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要有新尝试 第5节

作品:《人生要有新尝试

    郑若安终于回到了那个房子,屋子门口的箱子还在,抱着箱子开门走进去却如遭雷击。

    屋子明显被人洗劫过,东西乱糟糟的铁定不是宁宁来过,如果是宁宁的话屋子一定不会这么乱。

    郑若安检查了一下,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偷走了,唯一剩下的只有搬不走的老得掉牙的家具。郑若安苦笑一下,果然老天是讲究因果报应的,自己不珍惜的总有一天会被夺走——无论是用何种方式。自己以何种方式享乐就以何种方式给自己教训。

    郑若安一只手辛苦地把屋子整理起来,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候门铃响了。是房东,来收房租。宁宁当时一直本来想着毕业后有钱就把房子买下来的,跟房东都谈好了价格,但因为自己觉得不能一辈子呆在这种烂房子于是就阻止了。没想到……反而让宁宁离开得毫无负担。郑若安在心里第一万遍懊悔。

    从卡里取钱出来交了一年房租,郑若安所剩存款已经不多。以前只顾着玩乐,想着还有宁宁哪里想过以后。

    日子开始过得艰辛。郑若安只能用左手勉强地画设计图在网上投递。黑暗的日子里他不止一次想过自杀,念头在脑海里转来转去最后定格在那张不拘言笑的脸上就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决心。

    他开始为自己的生计奔波,每晚躺在床上都是夜不能眠。他摸着自己斑驳的谁也认不出的脸,眼睛干涩,甚至连眼泪都流不出了。他郑若安何曾过过这样的日子,如蝼蚁般苟且偷生过着再看不见未来的日子。活着没有他,死了也没有他,何不如死去。他爬起床跑到浴室,举起剃须刀,闭着眼睛,手却颤抖着挥不下去。

    他最终只能扔掉剃须刀,掩着脸蹲□体嚎啕大哭。活着没有他,死了也没有他,可是活着至少还能看看他。郑若安睁开干涩的眼睛看着这个房子的一切,原先的主人已经走得远了,久了,以前的味道越来越淡。被盗窃之后这里的一切都变了样,不复原来的整齐整洁。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什么都不是了……

    郑若安心生悲哀。古人说物是人非,也不过如此吧。可是假如导致物是人非的人是自己,那他又能去抱怨谁。

    郑若安终究忍不住到宁书铭的公司楼下偷偷看他。

    那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生活规律,准点上班准点下班,挺拔的身影亦是如常地吸引许多人频频回望。只是他身边的位置到底不是自己的了。何言西并肩走在他的旁边,对着盯着宁宁不放的人狠狠一瞪,然后把宁宁的手抢过去拉起,宣告所有权似的扬扬下巴。

    经过郑若安身边时

    ,宁宁忽然停下来站在郑若安跟前。郑若安心中一阵紧张,心几乎都要跳出来了。他心想,难道宁宁认出我了……他伸手抚上自己的脸,有些不安。这么丑……宁宁他会因为同情我回到我身边吗?没关系,就算只是同情,只要他在身边又算得了什么呢……

    宁书铭却摇摇身边何言西“有带钱包吗?”

    何言西亦是一脸迷惑,掏出钱包递给宁书铭。

    宁书铭从他的钱包里掏出两百,蹲□轻放在郑若安跟前,对他笑笑,然后拉过何言西转身离去。

    郑若安顿时如雕塑般呆立在原地,嘴巴张张,喉咙哽咽却是无法发出声音来。

    远处还能听到何言西不忿的声音“宁宁啊,这些人不值得同情,他们是骗人组织的¥……你呀,就是太善良了。”

    只听得宁书铭轻声教训说“你个抠门鬼。假如是真的呢?怎么?心疼你的钱?”

