,而离尘时不时从千冰那里听来的只言片语,虽说都是些半拉子话,自己确实从中得益不少管他从哪里听来的,做生意的人,讲求实用嘛。

    还有雪怡,她从千冰那获得非常之多的美容养颜方子,这泓煊天里大夫虽多,高手也不少,却只有千冰一个弄了这么些看似无用的东西出来,却真的有效果,她这年近五十的人楞是保养的貌似三十,跟其他几人一起出现时,看起来和谐了不少她其实不知道,千冰是见了这么多过去只听过传说的好东西,手痒的拿来做实验罢了。

    而且,千冰还在今天早上过了墨悠的初试,基本上就是这下任阁主的内定了,却出了这档子事,他这做师傅的会着急更是必然。

    眼下,对策粗粗定下,他们自己自然是不能去,只是快速的派了使者,并令了凌山殿所辖区域的所有暗探加紧注意。而这么多年来夙溟的行踪则成了最大的调查重点。

    幻形信鹰带消息回来也需要几天。

    凌山殿离泓煊天,几乎横跨整个中洲。

    待续

    第十三章 变故

    举报刷分

    下午,焱夜清醒。远近陆陆续续的消息也一点点传来。

    情况持续不明。

    焱夜被夙溟驻魂,而焱夜本人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能力的,因此责任不在他。虽然也有准备一些防护咒之类的,但夙溟的力量意料之外的强横,这一点远远挡不住。

    而泓煊天自身的防卫需要加强,这是苍敏和墨悠的责任。这二人均身兼异职,现在看来是以前在这方面自估过高了,往后的“探界”之术需要完成得更严密,以防再有人如夙溟一般长驱直入。

    而这样的人,不多说,一个就足以造成毁灭性的后果。

    万幸,他只是劫了千冰,别的一样未动。

    千冰固然重要,但抵不上整个泓煊天的安全。

    而千冰自己亦要负责。

    据苍敏说,见到焱夜的时候,千冰有些失神,好像还哭了。否则正常情况下以他这些年的修为,不会那么容易被弄昏挟持。

    而这失神的原因墨悠早知道,这孩子看见美人就发呆,却无论如何弄不明白千冰为什么会哭。

    焱夜这次回来,带来的亦是一个重要消息。

    凤朝老王病危,新主未定,王城似有暗流涌动,全城戒备森严,连外坛人员平时正常的出行都受到盘查,丝毫不介意会不会得罪泓煊天。而且一直受老王宠信的国师,据最近传言,是个蛊术师。

    凡事都有凑巧,这些表面上各不相干的事情,内里可有联系凤朝一百多年来都不怎么成气候,偏安一隅,这中洲天下本就是凌山殿和泓煊天之争,这回怎么这原先任人宰割的羊就化身为虎视眈眈的狼

    加上之前一个突然出现的人偶师,直入泓煊天月曜楼劫了千冰。

    屋漏偏逢连夜雨。

    太平盛世时间太久,久到危机突现时很有些措手不及。

    据探报,这夙溟是三天之前回到凌山殿。而以最快的方式传递消息,从凌山殿外沿过来至少也是三天。当时是凌山殿殿主出门亲迎。且不说夙溟以前曾在凌山殿任职,光是他的相貌就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凌山殿殿主未曾换人,自然是一听就知道是他。若是给他职位最早也应该是前两天的事情。

    一个失踪了十五年又复出的人,应该不可能是因为凌山殿的命令而去算计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孩子。千冰被带走只能说是意外。而夙溟地真正目的尚不明确。

    而夙溟此人,是三天之前突然出现在凌山殿外沿,之前的行踪无迹可寻。对于这一点,苍敏分析,他一定是以人偶师的某种特殊移动方法秘密行路,到了目的地才亮出身份。

    焱夜从凤朝分坛过来,大约需要十五天。他是在这期间遇到夙溟而被驻魂,还是在他出发之前,也不得知晓。

    而第一次见焱夜的千冰,居然流泪。

    苍敏心中一动。千冰的来历他知道,但此魂魄的过往他是不清楚的,只知道不是属于他们这个世界。莫非,是焱夜长的似他以前识得的某人

    他看了一眼墨悠。墨悠从刚才听他说千冰见焱夜时哭了,就好似被人占了便宜一样满脸的郁闷。以墨悠易容师的敏锐,这么多年必能够发觉千冰与其他同龄小孩大不相同。反而是自己这项能招魂的能力却是从来无人知晓的,连自己的师傅都不知道。现下这千冰真实的身份说出来也于大局无益,还徒为他和千冰惹来麻烦。墨悠嘛,就让他郁闷好了,待千冰回来自己向他解释。