    何言西有些慌张的声音“没没没!宁宁说怎样就是怎样……”

    一阵寒风吹来,郑若安起得满身鸡皮疙瘩,只觉得冰天雪地都寒不过自己的心。

    他不记得我了……也是,这么丑谁认得出……这不是我咎由自取吗……

    郑若安一脸失魂落魄地往回走。他想,也许这辈子都不会有春天了。

    作者有话要说虐完收工

    番外二

    番外二

    这天纪无心有些疲惫地回到自己在郊外的宅子,下车后向自己的宅子走去。却听到旁边的花丛里传出一些悉悉蟀蟀的声响。他警觉地摸摸身后的配枪,小心地走向花园。

    走进去却看见一个长得白嫩嫩的少年在花圃旁边睡得酣熟。旁边的画板和颜料等等散落得一地,少年身上也占了不少颜料。

    纪无心松了一口气,把枪收好,走过去把人抱起。少年在他怀里熟悉地找了个位子继续熟睡。纪无心无奈笑笑,紧绷的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如果被他的手下看到了必定要战战兢兢一番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了。

    回到主屋怀里的少年才摸着肚子朦胧醒来,揉揉眼睛看到抱着自己的人下意识地就绽放了一个笑容。

    纪无心刮刮他的鼻子“怎么在花园里睡着了?下次让阿风陪着知道没?这样会着凉的。”

    话音还没落,少年就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不好意思地说“嗯嗯,知道啦!纪大哥。”

    纪无心点点头,把人放下,拉着少年往厨房走去。这个宅子除了外面的保镖基本就只有他和白皓,所以家务都是他亲力亲为的。

    放在几年前他完全不敢想象这样的生活,每天都是刀锋尖上般的生活,满手血腥。之所以改名叫无心,亦是因为在黑道里有心的人是活不久的。他在厨房里看着开心地捣乱的白皓,摸摸跳动的心口——现在他逐渐感觉到心口不再是空荡荡的一片了,而是盈满着的。

    他想起三年前的冬,抱着一个脏兮兮的大布娃娃的白皓,背着画板穿着破烂的衣服在他的宅子周围转悠。他一个人住,警觉地看着这个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少年,拿着手枪指着他的太阳穴他也不躲,只摸摸肚子,舔舔干裂的嘴唇,声音沙哑地问“大哥哥,我饿……你有吃的吗?”

    白皓自小有轻微的自闭症,平时反应也慢别人一拍。父母自从有了弟弟之后就不怎么管他,他也喜欢一个人呆着,所以常常是关在屋子里饿一顿饱一顿的。

    那天白皓离家出走了,只抱着他喜欢的布娃娃,背着他的画板就出了去。于是就这样遇上了纪无心。

    纪无心也说不清怎么就放下了枪,把少年放进屋子里给他煮面。当他看到少年两眼冒光幸福地吃着面,吃完之后还咂咂嘴把碗递给他说还要的时候,他突然也感到一阵满足感。

    也许是一个人寂寥得

    太久了吧,他想。把少年留了下来,他并不在意,只不过多一个人多一口饭而已。

    只是不知不觉他留在宅子的时间越来越长,看着少年等到他回家时那一刻脸上快乐的笑容,看着少年邀功似的把他画的画递到自己跟前傻兮兮地笑,纪无心终于还是感觉到生活有了一些改变。

    想来无心无情的纪无心竟然也学会笑了,纪无心自己也开始惊慌起来。少年的身体长得很快,刚来时还是十三四岁小孩子的模样,很快就因为营养跟上去个子拔得飞快。

    纪无心觉得自己很无耻,他竟然对少年有了别样的想法。他嘲讽地笑了笑,他手里的人命有多少又有多少条是应该死的?他从来理所当然什么时候感觉无耻了?可是对着白皓干净的笑容,纪无心无论如何下不了手。

    于是那天看到一个跟白皓相似的少年就忍不住带了回家。

    白皓张着大眼,抱着画板站在一楼困惑地看着纪无心。纪无心狠狠心,冷着脸对他说“乖,自己去吃饭。”

    白皓乖乖地点点头,走向了厨房。

    纪无心故意把门留了一条缝隙,身下酷似白皓的少年呻吟的声音像狼嚎似的,纪无心有些烦,把人的嘴用手掩住。微微侧身果然看到门边好奇的大眼睛。

    纪无心心内一阵激荡,身下的动作更加猛烈起来。

    忆到此处,纪无心一阵懊恼,如果当初自己少一些犹豫,也许就不会被别人碰到……纪无心的目光里一阵狠厉。

    完事后,他挥手让少年走了。白皓却好奇地抱着他的布娃娃问“大哥哥,刚刚那是在干什么呀?”