    千冰前身三岁之前就已亡故。现在这魂魄已不在他所能推算的生死命格之内,所有关于他的生死境况,只能从现有信息推断。

    “紫阁主,从面上看,夙溟劫走千冰是私人行为的可能性非常大,就算接下来几天没有消息,他应该也无性命之虞。”

    墨悠点点头。从他听闻千冰被人偶师所劫,到听得千冰坠河,到现在听到千冰落泪,前两件事可以解决,而最后这件事才让他最难受。

    那样艰苦的修业,也从未哭过的千冰,他一直是那么开朗的,为何,会哭

    第二天中午,千雷从凤朝赶回来,确认了消息

    老王已经驾崩。国师昭告天下,真正的凤主已经临世,有辅助之星,亦伴生。 偏偏就没说是谁,只说是几百年前凤朝一统中洲的时候一位圣君转世,三月之后即位。

    说笑吧你一玩虫子的,也能捣鼓出这些名堂苍敏冷笑。不过笑归笑,该有的防范一样也不能少。

    第四日。

    夙溟的幻形信鹰到了泓煊天。

    众人暂时松了一口气。

    确如所料,且看凌山殿如何应对。

    第七日。

    泓煊天的信鹰带回了凌山殿的答复夙溟私劫贵派弟子,但现已携该弟子逃逸,还伤我殿主。殿主已下令逐此人出门,从此夙溟与我凌山殿再无瓜葛,见必杀之。

    言下之意,竟然是推了个一干二净,他们也有损失,云云。

    一众人等本来抱有很大希望,这下子无异于雪上加霜。

    七天前的消息是没事,而三天前的消息就是又失踪了。线报持续传来,却没见着任何异动的蛛丝马迹。这距离上毫无办法,所有的事情都是晚三天才能知道。

    墨悠终于暴怒“苍敏,你把他给我找出来”情急之下,礼数全忘。旁边的雪怡和淳煜目瞪口呆,望着这从来冷静如斯的紫阁主,如今为了他的徒弟失态至此。

    苍敏心知这墨悠待千冰的不同,并未生气,只是也无奈“能找我早找了。第一天到今天,我每天都有用灵识与千冰联系,但均没有回应。有一阵似乎稍微有点感应,但马上就消失大约这就是那出事的时候了。这夙溟除了是人偶师,似乎还有一些和我同源的力量,若千冰和他在一起,我是找不到的。”

    作为镜檀阁阁主,墨悠实在不该如此的不冷静。下午听了苍敏那些话,他就控制不住激愤的情绪。待到他回过神来,人已经到了泓煊天总坛外最近的驿馆。

    千冰。他的徒弟。他的千冰。

    满脑子都是千冰狡黠可爱的笑容。

    虽有认真修业,但能懒则懒的千冰;

    总能想出些新鲜玩意儿的千冰;

    那双灵动的眼,用心时专注的眼神;

    喊自己时那一声声“墨悠”

    他好想,马上,找到他。

    想懒便懒吧,如自己这般太过专心有什么好

    他愿意,从此站在千冰身后,

    护他一生一世。

    正想着,砰的一声,似有重物落进了院子。

    墨悠身形一动,掠到黄昏下房子的阴影里。

    千冰心下一喜,忙上前抱起他。

    千冰摔得七荤八素,勉强看清了眼前的人,虽是有点陌生的容颜,但感觉得出来

    “墨悠”似是累极,竟然伏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有了前车之鉴,墨悠没有贸然将千冰带进总坛。

    经过他和苍敏仔细探查,确认再无驻魂之类,墨悠才将千冰带回紫风轩。

    没什么外伤,只是过度疲劳。

    七天不见,脸瘦了一圈。望着睡的沉沉的千冰,墨悠很是心疼。待他醒了,一定要好好的补补。

    还要仔细询问,这七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安稳了五十多年的中洲,或许,又要重开棋局。

    待续

    第十四章 执念

    举报刷分

    十五年的等待,也不少这五天。

    凌山殿殿主九皋从中午就一直徘徊在灵风阁外。

    当年,九皋允了夙溟离开,不是没有后悔过,但却拗不过心爱之人的决心。

    那年,夙溟对他说,夙溟不愿依附于他而留在凌山殿,他愿为他去取东海珺玉可驻留青春、提升异能师潜力的灵药以证明他不是光靠着长相留在灵风阁阁主这个位子上的。

    然而他这一去,便是十五年无声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