    白皓根本没接受过正统的教育,经历全是一张白纸,连字都是纪无心教的又怎会懂这些。于是纪无心有些疲累地摸摸白皓的头说“刚刚在做让哥哥快乐的事。”

    白皓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有些落寞地说“哦……”

    第二天纪无心就发现白皓不见了。他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庆幸吗?这个影响自己至深的少年终于要离自己而去。可是心里更多的是懊恼是烦躁是着急。于是他疯似的满世界地找白皓。

    再一天白皓却自己跑了回来,身上满是吻痕,天知道纪无心怎样才把自己控制住没上前咆哮的。他冷静地问“皓皓,你去了哪里?”

    白皓似乎没发觉他的异常,开心地去抱自己的布娃娃“

    小胖小胖,好想你哦~”完全无视了纪无心的问话,跟他的小胖亲热完才想起来似的,神秘地对纪无心一笑“纪大哥,我今天晚上有一个惊喜给你!”

    纪无心压抑住自己的怒火,冷着脸点了点头。

    吃完饭后白皓开开心心地蹦跳着跑去了浴室冲澡。纪无心坐在卧室里心里有火发不出。

    偏生白皓完全一无所觉,洗完澡后围着条大浴巾就出了来,示意纪无心进去洗澡。

    纪无心出来时就看到白皓躺在床上,用一张薄被遮住身体,脸色通红地看着他。纪无心如果在之前看到这个景象一定会满心激动,但此刻无论如何都开心都不起来。

    他冷着脸走过去,躺在床的另一边并不看白皓。

    白皓却开开心心地凑过来“纪大哥~纪大哥~~昨天我出去遇到了一个人,他教了我做让人开心的事哦~为了谢谢纪大哥收留我,我也要做让纪大哥开心的事~嘿嘿嘿~”

    说着就凑了上去亲纪无心的脸颊。纪无心侧身避开,脸色冷凝。

    白皓有些不知所措,大大的眼睛里立刻就盈满了眼泪,裸着身体坐在床上嚎啕大哭起来“骗人!呜呜呜!纪大哥讨厌我!哗哗哗——”哭着哭着,自己起身,衣服也不穿就抽泣着往外走。

    纪无心无奈,只好把人抱回来,压在床上,有些郁闷地说“纪大哥没讨厌你。只是你无缘无故失踪一天,纪大哥太担心了。”

    “真的?”白皓不相信似的抹着眼泪。

    “真的。纪大哥快急疯了。”纪无心看着少年的目光开始暗沉下来。

    “我……我……”白皓揪着被角擦擦鼻涕,才继续说“纪大哥对我好,我也想让纪大哥快乐,可是我又不会,只好去问另一个大哥哥啦……”

    “另一个大哥哥?在哪里?”纪无心的声音很是危险。

    “我也不知道诶,走着走着就天黑了,看到灯闪闪的屋子就走了进去就看到那个大哥哥啦!”白皓继续用被角擦擦眼泪。

    “那另一个大哥哥教了你什么?”纪无心忍下心里的不舒服问。

    白皓有些害羞地揪揪纪无心的睡衣“要脱光光哦~”

    纪无心听话地脱了。然后白皓接下来的动作让纪无心吃了一惊。

    白皓不知从哪里掏出一管软膏,挤出来就向纪

    无心身后探去。凉凉的感觉让纪无心一阵哆嗦。白皓却没停手,向里深入了一个手指。

    纪无心忍住不适问“那个大哥哥就是这么教你的?”

    白皓睁开还沾着泪珠的眼帘,点点头“是啊!”

    纪无心心里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好在是吃了别人不是让人吃了。他看着白皓身上有些还没消去的吻痕又是一阵恼怒。他把人压在身下,一口咬上那些已经有些淡的吻痕,说“那就好,乖,以后大哥来教你……”说着自己坐了下去……

    “纪大哥,纪大哥?”一声可怜兮兮的叫声把纪无心引回了现实。皓皓摸着肚子说“纪大哥,好饿啊!”

    “快好了,皓皓先去收拾桌子好不好?”

    “好~”

    纪无心看着单纯快乐的白皓,温柔地笑了笑。这样的日子他越过越沉溺,也许他该考虑洗白的事了。

    番外二完